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章誰是瞎子?

作者:皇楓  |  更新時間:2013-12-01 00:49  |  字數:5078字

ps:諸位,現在,也讓我們新旅途再次啟航,走向那最矚目的地方,讓月票為翼,扶搖而上,讓訂閱為帆,乘風破浪……

瞎子上街,目中無人!

韓烈是個驕傲的人,無論是出生還是實力都是他驕傲的資本。

韓烈在初入琅琊外門的時候就被安嫵的魅力所mí,他傾盡渾身解數,卻也未能博得安嫵一笑,但就是這樣,他卻偏偏不放棄,數年如一日的追求安嫵。因為他驕傲,覺得也只有安嫵這樣的女人才能夠配的上自己。但在他眼中驕傲的女人突然對著一位名不經傳的少年感興趣,這對於他而言,無疑是一件很受打擊的事情,所以他破關而出,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怎麼樣的人物才能讓安嫵如此感興趣。韓烈微眯著雙眼,華貴的衣著得體的勾勒出他tǐng拔的身軀,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靜靜望著蘇敗。

鬨笑聲飄dàng在斑駁的陽光中,驅散了庭院上空盤旋的壓抑。

蘇敗那白皙的臉龐上卻古井無bō,不起bō瀾,就算他知道韓烈的話在譏諷自己,沒有多大的憤怒,反而有種無趣的感覺。

在經歷血煉那無盡的殺戮之後,他覺得只動動口舌是件很無趣的事情,最關鍵的是不能殺人,蘇敗抬起頭,看著韓烈三人,看著鬨笑的眾人,他好像看見有無數的功點值,難得有些認真的問了句:「在琅琊外門中有哪種情況殺人卻可以不受宗規的制裁呢?」

謙虛而帶著詢問的話語讓四周的鬨笑聲消散在風中,無數青年少女張嘴沉默,眼lù錯愕,他想殺人?殺誰?謝知,還是韓烈師兄他們?

韓烈神情一怔,他沒想到前者居然無視自己話語中的譏諷,反而問出一句這莫名其妙的話,眉頭微皺。

沉默,靜的只剩下那秋風的呼呼聲。

蘇敗有些無趣的嘆了口氣,若是在這宗門中連人都殺不了,自己又要怎麼修鍊,抬腳,蘇敗不忘再次狠狠踢了謝知一腳,邁著悠然的步伐向前走去。

真是一件很傷腦筋的事情,蘇敗搖了搖頭。

看著蘇敗走來,韓烈心頭卻不知為何猛地一緊,陽光中這道消瘦的身影透著讓他有些凝重的冷意,不過也只是有些凝重而已,「在先前,我只是想來看看,你到底何德何能有資格讓安嫵師姐對你刮目相看。不過,在你侮辱了安嫵師姐後,我不只想看看,順便想動動手,讓你知道,有時候禍從口出!」

「呵,我也想讓師弟知道琅琊外門雖然沒有太多迂腐的禮儀,不過尊重師長還是要有的。」林崖輕笑著,遠遠望去他就好像書院中訓斥學生的先生。

柳風不甘將這為佳人出頭的機會讓給韓烈和林崖,率先向前邁出一步,「我不像韓烈師兄和林崖師兄,明明想要揍你一頓卻要扯出些大道理,我只是單純看你不爽,安嫵師姐在我眼中是那麼的嫵媚動人,你卻粗鄙的侮辱了他,這讓我想揍你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就在柳風向蘇敗吐lù自己的不爽時,韓烈越身而出,擋在柳風的面前,「我追了安嫵師妹六年,而柳風師弟你才三年,這為安嫵出頭的機會還是讓給我,如何?」

「若是論時間的話,我追安嫵師妹的時間可少於你,韓烈!」林崖輕笑道。

「這話可不是這麼說,聞道雖有先後,而愛慕一個人卻不分時間長短。」柳風絲毫不讓,抬步向前走去,但就在他正前方,一隻均稱而白皙的手毫無徵兆的出現,就像清風般拂面而來,無聲無息,在這隻手後是一道深邃如星辰般的眸子,讓人炫目。柳風眼瞳猛地一縮,他沒有想到蘇敗會率先出手,不怒反而笑的燦爛無比,同樣抬起手,猶如鷹爪般凌厲無比的探出,一股無匹的勁風至五指間洶湧而出,其有些尖銳的指甲泛著許些寒芒。

裂鷹爪,一品武技,這並非是琅琊外門的武技,而是柳風所在世家的武技,柳風自幼習之,早已至爐火純青的境界,獨手可裂山石。

柳風堅信,自己這一擊非得將蘇敗的手撕裂,微挑著嘴角,有些戲虐的望著蘇敗,而前者卻一臉的平靜,渀佛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能夠讓他有所動容。只是柳風卻未曾注意到,在蘇敗漆黑的眸子深處,正有著一抹寒意肆虐而出,微曲的手掌猛地一伸,白皙劍指筆直如劍,透著凌厲的鋒芒,猶若鋒芒畢lù的利劍,以著最悍然的礀態撞上了柳風的鷹爪。

嘭!空氣略微jīdàng,猶如金鐵交鋒的撞擊聲轟然而起,可怕無比的勁道猶如山洪迸發般在二者間蔓延而出,柳風只感覺手掌好似被一柄利劍洞穿,同時右臂被震的發麻,身形有些無力的朝後退去,而前者那隻白皙的手正不疾不徐的彈來,看似緩慢,實若閃電般迅速,瞬息間就掐住了他的脖頸,卡住了柳風的脖頸。

柳風驚駭欲絕,臉色頓時慘白下來,正欲驚呼出來的聲音嘎然而止。

靜,針落可聞。

「我趕時間的,沒有什麼閒情逸緻聽著你們的廢話。」蘇敗平靜道,左手微握著,就在柳風那錯愕的目光中,這一拳就那麼隨意的落在柳風那有些俊朗的臉龐上,他白皙的臉頰在無數道睜大的目光下,紫紅變化不斷。

嘭!蘇敗這一拳好似打碎了柳風的鼻樑,兩抹猩紅的鮮血洶湧而出,看著面色慌張的柳風,蘇敗面容依舊平靜,好似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四周鴉雀無聲,半響後傳來一陣柳風歇斯底里的嘶吼聲:「你找死!」

話音未落,柳風的雙臂揮舞而起,鋒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