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四十五章琅琊七閣,領袖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該不會還在修鍊,忘記了時間?」 「應該是吧。」七罪有些不確定道,回想起這數日見到的一幕幕。七罪也只能由衷佩服,這傢伙修鍊起來完全是無法晝夜·七罪甚至未曾看見過蘇敗走出庭院。 「你們誰知...

!

皚皚的雪地勾勒出劍殿樓宇的輪廓,林瑾萱俏立在風雪中,一張美麗的臉頰上噙著溫婉的笑意,略微有些出神的望著記憶中這熟悉的一幕幕。

「瑾萱師姐,我等前去先行通知此次新晉的內門弟子。」

兩名青年微微行禮,望向林瑾萱的目光中有著莫名的情愫。

林瑾萱螓首輕點,其眸中的美波在謝水走廊上流轉著,看著那行色匆匆的弟子,林瑾萱不知為何想起了蘇敗,他現在應該也是在宗門中。

數日前,宗比他應該也參與了,只是不知道他能否進入內門?林瑾萱畫面微蹙,以他的實力應該能夠衝擊外門十強,不過丹田破碎,他註定只能止步於外門十強外。不知諸位長老能否允許讓丹田破碎的他進入內門。

想到這裡,林瑾萱心中漸漸泛起惋惜的嘆息聲,眼角的餘光掃過石道上的雪地。

數只燕雀的屍體已被凍結,其嘶啞的啼叫聲卻回蕩在天際。

「世界上最無奈的事情莫過於此,命運是一種很可悲的事情。」林瑾萱輕聲喃喃道,彷彿想起了什麼,臉上閃過一抹莫名的憔悴。

咚!咚!

悠揚的洪鐘聲打破了清晨的寧靜,無數人揚起頭露出錯愕的神色。

而那些新晉內門的弟子紛紛露出驚喜若狂的神色,內門接引弟子終於來了。

高塔上,書生緩緩睜開雙眼,輕聲喃喃道:「內門,徐昂,不知道你我再次見面時候會有怎麼樣的一幕。不過以你的實力能夠帶著上屆弟子進入開陽閣或者玉衡閣。我想你我之間的一戰,是不可避免了。這屆的領袖可不是那麼安分的主,甘願待在搖光閣中。」

死寂的庭院中,幽暗如水的劍光驟然而止·蘇敗雙眸緩緩睜開,臉上先是浮現出少許疑惑,旋即方才意識到這洪鐘聲響起意味著什麼,「接引弟子終於來了·也就是說今日就是進入內門的日子。」

蘇敗低眸看著庭院中那錯亂的腳印,以及有些亂七八糟的方圓,這數日的苦修雖未真正修成左右互搏之術,不過蘇敗明顯察覺到自己單手結印的速度是越來越快,只要堅持下去,單手凝聚劍陣並非是空想。同時月水影劍的熟練度也是飛快的暴漲著,蘇敗估測只要再多些時日·月水影劍的掌握境界就可至一代宗師的境界。

至於天外飛仙,蘇敗隱隱約約間能夠感悟到一種玄之又玄的境界,甚至出劍的時候也漸漸帶著那種唯美的韻味。

「劍意1蘇敗輕聲喃喃道·或許自己隨著對天外飛仙感悟的加深,漸漸感悟了葉孤城的劍意。一種很孤傲的劍意,蘇敗這樣想著,若是又一天自己對天外飛仙的掌握逐漸加深,蘇敗深信會揭開劍意這神馬的面紗。

這種漸漸變強的感覺始終讓蘇敗有些迷戀,劍微揚,凌厲的劍氣匹射而出,劍氣縱橫,整座庭院殘雪翻卷·地上的方圓都被破壞的丁點不剩。稍微整理下衣著,蘇敗還劍歸鞘,背負著古劍抬步向前走去。

