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四十一章立於雲端,問鼎琅琊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等人方才看清出其中的真實,風雪鋪天蓋地而來的同時,書生的正一劍劍的逼近蘇敗的眉心。 那看似翻滾的山川的劍影在這風雪中急速的聚攏在一起,凍結,破碎。 就像書生所說的那般,這一劍是他最強的...

!

幽暗如水的劍影在風雪中閃掠而現,道道劍影重合在一起,形成一道璀璨的劍光。

劍氣吞吐著,璀璨的劍光好似倒卷的江川,前方的風雪立即快速的崩潰。

這恐怖的一劍以著最悍然的姿態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二品武技,掌握程度已至爐火純青?」

石座上,李慕辰猛地站起身子,面帶訝然之色望著勢如破竹的劍光。他看的出來這一劍的恐怖威力,更能夠看出蘇敗對這一劍的掌握已至爐火純青的地步。在外門中掌握二品武技的並不少,但是能夠將之掌握至爐火純青的地步,那是少之又少,至少李慕辰未曾聽聞過。

「爐火純青,這怎麼可能?」

「諸多內門師兄尚且做不到這一步,他居然做到了。」

「凝氣三重加上掌握至爐火純青的二品武技,此次的外門弟子還真是強悍的離譜。」

「別忘記了,他先前還掌握著一門二品武技。」

嘩然聲在這些內門弟子中席捲而出,無數道目光帶著難以置信之色。

步韻寒朱唇微啟,有些震撼的望著在風中直掠而出的劍光,「你到底有多少秘密?」

風雪中,書生微抬著頭,目光迎上這奪目的一劍,其身體似浮光掠影一般在原地留下道道殘影,並指如劍,一道璀璨的劍光同樣至風雪中激蕩而起,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兩道同樣奪目的劍光悍然的碰撞在一起,鏗鏘。

雪絮翻滾著,好似一場颶風至二者之間橫掃而出。

無論是蘇敗還是書生,兩人直退出數步方才止祝

第一次碰撞,兩人平分秋色。

凝氣三重在正面撼動凝氣五重,甚至未落入下風。

靜,四周死寂無數道目光眨也不眨的望著這一幕,書生有些訝然的抬起頭,輕笑道:「很出乎意料的一劍,看來你先前和秦政出手的時候並未出了全力。我得收回先前那句話到了這種地步,我若是不再出劍,那隻能顯得我狂妄自大。」

書生右手緩緩舒展開來,其可怕無匹的劍氣的激射而出,撞落在滿地積雪上。

雪絮翻卷,只見一柄樸實無華的劍靜靜的淌落在雪地中。這柄劍,在去年書生曾走在這裡的時候就將這柄劍放在這裡。

鏗鏘!

樸實無華的長劍錚的一聲劍鳴,化作一柄鋒芒無比的長劍落入書生手中。

書生持著長劍向著蘇敗走來,手中長劍微微揚起劍身上,猶如流水的寒光轉動不休,劍刃明亮,猶如銀河匹練般出現在蘇敗的目光中。

先前的書生就很強,而當握住長劍的時候,更是強的有些過分。

蘇敗微低著頭,看著書生那踩落的腳步,每一步都好似踩在自己心頭,讓人沉重的窒息。

「我這種人很懶所以我推崇獅子搏兔亦用全力這淺白的道理,不會無所謂的試探,會是我最強的一劍。」

最強的一劍尚是什麼?

書生的這番話讓無數人的心都提起來了孑然立於石座上的步韻寒心也是懸了起來。先前書生那驚才艷艷的一指就讓如此恐怖,甚至得到長老的稱讚,那麼書生最強的一劍會有多驚艷?蘇敗能否用先前的二品武技繼續擋住?若是擋不住蘇敗用什麼去贏書生。

低著眸子,蘇敗靜靜聽著書生的話語,獅子搏兔亦用全力的道理他也懂,只是至登山道到現在,自己可曾動用了全力。未曾,想到這裡,蘇敗嘴角緩緩掀起笑意很自信而又燦爛的笑意。今日,他要問鼎琅琊站在這裡,誰也擋不祝

靜,天地之間一時寂靜下來,只剩下那尖銳的破風聲。

就在這一剎那,一泓流水般的光華在風雪中轉定不休,書生出劍了。

無聲無息,遊走於風雪中,如果說黑衣青年的劍是綿綿不斷的秋雨,那書生的劍就是凄慘冷冽刺骨的風雪。四周靜悄悄的一片,蘇敗抬起頭,天空中無數似劍影的雪絮倒撲而下,若實若虛,呈現在蘇敗的眸子中,其上縈繞的劍氣就像薄冰般刺骨。

這是一場很可怕的雪,這也是一場很可怕的劍。

錚!

寒星乍現,似萬雪中一點寒梅。

蘇敗身若流光般浮掠而出,月水影劍在他腦海中如同山泉般流淌而過,其三尺青峰也猶如飛流直下的三千瀑布,映襯著蘇敗那懸在腰間的如墨長發,白衣飄飄。

一劍又一劍,周而復始。

這場狂舞的風雪終於相遇於翻滾的山川,發生了無數次的碰撞。

叮!叮!叮!

