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四十二章外門第一蘇敗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界,「這也算是站在山頂上能夠欣賞到的風景,不過這琅琊宗倒也有些小氣。難得問鼎琅琊,莫非連些獎勵都沒有?」蘇敗嘀咕一句,再次修鍊起來,功點值所化的能量在體內洶湧澎湃著。 凝氣三重! 蘇敗...

蘇敗曾想過站在雲端中的感覺,頂著上方的雲捲雲舒,欣賞著這草木枯榮的世界。

這種感覺應該很美妙,蘇敗曾這樣想過。

然當蘇敗站在這裡的時候卻覺得有種某名的孤獨,浩瀚雲海唯獨自己一人而立。

不,應該是兩人。

蘇敗看向有些懶散的書生道:「接下來你應該可以安靜的待在下面打盹。」

「你認為我現在這時候還有心思打盹?」書生偏過頭看著自己肩膀上淌流而出的血,清秀的臉龐有些慘白,其眉宇間的懶散卻絲毫未有所變化:「雖然在很久以前就開始討厭失敗,不過也一直期待著失敗,比起失敗后帶來的不甘,那種興奮更讓人期待。」

「興奮?」蘇敗雙眸微眯,正視著書生。

「對。就是興奮,興奮著擊敗你的一天。」書生撿起掉落在地上的草帽,微壓著,好似所有的鋒芒都在這草帽所掩蓋祝這一刻,他彷彿再次變成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身形微動,走下這琅琊外門最矚目的地方。

看著書生那單薄的身影,眾人目光情緒變化不動,就像看著高高在上的神走向神壇。

黑衣青年冷峻的面容上噙著戲虐的笑意:「我若是他絕對不會讓你這麼輕易走下來,非得將你揍上一頓,狠狠的教訓你下。」

書生眸子微低,看了黑衣青年一眼:「七崖,你說我一隻手能不能揍你一頓?」

書生的一番話立即讓黑衣青年噤若寒蟬。嘴角微撅,其目光卻是向上仰去。看著站在雲端中的蘇敗。雲霧翻滾著漸漸吞沒了蘇敗的身影,但石台上的外門弟子都微揚著頭,仰視這那道讓他們今生難以抹滅的背影。

李慕辰有些自得的揚起嘴角,看著沉默的諸位長老道:「怎麼樣?我就說他會像他老子那樣問鼎琅琊。嘖嘖,老李我這份眼力就算是宗主也曾稱讚過。」

「驚才艷艷也不為過,不過比起他老子還是遜色不少。」

「不過這屆新晉的外門弟子實力倒也不差,就不知道以他們的實力能走向第幾閣?」

「這就要看他們的領袖了。」李慕辰目光凝視著蘇敗的背影,嘴角緩緩掀起一抹期待的笑意:「琅琊七閣已經沉寂太久了。」

琅琊七閣!一旁的內門弟子嘴角也挑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搖光閣的那些弟子是否準備好這些幼狼的反撲?步韻寒蹙著纖細的柳眉靜靜打量著蘇敗,這時候不知為何她卻想起了步驚仙的那句話,當你們在匍匐前進的時候,就是他趕上的時候。

站在雲台上,蘇敗沒有理會下方那投來的目光,而是微閉著雙眼。在書生離開這石台後,蘇敗就察覺到一股霸道無匹的劍氣至腳下的石台洶湧而出。融入自己的體內,直至丹田。

這抹可怕的劍氣就像失去韁繩的駿馬,馳騁于丹田中,蘇敗只感覺全身上下有種暖洋洋的感覺,就像站在陽光下。在這種暖洋洋的感覺下,蘇敗能夠察覺到自身肉體的變化。甚至有著劍氣融入他的骨骼和血肉中,強化著他的骨骼和血肉。

「站在這裡確實有種想打盹的衝動。」蘇敗輕聲喃喃道,抬起頭遙遙望著雲海的彼端,在那裡,一座座更加雄峰的峻峰如同孤島般矗立在雲海之濱。內門。

在前世,蘇敗就覺得斬盡數榜的滋味有些無趣。這次同樣也有些無趣,觀望了些許風景后。蘇敗就盤坐在石台上,慵懶的伸著懶腰,當已經習慣了執法塔那種枯燥乏味的修鍊生活,突然閑下來也不不知道做些什麼,只能微閉著雙眼繼續修鍊。

最矚目的一戰過後,下方的石台再次開始了猛烈的爭奪戰,特別是林釋晨,安嫵,秦政三人死後。外門十強空出的三個名額是眾人爭奪的對象,雖然戰鬥不如先前蘇敗和書生那一戰精彩,不過也引得陣陣喝彩。

不過蘇敗偶爾也會睜開雙眼,靜靜觀摩著。

這些人能夠在數萬名外門弟子中脫穎而出,自然有其不凡之處。

蘇敗在觀摩中,層出不窮的武技以及身法也算拓寬了自身的眼界,「這也算是站在山頂上能夠欣賞到的風景,不過這琅琊宗倒也有些小氣。難得問鼎琅琊,莫非連些獎勵都沒有?」蘇敗嘀咕一句,再次修鍊起來,功點值所化的能量在體內洶湧澎湃著。

凝氣三重!

