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三十三章且行且進,一路高歌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背道而馳,燕雀逆風而翔,游魚逆流而上,雖死,其決心卻不甘束縛於命運,不與草木同腐。想到這裡,蘇敗心中想要登鼎,一覽天地風景的想念莫名的強烈起來,往往很多時候,人有了意志或者想法,其腳步就不會那麼沉重,...

第二更,不努力哭窮,作死舔著臉向上帝求支持?好吧,原來皇楓在大伙兒眼中就是這樣的形象,但為了支持皇楓的人,我還是想沒羞沒躁的勤奮著

風中泛起微微漣漪,雪冷如刀鋒吹刮在蘇敗臉上。『文學館』

四周無數道目光被蘇敗的背影所吸引,這些目光中大多數仍殘留著震撼。顯然這些人還未從蘇敗出現的一幕中反應過來,也有不少來自西秦的琅琊宗弟子則眼露冷笑,問鼎琅琊欣賞風景,這傢伙真的以為先前出發的那些師兄是空氣嗎?

最重要的是,秦政皇子在。

人性的劣根性很多,往往很多時候他們見不得人耀眼,亦或者說是見不得跟自己一樣的人變得璀璨耀眼,反而他們會津津有味的去仰望一些生來就璀璨耀眼的人。

比如秦政,來自西秦的皇子,挑戰西秦劍術館未曾一敗的天才。

比如牧崖,在琅琊中獨領風騷,無人比擬。

所以當多數目光齊聚在蘇敗的時候,其內大多數都是期待,期待著蘇敗如同先前他們那般直接被轟落。儘管以後者的實力,他們知道這一幕至少不會立即發生,但也掩蓋不住他們眼中的期待。

「山路崎嶇,若想賞景,就要多加小心。」中年人低眸道。

第一步。

蘇敗踏在結結實實的青色古階上,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怖壓迫感,如同潮水般至腳下的古階上洶湧而出。站在其上,蘇敗有種恍惚的感覺,彷彿置身於沙場中,前方就是敵軍的千軍萬馬橫衝直撞而來,欲將碾碎自己的軀體。

對於蘇敗而言。旁人的目光就像這紛紛揚揚的雪絮,就算是無數道目光匯聚在一起也無法阻擋住他的步伐。況且蘇敗很少去在意他人的目光,而是選擇無視。

蘇敗抬起頭,目光掠過一格格的青色古階,他能夠看到那斑駁的陽光掠過怒放的梅花,落在雪上的點點光斑,那裡的美景正賞心悅目。蘇敗是這樣想的,嗅著淡淡的梅花香,似乎很享受的吸了口氣。單手負於背,就像那些故弄風雅的文人,閑庭信步般的走在山道上。

往往很多時候最後一個出發的人是最能夠欣賞到沿途的風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蘇敗每一步都那麼輕盈。深怕踩碎了落在雪上的花瓣,儘管此刻蘇敗身上承受著恐怖的壓迫,微展的眉頭卻未曾蹙過。

嘴噙著笑意,蘇敗時而看著那無盡頭的山道,時而看著搖曳的風雪,佇立於風中的梅花,這一刻。蘇敗不知為何想起了一道身影,那名拾劍離去的白衣身影。

山道明亮,似雪的白衣身影也是那般明亮。

中年人微揚著頭注視著蘇敗扶搖而上的背影,恍惚間看到了一名白衣劍客持劍獨戰天下。血染天地的那一幕,也恍惚間看到了那白衣劍客對著那些自視天之驕子的劍客說:「你們誰曾勝過我蘇贏手中之劍?」

「你們父子比誰都驕傲,一劍贏盡琅琊,鳳歌書院無人敢接劍。獨戰荒琊群劍,問末劍域。誰敢忘昔日那一劍?」中年人喃喃自語著,微展的拳頭緊握著,只是想起了什麼,眉宇間掠起一抹惋惜:丹田破碎!

蘇敗且行且進,直至消失在山道的盡頭,梅花怒放之處。

無數道目光中的情緒並未隨著蘇敗背影的消失而有所變化,不少西秦的琅琊宗弟子還撅著嘴,只是內心有些莫名的不安,他走的還真是那麼從容,那麼平靜。

只是這抹不安隨著冷風襲來隨之消散,林師兄就在上面,若是他有幸趕上林師兄,能過林師兄手上的劍?想到這,這些弟子微撅的嘴角泛起冷笑,只是帶著少許遺憾,又有錯過一場好戲。比起這些弟子,少許衣衫襤褸的弟子則低著眸,好似在沉思什麼,旋即再次抬步上前,繼續踏上石階,匍匐前進著。

蘇敗一直保持著平靜的心,望著身旁擦肩而過的梅花,不悲不喜,隨著前進,他明顯能夠感受到台階上傳來的壓迫越來越盛。同時,這片天地間也有著一股壓迫泛起,這股壓迫彷彿有針對性,只集中在自己的身上。

隱約間,蘇敗也能夠察覺到這些石階上有著劍氣正欲透出,踩在其上就像踏上劍刃上。錐心刺骨,幸好蘇敗覺得自己在承受無數次痛苦洗禮后,能夠含笑承受著這痛苦。故,他腳步仍不疾不徐,欣賞著這漫天的山色,風景,雪景。

偶爾抬起頭的時候,蘇敗能夠看見山澗間正欲掙扎的的燕雀,寒風冷冽如刀,折斷其雙翼,直至覆滅在風雪中。然這些燕雀的嘶鳴聲就像耳旁的風聲,始終回蕩在天地間,誰也不知道這些嘶鳴聲回蕩了多久,或許至遠古以來就存在著。

