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九十四章夜空下的盛宴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清楚意味深長的笑容,「嘖嘖,在宗門中能夠和林軒哥一起欣賞夜景的女子可是屈指可數1 陳婉忍不住掩住了嘴巴,心跳的厲害,看著四周那一道道少女眼中羨慕的眼神,陳婉緩緩抬起蔥白的玉手,正欲將手放在林軒...

在這個世界上,有些人的地位就猶如鴻溝般不能逾越。

就像那氣勢恢宏的宮殿屋舍距貧民窟僅僅只有一線之隔,卻代表著兩種截然不同的地位,也在暗示著兩種不同的人生。

活在貧民窟中的人永遠不會想象的出那些奢侈豪華的生活,而活在這裡的人也永遠想象不出貧民窟的骯髒。

絢爛的琉璃燈在夜空下閃爍著,漫天的煙火倒映在飛閣流丹的亭台閣樓間。

這是一處佔據方圓數千丈的廣場,迷離的燈光和煙火讓這裡猶如白晝般明亮。

相比起貧民窟,這裡的美輪美奐和華麗的有些過分,暖玉緊湊鋪滿在了整個廣場,緊接著就是鋪上一層昂貴的皮毛,就像兩個相反的世界。

夕陽的餘暉消失在天際的時候,就意味著屬於那些上等人的夜生活即將開始。

無數道衣著光鮮的男男女女流連於其上,就好像夜空中的點點繁星,得體優雅的談吐讓他們站在人群中卓爾不群。

這是一場屬於上位者的宴會,能夠站在這裡的大多數都是琅琊外門的翹楚,亦或是帝國皇族,世家少子,達官貴族的後人。

琅琊宗在荒琊州就猶如霸主般,擁有著不少的附屬國,而作為這樣的存在,整個荒琊州中無數勢力削尖了腦袋要把子嗣拜入琅琊宗,目的無非是為了有朝一日,這些人能夠成為琅琊宗的掌權者,顧忌舊情,庇護自身的家族,帝國等,所以這琅琊宗可謂是匯聚了整個荒琊州的勢力。

不過往往很多時候,這些琅琊外門弟子能夠成為內門弟子的人屈指可數,但這並不會阻礙這些勢力要將嗣拜入琅琊宗的決心,在他們看來,這琅琊宗已經成為一個平台,擴張自身勢力的平台,在這裡他們能夠認識其他勢力的人,對於上位者他們可以攀交,對於下位者他們可以拉攏。

舉著晶瑩剔透的月光杯,這些擁有顯赫身份或者不俗實力的青年少女一邊欣賞著這璀璨的煙火,一邊閑談著明媚的人生。

談論著荒琊州的局勢,談論著帝國戰役,宗門紛爭,武道修鍊心得,偶爾也會談起那些清雅脫俗讓人為之沉迷的女子,這些人的話題永遠都是那麼高貴優雅,不過他們很少為某件事情爭個面紅耳赤,對於那些宗門翹楚和身份顯赫的人,他們始終靜靜傾聽著這些人閑談,偶爾出口附和一句,對於那些出生貧賤,實力卻不錯的人,他們始終保持著謙和有禮,不留餘力的拉攏。

這是一場盛宴,讓無數人打破頭皮都想加入其中的盛宴。

林姓在荒琊宗中可是大姓,赫赫有名的就是雄踞荒琊州漁歌郡的林家,可謂是顯赫的世家。

林軒作為林家的嫡系子弟,其顯赫的身世和不凡的實力疊加起來,讓他在這宴會上如魚得水,就算那些帝國皇族對他也是彬彬有禮,舉著酒杯,林軒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向著四周的打招呼的人點頭,一襲得體的宗衣將他的襯托的有些器宇不凡,惹得四周一雙雙美目其上流連忘返。

「林軒哥1正在閑談的數道身影抬起頭,迎向走來的林軒,臉上紛紛露出恭敬之色:「難得在這裡見到林軒哥,這月還算是第一次了。」

「呵,你以為林軒哥會像你們這些不學無術的傢伙,一月後就是宗考了,林軒哥豈能將時間荒廢在這裡。」一名面容姣好的女子展顏微笑道,提著昂貴優雅的衣裙微微行禮:「秉鈞郡陳家嫡系子弟陳婉見過林軒哥1秉鈞郡在荒琊州中只是個小郡縣,而這陳家更是未曾聽過的世家,不過看著女子那姣好的面容以及曼妙的嬌軀,林軒絲毫不介意向這陳婉投以儒雅的笑容,輕輕晃動著酒杯,「很久以前就曾聽些師兄弟說過,秉鈞郡是個山清水秀的地方,我還有些不以為然,不過今日見到陳婉師妹,我卻相信了,也只有山清水秀的地方才能夠出現師妹這般水靈的女子。」林軒的話語讓陳婉俏臉上笑意更盛,美眸中透著少許嫵媚。

