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八十四章差距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他們身上冒騰而起,各個眼神不善的盯著白衣男子。 凝氣境!蘇敗站在人群中,猶如置身於汪洋大海上似的,四面八方傳來的壓迫極為可怕,微按在劍柄上的手反而加大了力道。 「適可而止?林瑾萱你想要...

月色如水,星光點點,微腥的海風在夜幕中輕拂緩動著。

震耳欲聾的海浪聲直衝雲霄,古船猶如幽靈般乘風破浪,波浪層層分開。

在古船的兩側,時而有著一道優雅的身影躍起,在月下留下道道殘影,最後濺起一連串的星光。

蘇敗站在甲板上,眼眸虛眯望著猩紅血海中遊動的妖獸,這種妖獸類似於前世的海豚,蘇敗記得在大荒,武者將之稱為血豚!

清脆的啼叫聲在夜風中倒是有幾分悅耳,蘇敗迎著海風,如墨的黑髮猶如瀑布般狂舞著,低眸望著大醉淋漓的滄月和吳鉤,一陣無奈,這兩個傢伙真是讓人不省心。

淡淡的月光從天際撕開陰霾,灑落。

滄月微蜷著嬌軀,白色衣裙勾勒出她纖細的柳腰,以及那凹凸有致具誘惑力的胸部。

四周閑談的諸宗弟子,其目光都不由自主的投來。

月下美人,總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蘇敗有些無奈的揉著眉心,正想著要怎麼處理這兩個傢伙。

就在這時候,蜷著嬌軀的滄月微微伸出纖細的玉腿,海風吹來時,揚起了衣裙,肌膚如雪,比起月光還要慘白。

「庄不周,我不求你有多高大,我只渴望你能夠堂堂正正的告訴世人1

「我滄月是你庄不周的女兒,而不是那個女人的棄女1

「你可知,我等你用盡了所有的悲哀1

滄月轉過身來,斷斷續續的夢囈聲泛起,半響后又死睡過去。

「庄不周?」聽著好似有些熟悉的名字,蘇敗眉頭微皺,蹲下身,盯著滄月這有些過分漂亮的側臉,輕輕開合的衣裙間透著陣陣香氣,順著那凹下去的縫隙,蘇敗依稀間可見到滄月的褻衣,這是一幕足以讓漫天星辰失色,讓人心痒痒的跳動,不過瞬息蘇敗就將目光移開,伸出手輕輕的將滄月的長裙壓住,免得走光。

就在這一刻,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

咻!一道猶如鬼魅般的白色身影在泯滅的燈火中身直掠而出,穩穩的落在蘇敗正前方。

「離開她,她不是你能夠碰的1

蘇敗緩緩抬起頭,淡淡的望著這道英俊挺拔的白衣男子,其身上的宗袍無疑說明了他的身份,庄夢閣的內門弟子。

真是無趣,蘇敗心中喃喃道,看這架勢,他不難猜出這白衣男子應該是滄月在庄夢閣中的追求者。

璀若星辰的眸子在半空中相遇,其二者間的空氣彷彿凝固住似的。

起身,蘇敗緩緩抬起頭,邪魅的俊臉在月光下顯得十分冷峻,淡淡道:「憑什麼?」

「就憑她是高高在上的明月,而你註定是地上默默無聞的石頭,縱然連仰望的資格都沒有1黑夜中,白衣男子冷冽刺骨的聲音飄渺而出。

聞言,蘇敗雙眸虛眯,不起波瀾的臉龐下漸漸泛起一抹冷笑:「真是看不爽這種高高在上的姿態,當默默無聞的石頭放在夜空上時,不也是最璀璨的星辰嗎?」

「我沒有時間和談論這毫無意義的問題,離開他,否則我會讓你知道痴心妄想的代價1白衣男子眼神冰冷的盯著一臉冷笑的蘇敗,沒有再說話,一股猶如凶獸蘇醒般的氣息在他的體內洶湧而出,好似洪水般,可怕無比的劍氣在他的掌心醞釀著,撕開空氣發出的嗚嗚聲在半空中顯得異常的刺耳。

凝氣境!蘇敗眼瞳輕微一縮,站在這白衣男子前,他有種仰視高山般的感覺,然眼神卻依舊平靜的不像話。

就在蘇敗和這白衣男子對峙的剎那,遠處,站在甲板上交談的琅琊宗弟子,其目光也紛紛投射而來,眉頭微皺。

「瑾萱師姐,是蘇敗,這小子居然惹上了庄夢閣的謝勝1

「因為庄夢閣的那少女,年輕真好,至少能夠為紅顏一時衝動1

「不過這衝動的代價就有些大了,謝勝可不是那麼好惹的,呵,這個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就是明明看到了前方的路,卻有著巨人擋在那裡1

