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一十一章震撼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不會成材1步驚仙輕聲道。 步韻寒有些沉默,她知道有些選擇將會影響終生的命運。就算眼前無論怎麼看情勢,蘇敗都不會有機會走出執法塔,她可是知道,蘇敗自幼破碎,豈能踏至凝氣境。若無凝氣境的實力又豈能...

靜!

陰森的雅間內死寂的可怕,就像是經歷一場地震后徒然安靜下來。即可找到本站

祭壇上,老者猛地起身,雙瞳也是猛的一睜,渾濁的雙眼中泛著少許訝然:「沒死?」

青年有些失神道:「蕭老你能夠想象的出像他那樣消瘦的身子板沖向蠻牛的一幕嗎?他就像個瘋子一樣,毫無忌憚,沒有任何的躲閃,反而主動出擊,就像切菜一樣隨意的收割著蠻牛。他的劍精準的令人髮指,他的身法飄逸的讓人猶如見鬼。」

青年越說越起勁,好似要將先前那一幕重新復原似的,吐著口沫,繪聲繪色的描述著先前那一幕,在他話落的剎那,青年眼角還泛著少許的震撼,眼角的餘光靜靜的打量著老者和另一名執法者。而後者眼中也漸漸泛起震撼,另一名執法者有些狐疑的望了青年一眼,「青峰你確定你現在睡醒了?還是這番話沒有經過添油加醋?」

「添油加醋?」被稱為青峰的青年,劍眉微挑,好似有些不滿這名執法者的口吻,語氣帶著少許冷意,反問道:「我青峰平時雖然沒正經,又豈能在這件事情上欺瞞蕭老1

「去看看1老者打斷了兩人的話語,走向祭壇,急匆匆的向著走廊走去,眼角間泛著少許迫不及待。青峰挑著嘴角,有些得意道:「雲霄,你若是見到那小子的傑作,你就不會懷疑我這番話有誇大的嫌疑。」話落,青峰也緊隨在老者身後。

對於這番話,被稱為雲霄的執法者有些嗤之於鼻。

死寂的走廊中,數道急促有力的腳步聲漸起,老者健步如飛,整個人緊緊趴在鐵門上。通過那洞孔清晰的看見那血腥的一幕幕,也看到了正在修鍊的蘇敗,暗自咂舌:「這一幕是這小傢伙搞出來的?」以老者的眼力自然能夠看出這些倒地的血蠻角牛基本是一劍擊殺,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做到這一步,這傢伙的劍確實精準的讓人髮指。

「有意思的小傢伙1老者起身,雙眸中泛著少許震撼。

雲霄見到老者起身,猛地趴在鐵門上,當親眼目睹這一幕後,方才轉過頭望著青峰。「青峰,我好像今日你是頭一次難道如此正經,沒有忽悠人。」

青峰嘴角微抽,目光轉向老者道:「蕭老,你說以這傢伙的實力能否在第二層劍塔中撐過四個時辰?」

「難說。畢竟第二層的妖獸實力絕非第一層可以比擬的。」老者不假思索道,旋即再次補充了下:「不過以他在第一層的表現,只要不正面對抗,而是選擇躲閃的話,或許還有少許機會1說到這裡,老者臉上泛起一抹期待:「數年余來,可是罕有人在第二層執法塔中支撐四時辰。登上第三層,沒準這小子會打破這個僵局。」

「真是一場讓人期待的好戲1青峰也有些期待道。

「上第二層,這次我可是要親眼目睹這小子的表現1老者大袖一拂走向走廊的盡頭,青峰和雲霄兩人緊隨其後。臉上也流轉著期待。在這暗無天日的執法塔中,蘇敗的出現好似讓他們那枯燥乏味的生活難得有些有趣起來,三人就像要觀看一場盛宴似的,站在第二層的走廊上。這裡並非由鐵門,而是一道天窗。通過天窗,三人可見到第二層的各個角落,此刻,第二層死寂的可怕。

第一層中,蘇敗雙眸微閉著,呼吸顯得均勻無比。

滴答!滴答!

