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一百章誰是瞎子?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人的體內洶湧而起,瞬間暴掠而出,渀佛是洞穿了空氣的阻礙,筆直的向著蘇敗衝去,韓烈向著蘇敗的腹部掃tu,而林崖的拳頭則是向著蘇敗的臉轟去。 這兩人看似隨意的攻勢,卻極為有默契,封死了蘇敗的后...

ps:諸位,現在,也讓我們新旅途再次啟航,走向那最矚目的地方,讓月票為翼,扶搖而上,讓訂閱為帆,乘風破浪……

瞎子上街,目中無人!

韓烈是個驕傲的人,無論是出生還是實力都是他驕傲的資本。

韓烈在初入琅琊外門的時候就被安嫵的魅力所m,他傾盡渾身解數,卻也未能博得安嫵一笑,但就是這樣,他卻偏偏不放棄,數年如一日的追求安嫵。因為他驕傲,覺得也只有安嫵這樣的女人才能夠配的上自己。但在他眼中驕傲的女人突然對著一位名不經傳的少年感興趣,這對於他而言,無疑是一件很受打擊的事情,所以他破關而出,他倒是,到底是怎麼樣的人物才能讓安嫵如此感興趣。韓烈微眯著雙眼,華貴的衣著得體的勾勒出他tng拔的身軀,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靜靜望著蘇敗。

鬨笑聲飄dng在斑駁的陽光中,驅散了庭院上空盤旋的壓抑。

蘇敗那白皙的臉龐上卻古井無b,不起b瀾,就算他知道韓烈的話在譏諷自己,沒有多大的憤怒,反而有種無趣的感覺。

在經歷血煉那無盡的殺戮之後,他覺得只動動口舌是件很無趣的事情,最關鍵的是不能殺人,蘇敗抬起頭,看著韓烈三人,看著鬨笑的眾人,他好像看見有無數的功點值,難得有些認真的問了句:「在琅琊外門中有哪種情況殺人卻可以不受宗規的制裁呢?」

謙虛而帶著詢問的話語讓四周的鬨笑聲消散在風中,無數青年少女張嘴沉默,眼l錯愕,他想殺人?殺誰?謝知,還是韓烈師兄他們?

韓烈神情一怔,他沒想到前者居然無視自己話語中的譏諷,反而問出一句這莫名其妙的話,眉頭微皺。

沉默,靜的只剩下那秋風的呼呼聲。

蘇敗有些無趣的嘆了口氣,若是在這宗門中連人都殺不了,自己又要怎麼修鍊,抬腳,蘇敗不忘再次狠狠踢了謝知一腳,邁著悠然的步伐向前走去。

真是一件很傷腦筋的事情,蘇敗搖了搖頭。

看著蘇敗走來,韓烈心頭卻不知為何猛地一緊,陽光中這道消瘦的身影透著讓他有些凝重的冷意,不過也只是有些凝重而已,「在先前,我只是想來看看,你到底何德何能有資格讓安嫵師姐對你刮目相看。不過,在你侮辱了安嫵師姐后,我不只想看看,順便想動動手,讓你知道,有時候禍從口出1

「呵,我也想讓師弟知道琅琊外門雖然沒有太多迂腐的禮儀,不過尊重師長還是要有的。」林崖輕笑著,遠遠望去他就好像書院中訓斥學生的先生。

柳風不甘將這為佳人出頭的機會讓給韓烈和林崖,率先向前邁出一步,「我不像韓烈師兄和林崖師兄,明明想要揍你一頓卻要扯出些大道理,我只是單純看你不爽,安嫵師姐在我眼中是那麼的嫵媚動人,你卻粗鄙的侮辱了他,這讓我想揍你的感覺越來越強烈1