在這數十名琅琊宗弟子中,有著一名膚若凝脂,眸若秋水的女子,美麗的瓜子臉上泛著少許懶散,斜靠在欄杆上,當注意到遠處甲板上對峙的兩人時,柔弱纖細的柳眉卻是輕微一蹙,清麗嬌顏上露出一絲無奈,起身,貝齒輕啟,「琅琊宗弟子又豈能讓外人凌辱1

話音未落,這被稱為瑾萱師姐的女子邁著蓮步,款款而去,交談的琅琊宗弟子皆是聳聳肩,緊隨在這女子之後。

而四周的諸宗弟子,也注意到了對峙的二人,饒有興緻的望著這一幕。

一道道情緒不一的目光停落在蘇敗身上,蘇敗嘴角也是緩緩掀起一抹淡淡的弧度,這白衣男子很強,就算棄青衫在這人前,也卑微無比,但蘇敗卻未有任何的畏懼與膽怯。

「往往很多時候,無畏總是和無知一樣1白衣男子瞥見蘇敗沒有任何的退縮,冷笑了一聲,腳尖猛然一蹬,身形猶如獵豹般直掠而出,白皙的右手上纏繞著凌厲的劍氣,徒然化作一抹璀璨的劍光,劃破冥冥夜色,勢若閃電般的向著蘇敗轟去。

呼呼!海風習習,猶若劍光的攻勢掀起尖銳的破風聲,可怕的氣息肆虐著,這璀璨的光芒在蘇敗的眼瞳中不斷的放大著,蘇敗微微按住劍柄,邪魅的俊臉上有著危險的冷笑滲透而出,心中飛快計算著白衣男子這凌厲攻勢的路線,以及自己最佳的出手點和閃躲點,前腳微抬,正欲邁出的一剎那,一道清冷嬌喝聲卻是打破了這僵持:「謝勝,適可而止吧1

緊接著,絢爛劍光乍現,劍氣縱橫激蕩間迎上白衣男子的攻勢,凄厲的尖嘯聲毫無徵兆的衝天而起,可怕的勁風至二者間掀起,將蘇敗的血衣吹刮的獵獵作響。

白衣男子身若鴻雁般的退後,一柄劍插在風中,輕顫著,帶起陣陣劍嘯聲。

一道倩影至後方直掠而來,越過蘇敗,靜靜的站立著,好似洛神下凡般,微蹙著柳眉,柔弱的俏臉上噙著一抹警告望著白衣男子。

呼呼!陣陣尖銳的破風聲接二連三的響起,數十名琅琊宗弟子紛紛踏步而來,站在蘇敗其後,一股股渾厚的氣息在他們身上冒騰而起,各個眼神不善的盯著白衣男子。

凝氣境!蘇敗站在人群中,猶如置身於汪洋大海上似的,四面八方傳來的壓迫極為可怕,微按在劍柄上的手反而加大了力道。

「適可而止?林瑾萱你想要為他出頭?有時候人總是要為自己的愚蠢的行為付出代價,就算他是琅琊宗弟子,也要如此1白衣男子眼神冰冷的望了這名被稱呼林瑾萱的女子一眼,旋即冷冷的斜瞥了一眼蘇敗,眼中儘是淡漠之色。

「我林瑾萱作為琅琊宗弟子,總不能看著自己宗門的弟子任人欺辱1貝齒輕啟,林瑾萱俏臉微沉,縴手一晃,白皙的蔥指上縈繞著少許凌厲的劍氣。

同時,站在其後的琅琊宗弟子也紛紛站出來,當目光掃過滄月那傾城絕美的嬌容時,眼中皆是掠起驚艷,這蘇敗倒是好運,居然能夠勾搭上如此絕代風華的少女,不過就是實力差了點,要知道,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紅顏註定只能與英雄為伴,而不是與狗熊為伍。

「你可以護他一時能護他一世嗎?」白衣男子嘴角的笑意更冷,凌厲無比的氣息同樣冒騰而起。

「他說的對,我的問題還是有自己來解決1蘇敗平靜的聲音徒然在林瑾萱的後方響起,林瑾萱柳眉微蹙,轉身,正欲說些什麼,不過瞧見前者臉上透徹的冷峻,猶如刀鋒般的冰寒與冷冽,當下略微遲疑了下,點點頭朝後退出一步。

