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二十五章一代宗師(第一更)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林釋晨會再次前方執法塔,取蘇敗之命。 這傢伙完全是要將怒火發泄在蘇敗身上,不少正在慶幸蘇敗逃過一劫的琅琊宗弟子暗中嘆氣,而先前有些遺憾錯過一場好戲的眾人,各個打了雞血似的。 「要不我...

「站在陽光下的你寂寞就像那些流浪的詩人,孤零零的站在那裡1

狹長黑暗的走廊中,青峰有些無奈的望著走在最前方的蘇敗,見後者駕輕就熟的神情他就感到一陣無力,才短短數刻而已,這傢伙又犯了宗規。◎r/

「師兄你什麼時候說話這麼酸溜溜1蘇敗輕聲道,微揚的眉頭泛著少許笑意。

「我以為你在宗門中人緣不錯,到頭來這些人只是來看你的笑話。」

「不過那叫林釋晨的青年公然對你下戰帖,難道他不知道你的實力,或者他的實力凌駕於你之上?」青峰漫不經心道,眼神卻微凝於蘇敗身上。

蘇敗止步,輕輕按著劍柄道:「凝氣二重,對於半步凝氣的我而言應該是遙不可及的存在!不過到最後居然被爽約了,這種感覺還真不爽。」

「難不成你真想與這人一戰?」青峰怔怔的盯著蘇敗半響,「怎麼看你都不像那麼莽撞的人,不過你倒是會惹事,居然惹上這樣的人物。」

「你就這麼不相信我能夠擊敗他?」蘇敗反問道。

「凝氣二重的修為並非是剛剛突破的青妖血蛇可以比擬的,很難1青峰不留餘力的打擊著,好似要把蘇敗心頭的這個想法給澆滅。

蘇敗微皺著眉頭,「按照你這說法,在宗考的時候我豈不是不能技壓群雄,狠狠的教訓那些傻逼,問鼎琅琊,讓這些看笑話的人全部傻眼?對了,宗考是什麼時候?」

「在第一場雪來的時候1青峰眼神有些認真的盯著蘇敗,「問鼎琅琊?你真有這想法,這林釋晨在外門中的實力如何。能夠排上前幾?」

「本來應該是第二,不過西秦來個皇子,實力比起他更強1蘇敗想了想道。

「那你還想那麼多做什麼?」青峰像是天方夜譚的看著蘇敗,旋即又覺得打擊有志向少年是件很殘忍的事情,頓了頓道:「有志者,事竟成,有這野心總比甘於平庸好。」

「這世界上有什麼比野心更美好的事物,你說我有機會問鼎琅琊嗎?」蘇敗問道。

青峰沉默了一下道,迎上蘇敗那漆黑不起波瀾的眸子。輕聲笑道:「志不立,如無舵之舟,無銜之馬,漂蕩奔逸,終亦何所底乎。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問鼎琅琊1

蘇敗眼神微微遠眺望著前方閃爍的鬼火,「那就將這天放在今年的第一場雪上1

聞言,青峰嘴角微微一抽,你沒看出來我是怕打擊到你才這麼含蓄的表達自己的意思,不過看著蘇敗那平靜的臉龐,青峰輕笑而出。

蘇敗也輕笑著,抬步走向敞開的漆黑鐵門。他也深信一句話,志之所趨,無遠勿屆,窮山復海不能限也;志之所向。無堅不摧。

要重拾前世那執筆斬盡數榜的風光,蘇敗輕聲呢喃道,再次邁入執法塔中。

……

執法塔外,步韻寒注視著前方。冰冷猙獰的鐵塔盡收入美眸中,直至蘇敗再次消失在執法塔的剎那。步韻寒貝齒微咬著玉唇,冰雪清冷的眸子中泛起一抹無奈,這傢伙才出來就再次進執法塔,難不成他真的在執法塔中待上癮。

秋風吹起滿地的猩紅,萬眾期待已久的結果就以如此戲劇性的一幕結束,就算是夕陽落下地平線時,也未見到林釋晨出現。而就在人群散開的剎那,一道不亞於地震的消息在人群中炸開:「數刻前,七罪出手挑戰林釋晨,林釋晨完敗1

這消息就像長了翅膀似的,眨眼間就傳遍了整個琅琊外門。

七罪,外門第三強者。

誰也沒有想到在這關鍵時刻,七罪會出手挑戰林釋晨。

不少人懊悔錯過了如此驚心動魄的一戰,也意識到林釋晨為何不會出現在執法塔。

完敗!目睹那一戰的琅琊宗弟子繪聲繪色的描述著,「七罪師兄實力太強悍了,林師兄完全不是七罪師兄的對手1

……

清冷的秋雨搖曳而下,秦政站在琴台前,看著濺落在湖泊上的雨滴,略微有些邪氣的俊臉隱隱約約間泛著一抹陰沉。

安嫵微低著頭,纖細的玉指按住琴弦,深怕弄出絲毫的聲響。

「是釋晨給西秦人丟臉了1林釋晨微低著頭,長發有些凌亂的披在雙肩,其胸前有著一道劍痕,猩紅的血珠在其上打轉著,「七罪在這個時候出手,是他想給殿下一個警告。」

「牧崖1秦政輕聲喃喃道,眼角間的陰沉漸漸淡開,轉過身,對著林釋晨一笑:「凝氣二重巔峰,你敗在他手中倒也算預料之中,不過丟些臉面是難免的。我西秦人丟了臉面就要自己去找回來,在即將到來的宗考中,你能夠做到嗎?」

