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三十四章我自有劍,半出鞘(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坐的老者身上,而是落在最前方一道清冷如雪蓮的倩影,白衣若雪,微風拂來,垂落至曼妙身段下的青色搖曳著,猶如九天仙子落入凡塵,清麗脫俗,只是那雙清冷的眸子中繞轉著比這風雪更冷的寒意。 步韻寒清冷...

!

風雪正盛!

一道有些頹廢的身影站在古階上,密密麻麻的劍痕將這張臉破壞的十分猙獰。

望著永無止盡的山道,青年微微嘆了口氣,低眸看著自己微顫的雙腿,雙眸中湧出無盡的恨意。只要抬腿,撕心裂肺的痛楚就將淹沒自己的神經,青年雙手微握:「蘇敗,你毀了我**的一生,若不是你,我豈能止步於此,甚至無緣於外門百強。」

「若是你有墳,老子非得將你挫骨揚灰。」

低沉的聲音泛起比冷風都刺骨的殺意,青年咬牙切齒。

**這一生或許都不會忘記那道比煙火還要冷的身影,那一夜至今還是他的噩夢。

「將我挫骨揚灰?你確定要這麼做,還是只是氣話而已。」

一道平淡的聲音在後方驟然漸起,這道聲音卻熟悉的讓**感到了莫名的恐慌,猛地轉身望去,只見一道白衣似雪的身影踏風而來,衣飄飄。

看著這道熟悉的身影,**眼瞳猛地巨縮,甚至微顫的雙腿開始晃動著:「蘇敗,你沒死。」風雪中一片璀綠乍現,割開了這風雪,劃過**的脖頸,輕飄飄的落在雪地上。

噗!血濺,**雙眼無神的看著越來越近的身影,噗通一聲到底

這片竹葉正落在**的前方,其上染著一抹猩紅。

蘇敗一步步的走來,踏著**的屍體繼續前行,半響后,漸盛的風雪就掩蓋了**的屍體,只留下那一抹猩紅。

漫漫的石階盡頭處,巨大的廣場完全有無數險峻的山石堆砌而成。其內,有著少數陡峭的山石突兀而出,好似猶如被劍所削斷,形成一道道石座。此時這石座上面數道身影盤坐在,巍然不動。石座依次而下,其最上方的是數名老者,微閉著雙目雖年邁,然其身體內卻時而瀰漫著一股恐怖的氣息。

除去這些閉目養神的老者,其次的石座站著數十名內門弟子,白袍飄動,屹立在冷冽的山風中,其身形卻筆直如長槍,未曾有所晃動過。比起先前數名老者的內斂這些內門弟子就有些鋒芒畢露,銳氣逼人。

而這數十名內門弟子的目光並非落在盤坐的老者身上,而是落在最前方一道清冷如雪蓮的倩影,白衣若雪,微風拂來,垂落至曼妙身段下的青色搖曳著,猶如九天仙子落入凡塵,清麗脫俗,只是那雙清冷的眸子中繞轉著比這風雪更冷的寒意。

步韻寒清冷淡然的美麗臉頰毫無表情,微低著眸子,絲毫未曾去在意其後那一道道狂熱無比的目光。這些林立的石座猶如夜空繁星落在四周,在其正中央,卻有著一道道高聳的石台這些石台由清一色的巨石鋪就而成,逐漸向上,顯得古樸大氣。

石台始於青色古階盡頭終於雲霄之中,足足有千餘道。

站在這石台上就是外門千強,然空曠的石台上卻只有寥寥數百道身影矗立著,登山,承受著無比的壓迫,對於這些外門弟子而言,不僅僅是對修為的考驗同樣也是對意志的磨練。

數萬名弟子,唯數百名登上這石台其中的堅信也唯獨走過山道的人才能體會。而這些人能夠站在這裡,也足以說明了這些人不凡。數百道目光微揚著,落在石台的盡頭,雲霧之中,第一道石台,也就是距星空最近的地方。

此刻,那裡在矗立著一道懶散的身影,書生微壓著草帽,看著下一道石台孑然而立的秦政,似笑非笑道:「你就這麼想站在這裡?特別是在別人打盹的時候出手打斷,這可是很不禮貌的行為。作為西秦皇子,你應該很重視禮儀。」

負手而立,秦政的目光至第三道石台上緩緩收回,微抬,看向上方的書生:「在我出生的時候,我父皇就曾告訴我這就是一個搶奪與被搶奪的世界,踐踏與被踐踏的世界。身為皇者,只允許自己去搶奪和踐踏他人,卻不允許有人踏在自己的頭頂上。」說到這裡,秦政微低著眸子,看著站在第三道石台上的黑衣青年,搖搖頭道:「接下來是侍衛與侍衛間的戰鬥,其次才是你和我之間的戰鬥,你說到底是誰的侍衛強?」

