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八十八章雲端之上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巨獸背上,發出一道尖銳的口哨聲。 呼呼!鋒利的獠牙微露,巨獸雙翼急速振動,狂風大陣,呼嘯而起,龐大的軀體直衝雲霄,鬱鬱蔥蔥的林海盡收眼底,那一具具屍體黑影也漸漸的變小,直至猶如螞蟻般。 ...

斑駁的陽光撕開婆娑的樹影,落在蘇敗那修長而又消瘦的身影內。

蘇敗微閉著雙眼,單薄的嘴唇抿出目眩的笑意。

安詳而平和,蘇敗站在陽光中就像書院中溫爾儒雅的書生。

楊修等人忙碌的收拾著現場,嗆鼻的血腥味瀰漫於林海中,數刻后就會引來無數的妖獸。

林瑾萱站在微涼的秋風中,纖細的柳眉依舊緊蹙著,那潔白如雪的長裙上染著少許血,卻掩蓋不住那曼妙的嬌軀以及修長的纖細的玉腿。

「天罰絕對不會如此輕易罷休,我們接下來要往哪個方向跑去?」楊修嘴角流淌著血跡,整張臉顯得有些慘白,狠狠踢著這些冰冷的屍體。

「能跑哪裡去,我們選擇的位置是最隱蔽的,天罰都有人在這裡埋伏1一名琅琊內宗弟子氣餒道,他背後有一道狹長的劍痕,觸目驚心。

看著往日里意氣風華的琅琊內宗弟子各個失去了以往的分寸,林瑾萱柳眉皺的更深,纖柔精緻的俏臉上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疲憊,美目微轉,猶若秋水般清澈的目光緩緩落在蘇敗身上。細碎的陽光落在這張俊逸的臉龐上,至始至終,都保持著古井無波的平靜,就算面對那些在他們看來心驚膽顫的危險,前者也是保持著過分不像話的平靜。

林瑾萱微微凝視著這張側臉,有著青澀少年為具有的氣質,彷彿世間沒有什麼事情可以讓他有所動容。

彷彿注意到林瑾萱的目光,蘇敗緩緩睜開雙眼,微轉身,迎上這秋水般的眸子,「有事?」

兩道目光在半空中相遇,好似枯葉落在平靜的湖面上,掀起了淡淡漣漪。

「蘇敗師弟對於接下來的行動有什麼建議嗎?」貝齒輕啟,林瑾萱展顏微笑道。

在經歷先前那一幕之後,無論是林瑾萱還是在場的琅琊宗弟子,對於蘇敗再也不敢有任何的小覷。因為,誰都知道在那張平靜的臉龐下,卻藏著一隻危險無比的凶獸。

「建議?」蘇敗神情微怔,他沒想到林瑾萱會問自己這個問題,微眯著雙眼遠遠眺望著無盡的林海,半響后才道:「就在這裡等著1

「在這裡坐以待斃?」楊修訝然道。

「就算四周沒有其他天罰的武者,就以這裡的血腥味而言,數刻后妖獸就會蜂擁而至。」一名琅琊宗弟子眉頭微皺道。

「不會等待太久1林瑾萱美目微眺望著死寂的山林,螓首微點:「步長老他們和那人的戰鬥已經結束了1

「結束了?」楊修劍眉微皺,稱的上俊朗的臉龐上閃過一抹訝然,先前就算逃至此次,他們心中仍有種壓抑的窒息感,這種窒息感則是來自步驚仙等人的氣息,而此刻這種窒息感蕩然無存,也就是說,戰鬥已經結束了,雙方都收斂起了自身的氣息,只是到底是誰勝誰負?若是步長老等人不幸陣亡,那麼他們今日也註定是難逃一死。

諸多琅琊宗弟子目光變化不定,不過極為有默契的望了蘇敗一眼,這一點他們未想到,而蘇敗先率先想到了,好敏捷的觀察力。

蘇敗就像旁觀者般,一臉的平靜,其深邃的目光卻冷冽無比的在這些屍體上掃掠而過,這些是殺手,無論是先前那以命搏命的攻擊方式還是言語,蘇敗都能猜的出來,只是蘇敗沒想到在荒琊州有勢力敢對琅琊宗下黑手,儘管這場刺殺並非針對自己,蘇敗還是感動陣陣的寒意,抬眸望向林瑾萱:「天罰到底是什麼?」

