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九十八章蕭殺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雕刻而出的條紋好像活了似的,遊動著,一股滄桑的氣息迸發而現。 蘇敗握著這玉片,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在心頭瀰漫,旋即,有如潮水般的信息至玉片中洶湧而出,就像找到了宣洩口似的,盡數的灌注至蘇敗的腦海...

夜深人靜,明暗的天穹中掛著一輪殘月。

微弱的燈光在竹屋中晃動著,透著紗窗,淌落在窗外的樹梢上,留下婆娑的樹影。

乾淨寬闊的床上,蘇敗和衣靜靜盤坐著,其漆黑深邃的目光此刻正一動未動的盯著手上晶瑩剔透的玉片,在燈光的折射下,其上玄奧的印紋泛著淡淡的銀光,每一道條紋就好像雕刻師精心雕刻出來似的,縱橫交錯在一起,令人炫目。

蘇敗盯著傳承玉片片刻,其上微冷的觸感讓蘇敗的心境格外的平靜,嘴角噙著一抹期待:「傳承玉片1在見識劍陣師那舉手投足間,劍氣縱橫,山崩地裂的一幕之後,蘇敗心中就壓制不住對劍陣師的嚮往。微微輕吐了口氣,蘇敗咬破自己的指尖,一滴猩紅的鮮血緩緩落在玉片的正中央,只見這玉片上有著暗紅色的光芒閃爍而起,其上雕刻而出的條紋好像活了似的,遊動著,一股滄桑的氣息迸發而現。

蘇敗握著這玉片,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在心頭瀰漫,旋即,有如潮水般的信息至玉片中洶湧而出,就像找到了宣洩口似的,盡數的灌注至蘇敗的腦海之內。

蘇敗微閉著雙眼,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許久之後,這種感覺方才有所緩解,睜開雙眼,黑色的眸子中泛起一抹思索之色,這傳承玉片中所記錄的傳承的確是劍陣,而這傳承玉片就像是一雙無形的手,為蘇敗揭開劍陣師那神秘的一幕。

劍陣師,簡單而言就是通過某種特定的方法將劍氣凝聚成陣,從而引起天地靈氣的共鳴,藉助天地轟殺一切,然而一道劍陣的形成卻極為的複雜,就像蘇敗前世的萬丈高樓,有無數道磚頭堆砌而成,而一道劍陣就是有無數道劍印組合而成,簡單的劍陣有數十道的劍印,而複雜的劍陣就需要成百上千道劍櫻但是每道劍印間的組合併非是無順序的,而是按照某種規律。劍陣師將劍印組合記錄下來,稱之為陣圖,就像前世樓房建設前的圖紙。

這片傳承玉片內記錄的信息就包括如何凝聚劍印,如何將劍印組合起來,環環相扣,以及一道完整的陣圖,記錄著一道劍陣,一道有十餘道劍印組合而成的劍陣。

蘇敗反反覆復的將這些信息看了數遍之後,方才輕吐道:「失之毫釐差之千里1

在蘇敗看來,這劍陣師就像前世的建築工程師,以劍氣為基礎凝聚劍印,以劍印構造劍陣,其中不能有絲毫的差池,一厘米的誤差就能讓萬丈高樓轟然倒塌,而這毫釐的失誤,同樣會導致劍陣崩潰,所以要成為劍陣師首先就要有天賦異稟的靈魂力,同時無論是凝聚劍印還是構造劍陣,都需要驚人的計算能力和分析力,如何將丁丁點點的劍氣排列組合,形成劍櫻

冰冷的月光透過窗戶,化為一道道光柱,投射在蘇敗那張白皙有些過分的俊臉上,竹屋內安靜的針若可聞,蘇敗再次微閉著雙眼,臉露著迷之色,這些玄奧複雜的劍印就像前世那複雜無比的數學公式,枯燥乏味無比。

然就是這枯燥乏味的東西卻能讓蘇敗為之瘋狂,從本質上而言,蘇敗的骨子裡有著研究學者的瘋狂,若非如此,他前世也不會初次羅爾、拉格朗日、泰勒定理、柯西中值定理、洛必達法則等數學公式時,像個瘋子般瘋狂的研究著這些公式的推導,本質。

