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一十章摧枯拉巧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些血色巨牛猩紅的雙眼直直盯著蘇敗,鐵蹄踐踏著地面,橫衝直撞而來。 嗆鼻的血腥味撲面而來,蘇敗直視這一幕。好似有種面對千軍萬馬的感覺,蘇敗毫不懷疑,若是這巨牛撞在自己身上,那鋒利的牛角絕對會破開...

嚓!

厚重的鐵門緩緩關閉,蘇敗一步邁入大門之後。

嚓!又是一道嚓聲響起,蘇敗低眸望去,自己雙腳正踩在一塊骸骨上。

陰冷嗆鼻的血腥味充斥於各個角落,蘇敗抬起頭望著四周,執法塔很大,足足佔據了方圓數百丈的地域。在那暗紅的冰冷牆壁上泛著淡淡的紅光,明暗變化不定,憑藉著這微弱的光線,蘇敗清晰的可見到在這數百丈的地域內,無盡的骸骨猶如雨後春筍般布滿。

這裡更像是一座骸骨的埋葬之地。

這些骸骨大多數是妖獸,龐大無比,但不知經歷多少歲月,骨架已經散開。

在視線的盡頭處有著三座布滿塵埃的鐵門,緊閉著,其次就是一條寬敞的通道。

「第二層執法塔的入口1蘇敗眼角的餘光掃過通道,落在三座緊閉的鐵門上,隱約間他能夠感受到鐵門之後那冰冷刺骨的殺意。

!!!

厚重的鐵門發出老舊的刺耳聲,緩緩推開。

蘇敗目光立即警惕起來,在其後鐵門之後他看見了一道道猩紅的眼眸,妖獸!

吼!嘹亮低沉的獸吼聲在黑暗中激蕩而起,就算是蘇敗也能夠聽見其內壓抑的興奮。

不過這些妖獸好似受到某種力量的禁錮,始終未衝出鐵門,其獸吼聲是越來越盛,震耳欲聾。

與此同時,漆黑的鐵塔深處,老者坐在一座古老的祭壇上,兩名年輕的執法者站在其後。這兩名執法者曾經也是犯了宗規的琅琊宗弟子,不過在選擇被押送至執法塔和成為執法者這兩個選擇間,他們選擇了後者。

其中一名較年長的執法者開口道:「蕭老,鎮獸門已經開啟了,是要等片刻鐘后解開禁錮。還是現在?」

老者緩緩睜開雙眼,望著這執法者一眼,渾濁的雙眼中儘是漠然,「開始吧1

「諾1出聲的執法者臉上泛著一抹興奮之色,轉身順著狹長的走廊走去,出現在走廊的盡頭。那簇鬼火依舊在熊熊燃燒著,這名執法者抬手拍落在這簇鬼火上,直接將之拍散。

整座執法塔在這一刻輕微的一顫,就像某種可怕的存在要出籠似的。

「好戲要開鑼了1青年臉上泛著一抹期待,整個身子微微趴在冰冷厚重的鐵門上,其上一不顯眼的角落中赫然有著一道洞孔。洞孔中有著一層鏡片,這層鏡片的存在能夠讓人清晰的看見鐵門后的場景。

待在這暗無天日的鐵塔中,他可是要發瘋了,往日里唯一的消遣就是看著眼前這一幕,這會讓他覺得就像置身於斗獸場中看著那些奴隸與妖獸搏殺。

青年眼睛對著洞孔,恰好看見蘇敗的背影,「這就是此次進塔的弟子?看起來年紀不是很大的樣子。嘖嘖,這麼小的年紀就敢殺人,膽子倒是不校」

整個地面劇烈的震動著,甚至有些碎骨都迸濺起來。

蘇敗眉頭微皺,他清晰的感覺到那鐵門之後的妖獸好似失去了某種禁錮,正欲脫籠而出。

!!!

轟隆聲響徹著,一道道巨大身影猶如洪水般衝出鐵門。

血蠻角牛!看著這足足有兩人大,晃動著鋒利的角的血色巨牛,蘇敗暗自咂舌,在血煉中他也曾見過這種妖獸。不過比起眼前這些就顯得失色許多,這些血色巨牛更加的魁梧。

哞!哞!哞!

這些血色巨牛猩紅的雙眼直直盯著蘇敗,鐵蹄踐踏著地面,橫衝直撞而來。

嗆鼻的血腥味撲面而來,蘇敗直視這一幕。好似有種面對千軍萬馬的感覺,蘇敗毫不懷疑,若是這巨牛撞在自己身上,那鋒利的牛角絕對會破開自己的胸脯。

鏗鏘!一聲刺耳的鏗鏘之聲回蕩,蘇敗微握著長劍,雙眸微眯,整個人猶如蓄勢已久的凶獸般,咻一聲,兇狠的衝上迎面而來的血色巨牛群,這一幕讓鐵門之後的青年目瞪口呆,「靠,這傢伙難道不知道這些蠻牛最恐怖的地方就是它的衝撞力,難道他以為自己那瘦小的身子板能夠承受住這些蠻牛的撞擊!掃興,好不容易有一場好戲,這麼快就要結束了。」

「要等待下次又不知道要多久!」青年有些意興闌珊,不過其身子還是緊緊的貼著鐵門,眼睛連眨都未眨一下,那血淋淋的一幕好似在下一秒就會出現。

短短數秒的時間,如潮的血色巨牛仿若將蘇敗吞沒。

漆黑的眸子中看不出有一絲的驚慌,只見蘇敗猶如閑庭信步般遊走在巨牛群中,迎著血色蠻牛鼻孔中噴出的熱氣,蘇敗猶若清風般,身體忽閃忽現,毫無蹤跡可尋,手上的劍也信手拈來的揚起,乍現的劍光帶著劈山斷岳之勢刺出,刺向巨牛的脖子。