與此同時·一道道尖銳的破風聲猶如雨後春筍般泛起,矯健的身影在琳琅滿目的謝水亭台間直掠而出。片刻后,先前離去的兩名青年就帶著九十餘名外門弟子走來。

比起步韻寒的冷艷·安嫵的嫵媚,林瑾萱這纖弱的氣質更讓人親近。

這些外門弟子見到林瑾萱,目光皆是悄然的炙熱起來:「見過師姐。」

林瑾萱微微點頭道:「人已經到齊了?」

「還差三人。」其中一名青年搖頭道,眼角間有些不耐之色。

「那就多等片刻。」林瑾萱淡然道。

「不過這接引新晉弟子的事情不是應該由搖光閣的那些傢伙來,什麼時候輪到我們玉衡閣?」另一名青年略微有些抱怨道,浪費這些時間來接這些新晉弟子,還不如多修鍊。

「是領袖親自下達下來的命令·搖光閣自然求之不得1林瑾萱微蹙的黛眉舒展開來,嘴角在數道炙熱的目光中揚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不過趁著這些功夫·搖光閣那些傢伙應該在拚死命的修鍊。」

「我甚至聽說搖光閣的領袖在宗比前就已經閉死關,顯然要鎮住新晉的弟子。」

「歷屆新晉弟子領袖都有些強的過分,就不知道這屆領袖有多強,能否擊敗搖光閣領袖,接替搖光閣。就像徐昂師兄當初那般。嘖嘖,想起來就有些期待。」

徐昂!

林瑾萱嘴角噙著這名字,纖柔的眸子中也泛起一抹敬佩之色,短短一年的時間就率著新晉弟子進入玉衡閣,這份氣魄確實是無人可以比擬。想到這,林瑾萱修長的睫毛微微眨動:「聽徐昂師兄講,這屆新晉弟子的領袖和他有些關係。好像叫做牧崖,上一屆甘願放棄新晉內門資格。」

「能和徐昂師兄沾上關係?那看來,這屆領袖實力應該不會太弱。」

往日里這些宗門的翹楚以及王公貴族,此刻都安靜的待在一旁,當聽到牧崖兩個字眼的時候,這些人眼中皆是掠過一抹古怪的神色,不過礙於自身的身份,卻未出聲打斷林瑾萱三人的閑談。各個噤若寒蟬,不過其目光總是不由自主的向林瑾萱望去。

片刻后,一臉懶散的書生和七罪兩人姍姍來遲,微微向著林瑾萱三人行禮。

然當書生看到林瑾萱衣裙上繡的三顆金!星時眉頭微皺:「玉衡閣?往年不是搖光閣的弟子來接引新弟子,今年怎麼輪到玉衡閣?」

「徐昂領袖吩咐下來的。」林瑾萱展顏一笑,心動的微笑猶如柔水般,其目光卻有些認真打量著眼前的書生以及黑衣青年,此次新晉弟子的領袖果然不簡單。

「徐昂1書生目光微凝,旋即轉過頭對著七罪道:「七崖,我沒猜測錯誤吧。以徐昂的能耐應該能夠挺進玉衡閣,就是不知道他的實力現在有多恐怖。」

「我怎麼聽這話有種酸溜溜的感覺。」七罪冷冷道。

「酸溜溜?確實有些不爽,不過我相信我們這屆弟子並不會比他那屆差多少。」書生目光微轉,眼角的餘光掃過整齊站成一排的外門弟子·暗自咂舌:「那傢伙該不會還在修鍊,忘記了時間?」

「應該是吧。」七罪有些不確定道,回想起這數日見到的一幕幕。七罪也只能由衷佩服,這傢伙修鍊起來完全是無法晝夜·七罪甚至未曾看見過蘇敗走出庭院。

「你們誰知道這名弟子,前去通知下他,我等已經在這裡等候了許久。」先前出聲的青年有些不耐煩道。

「來了1七罪轉過身,望向小道的盡頭。

一陣細微的腳步聲驟然在石道盡頭泛起,一道白衣如雪的身影緩緩而現,背負著古劍,躡著步履從風雪中走出·如墨的黑髮用一根枯草隨意的系在身後,如夜空深邃的眸子在風雪中顯得醒目無比,臉上古井無波·緩步走來。