林釋晨陰沉著臉,盯著自己胸前醒目的劍痕:「你放心,西秦人絕對不會接二連三的丟臉,今日他給我西秦帶來的恥辱,在宗考,我會原封不動的還給他1

「我就是欣賞你的這份自信。」秦政忽然摸出一瓶精緻的玉瓶,其內有著數顆圓潤的丹藥,略微把玩了下,秦政將之遞給林釋晨淡淡道:「不是原封不動,是十倍百倍,十餘枚造化丹足夠你衝擊凝氣二重巔峰。」

造化丹!安嫵微抬著頭,妖嬈的眉宇下的美眸中迸發出一抹異彩。

林釋晨有些激動的接過玉瓶,雙眸中也迸發出精光:「凝氣三重,我向你保證1

「聽說那個少年走出了執法塔,還殺了你的隨從?」秦政轉身繼續看著順屋檐淌落而下的雨簾,彷彿想起了什麼,隨口道。

「嗯1林釋晨臉色微寒:「若不是七罪出手擋住我,絕對不會讓他如此猖狂。在三日後,我會再次前往劍塔一趟,親自了解他。」

「看著小丑蹦躂一兩次就夠了,接二連三的蹦躂也會讓人厭倦。」秦政揮揮手,示意林釋晨退下。林釋晨微微行禮,恭敬的退下琴台,直至林釋晨退出琴台後,安嫵展顏輕微道:「十餘枚造化丹,你倒是會懂得拉攏人。」

「以他林家在西秦的影響力,十餘枚造化丹完全值得。」

「而你在盛唐的影響力可遠遠超過百餘枚造化丹。」微偏著頭,秦政凝視著安嫵那嫵媚玉容上那份格外妖嬈的懶散,「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把盛唐在西秦中的暗棋告訴我?」

「等我成為你女人的時候。」安嫵嘴角噙著笑意道。

「什麼時候?」秦政眉頭微挑,顯然不喜歡賣關子。

「你問鼎琅琊之時1美眸流轉,安嫵起身,一襲得體的衣裙將她曼妙的曲線襯托的淋漓盡致,「對女人一生影響最大的是他跟了怎麼樣的男人,不得不慎重考慮。」

……

如今的琅琊宗就像那波瀾起伏的大海,時而掀起疊疊浪花,林釋晨的落敗只是其中的一道浪花而已,而就在眾人沉浸在林釋晨落敗的事實中時,一道消息彷彿再次傳出:三日後,林釋晨會再次前方執法塔,取蘇敗之命。

這傢伙完全是要將怒火發泄在蘇敗身上,不少正在慶幸蘇敗逃過一劫的琅琊宗弟子暗中嘆氣,而先前有些遺憾錯過一場好戲的眾人,各個打了雞血似的。

「要不我再次去揍林釋晨?」高聳的鐵塔上,黑衣青年盯著一臉懶散的書生,有些認真道:「林釋晨這小子實力還真是差勁的可怕,真沒出息,一點長進都沒有。」

「偶爾玩玩就算了,玩多了也膩了。」書生微抬起草帽,露出白皙的嘴角,「不過這西秦來的皇子也能夠沉得住氣,這樣打臉都沒什麼反應。」

……

三日後,幽暗的執法塔中。

「鐵槍指1紛紛洒洒的血雨間,一道消瘦單薄的身影疾馳而出,就猶如天際處閃掠而過的驚雷,帶起兇狠的勁風,筆直的劍指就像游龍般撕裂空氣,勢不可擋,點落在青妖血蛇那龐大的身軀上,砰!

沉悶的撞擊聲就像悶雷般響起,青妖血蛇直接被掀翻。

若是蘇敗以往的鐵槍指是一往直前的絕然,此刻的鐵槍指就是帶著一股無鑄的鋒芒,就像征戰沙場中的將軍,提槍上馬衝進百萬大軍之中,槍所指之處,萬軍皆退。

這三日,蘇敗很少用劍擊殺妖獸,大多數都是用鐵槍指。

就算經過無數次強化的骨骼,在承受如此非人的訓練方式下,蘇敗的手指就像有著萬枚細針插著,痛楚不斷的侵蝕著神經,其手背上的青筋抽搐般的跳動著,只是就算承受著這般的痛苦,蘇敗動作卻猶如行雲流水,無論是帶著慘烈絕然的鐵槍指,還是帶著鋒芒無鑄的鐵槍指,在他手上層出不窮,交替變換著。

砰!砰!砰!

蘇敗所過之處,青妖血蛇紛紛倒落,在其軀體上多出一道血洞,就像被長槍洞穿似的,直至最後一隻青妖血蛇發出凄厲的嘶吼聲時,蘇敗身體在半空中一旋,站在血泊上,微偏著頭盯著有些抽搐的手指,嘴角一咧,倒吸了口冷氣,「就算以我的**強度也差點承受不住,媽的,真痛1

「叮,恭喜宿主一品武技鐵槍指已至一代宗師境界1

「恭喜宿主獲得一品武技宗師獎勵,獎勵一萬點功點值,十日的修鍊經驗值1

就在蘇敗前腳剛剛抬起的剎那,一道期待已久的聲音終於在腦海中泛起。

一代宗師!蘇敗嘴角挑起一抹笑意,這數日的痛楚,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