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一十四章出塔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廊,還不忘對青峰道:「送他出塔1 出塔! 數年以來,這被稱為死亡墳墓的執法塔,終於有人走出了。 青峰點著頭,迫不及待的走向第三層。 第三層中,蘇敗方才閉上雙眼,正準備修...

朝霞染紅了天穹,猶若彩帶般至九天之上直墜而下。◎ ww.xg.o◎

一座座龐大猶如巨獸般猙獰的鐵蹄,直插天際,好似要割開這雲淡風輕的秋景。

清晨薄霧中,步寒韻佇立於滿地的落葉上,其冰雪般清冽的眸子一動未動的落在這漆黑厚重的鐵塔上,目光中透著淡淡的愁緒,這愁緒就像秋風般,時而拂來,時而消散。

三日前,押送蘇敗至執法塔的三名執法者也在。

其中兩名青年目光皆是不由自主的望向步寒韻的背影,只是目光有些閃浦筆誘獾辣秤熬退閌嵌運的褻瀆。

一陣秋風初起,捲起了滿地的殘葉,拂動了步寒韻的袂角與裙擺,飄然若仙。

中年人劍眉微展,若有所思的望了步寒韻的背影,旋即方才抬眸望向漆黑的鐵塔,輕聲道:「有些意外,我原本以為步長老那護短的性子絕對那要刑堂那些傢伙交出手令,執法者那邊甚至做好了準備承受步長老的怒火,誰知道這三日以來,步長老緊守驚仙峰一步未出,他就這麼不在意蘇敗嗎?」

蘇敗!這兩個渀佛有些尖銳的像寒冬臘月吹刮而來的冷風,步韻寒柳眉微蹙,纖細的玉手拂平搖動的袂角,略微有些沉默后淡然道:「他相信蘇敗能夠走出執法塔,只是我到現在還看不出他到底為何如此堅信?只要稍有不慎,蘇敗就會死在其內。」步寒韻的聲音清冽猶如這蕭瑟的秋風,讓人聽不出其中的情緒波動。

「我也相信1中年人看了步寒韻一眼,說出了一句讓他人訝然的話語。

兩名年輕的執法者戀戀不捨的在中年人身上收回目光,有些錯愕的望著中年人那猶如高山般壯闊的背影。

就連步寒韻也是難得看了中年人一眼,雖然未曾接觸過這人。不過步韻寒也知道這人在執法者中的地位不低。

渀若未察覺到投來的目光,中年人自語道:「他太平靜了,平靜的有些過分。我從未想過有誰在得知被押送至執法塔時還那般淡然,甚至毫不猶豫的邁至執法塔。不過我這數日卻想明白了他為何能夠如此平靜,千餘名參與血煉的弟子中只有他走出了血煉1

「所以大人你就相信他能夠走出執法塔,而不是死在裡面?」兩名執法者睜大了雙眼,他們實在想不出如此這一番沒有邏輯的話語會是出自自家大人之口。

中年人沒有去理會這句話,而是看向步韻寒:「我相信,步長老也是這樣想的1

步韻寒低著美眸。有些沉默。

嘶嘶!朝霞中,四道身影就像佇立的鐵塔,一動未動。

比起這裡的死寂,琅琊外門,林立的謝水樓台間。銀河瀑布飛流直下,掀起轟隆聲。湖畔之上,安嫵蛾眉微展,蔥白的玉指在銀弦上撥動著,就在琴音漸漸高亢時,嘎然而止,安嫵抬起頭望著黃昏的暮色。「今日已經第三日了1

站在一旁的侍女立即走上前,為安嫵披上一層衣紗,「小姐還在煩惱什麼?」

「我只是有些惋惜,就好像失去了件好玩的玩具1安嫵翹起俏麗的嘴角。有些惋惜道。

侍女掩嘴咯咯一笑:「聽說林釋晨出關了,甚至在明日欲舉辦一場盛宴。方時,小姐上去露個面不就又有許多玩具。」

林釋晨,這個名字在琅琊外門中猶如大山般。緊壓在眾人的心頭。

在琅琊外門中,這名字就像夜空中最璀璨的星辰。整個琅琊外門也只有外門第一強牧崖才能掩蓋其鋒芒。

林釋晨,外門第二強。

「他也出關了,甚至破天荒的舉辦起了盛宴?」安嫵有些意外。

「聽說好像是要為某位新晉的弟子接風洗塵1侍女解釋道。

「能夠讓林釋晨親自出關,甚至為其接風洗塵,那這新晉的弟子可不簡單。」安嫵明亮的眸子中迸發出少許異彩:「現在的外門,是越來越有趣了1

……

執法塔內,在青峰等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之下,蘇敗的身影猶如閃電般直掠而出,拖出一道道醒目的殘影,以最悍然的方式迎上青妖血蛇。

赤手空拳?

以一敵十?

無論哪種方式都是危險無比,更何況是二者疊加在一起。

陣陣腥臭的血腥味撲面而來,蘇敗微微皺了眉,接連過著三天茹毛飲血的日子,他對青妖血蛇那腥臭的血腥味可是熟悉無比,不過也有些反胃,白皙的手指猛的一伸,筆直的猶如長槍般,似若游龍的點出 ,看似雲淡風輕的點落在青妖血蛇那堅固如金鐵的鱗片上,?鏘之身驟然而響。

!!