就在柳風向蘇敗吐l自己的不爽時,韓烈越身而出,擋在柳風的面前,「我追了安嫵師妹六年,而柳風師弟你才三年,這為安嫵出頭的機會還是讓給我,如何?」

「若是論時間的話,我追安嫵師妹的時間可少於你,韓烈1林崖輕笑道。

「這話可不是這麼說,聞道雖有先後,而愛慕一個人卻不分時間長短。」柳風絲毫不讓,抬步向前走去,但就在他正前方,一隻均稱而白皙的手毫無徵兆的出現,就像清風般拂面而來,無聲無息,在這隻手后是一道深邃如星辰般的眸子,讓人炫目。柳風眼瞳猛地一縮,他沒有想到蘇敗會率先出手,不怒反而笑的燦爛無比,同樣抬起手,猶如鷹爪般凌厲無比的探出,一股無匹的勁風至五指間洶湧而出,其有些尖銳的指甲泛著許些寒芒。

裂鷹爪,一品武技,這並非是琅琊外門的武技,而是柳風所在世家的武技,柳風自幼習之,早已至爐火純青的境界,獨手可裂山石。

柳風堅信,自己這一擊非得將蘇敗的手撕裂,微挑著嘴角,有些戲虐的望著蘇敗,而前者卻一臉的平靜,渀佛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能夠讓他有所動容。只是柳風卻未曾注意到,在蘇敗漆黑的眸子深處,正有著一抹寒意肆虐而出,微曲的手掌猛地一伸,白皙劍指筆直如劍,透著凌厲的鋒芒,猶若鋒芒畢l的利劍,以著最悍然的態撞上了柳風的鷹爪。

!空氣略微jdng,猶如金鐵交鋒的撞擊聲轟然而起,可怕無比的勁道猶如山洪迸發般在二者間蔓延而出,柳風只感覺手掌好似被一柄利劍洞穿,同時右臂被震的發麻,身形有些無力的朝後退去,而前者那隻白皙的手正不疾不徐的彈來,看似緩慢,實若閃電般迅速,瞬息間就掐住了他的脖頸,卡住了柳風的脖頸。

柳風驚駭欲絕,臉色頓時慘白下來,正欲驚呼出來的聲音嘎然而止。

靜,針落可聞。

「我趕時間的,沒有什麼閒情逸緻聽著你們的廢話。」蘇敗平靜道,左手微握著,就在柳風那錯愕的目光中,這一拳就那麼隨意的落在柳風那有些俊朗的臉龐上,他白皙的臉頰在無數道睜大的目光下,紫紅變化不斷。

!蘇敗這一拳好似打碎了柳風的鼻樑,兩抹猩紅的鮮血洶湧而出,看著面色慌張的柳風,蘇敗面容依舊平靜,好似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四周鴉雀無聲,半響後傳來一陣柳風歇斯底里的嘶吼聲:「你找死1

話音未落,柳風的雙臂揮舞而起,鋒利的五指向著蘇敗的xing脯落去,好似要徒手抓出蘇敗的心臟。

找死!蘇敗用著看向白痴的眼神望著柳風,再次抬手向著柳風一拳轟落,又是結實的轟在這張通紅的臉頰上,同時加大了右手上的力道,柳風呼吸變得急促無比,揮舞的雙手無力的停落在半空中。四周的眾人微微凜然,他們沒有想到,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柳風師兄居然被蘇敗制服,雖然帶著少許偷襲的成分。

韓烈和林崖兩人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他們沒想到蘇敗會率先出手,而且在他們眼皮底下出手,一副不將他們放在眼裡的態深深刺痛了兩人往日里的高傲,抬步向前,兩股強悍的氣息幾乎在同一時間內在二人的體內洶湧而起,瞬間暴掠而出,渀佛是洞穿了空氣的阻礙,筆直的向著蘇敗衝去,韓烈向著蘇敗的腹部掃tu,而林崖的拳頭則是向著蘇敗的臉轟去。

這兩人看似隨意的攻勢,卻極為有默契,封死了蘇敗的後路。

蘇敗平靜的望著橫衝直撞而來的兩人,臉龐上竟是有著笑容瀰漫出來,只不過這笑容有些森寒,不退反進,在眾人眼睛一花的剎那,蘇敗的腳乾淨利落的踢出,好似經過計算,狠狠的踢落在柳風的胯下,一道碎裂聲嚓而起,讓人心隨之一顫。