再厚的牛皮也擋住劍的鋒芒,嘶一聲,割開巨牛脖頸上的血管,血流成柱,暴射而出。

「恭喜宿主獲得8點功點值!」

蘇敗抽劍,身影猶如狂風掃落葉般橫掃而出,避開射來的血。

衝來的巨牛,其龐大的身軀直接轟然倒地,血濺了滿地。

劍微冷,卻掀起滾燙的血雨。

橫衝直撞於血色巨牛群中,蘇敗就像一柄鋒芒畢露的利劍,摧枯拉朽的撕開一條血路。

「媽的,見鬼了1青年整個趴在鐵門上的身體有些顫抖,他無法相信眼前看到的這一幕,那道飄揚的白衣身影以著最悍然的姿態衝進了血色巨牛群,他就像在刀尖起舞的舞者,以著最風騷的姿態傲然而立,那微揚瞬間掠過的劍光不算有多麼鋒利,卻每劍就輕而易舉的割開巨牛的血管,那看似閑庭信步般的步伐不算有多華麗,卻每次絲毫不差的避開那晃動而來的鋒利牛角。

就在青年猶如見鬼般的眼神中。蘇敗瘋狂的收割著這些血色巨牛,一劍比起一劍凌厲兇狠。

「恭喜宿主獲得8點功點值1

「恭喜宿主一品武技劍刺之法熟練度+11

……

系統冰冷的聲音不絕於耳,蘇敗仿若未知,手起劍落。、

嗆鼻的血腥味瀰漫著,蘇敗甚至已經習慣了這味道。不覺得有多嗆鼻,直至最後一道獸吼聲消散時,蘇敗的身形方才止住,回頭望著一路的血泊。血牛龐大的身軀七零八落的橫躺在兩側,堆砌在一起猶如小山般,一眼望過去極為震撼。

蘇敗清晰記得自己一共出了七百六十五劍。而功點值漲了3200點,也就是說在短短的半個鐘頭內,自己一共殺了四百餘只血牛,劍眉微皺,蘇敗低眸望著淌血的長劍,有些失望:「四百餘只血牛。我一共出了七百六十五劍,其命中率是百分之五十二。」

在如此混亂的場合內,絲毫未損的擊潰絞殺四百餘只妖獸,這在常人看來是件很震撼的事情,至少在蘇敗出完最後一劍后,鐵門之後的青年已經呆若木雞,在這一刻他彷彿覺得自己的世界觀轟然倒塌。這傢伙還是人嗎?

「命中率太低了,出劍和身法二者之間還未達到最完美的契合程度,同時自己的反應力也有待提高1盯著鐵門之後空蕩蕩的黑暗,蘇敗一如既往的反省自己的不足之處,同時略微有些遺憾,才四百餘只妖獸,一共3200點功點值,只夠自己修鍊五時辰左右。

還劍歸鞘,蘇敗看了一眼寬敞的通道,按照那老者的說法。第二層的鐵門在四時辰后才會開啟,也就說自己現在還有三個時辰半的時間。轉身,蘇敗走向第一層執法塔的鐵門,雙腳踩在血泊上,濺起滿地的血花。蘇敗卻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第一層的妖獸是血蠻角牛,其實力大概在入道五重左右,第二層的妖獸是入道七重至入道九重,也就是說,第二層的妖獸的實力將是第一層妖獸的數倍,其危險係數也將呈幾何暴漲。」

想到這裡,蘇敗臉上不禁未露出慌張,反而露出一抹期待之色。

第一層執法塔都能搞到3000點功點值,那麼其後兩層執法塔,必然將獲得更多的功點值。

當然,前提是要活下來。

歷盡千萬苦才活下來,怎麼能輕易的死去。

微呼口氣,蘇敗坐在距三道鐵門最遠的地方,微閉著雙眼,其功點值所化的能量猶如潮水般在體內流淌著,這種久違的感覺讓蘇敗有些陶醉。激戰半個時辰,看似輕鬆,但是消耗也挺大,蘇敗要做的就是在最短暫的時間內,將自己的狀態調到最佳狀態。

三個時辰足夠了!

死寂封閉的執法塔中,蘇敗猶若坐禪的老僧般,不過他時刻警惕著四周,特別是那三道漆黑的鐵門,他可不敢確定,其內到底還有沒有妖獸的存在。

漆黑的鐵門后,青年有些失神的看著正前方的消瘦背影,艱難的起身,由於長時間保持著一動未勢,他雙腳有些發麻,只是他渾然不知,臉上至今殘留著震撼的神情,順著狹長走廊退回至先前的那個房間里。

嘎吱!厚重的鐵門被推開,坐在其上的老者睜開雙眼,望向有些失神的青年,淡淡道:「死了?」

「全死了1青年有些麻木道。

「半步凝氣的修為支撐了半個時辰,資質不錯,就是可惜了1老者緩緩閉上雙眼,對著另一名正在閉目養神的執法者道:「片刻后,你就去收拾下殘局。」

「諾1這名執法者起身,臉色恭敬道,正欲抬步,青年卻猛地失聲道:「蕭老,那傢伙可沒有死,而是那些蠻牛全部死了1

空蕩蕩的房間內,青年這高分貝的驚呼聲顯得有些尖銳刺耳……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