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四十四章靜待衝天,內門!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以及傳來陣陣的禮樂聲,眼中並非有絲毫的羨慕,而是更加的堅定,既然決定要走上武道這條路,蘇敗就下定決心要走的比誰都要璀璨,走的比誰都要堅定,做不到一路高歌,至少也要日行一步。 往往很多時候,蘇敗...

琅琊。!

這座殿堂不知存在多久,微突的屋檐就像匍匐的巨龍。

這裡是琅琊宗最矚目的地方,也是琅琊宗無數弟子為之奮鬥一生,欲踏至其內。

燈火通明的殿堂中,一道挺拔高大的身影負手立於殿首,深邃如黑湖般的眸子靜靜凝視著懸挂於高堂之上的畫卷,其上用著猩紅的朱紅所勾勒出的潦草字猙獰無比,霸道無匹的劍意在字跡間欲破畫而出,瀰漫在這殿堂中。

李慕辰佇立於殿堂之下,望著這道挺拔的身影,語氣有些恭敬道:「此次外門宗考的問鼎者是他的兒子,就像當初他問鼎琅琊那般,以著絕對的實力雄踞第一石台。」

空曠的殿堂中靜靜回蕩著李慕辰的聲音,李慕辰眸子微抬,明顯注意到這道身影輕微的一顫。半響后,一道有些沉厚的聲音方才在宗門中泛起:「他凝氣成功了?」

「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破碎的丹田也能夠凝氣,不過他凝氣三重的修為卻是我親眼目睹,千真萬確。」李慕辰臉色越發的恭敬。

「那就好1略微有些欣慰的笑聲泛起,這道挺拔的身影緩緩轉過身來,一張毫無出彩的臉,平凡無比,唯一能夠讓人醒目是的劍眸上方略帶霜白的秀眉。

誰能想象的出就是這麼平凡的人,會是琅琊宗宗主楚軒。

「不過在他問鼎消息傳來后,宗門有些人可是坐不住了。」李慕辰微低著頭道。

「一群鼠目寸光的傢伙,若非當年他在,琅琊宗豈能倖存於現在。」

「他當年戰死的時候,琅琊宗未能出手,於情,宗門有愧於他,若是這些傢伙對昔日恩怨還念念不忘,你李慕辰應該知道怎麼做。」楚軒淡然道劍眉微皺,其一股可怕無比的氣息驟然在殿堂中洶湧而現。

李慕辰臉上立即泛起一抹笑意:「這些傢伙雖不要老臉,不過總會顧忌步長老的實力。明面上雖不會做出過分的事情,不過在暗地裡總會唆使後輩去尋他的麻煩。」

「後輩嗎?他老子能夠將他們踩在腳下他兒子難道會做不到?」楚軒淡淡道。

「這倒也是。」李慕辰微微拱手,退出殿堂。

在他退出殿堂的剎那,闌珊的燈火在這一刻完全的熄滅,整座殿堂陷入死寂的黑暗中,許久之後方才響起一道悠長的嘆息聲,「他和你一樣的優秀。無論如何,這次宗門會盡最大的可能庇護你的兒子。」

琅琊外門如虹的彩燈接連成一片。

謝水走廊間,劍殿樓宇間,璀星廣場上到處都充斥著琅琊宗弟子的身影。

這些人面露興奮之色時而竊竊私語,時而高聲闊論。而那些登上石台,有幸目睹蘇敗一路高歌,問鼎琅琊的弟子,此刻正繪聲繪色的描述著那震撼的場面,聽的眾人有種身臨其境的感覺,甚至有無數正值豆蔻年華的少女正捂著急促起伏的胸脯,好似會錯過這一場盛宴而遺憾,清澈的眸子中絲毫不掩蓋對蘇敗的愛慕之色。

這個世界上強者受人尊敬,而紅顏自古就愛英雄。

整整一夜,蘇敗的名字就響徹整個琅琊外門有無數來自貧民窟的弟子將蘇敗視其為偶像。甚至有諸多好事者以著蘇敗舊友的身份私底下透露蘇敗為了這次成功付出多大的努力,洋洋洒洒不間斷,絲毫不吝惜其讚美詞:「成功人的背後往往有著你們看不到的心酸以及痛楚我時常見到黎明未破曉時,蘇敗師兄背負著古劍走向演武廣場,也時常見到在你我休息的夜晚,蘇敗師兄在演武廣場中揮舞著淚水與汗水。」

這些弟子正繳費心思的時候,大力為蘇敗塑造光輝形象的時候,誰也不會曾經他們也曾這般大力的貶低著蘇敗。

高聳的劍塔上,書生聽著四面八方傳來的喧雜聲微搖著頭。

「這種感覺如何,曾經你才是他們最熱衷議論的話題而如今你已經漸漸淡出他們的視線。」七罪走至書生後方,微挺著胸子,目光掠過重重突兀而出的劍殿,落在那寂靜的小院中,依稀可看見那一道如雪的白衣身影。

「你若是心中不在意,無論是站在星光下還是站在黑暗中,感覺都一樣。」書生懶懶打了個哈欠,其目光同樣望向那孤寂的庭院,「可怕的傢伙,對自己都如此刻薄,就連往日的修鍊狂,七崖你,今夜都難得歇息,這傢伙還在修鍊。」

七罪微微點頭,顯然贊成書生的這個說法:「真是比煙花還寂寞的傢伙。」

庭院中,蘇敗持劍而立,幽暗如水的劍光撕開其月光遊動而出,爐火純青的月水影劍舉手投足間都體現著可怕的威力,蘇敗回味著與書生先前那一戰,其手中揮動的青峰古劍越來越快,直至最後整個庭院中儘是這幽暗的劍光,甚至掀起陣陣海嘯翻滾的轟鳴聲。

