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二十二章青峰,你好!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 不過讓蘇敗有些欣慰的是,在這些影貓的攻勢下,自己身法倒是提高了不少。 第三層,還是青妖血蛇。 看到這,蘇敗知道自己又要過上茹毛飲血的日子。 不過這次蘇敗倒是未盡全力斬殺這些...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執法塔內昏暗無比,在這裡沒有白晝和深夜的區別。『文 學 館 WW W . W X G U A N . C O M 』

一簇簇鬼火閃爍著,微弱的火光打落在青峰的臉頰上。

寂靜的房間內,青峰盤膝坐在一團蒲之上,呼吸均勻沉穩。

就在這一刻,一道悠揚如雷鳴的洪鐘聲驟然在狹長的走廊中響徹而起,席捲而來。

青峰猛地睜開雙眼,眼露錯愕之色:「又有人犯了宗規?」

「最近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宗門如此動亂,難得有人走出執法敗,又有人被押送進來1青峰起身嘀咕數句,腦海中卻不禁閃過蘇敗的身影,暗自好笑,這傢伙在離開的時候就說會回來,難不成這次被押送至執法塔的是他?

「這世界上應該沒有如此瘋狂的人,誰願意三番兩次的光顧這死亡墳墓1搖著頭,青峰推開厚重的巨門,雙臂有些酸麻,在蘇敗離開執法塔后他可是花費了半日整理了下執法塔。

執法塔外,高聳的塔尖點綴著點點繁星。

數道筆直的身影突兀於鐵塔之外,蘇敗站在月下,璀若星辰的眸子在黑暗中顯得十分明亮。中年人看著一臉從容的蘇敗,隱約間能夠看到其眸子中閃現的迫不期待,「執法塔就這麼讓你期待?」

「十分期待1蘇敗微抿著嘴道。

「你今日在眾目睽睽之下擊殺張帆,為的就是進執法塔?」中年人眼露古怪之色。

「嗯1蘇敗不可置否的點點頭,「你不也是說只有犯了宗規才能進這執法塔1

聽著蘇敗這理直氣壯的解釋,饒是中年人嘴角也微微抽搐,殺人還能殺的這麼有理。

「西秦那皇子可不好惹,進塔也好能夠在其內暫避風波,以你的實力也不至於死在執法塔中。退讓並非是服軟而隱忍。而往往很多時候隱忍都是為了最後的爆發1中年人看了蘇敗一眼,有些語重心長道。

蘇敗抬眸望向中年人,「執法者大人是怕我衝動,為了臉面而和那西秦皇子起衝突?」

聽著蘇敗的反問,看著其古井無波的神情,中年人神情反而一怔。

「執法者大人,在我很多年的時候就學會了隱忍,否則又豈能活到現在1蘇敗嘴角噙著一抹殘忍的笑意,雖然那是懦弱。但蘇敗心中更願意看做是倒霉蛋的隱忍。

直視蘇敗漆黑的雙眸,中年人也不多言,的確在蘇敗身上他很少看見少年該有的輕狂,而是深沉老練,他不知道這少年經歷了什麼會將少年心性你不剩。

就在四人等待執法塔開啟的時候。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徒然泛起,打破了夜色的寧靜。

半響后,數道涌動的身影就出現在高大宏偉的朱牆外,為首的赫然是林釋晨,林釋晨如劍般凌厲的眸子直直鎖住蘇敗,微微向著三名執法者行禮:「見過執法者大人1

中年人淡淡的看了林釋晨一眼,「閑雜人等不得入內1

「這個規矩弟子自然知曉。絕對不會觸宗規1林釋晨站在朱紅的高牆前未曾逾越半步,「不過弟子深信數日後弟子也會走入這裡1說到這裡,林釋晨語氣一頓,旋即在袖中取出一猩紅的帖子。隨意的扔出,朗聲道:「西秦國雖民風彪悍,卻於極重禮儀。在西秦國若是有劍客交戰一方必發戰帖,三日之後。希望你能夠走出執法塔,在這裡。接受我的挑戰1

話落,林釋晨微微向著三名執法者拱拱手,轉身離去,尾隨其後的琅琊宗弟子也紛紛行禮退去,就像他們來時匆匆那般,走也匆匆忙忙。

猩紅的戰帖在月下,有些刺目。

蘇敗卻連眼抬都未抬,等待著厚重鐵門的開啟。

「他對你的殺機很強烈1中年人看著那猩紅的帖子,轉向蘇敗道:「這一戰,看來是無法避免的1

「很無聊無趣1蘇敗嘴角努道,眼角的餘光掃過那猩紅的帖子,這種感覺就像前世那些傻逼為了在某女孩面前出風頭而得意洋洋的向自己提出比比誰在期末考中的名次高,對於這種幼稚的遊戲,蘇敗很久沒玩了。雖然那時候,自己也玩的很起勁。

嘎吱!厚重的鐵門緩緩的開啟,陰森嗆鼻的氣息撲面而來。

蘇敗駕輕就熟的走出,與此同時,鐵門後方,青峰打著哈欠,緩緩走來,當瞧見出現在視線中的蘇敗時,青峰整個人瞬間一呆,有些難以置信的揉揉眼睛。

「好久不見了,青峰1蘇敗走上前,目光向四周打量:「不過這次怎麼是你帶我進執法塔,不是那老前輩?」

好久不見!好久不見你妹啊!前天不是才剛剛見面,青峰看著一臉燦爛的蘇敗,嘴角微微抽搐,此刻他算是明白了蘇敗前天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蕭老在修鍊,就由我出塔帶人。」青峰有些幽怨道,他知道蘇敗出現在執法塔的日子就註定著自己要與以往舒適的生活說再見了,至少每天都要開始忙碌了。