「陳婉師妹,並非是我等不學無術,只是林軒哥太優秀,我記得數月前,林軒哥就踏至入道九重,經過這數月的苦修,恐林軒哥早已衝擊入道九重巔峰1

「真是期待林軒哥在下月宗考上綻放光彩的一幕0

「嘖嘖,隨著宗考的臨近,往日里那些不曾露面的風雲人物也漸漸出現了,今日我可是見到張帆師兄和安嫵師姐1

安嫵,這個足以讓眾多琅琊外門弟子夢魂牽繞的名字。

林軒輕輕抿了一口酒,當聽到安嫵這兩個字眼的時候,其眼瞳中猛的露出愛慕,對著出聲的一名青年道:「柳見,你在哪裡見過張帆師兄和安嫵師姐?」

「大概下午的時候,看其架勢,張帆師兄和安嫵師姐好像是前往月滿西樓閣1這名眼眸間也露出少許火熱的青年沉吟道,「聽些人說,今日是參與血煉的弟子歸來之期1

「不過也有些詫異,這件事情居然能夠驚動這兩位1

林軒劍眉微皺,沉思道:「棄師兄,能夠驚動這兩位的也只有棄師兄了。」

「咦!我突然想起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聽說往日里那個在林軒哥手上吃盡苦頭的蘇敗也參與了這次血煉1陳婉掩嘴笑道。

「差點將這事情給忘記了,那個可憐的傢伙也不知道現在是不是死在妖獸腹中1柳見洒然笑著。

「蘇敗1林軒嘴角噙著這微不足道的名字,若不是和劉東師兄他們得到那人的吩咐,自己又會閑著蛋疼去玩弄這個比起螻蟻還要卑微的傢伙,好似有關於蘇敗的問題都是索然無味,林軒搖著頭,輕輕笑道:「我記得他好像是入道四重,還是入道五重,呵,這樣的實力,難道你們還指望他能夠走出血煉?」

這看似陳述事實的一句話,卻讓眾人一陣鬨笑,林軒將手中的酒杯放在一旁,向著陳婉微微行了個貴族禮,伸出手:「煙火絢爛多彩,如此美景豈能錯過,陳婉師妹可有興趣與我一起欣賞這夜景。」林軒這番話讓柳見等人臉上紛紛露出一個只有男人清楚意味深長的笑容,「嘖嘖,在宗門中能夠和林軒哥一起欣賞夜景的女子可是屈指可數1

陳婉忍不住掩住了嘴巴,心跳的厲害,看著四周那一道道少女眼中羨慕的眼神,陳婉緩緩抬起蔥白的玉手,正欲將手放在林軒手上,答應林軒著邀請時,一道驚呼聲卻毫無徵兆的響起。

這驚呼聲在這宴會上顯得刺耳無比,正在閑談的眾人,皆是劍眉微皺,目光有些不耐的朝驚呼聲來源處望去,他們,是哪個傢伙如此不懂得規矩,如此失禮,林軒眉頭也是一皺,握住陳婉那纖細修長的玉手,抬眸向著眾人的目光望去,驚呼而出的是一名女子,端莊的嬌容上布滿了駭然,好似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目光直勾勾的望著正前方。

「葉蝶,在這裡大喊大叫成何體統,別忘記了這是什麼地方1站在這女子旁的一名男子低聲喝斥道,四周投來的目光讓他面紅耳赤,輕輕拉扯著女子的衣角。

女子對於男子的喝斥聲卻聞若未聞,目光一動未動。

「我敢保證,你再這樣發癲下去,明天你的名字絕對會傳遍整個琅琊外門1男子聲音有些不耐煩,抬起頭,向著女子的目光望去,身體猛地一顫,一點點錯愕和駭然在他的臉上緩緩爬出。一場無聲無息的風暴在這一瞬間橫掃而出,熱鬧的宴會在這一刻鴉雀無聲,一道道目光齊聚在那燈火闌珊的盡頭,直至煙火綻放出璀璨的光芒時,眾人方才注意到,在那鋪滿暖玉的廣場盡頭,一道猶如死狗般的身影緩緩匍匐前進著,夜風拂來,帶著一股嗆鼻的血腥味,那張觸目驚心,猙獰的臉龐猶如一張鬼臉,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不少女子心頭猛地一揪。

「真是無聊的惡作劇1林軒淡淡道,收回目光,其右手卻極為熟練的在陳婉的嬌軀上來回摸動著,他卻未注意到,陳婉嬌軀一動未動,香肩微微顫抖著,巧嘴微張,像是見到了最不可思議的事件:「林軒師兄,他活著回來了1

「誰?」林軒連頭都未抬,指尖已經觸及陳婉的褻衣。

「蘇敗1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