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二十九章被遺忘的少年(下)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入其中,要不你我都歇息數日?」 可是蘇敗卻未見青峰眼中看到絲毫的愧疚·蘇敗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很記仇的人,蘇敗覺得自己能夠做的就是修鍊·再修鍊,直至有一天拳頭比青峰大的時候,狠狠的將之修理一頓。<...

!

為山者基於一簣之土,以成千丈之峭。

鑿井者起於三寸之坎,以就萬仞之深。

蘇敗始終深信讀不在三更五鼓,功只怕一曝十寒,踏至凝氣境只是武道的起點而已。

站在新起點上,他可以看到更寬敞的武道之路。

在這裡沒有日出與黃昏,唯獨不變的只有那堆砌如山的妖獸屍體,嗆鼻的血腥味充斥於每個角落,蘇敗能夠做的就是盤坐在血泊中,靜靜的修鍊著,時而修習武技,在這枯燥乏味的生活中,蘇敗將之視為消遣的方式就是攻克劍櫻

一道簡單的劍陣由十餘道劍印匯聚而成,蘇敗深信倘若自己能夠將之攻克,或許自己也能夠將這劍陣布置出來。最先攻克的那道劍印,蘇敗在經過數日的修習之後也能將之完全的凝聚而出,凌厲的劍氣凝聚著,嗤嗤作響。

同時,蘇敗也注意到,在自己修習這些劍印時,其體內洶湧澎湃的真氣便已一種恐怖的速度消耗著。因此,蘇敗修習劍印片刻就會有著疲乏感席捲而來,不得不再次修鍊,經過如此循環,蘇敗發現自己凝氣一重的修為算是鞏固下來,同時,劍氣也越來越凝練,甚至有些實質。除此之外,蘇敗最大的收穫就是天外飛仙,以往那些晦澀難懂的地方也是迎刃而解。

在感悟的時候,蘇敗總是不禁回想著紫禁之巔那絕世一戰,以及那道拾劍而去的白衣劍客,西門吹雪。

蘇敗深信,總有一天自己還會再次見到他的,那柄比雪還寂寞的劍。

嘎吱!沉重的鐵門緩緩敞開,青峰緩緩而來,手上挽著竹籃,腥臭的血腥味也掩蓋不住其內飄出的清香。青峰望著四周的狼藉·嘴角微微抽搐,他知道今日又得忙一陣子了,將手中的竹籃遞給蘇敗,「師弟·我說你能否歇息一兩天,這些日子,師兄可是沒有一日有歇息過,整理這些妖骨之後又要向馭獸堂的弟子索要妖獸,天天兩頭跑。」

「師兄能否一天不吃飯?」輕吐一口氣,蘇敗接過青峰手中的竹籃,翻開紗布·很簡單的一些菜式,一些青菜加上數碗白粥和烤熟的妖肉,雖然簡單·不過對於過著茹毛飲血日子的蘇敗而言,這些不亞於美味佳肴。至少比喝青妖血蛇那腥臭的血來的舒服,蘇敗是這樣想的,狼吞虎咽起來。

「要不來點酒?」青峰晃動著手中的酒壺,醇厚的酒香瀰漫開來。

蘇敗連頭抬都未抬,「時刻保持冷靜是我的習慣,酒會麻痹我的思維。」

「真是對自己苛刻到極點的傢伙,師弟難道你就不覺得這樣的日子很無趣嗎?整日修鍊,唯一的消遣就是面對這些畜生。」青峰有些不死心的踢開血巨蜥的頭顱·勸說著。

「無趣?」蘇敗抬起頭,擦拭嘴角的油膩:「既然我已經踏上這條道路,那麼·就沒有東西能夠妨礙我沿著這條路走下去。生活原本就是無趣的,難道不是嗎?」

聽著蘇敗這句深沉的話語,青峰嘴角微抽·難道你沒聽出來我的話外之意?

「趁著年輕就應該做些值得懷念的事情,比如牽著師妹的手暢遊琅琊湖,登上琅琊仙境看那黃昏的餘暉。」青峰喋喋不休道。

「那師兄年輕的時候最懷念的事情是什麼?」蘇敗捧起粥一口喝荊

「自然是站在演武廣場上看著師妹香汗淋漓的一幕。」青峰帶著懷念的口吻道,看著滿地的狼藉,幽怨十足道:「總比待在這裡整天收拾爛攤子好。不過,師弟你難道除了修鍊,就沒有什麼想做的事情?」

「有1蘇敗放下瓷碗·道:「不是早就跟師兄說了,問鼎琅琊就是我目前有興趣想做的事情。」青峰嗤笑一聲·輕輕拍了蘇敗的肩膀,「本來我只想保持沉默的,但我還是想說一句年輕真好,至少能夠有心去追求些東西。」

「師兄年輕的時候就不曾想問鼎琅琊?」蘇敗早已習慣了青峰的打擊,反問道。

「想,那時候師兄可是比你還騷包,想著問鼎琅琊,將我手中的青峰劍當著眾人的面,狠狠的插在琅琊之巔上,然後當著整個外門的面向宗門最漂亮的師妹表白。」青峰意猶未盡道,「可是往往很多時候,理想是所以是美好的,是因為它允許你擁有,而卻不會因為你擁有而變成現實。」說到這裡,青峰彷彿想起了什麼,微低著頭看著自己腰間的長劍,那柄不知塵封已久的形式古樸的劍器。

看著有些沉默的青峰,蘇敗拍了拍手,起身,走向通往第三層執法塔的走廊,在他即將消失在走廊拐角的時候,蘇敗徒然轉過身,看著彎下身收拾妖獸骨骸的青峰,道:「師兄,毫無理想而又碌碌無為可是很可悲的心態。」話落,蘇敗頭也不回的邁至第三層執法塔。

