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一章風中的葬禮

作者:皇楓  |  更新時間:2013-11-26 22:04  |  字數:3350字

謝水走廊上泛著闌珊的燈光,高懸的皓月倒映在湖泊中。

林立的宮殿屋舍中,也泛起了明亮的光芒。

蘇敗走在謝水樓台間,倒垂的楊柳上荒蕪一片,顯得有些凄涼。

就在夜色即將吞噬黃昏殘留的一抹餘暉時,高昂洪亮的鐘鳴聲便是在天空上響徹而起,其後化作陣陣聲波,連綿成一片。

枯枝上殘留的枯葉,簌簌落下。

陣陣尖銳的破風聲漸起,蘇敗抬眸望去,在林立的修鍊殿堂間人影閃動,半響間便有著漫天的身影鋪天蓋地的掠出。

喧鬧聲立即如同雨後春筍般冒騰而起,驅散了秋夜的清冷。

這些身影身上皆是瀰漫著強弱不一的氣息,其中最強的有入道九重,最低的也有入道三重。

狂風卷落葉,一道道矯健的身影閃掠而去。

階級無論是在哪裡都是存在的,蘇敗止步望去,這些琅琊宗弟子可謂是涇渭分明。蘇敗注意到走在最前方的琅琊宗弟子各個身上瀰漫著強悍的氣息,眼神凌厲,他們是琅琊外門的翹楚,也就是琅琊外門中最受矚目的存在,就像夜空中那些璀璨的明星,這些人在琅琊外門中被稱為上等人。

而區別於上等人的還有兩種人,其一是中等人,他們修為雖不如前者,然身份顯赫,有些來自帝國皇族,達官貴族,世家子弟。這些人身上雖然穿著琅琊宗的宗袍,然仔細一看這些宗袍盡數都是些昂貴的衣料,腰間別著佩玉,各個器宇不凡,大多數聚攏在一起,時而討論著荒琊州的局勢,時而討論些帝國戰役,意氣風發。

其二是下等人,這些人大多數都是來自貧苦人家,身上的宗派也洗的有些發白,這些人沒背景,實力不突出,在琅琊外門中是最不醒目的存在,換句話說也是地位最低的存在。比起上等人和中等人,這些人有些死氣沉沉,各個沉默,低著頭,走在最後。

蘇敗面無表情的望著這一幕,目光緩緩掠過直掠而去的身影,最後落在後方的琅琊宗弟子身上,「數月前,我就是屬於第三種人!」

在這些人身上,蘇敗依稀看到往日里倒霉蛋的身影,在這個世界上沒有所謂的公平,就算是有公平那也是區別對待而已,上等人享受著宗門大多數資源,住在最好的宮殿屋舍中,而中等人雖然享受不到太多的宗門資源,然卻能享受著背後勢力的資源,下等人,卻只能靠自己。

三種人涇渭分明的走向不同的方向,蘇敗微微抬眸望向遠處那高聳入雲的劍殿樓宇,那裡是上等人居住的地方,每天享受著最好的妖肉。

蘇敗收回目光,沿著謝水走廊走向第三種人。

嗆鼻的血腥味瀰漫著,蘇敗一路走來就迎來無數道訝然的目光,蘇敗眼神不起波瀾,靜靜走著,背離高聳的劍殿樓宇。

順著幽徑的小路,蘇敗就好像走過繁華的街道,突然走進貧民窟的感覺,棚屋接連挨在一起,險峻山石突兀而立,其間有著無數垃圾,瀰漫著嗆鼻的惡臭味,甚至蘇敗可見到一些類似前世的蛇鼠在其內橫行著,蘇敗站在原地,就算在記憶中看到這裡的一幕幕,當蘇敗親眼目睹的時候,還是驀然一嘆,誰能夠想到在那氣勢恢宏的修鍊殿堂,鱗次櫛比的宮殿屋舍後卻是如此髒亂不堪,完全和前方的飛閣流丹,古松林立般的仙家之境有著天壤之別。

走在猶如貧民窟的街道,蘇敗依稀可見到數名弟子拿著將要腐爛的妖肉滿臉欣喜的走向棚屋,半響後就有裊裊炊煙升起。

「真是個槽糕的地方!」蘇敗心中喃喃道,漫不經心的走著,按照這具身體的記憶走過數千米之後,來到一座棚屋前,古老的棚屋透著歲月的積澱,望上去有些發黑。

「這就是我居住的地方嗎?」蘇敗眉頭微皺,這倒霉蛋混的比想像中更加狼狽,蘇敗依稀記得,在倒霉蛋修為最巔峰的時候,也曾居住在那最璀璨耀眼的劍殿樓宇中,不過隨著修為的敗退,加上劉東等人的刻意欺辱,也只能搬到這裡,按照這倒霉蛋的說法,也只有這個地方是劉東等人不屑來的地方。

蘇敗推開滿是灰塵的房門,腐朽的味道立即撲面而來。

棚屋內光線暗淡無比,蘇敗站在房門前,並未走進去,空蕩蕩的棚屋沒有任何的傢具,只有一張岌岌可危的破木床,鋪著一張不知道妖獸的皮毛。

在破木床前擺放著簡單灶具,其一旁還有一些破爛的瓦罐,蘇敗抬步上前,坐在鋪滿一層塵埃的木床上,輕輕抓起其中最大瓦罐,空蕩蕩的瓦罐中只有一塊腐爛的腌肉,這些腌肉通過特別的秘制,可以保持其妖肉內的靈氣不散,蘇敗依稀記得,倒霉蛋走前小心翼翼的將這塊腌肉放在這裡,不捨得吃,若是有幸在血煉中倖存下來,這腌肉就當做自己的獎勵。

蘇敗微嘆了口氣,抓起這腐爛的腌肉,扯開皮毛,小心翼翼的將之包起來,「總有一天,我會將這塊肉狠狠的塞進劉子昂那老傢伙的口中!」

芥子鐲泛著淡淡的光芒,蘇敗將之收其內,脫下血跡斑斑的宗袍,在床頭找出一件有些發白和補丁的宗袍,穿上去,稍微整理下衣衫,就算衣袍樸素,也掩蓋不住俊臉上的邪魅,翻開破舊的床單,一本有些發黃的書卷,其上沾滿了灰塵,蘇敗抓住書卷,微微躺在木床上,任由那灰塵染了雙肩。

淡淡的月光從窗柩上射進來,落在床頭,蘇敗輕輕翻開書卷,入目的是潦草無比的字,就像爬蟲一樣:

「這個世界到處充滿著不公平,我蘇敗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