「恭喜宿主二品武技月水影劍熟練度rl1

「恭喜宿主身法化風熟練度+11

直至最後,整個庭院中殘雪翻滾,蘇敗的身影和這風雪融合在一起,一種酣暢淋漓蔓延在蘇敗心頭。的那番警告並非沒有給蘇敗帶來影響,至少讓蘇敗迫想要強大的想法更加強烈,就像步韻寒所說的那樣,踏至內門是個新的舞台,而他蘇敗,註定要迎接更多的挑戰以及麻煩。

「與步韻寒的實力不相伯仲,也就是說修為應該在凝氣九重·甚至凝氣巔峰1

劍止,蘇敗的眉頭微微緊皺著,凝氣三重和凝氣九重之間的差距很大,這種差距至少不是任何手段可以比擬的,就算自己掌握了天外飛仙這般恐怖的劍式,以及劍陣。

「若是想在內門中過著悠閑的日子,至少要有與凝氣九重抗衡的實力。」

「凝氣三重遠遠不夠,終究還是給我的時間太短,若是踏至凝氣七重亦或八重就可以無懼。」蘇敗喃喃自語道,自己方才鞏固凝氣三重的修為,就算是廢寢忘食無分晝夜的苦修,也無法在最短的時間突破。

「不過除了苦修外,我還有種提高實力的方法,那就是將月水影劍感悟至一代宗師的境界。借著宗師獎勵帶來的十日修鍊經驗值以及這些時日的苦修衝擊凝氣四重。

蘇敗左手微動,白皙的手指就猶如起舞的蝴蝶般,翩然而動,瞬間就有著一股可怕的波動至蘇敗的指尖瀰漫而出,隱約間,一道道劍印在蘇敗的左手上凝聚而出,直至這劍印要融合在一起的時候轟然破碎開來。

可怕的勁風立即席捲而出,蘇敗對這一幕早就習以為然,「若是兩隻手結出劍印布下劍陣,我尚且能夠輕易做到,不過若是單手結印,還是有些勉強。不過若是我單手能夠結印布下劍陣,在與對手交鋒的時候,出其不意,布置出劍陣,絕對會讓對方反應不及。」

「同時,結這劍印能夠淬鍊我自身的真氣讓其更加的精鍊,無論是為鞏固其武道基礎,還是今後衝擊瓶頸都有著極大的作用。」蘇敗靜立於風雪下璀若星辰的眸子中閃現著沉思之色。蘇敗他比別人幸運,因為有系統的作用,但他也有比別人不幸的地方修行的方式都要靠著自己去琢磨,根本沒有人在一旁指點,「在劍客系統中我記得有一種武技,叫做左右互搏之術。」

左右互博之術,這曾是金庸小說中老頑童周伯通在桃花島中苦練十餘年感悟出的。

而劍客系統以金,古以及眾多武俠資料為主形成的遊戲背景,蘇敗自然曾見識過。蘇敗雙眸微凝儘管這劍客系統至今只傳承著天外飛仙這劍式,不過蘇敗卻覺得這系統和前世那遊戲背景一樣,那麼這左右互博之術自然存在。

「左手畫方,右手畫圓。」蘇敗依稀記得這左右互博之術的關鍵,前世為了攻克這劍客遊戲。蘇敗可是在資料上下了苦功夫,他記得資料中老頑童曾教過兩人這左右互博之術,其一是郭靖,其二是古墓派小龍女。那場面,蘇敗看過少許視頻資料,至今還記得。

「或許通過這左右互搏之術,我能夠單手結出劍印.。」蘇敗靜靜沉思著。

經過深思熟慮后,蘇敗確定了這數日的修鍊計劃,每日的苦修是少不了,感悟天外飛仙也不能少,同時其餘的精力主要放在月水影劍,左右互博之術,以及劍印這些方面。

輕吐口氣,蘇敗微微抬起頭看著遠處閃動的燈火以及傳來陣陣的禮樂聲,眼中並非有絲毫的羨慕,而是更加的堅定,既然決定要走上武道這條路,蘇敗就下定決心要走的比誰都要璀璨,走的比誰都要堅定,做不到一路高歌,至少也要日行一步。

往往很多時候,蘇敗堅信這句話,人若是不瘋魔,又如何談其成

在接下來等待晉陞內門弟子的日子中,蘇敗再次瘋狂的修鍊著,迎著黎明的曙光修習月水影劍,伴隨著夕陽的餘暉靜靜感悟著天外飛仙,盯著漫天的星光修習凝聚劍櫻

蘇敗的這種瘋狂落在諸多外門弟子眼中,反而落實了那些自稱蘇敗舊友的說法,這些人在這時候總是仰天長嘆道:「現在知道人家為何成功了吧1

無心插柳柳成蔭,在蘇敗的激勵下,這些外門弟子也難得勤奮起來,書生甚至對七罪戲言:「七崖,看到了沒,這就是領袖的力量,我相信他會是個好領袖,至少比我這懶人強。」

「不過有個古怪的地方,他每天都有數時辰他都在庭院前的雪地上鬼畫些什麼?」七罪問道。

「什麼叫鬼畫?那叫作畫,你這人就是粗鄙,難不成我往日里作詩在你眼中也是胡扯些什麼?」書生想起了什麼,轉過身正欲質問七崖,卻見七崖老早就溜走的背影。

日子就這般平淡如水的流淌而過,直至一場暴風雪橫掃而過的一日清晨,內門的接引弟子終於出現了。

望著眼前熟悉的一幕,林瑾萱眼中泛起少許的懷念,她已經很久未來外門了。

這次來是接引新晉的弟子進入內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