「七崖可是我朋友,並非是侍衛。」書生展開書卷,悠閑的看著。

第三道石台上,黑色青年持著狹長的劍器,冷峻的面容上有著一道醒目的劍痕,血淌落而下,濺進他的嘴中,這血是苦的。

而位於第四道石台的林釋晨也是手按在劍柄上,冷眼看著上方的黑色青年:「為了今日,我可是等待了將近一月。」

「再次品嘗下失敗的滋味?」黑衣青年冷冷道。

「一個人是不可能接二連三的在同一個地方摔倒。」林釋晨爭鋒相對道。

兩人的對峙將全場的注意力吸引過來,就算迎風而立妁門弟子也投來饒有趣味的目光。閉目眼神的數名老者睜開-目,其內臉上有著一道疤痕,鷹瞳凌厲的老者抓著稀疏的白須,微點著頭:「今年的弟子比起去年可是絲毫不失色。」

這名長老是屬於刑堂的長老,或許掌刑罰之事,名李慕辰。

往日里,內門弟子對之可是畏之如虎。

「這個是自然,去年就是外門十強的牧崖和七罪,這兩人甘願放棄晉陞內門弟子的機會留下來。加上西秦來的皇子,加上本身資質就不凡的林釋晨,只可惜,去年也放棄晉陞機會的棄青衫和毒牙死在血煉中,否則今年會更加的精彩。」

「血煉?聽說有名曾走出血煉的弟子,如今尚在?」

「死在執法塔中。」

風中,步韻寒聽著這些長老的話語,畫眉微蹙著,他若是不曾死在執法塔中,今日應該也能夠站在這裡,就是丹田破碎,也能夠大放異彩。

想到這裡,步韻寒驀然一嘆·眼角的餘光微微掃過蔓延而下的石台,對於他而言,站在這裡應該是他的夢想。就在步韻寒欲收回目光的剎那,其嬌軀卻猛的一顫·冰雪般的眸子中就像投落巨石,掀起一道道漣漪,隱約間在無盡的風雪中,他看到了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

一道原本應該消失在這世界的身影,步韻寒甚至下意識的失聲而出:「蘇敗1

蘇敗!

正在議論°的長老語氣也徒然一頓,旋即先前那名掌刑罰之事的長老,李慕辰眉頭微皺·這道名字給他有些熟悉的感覺,「蘇?」

「蘇敗,好像就是這次走出血煉的弟子。」

「他還是那個人的兒子。」李慕辰微皺的眉頭舒展開來·「也就是說,他死在執法塔中。」說到這裡,李慕辰看向下旁的步韻寒,「韻寒。」

步韻寒卻未若未聞,就像凝固住的石像。

「韻寒1李慕辰刻意加大了音量,當眾被步韻寒無視,他臉面可是有些掛不祝

再次,步韻寒一聲不吭,猶若中邪。

一旁的內門弟子也紛紛向著步韻寒使眼色·「他來了。」

「誰?」李慕辰眉頭微皺道,若是步韻寒的身份,按照往日里他的性子·都要出聲斥責。

「蘇敗1步韻寒清冷的面容就像懸崖峭壁上,迎著風的雪蓮,驟然綻開·「他並沒有死了。」蘇敗沒有死?李慕辰有些凌厲的目光順著步韻寒的視線望去,連同其餘長老和內門弟子在內的目光,隱約間在青色古階的盡頭處,有著一道白衣身影不徐不疾的走來。

站在石台上的外門弟子也注意到,這些長老和內門弟子的注意力不放在自己身上,反而望向石階,瞬間有著被諒在一旁的感覺。不過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他們的目光也紛紛向著山道盡頭望去,就算對峙的李釋晨和牧崖也注意到了這細微的變化·極為有默契的舉目望去。

秦政劍眉微皺,轉身。

「出什麼事情了?」書生感覺四周驟然安靜下來,抬起頭,只見在白雪鋪滿的山道盡頭處,一道白衣如雪的身影至傾灑而下的陽光中走出,在這一刻,某道細微的腳步聲緩緩響起,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背負著古劍的蘇敗,腳步微抬,踏出最後一道台階,站在第一千座石台上。站在這裡,就是外門第一千名。

蘇敗平靜的目光掠過四周那陡峭的山石,落在正前方著蔓延至雲端的石台,千座石台,代表著外門前千名的名次。不過能夠站在這裡的也只有百餘道身影,分佈位置也不均,前百餘道石台上都有站著人,其次就中間和靠後些的石台站著人。

蘇敗的目光最終凝固在那雲端上,儘管相隔甚遠,他卻能見到在這裡站立著數道身影,甚至有數道熟悉的身影。單薄的嘴角抿出燦爛的笑意,蘇敗喃喃道:「想要問鼎琅琊只要踏在第一座石台上,待到最後一縷殘陽餘暉退去時,既外門第一。」

「也就是說,擋在最前方的人,皆可殺之。」

「真是殘忍到極點,將優勝劣汰體現淋漓盡致的規則。」

「不過,這規則,我喜歡。」

蘇敗緩緩解下背在其後的古劍,白皙的手微按著劍柄,腳步輕抬起的右腳猛地。下一剎那,踏在石台的積雪上,整個身形矯若游龍,似長虹,似閃電,瞬間掠出數座石台,扶搖而上。

位於最下方的外門弟子有些困惑的望著那踏雪而來的白衣身影,這道身影而熟悉,也不知是站在第幾座石台上的弟子驚呼一聲:「蘇敗,他是蘇敗1

略微有些死寂的場合瞬間變得盪與紊亂起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