在這些草長鶯飛,昏天地暗的時日中,蘇敗能夠經常接觸的人也只有青峰。蘇敗從來不會認為自己是個寡情薄意的人,青峰能夠違背執法塔的規則為自己準備些簡單的菜式,米粥,蘇敗心中還是有些感激。這些時日,!蘇>青峰的閑扯倒也不少,也漸漸摸透了這師兄的性子,十足的老好人,唯一的不足就是話特多,偶爾也愛打擊人。

至少在問鼎琅琊這件事情上,蘇敗沒少受這傢伙的打擊,看著流風指和拈花指后的熟練度,蘇敗嘴角挑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不積硅步無以至千里,經過這些時日的修習,流風指和拈花指的熟練度可是狂漲。

擦!踏至第三層,猩紅的青妖血蛇猶如洪水猛獸般直掠而出,蘇敗閑庭信步般的遊走於其間,衣飄飄,劍指時而猶若清風般拂過掀起陣陣猩紅,時而猶如穿葉摘花般隨意,看似隨意,然其指尖縈繞的劍氣卻輕而易舉的撕開青妖血蛇的鱗片。

也唯獨踏至凝氣,蘇敗方才知道凝氣境的可怕之處。

入道境在他眼中可以看做是無峰的劍·而凝氣境就是有著鋒利劍峰的劍。

!!!

沉悶聲不絕於耳,直至最後數只青妖血蛇倒飛而出的剎那,蘇敗心神微凝,看著二者其後的熟練度·臉上的笑意更盛,離一代宗師境界越來越近。

無論是那萬餘點功點值,還是十日的修鍊經驗值,都是蘇敗最迫切想要的。

在踏入凝氣后,蘇敗也發現在修鍊時,每分鐘修鍊所消耗的功點值已至8點,而非昔日的五點。幸虧在執法塔中·有著源源不斷的功點值,蘇敗尚敢玩命的修鍊。

修鍊,獵殺妖獸·修習武技。

日子就這般平靜的流走,鬱鬱蔥蔥的林木上也出現了泛黃,直至漸漸凋零。

在這般枯燥乏味的修鍊生活中,蘇敗也再次找到了件有趣的事情,那就是與青峰對戰。蘇敗發現這位其貌不揚,經常嘮叨的師兄,其修為早已至凝氣五重。

蘇敗依稀記得在有一次,青峰很是鄭重的對自己說:「師弟,你若是能夠戰勝我·或許你就會有機會問鼎琅琊。」有壓迫才能激發出自己的潛力,這是蘇敗最深信的道理,所以他毫不猶豫的選擇與青峰對戰·只是結果很是悲慘,而且蘇敗發現,這看似老好人的青峰動起手比誰都狠·至少每日他身上都能落下一些鑽心般的痛楚。

甚至,蘇敗懷疑這傢伙是把數日里受到的怨氣發在自己身上,當蘇敗將這個問題向青峰提出來的時候,青峰先是神情一怔,旋即有些愧疚道:「你也知道師兄是有分寸的人,不過往往出手的時候師兄總是情不自禁的將情緒帶入其中,要不你我都歇息數日?」

可是蘇敗卻未見青峰眼中看到絲毫的愧疚·蘇敗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很記仇的人,蘇敗覺得自己能夠做的就是修鍊·再修鍊,直至有一天拳頭比青峰大的時候,狠狠的將之修理一頓。

經過數些時日的交手,青峰也發現了蘇敗唯一的弊端,那就是修習武技太多了。作為修行的前輩,青峰還是覺得必要適當提醒蘇敗:「師弟,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夠同時騎兩匹馬,當你騎上這匹,就會丟掉另一匹馬。而往往聰明人會只專心致志地學一門,不會將有限的精力分散到其他方面。」

聽著青峰苦口婆心的勸說,蘇敗嘴角總是掀起一抹笑意:「當你學會騎一匹馬的時候,你就有了征服整個草原烈馬的本領。」無論是鐵槍指,還是流風指,拈花指,蘇敗覺得自己在這其中的收穫不僅僅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至少劍芒指那狂漲的熟練度就說明了問題。

而經過數日,青峰也發現自己這番話有些多餘了。在他的觀察中,蘇敗在修為,武技,身法上都以著一種恐怖的速度進步著,這種進步讓他感到有些毛骨悚然,心驚膽顫。

甚至有一日,青峰與蘇敗交手的時候才猛然發現,蘇敗已經踏至凝氣二重,「你突破了?」

「嗯1蘇敗一如既往雲淡風輕的點頭,就在昨日,拈花指和流風指的熟練度已至一代宗師的境界。二者疊加起來就是二十餘日的修鍊經驗值,加上這些時日的苦修,蘇敗覺得自己突破至凝氣二重是件很理所當然的事情。

微捏著拳頭,蘇敗感受著其內洶湧澎湃的力量,低聲喃喃道:「不夠1

凝氣二重遠遠不夠,至少要在第一場雪來臨的時候,踏至凝氣三重。

日子就這般安靜的流淌著,秋日的餘暉鋪泄在這美輪美奐的天地中,將那鱗次櫛比的樓台亭榭罩上了一層清晨淡淡的薄暮,不過也有些細心的琅琊宗弟子發現,那枯枝,謝水走廊,古道的落葉上都凝聚成一層淡淡的冰霜,秋,就要這般過了,待到那一夜冷風而至,這地上也應該鋪上了一層白色的衣紗。

而蘇敗,這名字已經在琅琊宗中完全不復存在,就算是林軒等人,路過璀星廣場的時候也不會去想起這個名字。只是誰都不知道,一個少年在昏暗的執法塔中,等待著那一場初雪,等待著那一陣冷風,扶搖直上九萬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