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三十六章竹葉如劍染盡血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夾林釋晨這一劍上。 !一股恐怖的勁道猶如潮水般至劍身上蔓延而來,林釋晨右臂有些發麻,有些傻眼,這一指是什麼回事?林釋晨明顯注意到,先前蘇敗劍指上洶湧出可怕的劍氣。 凝氣,他已經凝氣了...

!

風雪中,步韻寒柳眉微蹙。

在蘇敗前腳抬起的剎那,步韻寒清容瞬間有些慘白:「長老,快點阻止他1

「怎麼了?」李慕辰饒有趣味的神情隨之一怔。

「他丹田破碎,絕對無法承受住石台上的劍氣。」步韻寒的聲音中帶著少許急促,清冷的眸子中甚至泛起了慌張之色。

李慕辰眼神也是微變,不過看著蘇敗那有些堅定的背影,卻不知為何壓制住內心出手想法,而是搖搖頭道:「我等只是前來監督宗考,若考生未犯宗考的規矩,不得出手。」

聞言,步韻寒貝齒輕咬著朱唇,蓮步正欲邁起,然蘇敗那抬起的前腳,在數道戲虐目光的注視之下,穩穩的踏在第十座石台上。

嗡!剎那間石頭隱約間輕顫著,旋即蘇敗明顯感覺到一股可怕的氣息至腳下的石台上洶湧而出,就像蘇醒的巨獸,露出猙獰。

嗤!嗤!

一道凌厲無匹的劍氣至石台上滲透而出,彷彿有著靈性似的,融入蘇敗的體內。

蘇敗眼神微體,他清晰的感覺到一道鋒芒無鑄的劍氣至體內遊動著,直至出現在丹田中。同時,一股溫熱感驟然在體內瀰漫,在這股溫熱感之下,全身上下的疲憊感蕩然無存。

這就是石台劍氣溫養?蘇敗明顯察覺到,隱約間有著一股力量融入自己的血肉中。

「果然玄奧。」蘇敗嘀咕道,卻是抬步向前走去,就算是這些外門十強也沒人敢擋住蘇敗的步伐。第五座石台,毫無保留的出現在蘇敗的視線中,以及安嫵那張有些慘白的俏臉。

看著安然無恙的蘇敗,眾人有些眨眼。

特別是熟悉蘇敗的人,更是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他居然能夠承受住劍氣的洗禮,他丹田不是破碎了?

安嫵沒有時間去想這個問題·因為她看到了一襲白衣正迎風而上,竹葉尖上的鮮血尚在,相隔甚遠,她都能夠感受到其上的鋒芒。

不過後方傳來的聲音卻讓安嫵有些心安:「釋晨·有些事情耽擱了數月,該了解了。」

這是秦政的聲音,不溫不火。

第四座石台上,林釋晨有些冷峻的目光緩緩落在走來的蘇敗身上,微微向著秦陣行禮。凌厲的眼神掃過位於上方的黑色青年,林釋晨冷聲道:「先前你與殿下一戰應該消耗了不少真氣,你就趁著現在好好恢復。我要擊敗的是全盛時期的你·讓世人知道誰勝誰負。」

話音未落,林釋晨抬步,其身卻若匹練寒芒·瞬至第五座石台上。

「我怕你沒有回來的機會。」黑衣青年微低著眸子,似笑非笑道

「三分鐘,你只有這些時間恢復真氣。」林釋晨沒有理會黑衣青年的譏諷,走至安嫵面前,安嫵方才如重釋負的鬆了口氣,提著裙擺行禮,嫵媚笑道:「他就交給林師兄了。」

就算往日里性子有些冷峻的林釋晨,臉上也難得泛起溫和的笑意:「殿下在月前交代的事情,是我理應做的事情·安嫵公主客氣了

安嫵展顏微笑,抬步向著上方的石台走去,轉身時·美眸卻在蘇敗的身影上停滯了數息。竟然你未死在執法塔中,那麼就眾目睽睽之下死於林師兄的劍下。

鏗鏘!

林釋晨手中的長劍猶如匹練般暴射而出,劍尖斜指著雪面·寒光倒映在其上,凌厲無匹的氣息洶湧而出,猶若實質劍芒的目光落在即將踏上石台的蘇敗身上,「我若是你就不會出現在這裡,而是識趣的待在下面。」

蘇敗的目光依舊平靜,像是沒有聽到林釋晨話語中的不屑,劍還是未出鞘·走上第四座石台,看向林釋晨·緩緩道:「我突然想起了一個人。」

蘇敗莫名的一句話,讓林釋晨眼神微變:「誰?」

「老棄1蘇敗輕吐道。

「老棄?」林釋晨神情微怔,旋即意識到蘇敗說的是誰:「我想你過片刻就能夠親自見到他,順便別忘記了代我向他問聲好。」

「老棄說過一句話,對於你們的評價。」蘇敗手按在劍柄上,「我曾經以為這話有些離譜,不過現在看來老棄的話也挺符合事實的。

「什麼話?」林釋晨眉頭微皺。

「你自己下去問他1蘇敗的目光瞬間也變得凌厲無比,盯著林釋晨。

瞬間,林釋晨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這種平靜的目光就像巨獸慾嗜血的目光,只是感受著自己體內那洶湧澎湃的力量,這種頭皮發麻的感覺立即蕩然無存:「一個死人的話我沒興趣知道,我只知道在三分鐘后,有一場關於榮耀的戰鬥在等著我,我沒有時間在這裡瞎磨蹭。」

話音未落的剎那,林釋晨渾身的氣勢猶如脫韁的駿馬般,肆意的奔騰於天地間。

感受著這股恐怖的氣息,大多數人的眼神都有些變化,凝氣三重?