蘇敗感受著體內的力量,這些遠遠不夠。在外門中尚且都有書生如此恐怖的勁敵,蘇敗不知道在內門中又有多少恐怖的存在。對於力量的迫切感並非隨著問鼎琅琊而有所緩解,反而更加的強烈。

直至夕陽的餘暉至蒼穹中褪去,璀璨的煙火在漆黑的夜空中綻放時,這一場萬眾矚目的宗比也正式落幕。那些尚在山道上匍匐前行的弟子皆是有些失望的嘆了口氣,宗比結束,按照往年的規矩,只有宗比前百名弟子尚可進入內門。

也就是說,只有站在前百座石台的弟子才有新晉內門弟子的資格。

山腳處,青色古階上,中年人遠遠眺望著上空綻放的煙火,眼中不禁浮現蘇敗的身影。

「也不知道這小子踏上了第幾座石台?」

「可惜了,以他的實力應該能夠闖進前十。」

石台上,蘇敗緩緩睜開雙眼,他知道這場宗考結束了。

石座上,李慕辰起身,其身若劍光直掠而出,好似踏著雲霧而來,出現在第一座石台上。李慕辰盯著蘇敗,重重的拍著蘇敗的肩膀:「雖然不如當初你老子那般驚艷,不過今日你也沒有給你老子抹黑。」

儘管不知道前者的身份,不過能夠監察此次宗比,顯然這人在宗門中的地位不低。蘇敗起身,微微行禮道:「多謝前輩稱讚,比起先父的日月之輝,晚輩只能算上螢火之光。在今後要走的路還長著。」

蘇敗的不卑不亢以及勝不驕的性格讓李慕辰暗自點頭,「你父親在宗門中的舊友雖少,不過我李慕辰也算其中之一。作為長輩初次見晚輩應該給見面禮,不過這次我也沒想到能夠在這樣的情況下遇見你,這份見面禮尚且欠著,過些日子你進內門時候,若是有空就來刑堂尋我。」

刑堂!

蘇敗目光瞬間明亮起來,這匯聚無數執法者,掌控宗規,讓無數宗門弟子畏之如虎的存在,蘇敗沒想到眼前這人會是刑堂的副堂首。不過蘇敗深信今後,自己要進刑堂的次數會不少。二級執法塔,蘇敗在突破凝氣后,心中就有少許期待。

隨意閑談數句話,李慕辰也不再耽擱,當眾宣布了這些前百名弟子可晉陞為內門弟子,數日後就有內門弟子來接引。同時也勉力了其他弟子,宗考就在李慕辰一番不算嗦的演講中正式結束。蘇敗重新拾起青峰劍,走下石台。

在親眼目睹蘇敗的實力后,無論是來自西秦的弟子,還是宗門翹楚都對著蘇敗投以恭敬的眼前,為其讓出條道路。在這個世界上,強者永遠都是受尊敬的。

目送著蘇敗的離去,整個石台方才響起喧鬧的沸騰聲。

步韻寒貝齒微咬著朱唇,躊躇了片刻,向數名長老行禮后,也離去。

深夜的山道,時而有煙火光芒閃爍著。

用山泉衝去劍上的血跡后,蘇敗就不再耽擱,身若游龍般直掠而下山道。

此刻在山腳處,風雪漸盛,冷風刺骨。

一名名外門弟子聚攏在一起,在寒風中蜷縮著身子,目光正一動未動的盯著青色古階的盡頭。儘管未曾登上山道的盡頭,踏上石台,不過絲毫減弱不了他們內心的好奇以及期待。今年到底會是誰問鼎琅琊?是來自西秦的皇子,還是牧崖師兄?

諸多執法者都半閉著雙眼,顯然對於這所謂的宗比,在他們眼中如同小孩過家家的比斗絲毫沒有任何的興趣。就在漫長的等待著,一道白衣身影至山道上筆直的疾馳而下,撕開這如墨的黑夜出現在眾人眼中,當瞧見其面目時,一道道驚呼聲激蕩而起:「蘇敗1

蘇敗微皺著眉頭,看著簇擁而來的外門弟子。

「蘇敗,這次問鼎琅琊的是秦政皇子還是牧崖師兄?」

「林釋晨師兄是否擊敗了七罪師兄?」

喧雜的聲音猶如潮水般洶湧而來,蘇敗眉頭皺的更深,顯然有些不習慣這喧鬧。徑直的走向青色古階,蘇敗微微對著中年人行禮。

中年人看著一臉平靜的蘇敗,驀然一嘆,輕輕拍著蘇敗的肩膀:「你做的比誰都好,若非天妒英才,我相信琅琊前三必有你的一席之地。」

聽著這莫名的一句話,蘇敗訝然的抬起頭,「執法者大人,我已經問鼎琅琊了。」

靜,四周喧雜的聲音在這一刻彷彿被寒風抽走似的……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