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三十七章一劍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慕辰難得稱讚一句,能夠讓這位執掌刑堂之事的他稱讚的弟子可是屈指可數。老練的目光停落在蘇敗的身影上,李慕辰轉過頭望著一旁的數名長老:「還記得他嗎?」 他!觀望的數名長老臉色立即低沉下來,好似不願...

悠揚的禮樂尚在山道上飄揚著,更像是一首葬曲。*文學館*

無數道目光凝固在那一灘猩紅的血泊上,當瞧見躺在其內的林釋晨時,四周徒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誰也沒有想過結果會如此戲劇性?

在最短暫的時間內摧枯拉巧般的破去林釋晨一劍,竹葉僅僅微揚三次。

林釋晨就這樣死了。

如此雲淡風輕的殺人,連劍都未出,頓時有著一股寒意至心中洶湧而出。無論是蘇敗那恐怖飄逸的身法,還是那不拖泥帶水的殺人方式,亦是那凌厲無匹的劍氣,都讓先前露齣戲虐目光的眾人低下頭,而有些人更是呆若木雞。

雪依舊在下,蘇敗緩步而出,如雪的白衣上未沾任何的猩紅,只是蘇敗指尖間隙間的竹葉上殘留著一抹嫣紅。紅的有些刺眼,看著這一幕,眾人目光很是艱難的往上抬起,凝固在那張有些過分白皙的臉龐上,彷彿想起了什麼,一連串的倒吸聲猶如雨後春筍般冒騰而出。

凝氣!

寒芒匹練般的劍氣只能說明了蘇敗踏至凝氣,況且他能夠如此輕描淡寫的擊敗林釋晨,其修為恐怕不低。想到這裡,眾人心中的寒意更盛,他們依稀記得在月前,蘇敗才至半步凝氣,才短短一月實力就發生如此天翻地覆的變化?

不對!他丹田不是破碎,為何能夠凝氣成功。

各種情緒不同的目光齊聚而來,蘇敗靜靜的走在風雪中,只是雪再大,風更盛也無法掩蓋住蘇敗那璀若星辰眸子中的冷意。

「凝氣境1步韻寒清眸微微輕顫了下,一雙素手也緊緊攥著。有些錯愕的望著蘇敗那單薄消瘦卻有些挺拔的身影,若曾經蘇敗對於她的世界而言,是無盡的黑暗。但在這一刻,這黑暗中已經泛起一點星光,儘管這點星光有些薄弱,步韻寒卻不知道這點星光,能否照耀她的整個世界,他凝氣了。至此,步韻寒的眼眸中也殘留著難以置信。

李慕辰眉頭微皺望著那站在石台上的白衣身影。他的眼光比起步韻寒等內門弟子更加的毒辣,蘇敗的凝氣確實讓他心有震撼,然李慕辰更加註意的是蘇敗手中的竹葉,劍氣凌厲無比,就算有些劍器都無法承受。而至始至終,蘇敗手中的竹葉卻絲毫未損。這隻有一種情況,那就是前者對劍氣的掌控已至令人髮指的地步。想到這,李慕辰緩緩的吐了口氣,輕笑道:「或許他會不負他老子給他的這個名字,敗。韻寒,你說他能夠問鼎琅琊嗎?」

步韻寒柳葉彎眉頓時微蹙。望向蘇敗,問鼎琅琊?

「恐怖的身法,可怕的反應力以及無匹凝練的劍氣。這一點已經可以和眾多內門弟子媲美了,不過要是問鼎琅琊就有些難了。無論是牧崖還是西秦來的皇子。都不是常人。」一旁的長老微搖著頭,不過聲音中卻帶著些許詫異:「李長老,丹田破碎為何能夠凝氣?」

「這是一個傳奇與奇並存的時代,為何不能?」李慕辰反問道。

蘇敗一步步的走來。走的很平靜,沒有刻意露出任何的氣息。然就是這種平靜中的鋒芒讓安嫵有種鋒芒在背的感覺,特別是前者那冰冷的眸子讓她有種置身於冰窖,冰冷刺骨。

安嫵沒想到會有如此的變化,在她眼中耀眼如星的林釋晨就這麼死了,恐懼與慌張在她心中蔓延著,嫵媚端莊的嬌容上失去了往日里優雅,轉身,安嫵只能將目光轉向秦政,這個曾踐踏西秦無數劍客,未曾一敗的西秦皇子。

「上來。」秦政的聲音平淡而飄渺的傳出,依舊是那麼不溫不火。

安嫵慘白的俏臉再次恢復少許血色,蓮步輕移,掠過第三座石台,直至第二座石台。

蘇敗登上第四座石台,平靜的看著安嫵的背影,微搖著頭,很多時候早死反而是種解脫,而晚死的代價反而會更慘。抬步,蘇敗繼續向前走去,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他踏上了第三座石台,平靜的目光迎上黑衣青年那冷峻的眼神。

持劍,黑衣青年已經走至蘇敗面前,靜靜佇立於蘇敗面前,認真打量了蘇敗一眼:「蘇敗,很早的時候我就曾聽說過你1

看著冷若如劍的青年,蘇敗卻微搖著頭:「可是我卻未曾聽說過你。」

「這個是自然,我往日里都很低調的,不會像一群青妖娃整天在炫耀亦或是嘩眾取寵。」黑衣青年輕笑道,森白的牙齒在風雪中有些醒目,其凌厲如劍的氣勢好似割開風雪,直指蘇敗:「我在想,你是否會對我有些惱怒?」