石台上,黑衣青年抬起頭,眼中也露出少許凝重,怪不得這傢伙如此有底氣,原來修為提高了不少。不過以黑衣青年的眼力卻看的出,林釋晨並非是凝氣三重,而是位於凝氣二重巔和凝氣三重之間。

步韻寒柳眉微揚,凝氣三重對半步凝氣?

實力如此懸殊的情況下,蘇敗完全沒有任何取勝的可能性。

有這樣想法的不僅僅只有步韻寒一人,先前被蘇敗氣勢所壓制的西秦人在這一刻紛紛抬起頭,揚眉吐氣,這一幕在他們退步的時候就曾預想過,只是比起想象中來的更快一點。

安嫵翹著俏麗的嘴角,居高臨下,就像等待欣賞著兩名奴隸之間的決鬥。

氣氛隨著兩人的對峙而緊繃起來,就在此刻,步韻寒卻再也沉不住氣,俏臉微沉,有些恨鐵不成鋼道:「蘇敗,有時候適當的退一步並非是什麼丟臉的事情,你已經做的夠好了。」

清冷的嗓音猶若山泉流過山澗發出的叮嚀聲,步韻寒一出聲就吸引了無數道目光,特別是強者那絕美傾城的玉容讓不少外門弟子眼神變得炙熱起來,不過前者那清冷的眼神卻讓這些外門弟子不敢直視。

蘇敗眼眸微抬,看見遠處猶如雪蓮立於陡峭山石上的步韻寒,緩緩道:「曾經我已經退過一步,現在是我向前邁的時候。」

聽著這句有些固執的話語,步韻寒有種跺腳的衝動,不過直視蘇敗那璀若星辰的眸子,步韻寒貝齒輕啟:「會死的。」

「不會。」蘇敗淡淡道。

鏗鏘!

寒芒匹練驟然在林釋晨手中暴起,從他的手中暴起,長劍發出陣陣震顫之聲,猶如游龍長吟一般,龐大的力量帶起撕裂空氣的尖銳音爆聲刺耳無比{氣瘋狂的從長劍處延伸而出。

瞬間,蘇敗四周就布滿了無盡的劍氣,猶如洪水海嘯般,掀起滿地的雪。

此時風雪更盛,林釋晨踏著勢若驚雷的步伐,長劍宛如一道長虹朝葉晨的脖頸處激射而去,縈繞於四周的劍氣也向潮水般向著蘇敗涌,他,蘇敗無路可退。

半步凝氣,就算**強悍,可比金石,然這劍氣卻足以切金斷石,這道單薄的身影猶如置身於劍氣海洋中,他還有希望活下來?

沒有人會因為林釋晨一出手就是不留餘力而有所怨言,只是更多的是惋惜。

蘇敗應該像林釋晨和步韻寒說的那樣,退至下方的石台,興許不會把命交代在這裡,就在眾人即將準備發出惋惜的嘆息聲時,蘇敗卻沒有絲毫閃避的意思,微按在劍柄上的右手抬起,劍指快如閃電般的點出,似穿葉摘花般,看似緩慢,實則迅速無比,縷縷劍氣在指尖上縈繞,摧枯拉巧般的撕開這洶湧而來的劍氣。

在無數道錯愕的目光中,蘇敗這白皙的劍指夾林釋晨這一劍上。

!一股恐怖的勁道猶如潮水般至劍身上蔓延而來,林釋晨右臂有些發麻,有些傻眼,這一指是什麼回事?林釋晨明顯注意到,先前蘇敗劍指上洶湧出可怕的劍氣。

凝氣,他已經凝氣了!

這是林釋晨目前的唯一想法。

咻!蘇敗身形拖出道道殘影,左手指尖夾住的竹葉上劍氣縈繞,旋即就猶若寒芒匹練般揮落。

猩紅乍現。

竹葉在蘇敗手中彷彿化成了最可怕的利劍,林釋晨的整支右臂都被斬了下來。

「啊1林釋晨凄厲的慘叫聲驟然壓蓋過風聲,其神情猶若見鬼般的朝著後方退去,但是蘇敗卻更快,飄揚的白衣彷彿和這風雪天地融合在一起,白皙劍指微動間,竹葉微揚,緊接著又是一道觸目驚心的猩紅迸發而出,乾淨利落,林釋晨的左臂也被斬落。

失去雙臂,林釋晨的神情猶如見鬼了似的,雙眸中充斥著恐懼,第一次直視蘇敗這張平靜的臉龐,瘋狂的退去。

只是,蘇敗的身影卻猶如鬼魅般再次出現在他面前,微揚的竹葉就像雪絮般飄出,劃過他的脖頸。冒著熱氣的血如血柱般迸濺而出,林釋晨身體搖晃,噗通一聲倒在雪地上。

蘇敗飄忽如雪絮的身影方才止住,白皙的手微揚起,劍指夾住那竹葉,踩著林釋晨的屍體向前走去。

靜!

就算四周山風漸盛,但大多數人都能聽見自己心臟跳動的砰砰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