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九十二章比煙花更璀璨的劍(上)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幕,沒有人去說些什麼,也有些蠢蠢欲動的人,不過瞧見那場面,一臉的猶豫。 蘇敗面無表情的望著這一幕,他依稀記得,曾經倒霉蛋就像這些人,為了搶奪塊妖肉,拼個頭破血流,瓦罐中的那塊腌肉就是這樣搶來的...

人往往很多時候將自己的笑建立在他人的不幸上,這就像一種劣根性似的,無法將之根除。

璀璨的煙火下,點點繁星失去了以往的色彩。

無數道身影翹首望著夜空時,一名名衣著光鮮的青年少女邁著優雅高貴的步伐,格格不入的衝進這骯髒不堪的世界。

他們站在那裡,讓骯髒的棚屋變得更加骯髒,讓無數道灰塵的臉龐低下了頭。

按照琅琊外門那默認的階級而言,這些人大多數都是中等人,這些人望著這滿地狼藉,那一排排緊湊在一起的棚屋,嘴角微揚,撇出一抹輕蔑的笑,旋即這些人紛紛向著兩側退去,微低著頭,眼角的餘光有些恭敬的望著後方,能夠讓這些人低頭的也只有那些宗門翹楚。

分割而開的人群中,一道噙著笑意的身影緩緩而來,他外表雖不出色,然那一襲華麗宗袍和腰間佩戴的玉佩卻將他襯托的有些其器宇不凡,眉宇間露出一些桀驁以及難掩的傲氣。

見到這道身影,多數琅琊宗弟子目光皆是微變,顯然這人在琅琊外門中有著顯赫的名聲。

青年緩緩踏步而來,在他其後尾隨著兩名女子,無論是衣著打扮,還是相貌、身材,這兩名女子都是上上之姿。

全場的目光瞬間齊聚在這三道身影上,青年坦然的享受著這些目光,嘴角的笑意更盛,轉過身望著一旁亭亭玉立的少女,夸夸其談道:「雖然琅琊宗中沒有帝國中的斗獸場,但卻存在著天然的斗獸場,數位師妹雖然剛剛進入琅琊宗,想必也有所耳聞。今日為兄就帶著諸位見識下這有戲的一幕。」話落,青年目光微偏向著一名弟子點頭,這名弟子立即抬步向前,從背後的包袱中取出一塊完全烤熟的妖肉,抬起有些驕傲的嘴角,這名弟子上舉著這塊有自己右臂粗大的妖肉,用著一種玩味的口吻道:「這是銀角豪豬的前肢,諸位師兄弟誰想要嘗嘗呢?」

銀角豪豬,相當於入道七重的妖獸,頭顱上有著猶如金鐵般的獨角。

一股淡淡的肉香在風中搖曳著,無數道目光齊刷刷的望著這名弟子手中的妖肉,絲毫不掩蓋其中的貪婪和渴望。

入道七重的妖獸,其內瀰漫的靈氣濃郁無比。對於他們這些下等人而言,這妖肉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存在,這名弟子環顧四周,目光中的戲虐越來越盛,抬步向前,將手中的妖肉狠狠的往地上砸去,激起陣陣灰塵,「按照以往的老規矩,誰若是想要這妖肉就去搶,搶到了就是誰的。」

靜!這道聲音就像夜風般清晰的飄向每個角落,無數道目光齊聚在沾滿灰塵的妖肉上,就在沉寂了半響之後,一道道如狼似虎的身影向前猛撲而去,這塊妖肉就像一根導火索般引燃了了現場的混亂,肉體與肉體的碰撞聲不絕於耳,青年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望著這些為了塊妖肉爭的頭破血流。

站在其後的兩名少女俏臉泛起一抹不可思議之色,微聳的雙峰起伏著,青年趁機將兩名少女摟在懷裡,「怎麼樣?」

美眸連眨都未眨,這兩名少女嬌軀緊緊貼著青年,絲毫未注意到自己的胸脯擠壓著青年。

緊隨青年而來的琅琊宗弟子,站在一旁,好似看戲般望著這一幕,甚至有些頗為有興緻的評頭論足道:

「瞧那個大個子,我記得他叫什麼來這?好像是李楚,雖然修為不是很強,不過出手夠狠,嘖嘖上次就是他搶到了妖肉,不知道這次會是誰?」

「夠狠有什麼用,看旁邊那五個傢伙顯然已經是一夥的,那大個子能夠以一敵五?」

黑暗的天穹中,煙火璀璨明亮,照耀著下方那一道道混戰在一起的身影,凄厲的慘叫聲就像晚風中的夜曲,激蕩而起。

棚屋四周,一名名琅琊宗弟子漠然的望著這一幕,沒有人去說些什麼,也有些蠢蠢欲動的人,不過瞧見那場面,一臉的猶豫。

蘇敗面無表情的望著這一幕,他依稀記得,曾經倒霉蛋就像這些人,為了搶奪塊妖肉,拼個頭破血流,瓦罐中的那塊腌肉就是這樣搶來的。

緩緩的收回目光,蘇敗望著遠處摟著兩名少女的青年,漆黑的眸子中露出少許困惑,這道身影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但蘇敗卻記不起這人叫什麼名字,唯一能夠確定的是,這道身影曾經欺辱過倒霉蛋,只是他是誰呢?蘇敗根據那零零碎碎的記憶,他只記得很多人欺辱過倒霉蛋,其中最讓倒霉蛋憎恨的就是劉東,其他人的名字反而沒去記。