「為什麼惱怒?」蘇敗手輕按著劍柄,這青年很強,至少比林釋晨強。

「因為我沒有任何阻攔,就讓那傻逼女人上去。」黑衣青年認真道。

「往上走,她會無路可退。」蘇敗搖著頭,道:「況且,你也說了她是傻逼女人,就憑你在這一點上和我的看法相同,我就不會惱怒。」

「和你說話還真愉快,我叫七罪。」黑衣青年緩緩的揚起手中長劍,一柄很平凡未有任何樣式點綴的長劍,然就是這樣的長劍卻給人一種凶獸般的感覺,當劍尖指向蘇敗的時候,這凶獸就像蘇醒了似的,「我有一個期待,期待我有幸能夠見到你的劍。」

話音未落,如墨黑衣就像沾染墨水的筆墨至這皚皚天地間揮灑著,黑衣青年手中長劍吞吐刺目璀璨的劍光,道道劍影猶如淅淅瀝瀝的細雨般連綿不絕,其可怕的劍氣就就如雨水般穿插於其中。

可怕!目睹這一幕的弟子皆是凝重無比,這恐怖的劍影密密麻麻,瞬間要刺出多少劍?以往他們實在難以想象有人的劍會如此之快,這就是七罪師兄的秋雨劍嗎?

劍若秋雨,陰雨霏霏。

「這就是去年那小子嗎?不錯劍若秋雨。滴水不剩,讓人防不勝防。」李慕辰難得稱讚一句,能夠讓這位執掌刑堂之事的他稱讚的弟子可是屈指可數。老練的目光停落在蘇敗的身影上,李慕辰轉過頭望著一旁的數名長老:「還記得他嗎?」

他!觀望的數名長老臉色立即低沉下來,好似不願意去回去那段時光,以及那道如同高山仰止的身影,先前出聲否定蘇敗問鼎的長老輕聲道:「李長老怎麼想起他了?」

「因為蘇敗很像他。」李慕辰低語道。

「他強大的讓同齡人感到可怕。」這名長老繼續道。

「他兒子也會強大的讓同齡人感到可怕。」李慕辰深信不疑道。

「這話為時過早了。」這名長老搖著頭道:「血脈可以傳承,有些東西卻不可以。」

一旁,步韻寒聽著李慕辰等人的話語。明眸一動未動的落在蘇敗的身影上,先前她可是親眼目睹了七罪和秦政那一戰,七罪很強,甚至比起諸多內門弟子都要強盛不少,而秦政皇子更是強的不像話。

咻!咻!咻!

就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似若秋雨連綿不絕的劍氣已至蘇敗面前,其無處不在的劍影更是無邊落葉簌簌落下,蘇敗白衣搖擺,其身卻如離弦的箭般,割開其後的風雪,如墨長發如蛇般狂舞著,踏雪無痕。雲淡風輕的避開這橫掃而來的劍氣,其目光卻停落在黑衣青年的長劍上,目光微凝在其上。

黑衣青年的劍亦幻亦真,神鬼莫測。

輾轉挪身。黑衣青年劍光刺目,劍勢更盛,若是先前只是細雨靡靡,此刻就是猶如颶風暴雨般。攜著狂風卷落葉之勢,盡數斷去蘇敗的後路。在這樣的情況下,蘇敗只能選擇閃躲,亦或者認輸,完全沒有出手的機會,至少在眾人眼中是這樣的。

「看來七罪師兄在先前那一戰之中並未用了全力,如此可怕的劍勢1

「蘇敗身法也有些恐怖,儘管他被七罪師兄壓制住,現在還能夠絲毫未損。」

「可是,他沒有出手的機會。」

石台上忽生忽滅的劍光,蘇敗那猶如舞蹈般飄然而去的身法讓無數人的注意力此刻齊聚著,深怕錯過些許的細節,這是一場視覺盛宴。

就連秦政和書生,此刻目光也是一動未動,他們能夠感覺到七罪的劍勢越來越盛,直至巔峰,在那時候,就是七罪劍勢洶泄而出的剎那,那時,整個石台必籠罩在七罪的劍勢下,這就是七罪的恐怖之處,這一點,書生比誰都清楚,目光饒有趣味的看著蘇敗。

然就在下一剎那,書生的眼瞳猛地一縮,只見劍影中,蘇敗的身影就像風中搖曳的雪絮,徒然凝固在半空中。

靜立在風雪中,蘇敗任由那迎面而來的勁風呼嘯而至,白衣微拂,衣玦搖曳。

平靜的目光凝視著這漫天的劍影,蘇敗輕吐道:「一劍1

一劍!

疾馳中的七罪眼神微變,這傢伙終於要出劍了嗎?還有是要一劍擊敗自己?聽到這句話,七罪眼中並非有任何的輕蔑,作為一名劍客,他從不會因為對手的言語而去輕蔑他人,他能夠做的就是將自己手中的劍揮展到極致。

淋漓盡致,凌厲的破風聲在石台上更盛,七罪的劍勢已極致,千百劍影好似天地中傾斜而下的雨水般向著蘇敗點落而去。

鏗鏘!

蘇敗微按在劍柄上的手終於動了,這柄塵封已久的青峰劍將伴隨著他的鋒芒,展現在世人的眼中。

劍,可鋒芒內斂,溫潤如玉,謙若君子。

劍,亦可鋒芒畢露,劍寒九州。

蘇敗,出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