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三十一章沐浴,更衣,殺人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我們已經落後他們一年了,估計他們都忘記了你我的存在。」 秦政等人隨之而來,站在書生和黑衣青年的對面,秦政臉帶笑意對著書生和黑衣青年道:「見過兩位師兄。」看似行禮,秦政身子卻站的比誰都直。

昏暗的執法塔中,回蕩著青峰有些急促而帶著激動的聲音。

青峰直視眼前這道璀若星辰的眸子,這些時日以來,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後者發生了多大的蛻變。青峰知道,若是將少年的這種蛻變擺在琅琊宗中,絕對會讓任何人感到震撼。

「下雪了1蘇敗微微點頭,星眸更加的璀璨,轉身向著青峰走去。

就在青峰以為蘇敗要說些激動話語來表達此刻的心情時,蘇敗卻錯身而過,「師兄準備下第一層的妖獸,趁著現在還有些時間。」

「第一場雪在今夜已經來了,也就是說明日就是宗考。」青峰將宗考兩個字眼咬的極重,他知道後者在這些時日過的有多刻苦,為了這宗考,付出難以想象的辛酸。

「我知道1蘇敗身影漸漸消失在陰暗的走廊中。

「真是無趣的小子,明日就是宗考怎麼也要歇息調整狀態,今日還要修鍊?」青峰無奈的搖搖頭,這傢伙平靜的有些過分了,拉攏著臉,青峰緊隨其後。

緊張亦或者激動?蘇敗時刻的心境就卻深潭般不起波瀾,當人們歷經千辛萬苦攀登上一座雄峰,他的目光就不會局限於腳下,而是那些以往被這座雄峰擋住的更加雄峻的山峰。

站的更高,只是為眺望更遼闊的風景。

既然要站那就站的最高,蘇敗嘴角泛起少許笑意,走至第一層執法塔。

執法塔中,龐大軀體的血牛略微有些不安的來回踱步,當蘇敗出現身影出現在第一層中的時候,這些往日里橫衝直撞,無所畏懼的血牛赫然朝後退去,掀起滿地的白色骨粉。

經歷將近一月的修鍊蘇敗身上不知染了多少血,這血腥味上瀰漫的肅殺之意足以讓這些妖獸感到恐慌。第一層的天窗上,青峰靜立看著以狂風卷落葉之勢橫掃這些妖獸的蘇敗,青峰心頭徒然泛起一個他很久以前就想了很久的想法問鼎琅琊。

「已經下雪了?」黑暗中,老者嘶啞的聲音泛起。

青峰轉身看著走來的老者,微微行禮道:「見過蕭老,片刻前第一場雪就開始下了。明早,琅琊劍峰上應該白雪皚皚了。」

「又是一年宗考時,他已經知曉了?」老者低眸看著下方的身影,問道。

「嗯已經告知過他了。不過這傢伙還是在修鍊,真是丁點時間不浪費。」青峰有些無奈的搖搖頭。老者卻是一笑,略微有些渾濁的目光落在青峰身上「這不是很像以往你的?」

聞言,青峰身軀輕微一顫,好似想起了什麼。

「我依稀記得數年前有個曾問鼎琅琊的弟子說過,沒有人會比他知道琅琊宗清晨時分的樣子,黎明破曉時,演武場內沒有逗留的人群,也沒吵雜的聲音,只有那微弱的星光和自己匆忙的腳步聲。這個弟子叫謝無峰。」老者帶著幾分回憶的口吻道,其目光卻一動未動的看著青峰。青峰低著眸子視線隨著蘇敗的身影而晃動,「很可惜,這個弟子在數年前就死了。」

沉默黑暗中陷入猶如死一般的寂靜。

一朵朵璀璨的煙火在琅琊的天空中綻放,整個琅琊上空在這時彷彿化成了煙火絢爛盛開的海洋。在那些燈火通明的演武廣場,在那燈火閃爍的劍殿樓宇在那黑燈瞎火的貧民窟中,太多人在這一刻,雪絮紛紛的時候,抬起頭遙望著那璀璨搖曳的燈火,期待著自己明日也能像這煙火般璀璨,照亮整個蒼穹。

特別是那些站在貧民窟中的琅琊宗弟子,他們衣著骯髒眼神卻明亮如星。

這是波瀾壯闊的時代,無論是出身高貴的王公貴族或亦是流浪街頭的乞丐。只要你的手能夠握住劍,那她就允許你擁有比星空更浩瀚的壯志。

宗考對於大多數弟子而言就是讓你走向這片星空的機會,抓住這機會你就將成為這片夜空中最璀璨的新星。

各種各樣的情緒卻煙火般綻放著,有憧憬,有展望。

直至最後,一道道磅的戰意沖霄,劍殿樓宇上方隱約間有著風雲匯聚。

就算遠在內門的琅琊宗弟子,哪怕相隔甚遠,也能夠感受到那一股匯聚的磅大勢以及濃郁的戰意。

這場煙火綻放足足持續了一夜,直至煙火餘暉退出天穹的剎那,天地間的曙光猶如橫跨天地而來的利劍,血淋淋的割開這昏暗的天色,淡淡的光芒鋪在古道上一層素妝白粉上。

皚皚白雪的天地,就這麼無聲無息的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古老陳舊的老鍾再次發起低吼聲,悠揚回蕩,驅散了清晨的寧靜,半響后,無數道低沉有力的嘶吼聲就像雨後春筍般至劍殿樓宇中衝天而起:

「劍神掃**,虎視何雄哉。」

「揮劍決浮雲,諸宗盡西來。」

高聳的劍塔上,熟睡的書生緩緩睜開雙眼,起身,看著風中搖曳的雪絮,展開手中的書卷,只見其上寫著句話:古來劍客誰不見,問今昔,誰提劍獨立顧八荒?!