青妖血蛇扭動著龐大的軀體,其猩紅的巨尾還未橫掃而出,軀體巨震貼著地面倒射而出,與此同時,一道猩紅的血柱迸射開來。

這一指,赫然洞穿了青妖血蛇上的鱗片。

望著這一指帶來的恐怖效果,青峰微微睜著嘴巴,臉龐上充斥著震驚,在這三日,他可是未曾錯過蘇敗的每一場激戰,卻未見過蘇敗這一指。

「這一指應該是鐵槍指1雲霄有些不確定道。

「這小傢伙在鐵槍指上的造詣不錯,最重要的是他對身體的控制簡直,巧妙的將身體上帶來的沖勢融入這一指中1老者微點著頭,正欲感慨,其眼瞳也是猛地一縮,直勾勾的盯著眼前一幕。

鮮血紛紛洒洒而下,蘇敗猶如鬼魅般飄忽不定,卻帶著一股捨我其誰的氣勢,劍指帶著殷虹的的血腥接二連三的點出,伴隨著一道道?鏘之身,緊接著青妖血蛇就會被掀翻,這簡直是出入無人之境。

「叮!恭喜宿主獲得30點功點值1

「叮!恭喜宿主獲得32點功點值1

血染長衫,蘇敗整個人就像從血池中撈出似的,全身上下瀰漫著嗆鼻的血腥味。十餘只青蛇血妖已經給他的壓迫不如以往。蘇敗遊走在其間,數分鐘就解決了數只,只是在他正欲解決最後一隻青蛇血妖時,其面色卻是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神色,只見青蛇血妖那龐大的軀體上突然泛起了一道道猩紅的血光,同時,青蛇血妖上的氣息也徒然暴漲了起來。

青色妖異的鱗片也被染上了一層猩紅的光澤,就像一柄柄染過血的刀刃。

「不會!這畜生居然突破了1青峰面色變得無比凝重,望向老者。老者微眯著雙眼,「確實突破了,沒想到在這樣的情況下突破。」

「凝氣境的妖獸,蕭老,這不符合執法塔的規矩。要不要我進去處理下1青峰凝重道。

「嗯,難得有人走出執法塔,若是死在這畜生中就有些可惜了1老者點點頭,正欲揮手讓青峰進第三層執法塔,只是在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青妖血蛇那龐大的軀體就像血色洪流般直撲而出,猩紅的雙瞳盯著蘇敗。青妖血蛇可是很記仇的,橫衝直撞而來,隱約間青妖血蛇那光滑的頭顱之上,一道道猩紅的光芒凝聚著。就像無比凌厲的劍氣凝聚在一起,一頭撞向蘇敗。

凌厲的勁風撲面而來,蘇敗嘴角卻有著一抹森冷滲透出來,指尖猩紅閃動。看似緩慢無比的點出,很慢。就像緩緩從劍鞘出拔出利劍般,其鋒芒卻在這一瞬間渀佛找到了宣洩口似的,洶湧而出,指動,鋒芒無鑄,所向披靡!

蘇敗這一指在三道錯愕目光的注視之下,輕輕的點落在青妖血蛇其頭顱上凝聚的血光上,好似未掀起任何的波瀾,卻在無聲無息間擊潰了這血光,旋即攜帶著無比狂暴的勁道狠狠落在了青妖血蛇上。

噗!

一道猩紅的血光迸射而出,軀體龐大的青妖血蛇直接被掀翻,狠狠撞上了其後的鐵門,撞擊的瞬間,渀佛整座執法塔都顫抖了一下,緊接著青妖血蛇就抽搐了數下,血染了滿地。

「恭喜宿主獲得50點功點值1

「恭喜宿主二品武技劍芒指熟練度+11

滴答!蘇敗的指尖上一滴殷虹滴落而下,執法塔內再次陷入猶如死一般的寂靜。同時在上方,望著這電光火石間,便勝負已分的局面,青峰等人久久無語,許久之後青峰嘴角微微抽搐,目光極為困難的在蘇敗身上移開,望向老者道:「蕭老,看來我是沒有必要下去了,這傢伙的實力居然可以撼動凝氣境1

「若非這畜生突破至凝氣境,你我還未被蒙在骨子裡,這小傢伙天賦不錯,居然掌握了一門二品武技,甚至在其上的造詣不深。」老者嘴角也是牽扯出一抹苦澀,在青妖血蛇突破的剎那,他心頭也是猛地一沉。眯著雙眼,老者認真打量了蘇敗數息,好似要將這道身影記住,轉身走向長廊,還不忘對青峰道:「送他出塔1

出塔!

數年以來,這被稱為死亡墳墓的執法塔,終於有人走出了。

青峰點著頭,迫不及待的走向第三層。

第三層中,蘇敗方才閉上雙眼,正準備修鍊,他知道只要再過數時辰,自己就能夠走出這執法塔。只是才修鍊數分鐘,其背後厚重的鐵門就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蘇敗猛地睜開雙眼,漆黑的眸子中掠過一抹森冷,右手微按著劍。

嗆鼻腥臭的血腥味撲面而來,青峰實在難以想象蘇敗是如何在這樣的環境內待在三天,正欲抬步邁入第三層,其一股森冷的寒意就在背後直冒而出,猶如被洪荒巨獸盯上的感覺,其雙眸恰好迎上蘇敗那平靜的目光,看著蘇敗那時刻警惕的樣子,聳聳肩,有些無奈道:「我可不想面對你那兇殘的劍,我是執法者青峰,恭喜你在執法塔中倖存下來。本來按照規矩,你要待滿三天前能離去,不過蕭老說你現在可以出塔了1

「出塔1蘇敗嘴角終於泛起一抹笑意,只是這笑意落在青峰眼中,怎麼看都能看到出這笑意中的不舍,見鬼,你小子難道待在這執法塔還待出感情。

眼角餘光掃過四周的屍體,蘇敗一步步向前走去,只是手依舊按在劍柄上,同時蘇敗身上那凌厲鋒芒的崢嶸也漸漸收斂起來,直至蘇敗出現在青峰面前的時候,就猶如文弱的書生一般,看著青峰有些古怪的眼神,蘇敗淡淡道:「走1去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