血順著牛角滴落在一灘灘血泊上,濺起一灘血花。

在封閉的空間中,格外的寂靜總是能夠讓常人心生煩躁,甚至有些發狂。

而蘇敗卻享受著這裡的寂靜,心境不僅僅沒有煩躁,反而就像一灘寧靜的死湖,功點值所化的能量融入身體的各個角落中,緩解了先前激戰留下來的疲軟,蘇敗心神微凝,靜靜控制著劍魔心經的運轉,同時感悟著那驚艷絕倫的天外飛仙。那一劍在他心頭蕩漾著,好似電影回放般,蘇敗完全沉浸在其中,就好像置身於雲海中,時而見到一抹揮散萬里雲的驚艷劍光。

……

浩瀚的雲海間,突兀的山峰好似一葉孤舟。

琉璃的陽光渲染出一層光暈,籠罩在雲峰之頂。

步韻寒正站在崎嶇的山石上,帶著一種遺世而獨立的別樣氣質,如畫的柳眉下的,是如冰雪般清冽的眸子。

步驚仙站在正前方,高大挺拔的身影站在雲霧中猶如魔神般,聲音在飄渺的雲霧中泛起:「雖然你沒將他帶出執法塔,至少你沒讓我失望,否則你也會如此急促的告訴我他已經進入執法塔的消息1轉過身,步驚仙望著步韻寒那清冽的眸子,輕笑道:「不過你表面上流露出多麼的冷淡,其實你心中還是對他有所關心,不是嗎?」

步韻寒毫不避讓的看著步驚仙的眼睛,柳眉微微一蹙,輕聲道:「你若是現在不前往執法塔,或許他就會死在執法塔中。」他,步韻寒始終未提起蘇敗的名字,好似不願提起。

清冷的聲音回蕩著,風更冷了。

步驚仙凌厲的鷹目微凝,凝視了步韻寒半響,卻是笑了:「你就這麼肯定他會死在執法塔中?韻寒,你說他和你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為父將你和他命運綁在一起,會是不幸的。不過你有沒有想過,從一開始你和他就是相同世界的人。」

「雛鷹需要無數次的拍打翅膀才能在風中展翅翱翔,他現在只是等待,總有一日他會展翅衝天,扶搖直上九萬里1

步韻寒凝視著步驚仙冷峻的面容,她能夠感受到這話語中對蘇敗的期待以及信任,柳眉蹙的更深,「可是我未曾聽說過失去翅膀的雛鷹如何克服狂風暴雨,翱翔於九天之上。」

聽著和自己爭鋒相對的話語,步驚仙看到了步韻寒眸子中的倔強,這丫頭性子還是這麼倔強。「那麼我們如何來個約定如何?若是他安然無恙的克服這次的狂風暴雨,走出執法塔,你就嫁給他,若是他死在執法塔內,這件婚事就此取消。」

眸子微亮,步韻寒漠然的俏臉上難得露出狐疑的神情,上下打量了步驚仙一眼:「這可不像您往日里的性子,居然會讓他冒如此之大的險。」

「如果因為憐惜樹苗而拒絕修那樹苗永遠不會成材1步驚仙輕聲道。

步韻寒有些沉默,她知道有些選擇將會影響終生的命運。就算眼前無論怎麼看情勢,蘇敗都不會有機會走出執法塔,她可是知道,蘇敗自幼破碎,豈能踏至凝氣境。若無凝氣境的實力又豈能走出執法塔。但是終年養成的習慣,步韻寒在做某個重要的決定時,她總是會將任何細節都考慮到。

步驚仙含笑看著步韻寒,並未打破她的沉默。

冷冽的山風好似抽走了二者間的空氣,就連飄渺的雲霧都停止了翻騰。

半響后,步韻寒方才朱唇輕吐道:「那就做這個約定,不過我還是勸您去把他接出執法塔。在這個世界上最脆弱的莫過於生命,若他出事了,我相信您會愧疚一生。」

話落,步韻寒轉身。邁著款款蓮步,仿若走向雲端中的仙女,飄舞的白色衣裙和飛揚的青絲消失在山道盡頭。

步驚仙身體一動未動,直至步韻寒消失在視線中。方才輕笑道:「真是個不討好的丫頭,明明想說些什麼。卻還是一副冷冰冰的態度。不過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放心將他交給你,至少如果有一日,我不在了,他也不會受他人的欺負。丫頭,知女莫若父1

「不過韻寒,這次你卻輸定了1

「因為你不知道鐵樹為了開一次花,它付出了多少的努力1

好似想到了什麼,步驚仙心頭徒然有些沉重,負在背後的雙手緊握著,抬起眸眺望著遠處起伏的雲海,輕聲喃喃道:「我答應大哥庇佑敗兒一生,無論是為了敗兒,還是為了韻寒,我都不會死在你手裡,況且我這一生還有許多事未做完,有太多的遺憾,至少在敗兒丹田問題未解決前,我絕對不能死在你手中。」