林瑾萱蛾眉微抬,美目凝固在這道如雪的身影上,驚愕的修長的睫毛眨了眨,眼角間甚至泛起難以置信:「蘇敗?」

蘇敗摸了摸鼻子,眼眸微抬,見佇立在人群中的林瑾萱,神情也是一怔,旋即嘴角泛起一抹燦爛的笑意,走上前來·「好久未見,林瑾萱師姐。」

「你新晉內門弟子?」林瑾萱有些如釋重負的輕吐了口氣,展顏笑道。

「運氣有些不錯·勉強新晉內門弟子。」蘇敗輕聲道,迎著書生和七罪的目光,微微點著頭。林瑾萱輕蹙著柳眉·纖弱的目光盯著蘇敗,見後者臉上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有些無奈的搖著頭,這傢伙還是一點未變,什麼時候都如此平靜。緩緩收斂起臉頰上的震驚,林瑾萱微微一笑:「總之還是恭喜你成為內門弟子,楊修前些日子還嘮叨著你能否進入內門。」

「我可是未曾忘記當初楊修師兄和瑾萱師姐說過·若是我進入內門,可是要罩著我。」蘇敗好似也想起了月前與林瑾萱等人辭別的那一幕·輕笑道。

「一定,只要你先不挑事,若是有人欺負你,我們這些師姐師兄自然不會讓你受欺負。」林瑾萱眸子泛起盈盈笑意,美目掃過其餘外門弟子,輕吐道:「諸位既然已經到齊了,那麼就隨我前往內門,至於內門的一些事項,在路上,我會告知諸位。」

「挑事?」蘇敗眼角微跳,好似自己踏至內門的時候,就註定有著無數麻煩尋上來。

抬步,林瑾萱款款向著石道盡頭走去,在那裡,就是琅琊宗的外門,其次另一側石道就是通向琅琊內門。在林瑾萱的帶路下,蘇敗,書生,七罪等人緊隨其後,踏上了通往內門的山道,沿途中林瑾萱向蘇敗等人介紹道:「琅琊外門中匯聚了來自荒琊州各方的弟子,諸位能夠通過宗比,進入內門,也足以顯示了諸位的不凡,然而就是這樣,琅琊內門就匯聚了無數天才,所以在內門中,其競爭力遠遠大於外門。」

「同時內門和外門有一點最大不同。外門中,宗門任由弟子鬆散修鍊,而內門則將弟子集中在一起。按照修鍊資源匹配的不同,內門共分為琅琊七閣,分別是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這七閣,天樞為最,搖光為末,諸位在進入內門的時候就是屬於搖光閣。」

「請問瑾萱師姐,這修鍊資源匹配有什麼不同?」

「修鍊資源也就意味著宗門提供的武技和丹藥,以及妖肉,甚至師資力量。就比如天樞閣的弟子而言,他們每日所得到的修鍊資源就是搖光閣弟子的資源。」

「琅琊七閣中的日常事務主要是由琅琊執事管理,不過除此之外,還有些其地位不亞於這些執事的內門弟子,這些弟子被稱為領袖。」

「領袖1蘇敗眉頭微皺,這次他第二次聽到這樣的字眼。

「那瑾萱師姐,我等要如何才能成為領袖呢?」

林瑾萱耐心的解釋道:「就比如搖光閣而言,就存在著數名領袖,這些領袖皆是以往歷屆宗比第一的弟子擔任,宗比之中問鼎琅琊的弟子就是你們這屆弟子的領袖。也就是說,你們這屆弟子的領袖就是牧崖。」林瑾萱目光看向一臉懶散的書生,「他就是這屆的領袖。」

聽到這句話,諸多新晉弟子再次露出古怪的神情。

書生微眨著雙眼,臉上泛起一抹笑意,目光瞥向蘇敗道:「瑾萱師姐這句話可是有些錯了,這屆的領袖並非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走在前方的林瑾萱,嬌軀微頓,神情有些尷尬道:「誰?」

「蘇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