抬步,蘇敗悠然的向前走去,帶著少許沉思,越過一名名琅琊宗弟子和整排的棚屋,走向前方,並非走向正在混戰的眾人,而是走向青年等人所站的位置,不算高大的身影卻挺拔筆直,猶如標槍般,硬生生的出現在青年等人的視線中,噙著笑意的青年神色徒然一怔,猶如見鬼似的望著走來的蘇敗,眼瞳中綻出一抹不可思議之色,「蘇敗?」

蘇敗?站在一旁的琅琊宗弟子各個眼神微變,紛紛投向走來的蘇敗,也各個一臉的粹傢伙不是前去參與血煉了,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聽說參與血煉的弟子在今天會回到宗門1

「見鬼,按照你的意思,蘇敗這傢伙安然無恙的從血煉中倖存了下來。」

洗的發白的衣服在夜空下有些醒目,蘇敗好似沒有注意道這些錯愕的目光,一步步的向前走去。

兩名少女順著青年的視線望去,最後望著蘇敗那張古井無波卻有些邪魅的俊臉,美眸微亮,撒嬌道:「師兄,他是誰?」

青年目光死死盯著走來的身影,嘴角的掀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手掌興奮的握住少女微聳的胸脯,聲音中有著壓制不住的興奮:「一個讓人發泄的存在,曾經可是給我帶來無數的歡樂,不過在數月前,他居然不自量力的去參加那血煉,我以為就要失去了這玩具,沒想到能夠重新看到這玩具,這失而復得的心情兩位師妹是不會體驗到的。」

玩具兩名少女目光有些異樣的望著蘇敗一眼,有些不解。

青年摟著柔軟的嬌軀,以一個佻然的姿態,走向蘇敗,其後的琅琊宗弟子也是一臉幸災樂禍的緊隨其後,不再去注意那群為了塊妖肉而爭個頭破血流的弟子,畢竟眼前這道身影更讓他們有些興趣,四周的目光也錯愕的望著這一幕,眼露不可思議之色,嘴角噙著:「蘇敗?他已經回來了嗎?」

見青年等人那一臉的玩味,不少琅琊宗弟子心中驀然一嘆,又要開始了嗎?

「比以前更健壯了不少,這樣也好,至少挨打的時候我也不會有所顧忌去控制力道。」青年站在蘇敗的五步開外,止步了身形,饒有趣味的上下打量著蘇敗。

在四周錯愕和無奈的目光中,蘇敗緩緩抬起頭,輕輕的瞥了青年一眼,微皺的眉頭舒展開來,「我不知道你是誰,我唯一能夠記得就是你曾經和劉東一起欺辱過我,雖然次數不如劉東那麼多1蘇敗帶著一種平靜的口吻緩緩說著,這種語氣卻讓青年臉上笑意更盛,「看來我這做人真失敗,你到現在還沒記住我的名字,不過也是,那麼多人曾經欺辱過你,你要是一一去記著,那簡直像整天做噩夢一般,看來這麼多人裡面,你也就記住了劉東師兄,嘖嘖,只是我沒想到劉東師兄居然會把讓你安然無恙的從血煉中走出來,怪事1

青年雙手難得從少女那微聳的雙峰上移開,玩味的向著蘇敗走去,「難不成劉東師兄轉性子了不成,還是劉東師兄刻意將你放回來,讓大傢伙今後的日子也不會那麼無趣1

話落,青年有些白皙的大手抬起向著蘇敗抓去,好似要抓住蘇敗的衣襟,像往常那般將蘇敗提起,然後再狠狠的甩出去,這樣的一幕,眾人已經見過了數十次,或許是這青年的趣味,在狠狠將蘇敗甩了出去之後,他單腳會狠狠的踩在蘇敗的臉頰上。其後的兩名少女,微握著粉拳,美眸一動未動的盯著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一幕,有些緊張,畢竟對於這些剛剛進入琅琊宗的少女而言,眼睜睜的看著一名邪魅無比的少年受辱還是一件挺難接受的事情,心中仍不由泛起少許憐憫。

蘇敗那黑色的眸子一如既往的平靜,嘴角卻掀起一抹燦爛的笑意,「那麼,債就從今天開始討1

莫名的一句話和燦爛的笑容讓青年神情微怔,其手微抬,不偏不倚的向著蘇敗的脖頸抓去,就是這一刻,蘇敗毫無徵兆的出手了,有些慘白的手一掀,看不出什麼動作,竟然抓住了青年的手,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眾人一陣失神,往日里那個只知道挨打的蘇敗,在這一刻,居然出手反抗了?

但是他不知道,他越反抗,越能激起青年中的惡趣,會變本加厲。

天空,煙火正在傲然而綻,花瓣如雨,紛紛墜落,好似落在蘇敗漆黑的眸子深處,寒意乍現……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