用著他前世的話而言,往往很多時候,這些東西就像風韻猶存的少婦,讓我情不自禁的動手將她們脫光。

蘇敗心神微凝,完全沉浸在這些玄奧的劍印之中,往往是最基礎的東西卻隱藏最本質的真理,蘇敗不知道是誰創造了劍印,但是能夠創造這劍印的人註定是有耐性的人,將劍氣按照某種特定的軌跡以及結點形成劍印,從而構造劍陣,這看似簡單其實卻複雜無比,誰也不知道多出一點結點,或者少一道結點,會不會導致劍印崩潰,嚴謹的結構才是劍印的基矗

蘇敗心無旁駑,儘管未踏入凝氣境,無法修鍊這劍印,但這絲毫阻擋不住蘇敗對這些劍印的好奇,靜靜苦思著這些劍印,猶如坐禪的老僧般,一動未動,眉頭時而微皺,時而舒展開來。

這傳承玉片雖只傳承了一道劍陣,但卻包含了太多劍陣的基礎,而這些基礎對於初次接觸劍陣的蘇敗而言無疑是最重要的,就像他在接觸乘法的時候,最先接觸九九乘法表。

窗外,風正冷,幽靜的竹屋靜靜佇立於月光中。

蘇敗知道自己有個不好的習慣,當自己對某件事情專註的時候,往往都忘記了時間。

破曉的晨光鑽過疊疊雲層,放出淡淡的耀眼的白光。

無盡蒼莽中,陣陣秋風,吹散雲霧,悠揚無比的遠古洪鐘聲迸發而現,就像是老者低沉而有力的嘶吼聲傳遍了整個琅琊外門,直插雲霄的劍殿樓宇中響徹起清脆婉轉的劍鳴聲,一道道矯健而又靈活的身影直掠而出,沖向氣勢恢宏的演武廣常

林立的棚屋中,一道道身影好似螞蟻般邁出,迎著朝霞,這些琅琊外門弟子身上也難道泛著幾分朝氣,向著佇立於斑駁晨光中的劍殿樓宇投去嚮往的眼神,只是他們的目光觸及那偌大的空地時,眼神出現了些漣漪,震撼和複雜。

那是一灘血跡,猩紅觸目。

璀星廣場上,盛宴的背景尚在,暖玉泛著淡淡的白光,柔軟的皮毛迎風而動。

一道道身影就像風中徒然佇立的枯樹,目光有些發楞的望著璀星廣場,在那裡,旭日的光輝形成一束束粗粗細細的光柱,把皮毛上的數灘血跡映照著有些刺眼。

「你是說這次參與血煉的弟子中,就連棄師兄都未能走出血煉,而他蘇敗卻倖存了下來。」

「他絕對是踏至入道九重,昨日就在這裡,他親手收拾了林軒師兄。」

「可不是,地上那灘血跡還是昨日殘留下來的。」

一道道竊竊私語聲在風中搖曳著,昨日親眼目睹這一切的人繪聲繪色的向其他人描述著昨日那一幕,末了還不忘酸溜溜的說一句:「昨日安嫵師姐可是現身了,甚至在眾目睽睽之下對張帆師兄說,她對蘇敗有些感興趣。」

一些睡意尚在的琅琊宗弟子猛地睜開朦朧的雙眼,目露不可思議之色:「這怎麼可能?安嫵師姐居然會對蘇敗感興趣,我記得這麼多年,追安嫵師姐的人無數,上至宗門翹楚,王公貴族,世家嫡系,下至我等升斗小民。安嫵師姐可未曾說過對誰有過興趣,他蘇敗何德何能會得到安嫵師姐的眷戀。」

「唉,不少人可是親耳聽到這句話,豈能有假。」一名青年悲痛欲絕道,其眼瞳卻是猛地一縮,直勾勾的望向遠處的演武廣場,在那裡,滿地的枯葉被勁風捲起,明媚的旭日餘暉中殺出數百道身影,華麗昂貴的衣著和別緻的玉佩在陽光些折射出耀眼的光芒,這些人風度翩翩,氣質不凡,好似生來就高人一等似的,踏碎了滿地的枯葉,帶著一股驚人的銳氣直掠而出,轉瞬間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眾人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半響后,帶著少許戲虐的輕笑聲直冒出來:「這些宗門翹楚和王公貴族果然按耐不住了,看這架勢,這些人是準備收拾人了,嘖嘖,剛剛為首的那人不是上韓國的韓烈嗎?聽說他數月前,就為了接下來的宗考而閉關,今日居然出來了。」