天罰!林瑾萱舒展開來的畫眉再次一皺,這好像是她不願提起的名字。

楊修狹隘的眼眸中掠過一抹氣憤和殺機,「一群活在陽光下的老鼠,光明正大的在荒琊州橫行霸市1

「一個組織,殺手的組織1林瑾萱柔弱的聲音中難得帶著少許冷冽:「荒琊州中流傳著一句話,只要有人出的起天價懸賞,天罰的殺手就敢肆無忌憚的去刺殺各宗宗主1

「殺手組織1蘇敗旋即有些釋然,看來這琅琊諸宗在荒琊州的地位並非看起來那麼牢固,至少存在著些蠢蠢欲動的勢力。

「天罰創建在十年前,聽人說過這組織裡面的殺手大多數都是一些世家棄子組成,以及一些在宗門中受盡欺辱的弟子憤怒的判出宗門后,加入這組織1

「經過這十餘年的發展,這天罰的實力隱約間可以和琅琊五宗等分庭抗禮1說到這裡,林瑾萱明亮的眸子徒然一黯:「琅琊內宗就有無數弟子死在天罰的殺手上1

蘇敗卻略微遺憾的一笑,踢著腳下的屍體,「受盡凌辱的宗門弟子,可惜了,若是我先前未出劍,沒準還能加入這天罰1

看著蘇敗臉上有些遺憾的笑容,林瑾萱眼角微挑,饒是她的性子,也有種出手狠狠抽打這張臉的衝動,不過想起蘇敗那破碎的丹田,聯想到蘇敗在外門中的遭遇,林瑾萱心突然一揪,莫名有些傷感,半步凝氣擊殺凝氣境,若是他丹田未破碎,他的人生或許一片璀璨。

楊修等人也想到了這一點,眼中不可壓制的掠過一抹惋惜。

看著這些異樣的眼神,蘇敗卻是微微一笑,一副淡然的神情。

林瑾萱微微蹙起好看修長的眉毛,這時候她或許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又怕自己的話語傷到蘇敗的尊嚴,微抿著嬌唇。

呼呼!不遠處的蒼莽林海中,無數飛禽再次被驚飛起無數,三道仿若長虹般的身影直掠而來,快若閃電般,瞬息而至。

蘇敗抬頭望去,暗鬆了口氣:「步叔1

林瑾萱等弟子也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眼露雀躍。

踏空而來,步驚仙冷冽的目光在地上的狼藉一掃而過,見蘇敗安然無恙,冷峻的臉上也泛起一抹笑意:「天罰的人已經撤離了,暫時安全了1

說到這裡,步驚仙語氣難得帶著少許誇獎:「不錯,能夠在天罰的埋伏中倖存下來,林瑾萱等琅琊內宗弟子回到宗門之後,皆領取三顆造化丹。」

「多謝步長老1林瑾萱纖柔的眉宇間泛起雀躍,微微行禮,楊修等人更是眉開眼笑。

「這是你們應得的1步驚仙淡淡道,話落,猛地抬起頭向著無盡的蒼穹望去,「來的比想象中更快,看來在馴獸弟子慘死的時候,宗門就已經注意到了。」

聞言,蘇敗也抬起頭望著上空,半響后,數道高亢的嘶鳴聲毫無徵兆的響起,穿金裂石。

步驚仙右手微抬,可怕無比的劍氣洶湧而現,凝聚成一柄劍氣之劍,衝天而上,帶著驚天裂地的氣勢斬過虛空,虛無的天地間立即掀起了連綿的劍吟聲。

蘇敗站在步驚仙,凝視著那漸漸無形的劍氣,在視線的盡頭出,十餘道巨大的黑影直掠而來,片刻后,這些黑影漸漸的放大,赫然是一隻只通體黝黑,青面獠牙的巨獸。

這些巨獸蘇敗未曾見過,特別是巨獸那黝黑軀體上縈繞的血氣,讓這些如同地獄中的鬼厲般猙獰,陰森無比,巨獸盤旋於上空,翅膀揮動間狂風大陣,緩緩而降。

四周的琅琊宗弟子立即散開,望著這些巨獸紛紛露出羨慕之色。

足足有十二隻巨獸,在巨獸上都有一名琅琊弟子站著,如墨的黑衣就像他們的神色一樣冰冷,渾厚無比的凌厲氣息瀰漫著,僅僅一眼,蘇敗就知道這些人絕對是從死人堆中爬出來的武者,特別是為首的那名中年人,原本有些俊朗的臉龐因為那一道道猶如蚯蚓般的傷疤,變得猙獰無比。

一股嗆鼻的血腥味至這中年人的身上瀰漫而出,整個人就像從血池中撈出來似的,渾身氣息冷如萬年冰川!