「代我先他問好1蘇敗率先走進執法塔內,青峰緊隨其後。

狹長的走廊中,青峰有些無語的看著蘇敗:「才隔了一天,你又犯了宗規?」

「你不也是說了這是個很畸形的世界,很多人因為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蘇敗微眯著雙眼,等習慣了執法塔中的光線後方才睜開雙眼。

「這是又殺了多少人?」青峰走在前方,隨口問道。

「不多,才一人1蘇敗帶著少許可惜的口吻,若不是那林釋晨和秦政,應該還能多一人。不過蘇敗卻很樂觀的向著,這次少殺一人,留到下次殺,豈不是又能進執法塔。

「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我們今後會經常見面的。」青峰看著蘇敗那平靜的臉龐,他知道這張臉下蟄伏著一隻凶獸。

「我也是這樣覺得1蘇敗有些認可的點點頭。越過青峰,推開第一層鐵門,走進其內,半響后,陣陣震耳欲聾的獸吼聲猶如潮水般響徹而起,整座執法塔輕微一顫。

……

驚仙峰!

聽著下人的話,步韻寒微蹙著柳眉,清冷的嗓音在風中響起:「你是說,他獨自一人前往璀星廣場當著數千名外門弟子的面殺害了一名外門弟子?」

「現在已經被執法者押送至執法塔?」

每說出一句話。步韻寒秀眉就蹙的更深,冰雪般清冷的眸子中難得泛起一抹惱怒,昨日自己才囑咐他不要惹事,好好修鍊,才過多久他就出去惹事了。甚至再次驚動執法者,難道他認為執法塔是個玩樂的場所,想進去就進去,想出來就出來。

「這件事情可否告知父親了?」步韻寒問道。

瀰漫的雲霧有些凝固,步韻寒柳眉微蹙的時候,隱約間有著冰冷的氣息瀰漫,站在步韻寒前的下人微躬著身子。唯唯諾諾道:「在告知小姐前就已經通知大人。」

「那他有什麼反應?」步韻寒問道。

「大人只是說知道了就讓小的退下。」下人低聲道。

聽到步驚仙的反應,步韻寒並未鬆了口氣,而是轉身走向那宏偉的宮殿,老遠她就看見步驚仙負手立於宮殿前。挺拔的身影在飄渺的雲霧顯得那麼突兀。

「他已經被執法者押送至執法塔。」步韻寒微微抬頭看著步驚仙。

步驚仙睜開雙眼,冷峻的面容上泛起一抹笑意,特別是看見步韻寒那微蹙的柳眉時,「數日前。他就能夠安然無恙的在執法塔中倖存下來,這一次也可以。」

「在過不久宗考就要到了。若是他在執法塔中受傷,或許會影響到宗考的成績。」步韻寒皺眉道。步韻寒的神情被步驚仙看在眼裡,臉上的笑意更盛。

看著步驚仙臉上的笑意,步韻寒神情先是一怔,旋即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反常,臉上再次一副冰冷,淡淡道:「反正他出了事情,急的也是你1

……

武者提高修為的方式多種多樣,無論是吞食妖肉還是丹藥,這些都是最安全的方式,將其內的能量融入自身的體內,直至凝氣化罡,突破先天。

而蘇敗卻選擇了最危險的方式,實戰,在無數生死搏鬥間激發出其自身的潛力。

同時為了功點值,蘇敗也不得不選擇這種方式。

鍛煉身法,自身的反應力,磨練劍式。

功點值狂漲的時也就意味著劍式熟練度的狂漲,蘇敗對此可謂是孜孜不倦。

第一層,依舊是血牛。

比起上次,蘇敗出的劍次數更少,其命中率甚至提高了百分之三,要知道越到最後,提高命中率是越來越難,這其中涉及了身法以自身的反應力,蘇敗要做的就是在最簡短的時間內出最少的劍。

第二層,一種貓型妖獸,蘇敗記得這種妖獸叫影貓,鋒利的爪子和恐怖的速度讓眾多武者十分頭痛,在蘇敗邁進第二層的時候,就只見到整個第二層中,一道道殘影籠罩而來,伴隨著一道道鋒利的爪牙,可謂是兇殘無比。

不過讓蘇敗有些欣慰的是,在這些影貓的攻勢下,自己身法倒是提高了不少。

第三層,還是青妖血蛇。

看到這,蘇敗知道自己又要過上茹毛飲血的日子。

不過這次蘇敗倒是未盡全力斬殺這些青妖血蛇,而是以通過這些青妖血蛇最大程度的將自己弄個精疲力盡,蘇敗發現只有這種情況下修鍊才能起到最大的效果。

修鍊,再修鍊!

在這暗無天日的執法塔中,蘇敗唯一娛樂的方式就是感悟天外飛仙和攻克劍櫻

在如此殘酷的修鍊方式下,蘇敗能夠感受到體內洶湧澎湃的能量越來越盛。

這種感覺,蘇敗並不陌生,甚至有些,半步巔峰瓶頸。

一旦突破這瓶頸,就是凝氣境!

想起凝氣境,蘇敗嘴角就掀起了一抹笑意。

如果實在是太無趣的話,在宗考中,他不介意重新拾回前世那狂虐無數傻逼,霸佔全校榜單的風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