「韓烈追了安嫵師姐數年,安嫵師姐連理都未理,如今聽到安嫵師姐對其他男人感興趣,他豈能安下心修鍊1

「可不止韓烈一人,你沒看見那些經常閉關的人也出現了1

「看來今日註定是個不平靜的日子了1

望著絕塵而去的身影,一名名琅琊宗各個猶如打了雞血似的,尾隨其後,不錯過這場好戲,而在這些琅琊宗弟子的帶動之下,這消息猶如長了翅膀似的,傳遍了整個琅琊外門。

雅緻的亭台閣樓間,安嫵聽著侍女繪聲繪色的描述,俏麗的嘴角綻出如春風拂柳的和煦笑意,緊接著便是雙唇微啟:「那些人真的去尋蘇敗的麻煩了?」

看著自家小姐臉上的詢問,侍女白了一眼,「小姐難道你就這麼不相信你自己的魅力,先前你對誰都沒有好臉色,這些男人都認為自己還有機會,而如今你對那突然冒出來的蘇敗感興趣,這些男人豈不是感到了恐慌,嘖嘖,你是沒見過,那些自命不凡的公子哥,聽到這句話時,臉色有多差。」侍女掩嘴笑道,抬眸望著端坐於亭台正中央的倩影,自家小姐可是將整個琅琊外宗的男人玩弄於手掌之間。

……

「那些人真的去尋蘇敗的麻煩了?」看著氣喘吁吁的青年,張帆臉上沒有任何的意外,反而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意:「蘇敗能夠擊敗林軒,也就意味著他的修為不亞於入道九重,這些人若是惹惱了他,少不了見點血。」

「這倒也未必,聽說這次在數月前就閉死關的傢伙都冒了出來,像韓烈,林崖,柳風這些傢伙1青年喘氣道,聲音有些低沉急促,眼珠微動,望著噙著笑意的張帆,「往日里,諸位師兄弟也知道張帆師兄對安嫵師姐有愛慕之情,為何不借著這次機會出個風頭,讓安嫵師姐看看,她感興趣的男人比起張帆師兄你,什麼都不是。」

張帆望著有些蔚藍的蒼穹,嘴角笑意更盛:「若是那般,我此生再也無機會進入安嫵師妹的視線,呵,像韓烈之流在安嫵師妹的手中不過是玩物而已,她不過是要借這些人的手看看這

蘇敗的實力,滿足她的好奇心。一個女人,怎麼會對被自己玩弄於手掌間的男人感興趣。」

對於安嫵這個女人,張帆可是比誰看的都透徹,「這樣的女人,只能屈身於霸道的男人,再說,若是蘇敗真的被韓烈登人收拾的很慘,我相信,沒過幾天,安嫵師妹就會忘記了蘇敗是誰1對著一旁的青年笑了笑,張帆抬步頭也不回的向前走去,「不過難得有這樣的好戲觀看,豈能錯過,我心中對蘇敗也有些好奇,連棄青衫都死在血煉中,他蘇敗又是憑什麼走出來的。」

……

刺穿雲霞的陽光就像條條金線,縱橫交錯。

璨綠的竹屋佇立於晨暉中,蘇敗和衣盤膝坐在屋內,斑駁的點光落在他白皙的臉龐上,呼吸均勻,其眉宇間有著一抹難以掩飾的雀躍蔓延開來,那看似玄奧無比的劍印在蘇敗的攻克之下變得清晰條理,甚至蘇敗已經計算出這道劍印內劍氣要如何變化,貫穿那些結點,形成嚴謹而完美的劍印,就差一點,就能夠完完全全的將之計算出來。

微閉著雙眼的他,腦海中好似浮現著一道道激蕩的劍氣,縱橫交錯連接在一起,只要再差一步,蘇敗心中喃喃道,正欲凝聚心神完全將第一道劍印完全攻克下的時候,喧雜的叫囂聲猶如狂風暴雨般橫掃而來,透光那薄薄的窗紗,回蕩在寂靜的竹屋中,刺耳無比……bookid=3011077,bookname=《永生大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