一連串稍縱即逝的火星在風雪中激蕩而出,蘇敗猶如柳絮般的身影在風中搖擺著,手中的劍更是幽暗如水,但顯察覺到石台上空的異樣,那狂卷的風雪仿若欲上空崩塌下來,向著蘇敗猛壓而去。

唯獨李慕辰,步韻寒等人方才看清出其中的真實,風雪鋪天蓋地而來的同時,書生的正一劍劍的逼近蘇敗的眉心。

那看似翻滾的山川的劍影在這風雪中急速的聚攏在一起,凍結,破碎。

就像書生所說的那般,這一劍是他最強的一劍,完全將自身的強大體現的淋漓盡致。

壓抑,蘇敗揮劍於風雪中只覺得四周空間彷彿和天地隔絕出來似的,其內的空氣甚至被抽光,讓人有種窒息的死亡感,而自己手中的劍就猶如山川撞擊拍打在突兀於前方的山石,撞的粉碎。

若是自己對這月水影劍的掌控至一代宗師的境界,蘇敗深信那猶如排山倒海的氣勢能夠粉碎擋在前方的山石。

壓抑窒息,這種感覺在蘇敗心頭越來越盛,四周激蕩於天地間的劍氣也時刻帶來可怕的壓迫感。這場風雪以著肉眼可以的速度聚攏著,風雪更盛,密密麻麻,那幽暗如水的劍光出現的頻率越來越少,甚至有種完全崩潰的徵兆。

「敗了。」黑衣青年輕吐道,微低著眸子,你的拳頭還是沒比他大,真是遺憾,沒能看見你揍他一頓。黑衣青年曾無數次目睹書生修習這一劍的場景,這一劍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將劍勢層次遞推而出,直至最後一刻完全的聚攏在一起。猶若海上漂浮的冰塊完全聚攏在一起,形成萬仞冰川,撞開那洶湧澎湃的海嘯,矗立於海濱之上,屹立不倒。

似烏雲壓頂,又似泰山墜地,蘇敗的身影顯得如此渺小單薄,蘇敗臉色微白,其眼神卻依舊古井無波。揚起的劍好似受到極大的壓迫,微垂下來。站在風雪中,蘇敗覺得千千萬萬的劍影至四面八方而來,窒息無比,只是在這風雪中,卻有著飄渺的雲霧。

風雪也罷,劍也罷,始終在這雲霧之中。

雲霧。蘇敗抬起頭,微垂的三尺青峰如驚天長虹般衝起,破盡翻滾的風雪,,如那彗星劃過長空一般,絢爛而又璀璨,熾烈的劍光剎那間在風雪中閃現而出。

遊走在風雪中的書生臉上露出一抹訝然,他的眼瞳中倒映出一抹唯美傾城的劍光,唯美,確實很美,就像絕世傾城的佳人舞劍,翩若驚鴻,他此生修劍未曾見過這樣的一劍,美的讓人窒息,揮灑飄渺雲海,清晰的呈現在他視線中。

乍現的劍光消失在風雪中,書生只覺得蘇敗的身影瞬間消失,就像置身於雲海中飄渺。同時,一股尖銳的痛楚至肩膀上傳來,其自身的身影卻猶如斷線的風箏似的朝後退去,一片血花幾乎在這抹劍光消失的剎那濺起,狠狠的直墜而下。

退出數步,書生目光並未落在自己肩膀上的血洞,而是直直的望向驟停的風雪,那抹消失在風雪中的劍光深深的印在他的眼底。

不僅僅書生如此,其他人的目光也是如此,無數道目光齊聚在那淌著鮮血的青峰劍上。

若書生的劍是驚才艷艷,此刻眾人已經無法找到任何言語來形容這一劍。

「我輸了。」直至肩膀上劇烈的痛楚傳來時,書生輕聲道。

也只有這時候,周圍的人才反應過來先前發生了什麼事情。

誰也沒有想到在書生劍勢即將洶湧而出,將蘇敗完全壓制的剎那,蘇敗手中會出現如此驚才艷!艷的一劍,這一劍在場沒有人能夠看透,就算是內門長老此刻心中也是泛起少許震撼。這抹震撼就像會感染似的,李慕辰嘴角微抽,難得拉下老臉問著一旁的諸位長老:「這是什麼劍式?」

諸位長老有些沉默,沉默的可怕。

直至數息后,先前出聲否定蘇敗能否問鼎的長老,抬起頭看著李牧晨道:「我知道。」

「你知道?」李慕辰目光有些明亮,其餘長老也是投來好奇的目光。

「我知道他會和他老子一樣,強大的讓同齡人感到絕望。」這名長老認真道。

李慕辰臉色一黑,目光轉向步韻寒:「這劍式是步長老教給他的?」

「我不知道,不過父親的劍勢偏陽剛,不會像這般驚艷。」步韻寒全身僵硬的立於石座上,冰雪般的眸子凝固在那道單薄的背影上,在無數道難以置信以及震撼的目光中,他還是一如既往的靜立著,站在高台上,雲霧中,身影卻有些孤寂。

時間彷彿停止在這一刻,問鼎了。

蘇敗抬起頭看著遼闊的蒼穹,第一次,自己離雲端是如此之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