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二十七章破繭的蝴蝶

作者:皇楓  |  更新時間:2013-12-11 16:57  |  字數:3601字

!

「城主在天外,劍如飛仙,人也如飛仙,何苦貶於紅塵,作此不智事?」

蘇敗依稀記得這句話,高高在上的白雲城主,遠離廟堂,遊戲江湖。他喜歡一人迎風遊走於月下,海上,白雲之間。然因為權勢,他走向了紫禁城中,成王敗寇,勝者為王,他失敗了,也解脫了,走向這紫禁之巔。這剎那永恆的一劍再次印在了他腦海中。

只是這一劍不再殘缺,這才是真正的天外飛仙。

清冷的月光下,蘇敗看見那名白衣如雪的劍客拾起了葉孤城的劍,同時,他的劍鋒上滑落的那一串血花,搖曳著燦爛輝煌,絕代風華。

太和殿上,白衣劍客踏著清冷的月光,緩緩消失在蘇敗的視線中。

蘇敗卻恍惚間看到了那紛紛揚揚的白雪,那迎風而綻的梅花,以及那完全融入雪中的劍。

風起了,吹起屋殿上的雪花,也吹起了血。

「你學劍?」隱約間一道清冷猶如遠山上冰雪般的聲音在風中泛起,這是西門吹雪的聲音。

清寒的月光漸漸暗淡,蘇敗卻覺得那皓月失去了以往的光輝,冷月照孤城,孤城死寂,冷月又照著誰?雪絮簌簌落下,淹沒了蘇敗的視線,漆黑再次如潮水般淹沒了蘇敗全身,直至眼前出現點點光斑的時候,蘇敗發現自己已經再次置身於執法塔中,體內那股洶湧澎湃的力量感尚在,遍地的血泊尚緩緩流淌著。

嘎吱!厚重的鐵門發出無力的嘶喊聲,緩緩敞開。

青峰微皺著眉頭,他在鐵門外等待了足足數時辰,直至那股渾厚氣息消散的剎那,他躊躇了片刻方才推開鐵門,只是前腳還未踏進的剎那,青峰就有種全身發冷的感覺·就像從陽光明媚的午後走向陰森的深夜,特別是看到佇立在血泊上的蘇敗時,一種無法言喻的感覺充斥在他的心頭,單薄的背影卻給他一種孤寂的感覺·心頭滲的慌,讓青峰忘記了接下來要說出的話語。

「師兄,我在待片刻!」平淡的聲音卻帶著刺骨的冷意,那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卻給人一種不可違抗的威嚴。青峰微點著頭,小心翼翼的退出第三層,直至他走出時·青峰才發現自己全身上下已經被冷汗所浸透,太可怕了。

「深沉的讓人感到有些可怕。」青峰心有餘悸道:「難不成凝氣失敗對他打擊如此之大?」

昏暗的執法塔外死寂的可怕,蘇敗盤坐在血泊上·目光毫無焦距的落在眼前的血花上,月下那絕代風華的驚艷一劍充斥在蘇敗腦海中,這一劍彷彿讓蘇敗忘記了一切。

塔外,殘陽的餘暉猶如燃燒的火焰般,遮掩了大片天空,打落在猙獰的鐵塔上,肅穆的朱紅高牆前,林釋晨負手而立,微寒的目光一動未動的盯著正前方的執法塔·其後站著無數道翹首以待的琅琊宗弟子。

執法塔前,中年人三名執法者就像一旁在風中矗立的古樹,屹立於古道上。

靜·靜的只剩下秋風拂過落葉的沙沙聲。

他們都在等,等待著這隻匍匐於地的巨獸再次張開血嘴。

步韻寒也在等,青絲搖曳著·美目一動未動。

只是待到朦朧暮色從遠處的天際蔓延至整片天地時,死寂的執法塔也未發出絲毫的聲響,它就像一座塵封已久的墳墓,靜靜的矗立在暮靄中。

「時辰已經差不多了,執法塔還未開啟。」

「他該不會是死在執法塔中了?」死寂的場合不知持續了多久,人群中,有道嘶啞的聲音泛起·就像激起千層浪似的,瞬間變得喧鬧無比:「也就是說鬧了半天·我們在這裡是白等了。」

「真是讓人失望,難得抽空來一趟。」站在人群之首,林釋晨臉龐上噙著冷意注視著鐵塔,直至天地泛起星光的時候,他也未見到執法塔再次開啟,有些失望的搖搖頭,眸子深處湧出少許無趣:「將這消息告知秦政皇子,又是少不了一番責怪。」

話落,林釋晨不再繼續關注,緩緩收回目光,轉身越眾而出。

諸多來自西秦的琅琊宗弟子緊隨其後,也是一臉的失望。

轉瞬間,原本黑壓壓的一片人群就像散去了不少,寥寥無幾。

步韻寒修長的睫毛在風中狠狠的顫跳了,就算清冷的面容上也泛起一抹難以壓制的失措,目視著猙獰鐵塔的眸子好似失去了焦點,纖細的玉手微微攥起,顯示著她內心的不安,邁著有些急促的蓮步走下閣樓,走進林立的執法塔中:「開塔!」

清冷的嗓音帶著獨特的尖銳,步韻寒走來。

「無刑堂的手令,執法塔絕對不會隨意開啟。」

「時辰已到,他未出現那就意味著他死在執法塔中,就算此刻開塔也無濟於事。」中年人怔怔道,目睹蘇敗兩次走出執法塔後,他毫不懷疑,蘇敗會像前兩次那般,一臉平靜的走出來,然後對著自!己露出燦爛的笑意。!

中年人帶著少許惋惜的聲音就像鋒利的刀鋒般,將步韻寒僅存的幻想粉碎,步韻寒冷眸盯著中年人,攥著衣角的雙手因為過於用力,指節有些發白:「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轉身,中年人望著失去往日里冷靜的天之嬌女,嘴角泛起一抹苦澀,「執法塔中妖獸無數,人若是死了,那些畜生能會放過他?」

步韻寒修長纖細的嬌軀突然有些微僵的顫抖,就像那搖曳晃蕩的枯葉,想到無數只猙獰妖獸啃咬蘇敗的屍體,將其分屍的血腥一幕,步韻寒清冷的眸子中已是一片死灰,轉身,拖動著有些乏力的步伐,消散在漸臨的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