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四十章問鼎之戰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 「想出劍的時候就出了。沒想那麼多。」蘇敗笑著,冰冷的劍峰斜斜的指著地面,凌厲的劍吞吐而出,破開薄冰。掀起冰屑。 「我曾聽過這樣的一句話,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時刻都背著包袱。包袱中裝著形形色色的...

塔外,已是白雪皚皚。

漆黑的鐵塔突兀於冰雪天地中,兩道身影矗立於塔前。

「真的決定了?」老者閉著眸子,好似承受不住寒風的席捲,微蜷著身子。

「嗯。就像他所說的那樣,毫無想法和碌碌無為的心態是最可悲的。」青峰抬眸望著久違的陽光,他已經忘記了到底有多久未曾像現在這般站在陽光下,甚至要忘記陽光的味道:「我也曾重新拾起以往放棄過的東西,儘管在你們眼中有些一文不值。」

怒嚎的冷風卷過塔前的積雪,少許雪絮在陽光中化成一灘水漬。

「我始終相信這個世界是充滿陽光的世界,儘管充斥著背叛和陰暗,殺戮和血腥。」青峰微微行禮,低語道:「就算這樣我也想爬出這黑暗,重新走向陽光中。」

話落,青峰平靜的向前走去,走進風雪中。

「你說他會問鼎琅琊嗎?」老者睜開雙眸,注視著青峰漸去漸遠的背影。

「會的。」青峰抬起頭望著矗立於天際處的劍峰,嘴角泛起一抹笑意:「儘管這段時日中曾多次打擊他,不過我相信他會問鼎琅琊。他非燕雀,亦非鴻鵠,而是北冥的鯤鵬,趁著這場風雪,他會扶搖之上九天。」

寒風中,老者年邁的身體蜷縮的更加厲害。

直至青峰離去后,老者才輕聲喃喃道:「仗劍走天涯的謝無鋒,劍之俠者,俠者亦多情。而多情往往很多時候卻被無情傷,曾經那妮子確實做得有些過分了。」

擦!厚重的鐵門再次緊閉,老者的身影消失在死氣沉沉將至腐朽的黑暗中。

……

滿天的水花薄冰迸濺著,猩紅的血滲在雪上。雪化開。

蘇敗持劍踏著薄冰,在萬眾矚目下踏上了第一座石台。

安嫵的屍體靜靜躺落在風雪中,嬌媚的容顏已失去往日的光澤。

刺冷的雪壓低了書生的草帽,書生收攏書卷,抬起頭看著蘇敗,微笑道:「艷冠天下,舊夢縈繞。寒雪飄,朱紅泣落,美人遲暮芳華逝。雪是冷的。劍也是冷的。」

蘇敗腳掌立於石台上,抬起頭來,其目光恰好迎上書生的目光,這名屹立在琅琊之巔的書生。他文弱如書生,或許本就是書生。但就是這道文弱的背影卻給蘇敗一種最危險的感覺。至踏上山道到現在,蘇敗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輕笑道:「你忘記了,風也是冷的。」

書生抬起手夾住飄落於眼前的雪絮,道:「我原本以為你會一指戳死她,沒想到你會出劍。」說到這裡,書生眸子微低。看著蘇敗手中的古劍,劍身格位的雪亮,而劍柄就有些樸實無華,這是一柄很普通的劍。

「想出劍的時候就出了。沒想那麼多。」蘇敗笑著,冰冷的劍峰斜斜的指著地面,凌厲的劍吞吐而出,破開薄冰。掀起冰屑。

「我曾聽過這樣的一句話,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時刻都背著包袱。包袱中裝著形形色色的面具,面對不同的人都戴著不同的面具。曾經我見到你的時候,你臉上始終帶著懦弱,現在你的脫去了這面具,終於露出了最真實的面容。」書生輕聲道。

聽得這番話,蘇敗微凝著目光上下打量了這書生一眼,在他所知的記憶中並無有著這書生的存在,這是一道從未出現在自己記憶中的身影:「你曾經見過我?」

「自然見過,在陽光明媚的清晨,在黃昏的午後。」書生想了想道。很長時間他都坐在琅琊外門中最高聳的劍殿上,眺望著落日的黃昏,那時候他總是看到一道髒兮兮的背影背負著長劍,拖著狼狽的身影走向黃昏中。想到這,書生輕笑了下:「不過你我雖算是舊識,我也沒想過將這地方讓給你,畢竟我習慣站在這裡打盹,蘇敗1

蘇敗!

石台上,黑衣青年拾起劍的身影輕微一顫,抬眸望了上方一眼,嘀咕著:「果然能夠讓你完整記住的名字就這兩個字眼。」

「雖然我尚年幼,不過我堅信我還是喜歡女人,而不好龍陽斷袖之癖。」蘇敗輕笑道,劍微微揚起,指著書生:「在這裡打盹和在下面打盹都一樣,所以今日,師兄你要將這位置讓出來了。」蘇敗前面的半句話讓黑衣青年嘴角微抽,這算什麼,躺著也中槍?