「我說過,會踢爆你的那玩意1看著整張臉完全扭曲的柳風,蘇敗噙著笑意道。

呼呼!尖銳的破風聲漸響,林崖的拳頭瞬間出現蘇敗的視線中,迅速放大。

這足以轟碎山石的一拳,其內瀰漫的勁道恐怖無比,蘇敗卻不急不慢的向左側一邁,身體猶如柳絮般,好似在清風的拂動下,輕飄飄的向著一旁飄去,竟然就這麼貼著林崖的右臂滑了過去,肩頭順勢一聳,狠狠的撞上林崖的右臂,林崖嘴角立即綻出冰冷的笑意,不算粗壯的右臂卻帶著一股穩若泰山的厚重,好似數萬重巍峨的山嶽壓落。

呼呼!空氣就像被撕裂開來,站在庭院外的眾人望著眼前兩道即將錯身而過的身影,不少人眼中都l出少許戲虐的神情:「泰山臂,一品武技,沒想到林崖師兄修鍊成功了1

半步凝氣加上泰山臂,這一擊可謂恐怖。

低沉的聲音至兩道身影間響起,在眾人眼中看似實力強弱不一的兩道身影,卻各自向著後方退出數步,同時,蘇敗右手猛地一抬,緊握的柳風猶如沙包被蘇敗甩出,恰好迎上了掃tu而來的韓烈,韓烈只能收tu,接住柳風,眉頭微皺,自己和林崖極為有默契的配合居然會被蘇敗輕描淡寫的避開,這傢伙的反應力還真是恐怖的驚人。

退出數步后,林崖佇立不動,右臂上隱約間傳來的痛楚讓他神情有些凝重,他沒想到蘇敗能夠安然無恙的接下自己這一臂。

「半步凝氣1韓烈低語道,將柳風放下,反手微握住腰間的長劍,腳步輕盈,身體渀若輕如鴻毛般的向著蘇敗走去,「林崖,你先前已經出過手了,接下來就該輪到我了1

看著韓烈握劍的勢,林崖無奈的聳聳肩,道:「要出劍?未免有些小題大做了,你數月前可是說了未至宗考可是誓不出劍。」

「但是我現在改變了這想法,想讓一名對手感到絕望,就要讓他感到你的強悍1

「我要用我的劍讓你感到絕望,讓他只能仰望我的背影。」

韓烈銳氣逼人,?鏘一聲猶若驚雷般洪亮,劍指蘇敗,森冷的劍尖透著刺眼的寒光。

見韓烈出劍,庭院開外的琅琊宗弟子呼吸不由變得急促起來,他們可是清楚的記得,在韓烈踏入半步凝氣的時候,就曾言若不到宗考,誓不出劍,他在蓄勢,等到宗考那一日拔劍,鋒芒畢l,劍指外門十強,而如今,他居然自己打破這個誓言,一時間,這些人的目光一動未動,等待著接下來的龍爭虎鬥,只是,蘇敗在揚起長劍的韓烈手中,能夠支撐多久?

就在四周無數道目光齊聚在庭院中時,數十丈開外的一處樹蔭下,張帆負手而立,緊隨他而來的琅琊宗弟子站在其後,「韓烈這傢伙居然要出劍了,這傢伙實力在安嫵師姐的愛慕者中也算排上前幾,看來這蘇敗今日是凶多吉少,嘖嘖,張帆師兄,看來我們來的正是時候,沒錯過這場好戲。」