抬步而出,蘇敗平靜的望著白衣男子,嘴角微撅,「夜深了,風大了,甲板有些冷,你可以帶滄月回去1

毫無徵兆的一句話讓白衣男子神情一怔,旋即冷峻的臉上難得泛起一抹算你識趣的笑容,轉身對著遠處的數名庄夢閣女弟子微微招手,「帶滄月師妹回去1

琅琊宗弟子看了蘇敗一眼,心頭略微有些失望,這傢伙還有點血性嗎?就算出手換來一身傷也比這怯弱好,主動退讓,虧得他們數十名內門弟子紛紛出面為這小子撐腰。

林瑾萱目光在蘇敗停頓了數息,心頭略微有些失望,緩緩的收回目光。

兩名庄夢閣女弟子邁著蓮步款款而來,攙扶起大醉淋漓的滄月,滄月嘟著嘴,絕美的容顏上泛著一層酡紅,煞是迷人。

白衣男子看蘇敗沒有阻攔,臉上的笑意更盛,指尖縈繞的劍氣微散,輕輕彈了彈白色衣袖,道:「她若是知道你今天的退讓,想必會很失望,甚至感到與你為伍是一件很恥辱的事情1

海風習習,血豚清脆的啼叫聲也掩蓋不住白衣男子話語中的譏諷。

「不過我卻欣賞你的自知之明,一個生來丹田就破碎的廢物,此生無法踏入凝氣境,懂得退讓,才能讓你在這個沒有憐憫的世界中倖存下來1白衣男子轉身向著遠處的雅閣走去,好似想起了什麼,腳步一頓,嘴角露出令人膽顫的微笑,旋即又帶著歉意道:「抱歉,這消息我也是在數月前從你們琅琊外宗那些弟子口中得知,直接說出來,應該會很傷你的自尊,不過臨走前,我還是為你今日的識趣而給個忠告,茅坑裡的石頭就應該安分的待在茅坑裡,千萬別痴心妄想的去仰望天穹,這才是宿命1

白衣男子的三言兩語好似鋒利無比的刀鋒般,足以讓撕開一個人的自尊,丁點不剩,林瑾萱等琅琊宗弟子則有些訝然的望著蘇敗,目光中露出少許惋惜,丹田破碎,對於任何修鍊武道的人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終生無法凝氣,止步於半步凝氣。還真是個命運坎坷的傢伙,半步凝氣這是多麼卑微的修為,就像腳下的塵埃。

而作為當事人,蘇敗臉色平靜得不起絲毫波瀾,黑色的眸子深邃的猶如天穹,望著白衣男子即將被黑夜所淹沒的身影,淡淡道:「你叫什麼名字?」

「庄夢閣謝勝,好好記住這個名字,這個足以讓你仰望一生的名字1黑夜中,白衣男子帶著少許桀驁的聲音隨風而來,落在那轟轟而起的血浪上。

「謝勝1蘇敗喃喃道,長發如瀑布般飄舞著,嘴角含笑,璀若星辰的目光中露出了無比的自信:「可惜,我生來就是讓人仰望而存在的1

林瑾萱看著蘇敗這目炫的笑容,美眸中流露出一抹深深的無奈,丹田破碎,他的人生註定和謝勝是沒有任何的交集,就像一根無限延伸的線條,二者間的差距將越來越大,聽著蘇敗那自信展現的淋漓盡致的話語,林瑾萱絲毫沒有因為少年的自強而感到欣慰,而是感到一種莫名的可悲,抬眸望著那夜空中的點點繁星,心中喃喃道:「這個世界上最讓人無法選擇的是命運,而最讓人悲哀的是雖胸懷天穹,心有鴻鵠之志,然卻只擁有燕雀般瘦弱的身軀,註定無法翱翔於天穹,夭折於狂風暴雨之中1

諸多琅琊宗弟子也暗自搖頭,不過並未說些什麼風涼話,在他們看來,打擊一名有著鴻鵠之志的的少年,實際上卻是燕雀的少年,是一種別緻的殘忍。

林瑾萱沒有對蘇敗流露多餘的情緒,轉身,倩影似浮光掠影般輕靈,裊裊娜娜而去,諸多琅琊宗弟子簇擁在其後,就像夜空中那最璀璨耀眼的明星般。

偌大的甲板上,蘇敗孤零零的站著,頎長的身影在月下被拉的好長長,四周,觀望的諸宗弟子有些意興闌珊,期待中一幕並未出現。

一座別緻的閣樓上,一盞血燈倒懸著。

庄夢閣諸位長老站在其內,白日里那名嫵媚的少婦正懶懶的靠在窗前,修長的睫毛迎風而動,性感的朱唇微啟,「謝勝這孩子還是一如既往的霸道,打擊人還真是不留餘地1

「若是他有蘇贏一分的資質,又豈能會讓謝勝這般打擊1面容消瘦的老者搖頭笑道。

「蘇贏1少婦美眸虛渺,俯視著月下那道孤零零的身影,薄薄的嘴角微撅:「對於一名意氣風發的孩子而言,最讓人難以接受的是,相遇的時候,她成為了高高在上的公主,而自己卻不是王子,呵,還真是個殘忍的童話故事1

掛在天際的月光斜斜而清冷鋪瀉而下,就連翻滾的血浪也染上了一層淡淡的銀色。

蘇敗靜靜的站在風中,挺拔的身影從未因為任何言語而有所彎曲過,深邃的眸子望著上方的天穹……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