「好強,這些人的實力遠遠超過林瑾萱等內門弟子1蘇敗眼中掠過一抹訝然。

中年人徒然躍下巨獸,就算是面對步驚仙,他那挺拔的身軀也未曾彎過:「劍屠見過三位長老1

步驚仙看著這冷的不像話的中年人,微微點頭,一步邁出,其身好似劍光般掠上巨獸,這猙獰的巨獸卻安寧無比,「上來吧1

劉子昂和納蘭晨面無表情的向中年人點點頭,踏在巨獸的後背上。

這巨獸腹背極寬,其上固定著少許座椅,蘇敗打量下巨獸,血紅的雙眼就像紅寶石般璀璨,讓人心悸,抬步,蘇敗身形閃動,瞬息就是出現在巨獸的背上,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

林瑾萱和楊修等人也紛紛登上巨獸,臉上洋溢著蘇敗不明白的雀躍。

中年人凌厲的目光在地上的屍體上掃掠而過,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抬步,身若鐵塔般穩穩的站在巨獸背上,發出一道尖銳的口哨聲。

呼呼!鋒利的獠牙微露,巨獸雙翼急速振動,狂風大陣,呼嘯而起,龐大的軀體直衝雲霄,鬱鬱蔥蔥的林海盡收眼底,那一具具屍體黑影也漸漸的變小,直至猶如螞蟻般。

中年人和步驚仙紋絲不動的站在巨獸背上,兩道鋒利的劍氣至二人身上破體而出,就像穿雲箭似的,撕開重重雲層,十餘只巨獸立即發出猶如厲鬼尖叫的嘶吼聲,振動著翅膀,掠出!

狂風肆虐,蘇敗坐在其上,整張臉好似刀割般刺痛,背後長發狂舞著。

林瑾萱坐在其後,纖弱的臉上也有些鮮紅,嬌艷欲滴。

其餘弟子更是呼吸有些急促,臉色慘白的可怕。

步驚仙右手隨意拍出,無盡的劍氣立即洶湧而出,形成一道劍幕將眾人籠罩在內,擋住了好似刀鋒般的狂風。

蘇敗,林瑾萱紛紛鬆了口氣。蘇敗低眸望著下方那急速掠過的蒼莽林海,心中長長的吐了口氣,琅琊宗那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存在?俊臉上泛起一抹期待,蘇敗微抿著嘴角,抬頭望著越來越近的雲端,眼中倒未有任何的波動,頗有種看遍雲卷與舒的淡然。

雲霧縹緲,十餘只巨獸撕開雲霧,好似乘風破浪般沖向了這浩瀚雲海,遠遠望去就像汪洋大海中的孤舟。

「這就是翱翔於雲端之上的感覺,也只有幽冥青獸才能飛的如此之高1楊修等人臉上洋溢著興奮之色,好奇的望著四周。

林瑾萱青絲隨風拂動,淡雅的俏臉上難得泛起一抹興奮,眼角的餘光不禁掃向蘇敗,蘇敗一如既往的平靜,臉上沒有任何的興奮或者其他神色,他就那麼靜靜的望著那飄渺的雲海,漆黑的眼瞳深邃而帶著一抹鋒芒,而這鋒芒好似要割開這浩瀚的雲海,直指蒼穹,此刻,林瑾萱心中不知為何有種莫名的觸動,在蘇敗這張平靜的臉龐下,不僅僅收斂著他的鋒芒,更是收斂著他心中那璀璨無比的夜空。

只是,林瑾萱驀然一嘆,目光微偏,虛無縹緲的雲霧就如同遠離凡塵一般,林瑾萱卻看見了下方那展翅而過的鴻鵠,也依稀看見了那死在狂風中的燕雀,心頭猛的一揪,再次轉頭看向蘇敗,這涌動的雲霧好似將他和自己等人分割成兩個世界,心中有莫名的傷感:「謝謝,謝謝你的那一劍,很美1

風很大,淹沒了林瑾萱的喃喃自語聲。

蘇敗微閉著雙眼,腦海中卻是浮現出那揮散千萬浮雲的驚艷一劍,運轉起劍魔心經,修鍊著……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