聞言,張帆只是淡淡一笑,眼角的餘光輕描淡寫的掃過了庭院中躺在地上的身影,眸子中l出少許訝然,有幾分本事,只是棄青杉都死在血煉中,你到底有什麼實力走出血煉。張帆的目光凝視著那道站在陽光中,就算面對持劍的韓烈也面無改色的少年,眼神處l出少許期待。就在這一刻,張帆好似注意到了什麼,轉身望去,在鋪滿枯黃落葉的幽靜小道上,一道嫵媚動人的身影裊裊而來,陽光灑落在那張有些懶散卻精緻的俏臉上,將之勾勒的更加動人。

見到這道身影走來,張帆四周的眾人,其呼吸變得有些急促。

「我以為你會對這件事情漠不關心,沒想到會親自前來1盯著這道倩影,張帆眸子深處閃過一抹火熱,嘴角微揚,向著庭院努去,「這兩人都踏至了半步凝氣,你想誰勝出?」

邁著蓮步,安嫵看了張帆一眼,走來,並肩而立,美b流轉,美目有些懶散的望著庭院中佇立的身影,先是在韓烈身上停頓了數息,「比起數月前,韓烈的氣息更加的渾厚,完全鞏固了半步凝氣的境界。」頓了頓,安嫵美目轉向蘇敗,那欣長的身軀猶如筆直的長槍般,就算面對氣勢逼人的張帆,也未曾有所退步過,邪魅的俊臉上噙著一如既往的平靜,好似看淡了雲捲雲舒的淡然,安嫵企圖在蘇敗的臉上看出少許,但是她失望了,這少年平靜的有些過分,「蘇敗展現出來的實力顯然說明了他踏入了半步凝氣,不過在數月前,他才入道四重,而韓烈就踏入了半步凝氣,若是論修為渾厚的話,蘇敗應該略微落入下風。」

安嫵的這番點評算是一針見血,張帆聞言輕微一笑,「可是他卻走出了血煉,若是輕而易舉敗在韓烈手中有些說不過去,還真是一場讓人期待的戰鬥。」

安嫵看了張帆一眼,修長的睫毛微動:「聽你這口氣,好像比我更希望蘇敗能夠勝出。」

「他好歹也是讓你感興趣的男人,若是表現的太不濟,其不是證明你的眼光很差1張帆微笑道。

「我的眼光不是一向很差,被我看好的棄青杉都死在血煉中。」安嫵嘴角勾起一抹艷麗的弧度,塗著稍微胭脂的臉在天地微光下泛著淡淡的琉璃光彩,「所以,就算他失敗了,也是件很正常的事情。不過說真的,我也想他勝出,來證明下我的眼光,只是,他要舀什麼去贏韓烈。韓烈出生上韓國皇族,手中可掌握了不少強悍的武技。」

微涼的秋風中搖曳著安嫵那嫵媚動人的碎碎自語聲,站在其後的琅琊宗弟子有些認同的點著頭。

此時,朝陽正絢爛,天邊的雲霞被染的一片通紅。

蘇敗一臉平靜的望著走來的韓烈,有些沉默的可怕,抬眸望著四周那一雙雙帶著戲虐的眼神,他不知道自己站在這裡陪著這群傻*一起玩鬧到底是吃飽撐著還是閑著蛋疼,又不能殺人,讓這些傻*當猴看是有多麼的無趣,想著這點,蘇敗抬起了頭,臉上噙著的燦爛笑意漸漸的散開,崢嶸般的冷峻緩緩爬上了他的眼角。

「拔劍吧!至少給你拔劍的機會,算是給你的尊重1韓烈劍微抬,握住長劍的他就像鋒芒畢l的利劍,隻言片語都不再掩蓋自己內心的桀驁,帶著刺,刺進了在斑駁的陽光里。

蘇敗有些認真的看了韓烈一眼,他不知道對方的高傲是來自哪裡,那半步凝氣的修為,還是生來就有的狗屁驕傲?但有一點蘇敗很確定,自己比誰都驕傲,就好比如死在自己手上的那些人。微微朝前邁出一步,蘇敗撞碎了這斑駁的陽光,語氣平靜道:「出劍吧!至少給你出劍的機會,算是給你的尊重1rs#去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