……

壓抑死寂的執法塔中,蘇敗緩緩睜開了雙眼,同時系統冰冷的聲音在腦海中回蕩著:「恭喜宿主劍式天外飛仙熟練度+351

三時辰的修鍊,蘇敗只覺得先前激戰帶來的疲憊已經蕩然無存,全身充滿了無盡的力量,甚至蘇敗能夠察覺到自己這具**的強度又提高了不少,其內蘊含的能量也更盛。

只要繼續堅持下去,凝氣有望。

蘇敗起身,其深邃的眸子徒然望向三道鐵門,眼神有些凝重。

轟轟!尖銳的破風聲徒然在鐵門之後泛起,愈來愈盛,同時在寬敞的通道中傳出嘎吱嘎吱的響聲。蘇敗沒有任何的猶豫,抬步,整個身形猶如離弦的箭般暴射而出,掠至通道內。

就在蘇敗身形消失之後,仿若洪水般的血霧至鐵門之後洶湧而出,瀰漫著整層鐵塔,七零八落的血蠻角牛屍體赫然在這些血霧的籠罩下,血肉化作一灘血水,看的出這血霧帶著一股強烈的腐蝕性。

第二層的天窗前,老者雙眸微閉著,一副閉目養神的樣子。

青峰和雲霄兩人也打著盹,時而睜開雙眼看著那緊閉的鐵門,突然發現時間過的如此漫長。

就在這一刻,厚重的鐵門彷彿受到某種力量的推動,嘎吱嘎吱的響起。

青峰和雲霄兩人兩人精神隨之一振,目不轉睛看著鐵門的背後,其一陣急促的破風聲驟然響起,就連老者也睜開了雙眸,視線鎖定在無盡的黑暗中。

破風聲越來越盛,黑暗中好似有著一道寒光閃現,在那裡,一道挺拔單薄的身緩緩出現在三人的視線中。

在三人的注視下,蘇敗悠然的邁進了第二層。

比起第一層,這裡更加的寬闊,光線也更加的明亮。

蘇敗目光橫掃而過,他注意到這一層的骸骨比起第一層少了許多,顯然第二層很少有人進過。這裡的布局和第一層幾乎一致,不過在寬敞的通道前,應該緊閉的三道鐵門時刻居然是敞開的,其內死寂無比,但往往這種不平常的安靜卻隱藏著最可怕的殺機。

腳步輕提,蘇敗持著淌血的劍朝前走去,踩碎了一塊骨頭。

擦!細微的聲響在此刻可是異常的刺耳,就像在平靜的湖面中投塊石子。鐵門之後,無盡黑暗中就像一壺燒開的水,徒然沸騰起來。

轟隆!大地在此時猛地顫抖了起來,一道道巨大黑影至黑暗中橫衝直撞而出,其威勢比起血蠻角牛更加的恐怖,悍然的出現在蘇敗以及青峰等人的視線中。

只見這些黑影赫然是血巨蜥,它渾身布滿了猩紅的鱗片,這些鱗片上泛著淡淡的血光,好似有血水欲滲透出來。

同時,在血巨蜥粗壯的四肢上布滿了鋒利的尖牙,隱隱的有著一種寒意瀰漫。

「血巨蜥,入道七重1看著眼前密密麻麻的猩紅身影,蘇敗目光猶如實質劍芒般落在血巨蜥那猩紅的雙瞳處,他在血煉中也曾獵殺過這樣的妖獸,知道這血巨蜥的弱點在於眼睛,站在原地,蘇敗心中默默計算著這些血巨蜥的數量,「三十六隻,不過鐵門之後應該還有血巨蜥的存在,至少不亞上百隻1

「血巨蜥可不是蠻牛那些只知橫衝直撞的畜生,我記得第二層的血巨蜥可是足足百餘只,他會怎麼應付呢?」居高臨下,青峰有些期待道。

老者凝視著蘇敗,「若是你站在那裡,你會什麼應付?」

「自然選擇個死角,盡量避開血巨蜥的注意,然後在引些血巨蜥將之擊殺,以血巨蜥的屍體構成一道簡單的防禦,避免腹背受敵的危險,然後在慢慢磨死這些血巨蜥1青峰眼珠微動,想了想,「不過前提是這些血巨蜥不發狂起來,不然只能被這些畜生撕成碎片。」

「他應該會盡量憑仗自己的身法,遊走於四周1雲霄有些肯定道。

「但我卻覺得他不會這麼做1看著蘇敗,老者可是時刻注意到蘇敗的手一直緊握著劍柄,整個身體微弓著,就像拉了滿月的弓弦。

青峰和雲霄也注意到了蘇敗的動作,目不轉睛。

「又是數千點功點值進賬1蘇敗看著那踏著地動山搖步伐的血巨蜥,微弓的身軀就像獵豹般暴射而出,以著最悍然的姿態沖向了血巨蜥,這熟悉的一幕直接讓青峰爆出口:「靠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