書生微笑道:「紅顏佳人誰不愛?既然你想要站在這裡,我也想要站在這裡,你我之間就沒有繼續廢話的必要,趁早動手,分出勝負,無論是我繼續站在這裡,還是站在下面。我都能多點時間打盹,不是嗎?」凌厲的劍氣至書生的指尖輕吐而出,縈繞在指尖的雪花上,隱約間這片雪花有些晶瑩剔透。

蘇敗嘴角也是罕見的一抽,心想自己站在這裡這麼久,到底是誰在嗦廢「我現在終於體會到七罪師兄為什麼會囑咐我,如果我的拳頭夠大的話,就狠狠的揍你一頓。」

「他真這麼說?」書生兩眼一瞪。

「可不是。」蘇敗輕笑道,黑色的眸子中泛起凝重之色,他能夠察覺到一股恐怖無比的力量彷彿在書生體內蘇醒過來,這曾蟄伏於雲霧中的凶獸就要蘇醒了,「你的劍呢?」

書生瞪了一眼下方的黑衣青年,偏過頭對著蘇敗道:「不是師兄輕視你,在年前到現在師兄都未曾出過劍。不過被逼迫到山窮水盡的地步,我是萬萬不會出劍的。」

聽著書生的這番話,蘇敗輕微一笑,目光在書生身上來回掃動著。他倒是不覺得書生這番話有所狂妄,只是好奇書生將劍藏在那裡?

石台上,聽得兩人猶若多年未見熟人般的對話,不少人翹首以待,這場註定是最矚目的一戰。就算是李慕辰心中也是不免的泛起少許期待感,前者是琅琊外門中最矚目的弟子,就算在上屆中。書生的實力也是屬於翹楚的所在,更何況是如今。而後者,一襲白衣飄然而上,劍未出鞘就已勢不可擋,此次宗考最矚目的弟子,這兩人若是交手,到底孰強孰弱?

步韻寒明眸一動未動的落在蘇敗的身影上,不知為何在這一刻她想起了步驚仙對於蘇敗的評價:懦者立怯,直上青冥。

如今。他已至青冥,能否屹立不倒。

風在蘇敗和書生兩人間倒卷著,前者白衣飄飄,後者衣玦搖擺。

好似也察覺到四周那投來的目光,書生臉上的笑意漸漸收斂:「他們也等不及了。開始吧1話音未落,一股渾厚至極的氣息猛地至書生體內洶湧而出,其頭冠上的草帽直接被掀飛,眉宇間的書卷之氣尚在,書生此刻就像一柄鋒芒畢露的利劍,這股鋒芒讓人幾乎於絕望的感覺。

相隔甚遠,大多數人都能夠察覺到這股氣息的可怕。望著這道背影。就好像海鷗望著無際的海洋,無法逾越。而見蘇敗仍佇立於石台上,臉色古井無波,強。這書生真的很強,僅僅氣息就超過先前的秦政,蘇敗甚至懷疑,他已經踏至凝氣五重。

凝氣三重與凝氣五重。這是無法逾越的鴻溝,至少在眾人眼中是這樣。

書生四周猛地捲起一陣肅冷勁風。捲起層層沉雪,風雪中,一縷明亮的光線至書生的指尖暴射而出,筆直的向著蘇敗直射而去,剎那間,整片天地間的雪絮都瘋狂的向著這縷明亮的光線聚攏而來,這只是最柔弱的雪絮,在書生手中竟如此恐怖?

蘇敗目光緩緩抬起,望著激射而來的寒芒,前腳微抬,其身影卻若長虹般掠出,拖動著長劍帶著劈山斷岳的的兇悍氣勢,悍然的撞來。

擦!擦!

激射而來的雪絮皆是破碎,冰屑紛紛洒洒而落。

書生步雪而入,劍眸若雪般清冷,衣玦擺動間,薄冰如劍,有著鋪天卷地之勢,談笑間抬手,指落在半空中,封鎖了整座石台上的空間。

若蘇敗先前的劍芒指是勢若長虹,那麼書生這一指就猶如茫茫雪原中的暴風雪般。

鐺!鐺!鐺!

破山劍式大開大闔,蘇敗的身影在風雪中筆直的掠出,迎上如同排山倒海般的薄冰,盡數將之粉碎,就算山擋在前方也要將之洞穿。同時,蘇敗更是將化風施展到極致,矯若游龍般穿梭在風雪中,看似筆直的劍移軌跡,時而徒然折回,以著勢如破竹的速度逼近矗立在風中的書生。

望著石台上一道勢若長虹的身影,一道巍然如山嶽的身影,陣陣驚呼聲接二連三的響起。無論是蘇敗這兇悍的一劍,亦或是書生那看似雲淡風輕的一指,這二者之間的兇險讓他們心頭直顫。

黑衣青年目光一動未動,獅子搏兔亦用全力,他看的出,書生並未留有餘力,而這一指更是書生掌握造詣最高的武技之一,若是蘇敗連這一指都無法承受,那這一場戰鬥就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

「宗師境界的破山劍式,這一劍可謂是兇悍1

「不過在那薄冰的衝擊之下,蘇敗劍上縈繞的劍氣已經有些虛浮,其勢甚至有些散開。」

「當這一劍出現在牧崖面前的剎那,亦是力盡之時。」

「一旦蘇敗承受不住這牧崖這一指,那麼牧崖接下來的反擊必然如同狂風暴雪般兇猛,蘇敗恐有敗下的的危險。」李慕辰微眯著雙眼,點評道。

他這一番話可謂是一針見血,將台上的情勢絲毫無誤的點出,其餘諸位長老紛紛點頭。

處於戰局中的蘇敗也知這一點,手腕一顫,暴射而出的長劍驟然停頓在半空中,充分展示了蘇敗對力度掌控的恐怖程度,劍身微顫,在虛空中劃出一連串的殘影,半空中赫然傳出山川翻滾的轟鳴聲,一道道劍影似銀河墜落九天般傾斜而下,重合在一起。

月水影劍。

爐火純青境界的恐怖劍式,舉手凸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