黑衣青年再次登塔,走至書生身後:「時間差不多了。」

「七崖,走吧1書生收起書卷,壓著草帽。

黑衣青年嘴角猛地一抽搐,正欲糾正是七罪,不過看著書生那懶散的模樣,有些無力的搖搖頭,低眸看著自己的拳頭,還是不夠大,壓制住想打書生一頓的衝動。

伴隨著悠揚的禮樂,一道道密密麻麻的身影猶如潮水般在劍殿樓宇中掠出,踏碎了滿地的雪泥,尖銳的破風聲漸起,向著古道簇擁而去。

秦政,林釋晨,安嫵等人在諸多琅琊宗弟子的尾隨下,也紛紛走出。

在櫛比鱗次的劍殿樓宇,謝水亭台將,古道阡陌交錯·然卻有一條古道極為有人問津。

這條古道被眾多琅琊外門弟子稱為琅琊之道,通向琅琊的地方。在古道的盡頭處是一座雪白直插雲霄的巨峰,這座峰,名為琅琊。

此刻·古道兩旁的梅花在風雪的洗禮下儼然怒放於冷風中,寬敞的古道上,書生和黑衣青年率先出現。書生抬起眸望著雄踞於雪皚中的劍峰,「琅琊,好久不見。」

話未落,書生就隨意的踏在這條古道,以著虔誠的姿態走向那屹立在視線中的雄峰。

黑衣青年緊隨其後·單薄的黑衣掩蓋不住他體內那好似要破體而出的凌厲鋒芒。

其次,秦政和林釋晨,安嫵等人也紛紛出現。

注視著遠去的兩道身影·秦政問著一旁的林釋晨,「那書生就是牧崖?」

林釋晨抬眸望去,微微點頭,儘管他臉上平靜如水,但眼中卻透著一抹敬畏。

「在西秦能夠讓你敬畏的人不多,他能夠讓你敬畏,實力應該很強。」秦政輕笑道,抬步邁至古道上,揚著桀驁的劍眉·從容不迫的向前走去:「西秦尚武風,固有百無一用是書生的手法。」

聽到這句話,諸多來自西秦的琅琊宗弟子神色更加恭敬·就像伴隨君皇出行,緊隨秦政其後。林釋晨看著黑衣青年遠去的身影,眸子中掠起戰意·七罪,我的位置坐的舒服嗎?

雪初晴,紛紛洒洒的梅花瓣搖曳在風中,琅琊宗數萬外門弟子走在古道上,噤若寒蟬,就像朝聖一般,就算來自貧民窟的琅琊宗弟子·此刻也換上一副還算看的過去的宗衣。

直至旭日初升時,走在最前方的書生和黑衣青年方才止步·出現在他們視線中的是鋪滿雪絮的青石台階,一望望去,好似天梯般,通向這座雄峰之巔,雲霄之上。

站在山腳下,書生抬頭凝視著這不知存在多少歲月的古老石階,微閉著雙眼。黑衣青年也是低著眸子,喃喃道:「我們已經落後他們一年了,估計他們都忘記了你我的存在。」

秦政等人隨之而來,站在書生和黑衣青年的對面,秦政臉帶笑意對著書生和黑衣青年道:「見過兩位師兄。」看似行禮,秦政身子卻站的比誰都直。

「七崖,現在是什麼季節?」書生嘴唇微動。

「秋季已過,已是初冬之初。」黑衣青年認真的回答道。

「我聽到了蛙鳴聲。」書生輕輕展開書卷,眸子睜開,目光遊離在書卷之上。

「你難道忘記自己聽力一向不好?」黑衣青年淡淡道。

「也對,這時候的青妖娃應該全部凍死在冰雪中。」書生應了一句。

聽著書生和黑衣青年的閑談,秦政嘴角的笑意尚在,他知道這二人在譏諷自己這群人是青妖娃,卻未失去分寸,皇室的禮儀讓他優雅的有些過分,只是望向書生和黑衣青年兩人的眼中帶著少許冷意。而站在秦政其後的琅琊宗弟子,各個陰沉著臉,若非顧忌二者的實力,此刻,他們恐怕已經罵出口。

一道道佇立在古道前的身影,紋絲未動。

黑壓壓的一片,就像在等待什麼似的。

悠揚的古鐘聲尚在回蕩,好似這鐘鳴聲透穿了執法塔,昏暗的鐵塔中,蘇敗看著斷成兩截的劍身,有些苦惱,這柄伴隨自己數月的長劍,終究無法承受自己的劍氣與妖獸的撞擊,斷成兩截。青峰看著一臉苦惱的蘇敗,催促著:「鐘鳴聲已響起,你還想磨蹭到什麼時候?」

「我在想,劍斷了,是不是有什麼不吉利的事情。」蘇敗微握著熟悉的劍柄,有些惋惜。

聽著蘇敗這不像話的理由,青峰兩眼一黑,解下腰間樣式古樸的長劍,遞給蘇敗:

「劍名青峰1

「我會將它插在琅琊之巔1蘇敗接過這塵封已久的古劍。

「然後對著宗門最漂亮的師妹告白?」青峰接著一句道,拉著蘇敗往走廊跑。

「那至少要整理些衣著,師兄,有熱水嗎?」

「幹嘛?」

「沐浴,更衣,殺人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