蘇敗也曾看見過山澗嘩嘩流淌的清泉內,柔弱的魚兒正逆流而上,迎著清冷刺骨的衝擊,直至無力的沉浮下來,被撞上光滑的山石,撞的粉碎。看到這,蘇敗不禁想到,在前世他聽說水中游魚只有七秒鐘的記憶,是這些游魚忘卻了七秒鐘前的痛苦,逆流而上,這是生來就融入骨子裡的執著讓它們如此愚蠢,愚蠢的讓人感到可愛,敬畏。

命運往往和意志是背道而馳,燕雀逆風而翔,游魚逆流而上,雖死,其決心卻不甘束縛於命運,不與草木同腐。想到這裡,蘇敗心中想要登鼎,一覽天地風景的想念莫名的強烈起來,往往很多時候,人有了意志或者想法,其腳步就不會那麼沉重,蘇敗一路而上,始終未曾在台階上留下任何的腳印,雪上花瓣,仍那麼迷人。

璀綠節節而上的竹林點綴著這白茫茫的雪景,走至這裡,蘇敗終於見到了同行色的背影。顯然看起來有些華麗昂貴的衣袍上儘是雪泥,稚嫩的臉龐上噙著茫然,有些躊躇的看著前方,橫向而來的山風捲起劍形竹葉。割開這風和日麗的雪景,就像一柄柄利劍,其上的山道上,有著一灘灘血跡,觸目驚心。正是這灘血跡讓這名弟子躊躇不前,微低著頭。

這是一名來自王公貴族的世子,蘇敗腳步很輕,就像和煦的春風拂過,走過這名弟子的身旁。其目光卻未曾在這道身影上有所停留,走向那狂卷的竹葉中,直至一抹飄揚的衣玦消失在山道的盡頭。

看著蘇敗這般雲淡風輕的說過,這名弟子神經質的笑了笑:「好像沒有看起來那麼可怕。」

說著這名弟子就抬步上前,只是那橫掃而來的竹葉瞬間就割破了他的衣袍。血淋淋的猩紅染紅了搖曳的雪花,這名弟子臉上滿是痛苦和驚恐的神情。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遊走於璀綠的竹林間,蘇敗算是明白了這句話。

他走了很久,大概有數百米還是千餘米,也未曾再次見到其他的身影。

直至在竹林盡頭的時候,蘇敗才看到一道衣衫襤褸的身影正於雪地上匍匐前進。就像未沾筆墨的白卷上淌著一抹朱紅,猩紅的血在皚皚天地中有些醒目。

在花香中,蘇敗嗅到久違的味道,血腥味。

低眸望著匍匐前進的青年。蘇敗也未曾停留,一步步的向前。

這名衣衫襤褸的青年也未抬起眼眸看著蘇敗,直至蘇敗身影消失在風雪盡頭,其背影在他視線中一閃而過的剎那。這青年眼角泛起了一抹困惑,這道身影。依稀間有些熟悉,只是卻記不起來這是誰。低著頭,咬著牙,青年繼續匍匐前進。好似爬向盡頭,就能爬出那骯髒,無人問津的貧民窟,爬向那片星空。

第一次遇見的同行者是王公貴族,第二層遇見的同行者是來自貧民窟的弟子,而第三次遇見的同行者卻是兩名執法者。月白色的宗袍就如雪一般,兩名執法者左右手提著暈眩過去的弟子,見到走來的蘇敗,眼露訝然,他們明明記得在上來的時候,未曾見過蘇敗。

「死了?」蘇敗微微行禮,看著這些血跡斑斑的弟子。

「暈過去了1其中較年長的執法者看了蘇敗一眼,沒好氣道。

「前面人多嗎?」蘇敗問道。

「多,差不多都暈倒在地。你若是不想遭罪,就安心的隨我們下山。」另一名執法者提醒道:「前面的山道更加崎嶇,艱難無比。」

「我終於是趕上了。」蘇敗輕笑道,迎著風雪繼續前行。

看著蘇敗漸行漸遠的背影,兩名執法者微微搖頭,今日得有著忙了,低眸望著腰間夾住的弟子,這些暈眩過去的弟子大多數都是來自貧民窟,修為遠遠比不上那些出身王公貴族,亦或是得到宗門重點培養的弟子,然其意志就卻山道上一片璀縷的竹林。

路過嘩嘩流淌過的山泉上,蘇敗第一次止住了身形,解下背後樣式古樸的劍器,洗凈劍身上的塵埃后,蘇敗再次前行,走著走著,他終於看到了密密麻麻的身影。就像那兩名執法者所說的那般,人真的很多,只不過大多數都暈眩過去,也有少數在風雪中匍匐前進。

往往很多時候晚出發的人,不僅僅能夠欣賞著山景,同樣也能欣賞著路上的風景,看著走在前方的身影,蘇敗嘴角噙著笑意,就像江南風雨中打馬而過的遊客,且行且進,不斷的超越,一路高歌也不為過。

匍匐前進的弟子都是抬起頭看著這道身影,直至片刻後有著一道微弱斷續的聲音泛起:「蘇敗1

陡峭筆直的長道猶若巨龍的骨骸,至雲霄之上橫跨而下。

一襲似雪白衣飄然而上,趁著這場風雪,扶搖直上,直至最後,蘇敗也不知道看超越了多少人,直至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蘇敗的視線中,漆黑的眸子中方才泛起一抹笑意,彎下身,拾起地上的竹葉,尖銳的竹葉就像一柄利劍,透著銳氣鋒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