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八十三章海上明月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數十州,而這荒琊州只是其中的一領,而大荒世界數百域,這末劍域也只是其中比較平凡的一域。 琅琊宗若是放在末劍域,或許是微不足道的勢力,然在荒琊領中卻是不可撼動的霸主。 如今整個荒琊州就是...

ps:看到大伙兒投的更新票,皇楓也想發力,奈何實在擠不出時間

死寂的閣樓中,充斥著嗆鼻的腥味。

一盞巨大的血燈倒掛著,發出猩紅的光芒,讓閣樓顯得陰森恐怖。

蘇敗微微皺眉,目光掃視了整座閣樓。

這座閣樓裡面的裝飾極為簡單,暖玉鋪在其上。

烏黑髮亮的牆壁上刻著一道道猙獰無比的巨獸,仰天咆哮著。

蘇敗徑直走進其內,在血燈的正下方有著一道團蒲,蘇敗坐在其上,白皙的臉龐在血光的映襯之下顯得有些妖異。

微閉著雙眼,蘇敗卻未立即修鍊,而是沉思著。

大荒世界,這世界就像蘇敗仰望的蒼穹般,浩瀚無際,而琅琊宗,庄夢閣等五宗所在的地方不過是大荒世界的滄海一栗,微不足道。

「末劍域,荒琊州1蘇敗輕聲喃喃道,這是琅琊宗等所在的地方,末劍域數十州,而這荒琊州只是其中的一領,而大荒世界數百域,這末劍域也只是其中比較平凡的一域。

琅琊宗若是放在末劍域,或許是微不足道的勢力,然在荒琊領中卻是不可撼動的霸主。

如今整個荒琊州就是被琅琊等五宗所統治,根據這具身體的記憶,這荒琊州綿延數百萬里,生靈無數。

同時在荒琊州中,除了琅琊宗等五宗外,還有其餘勢力,可謂是百宗林立,十國並列,世家無數。

數百萬里,蘇敗眉頭微皺,單單荒琊州就如此之大,他實在難以想象這個大荒世界有多大,而琅琊宗等五宗能夠統御這荒琊宗,可想這五宗的實力有多恐怖。

「琅琊宗,綿延萬里,萬里之城皆為琅琊宗民,數十萬外門弟子,萬餘名內門弟子1

足久之後,蘇敗方才緩緩睜開雙眼,璀若星辰般的眸子中迸發出期待之色,琅琊宗,荒琊州,大荒世界真是個讓人嚮往的世界。

這裡,有著仗劍高歌游遍四方的劍客,有著一笑傾城的絕世佳人,有著口吐便是整個汪洋的洪荒巨獸。

這是一個光陸離奇的世界,也是充滿著無數詩歌般傳奇的世界。

蘇敗嘴唇微抿著,目光緩緩落在右手的袖子上,芥子鐲上傳來陣陣冰冷的觸感讓蘇敗嘴角泛起一抹笑意。

「芥子鐲,劍墓傳承1蘇敗左手輕輕挽起衣袖,心中可是火熱無比,若正如他所想的那般,這劍墓傳承玉片記錄的是劍陣師傳承,那就讓人期待了!

「若不是此處耳目眾多,還真想拿出來研究下1蘇敗將挽起的衣袖放下,拂平,望著一襲猩紅的血衣微微有些皺鼻,其上的血跡已經凝固,這血衣穿在身上倒有些乾巴巴的感覺,不過蘇敗也懶得換,再次閉上雙眼,功點值再次化作滾滾能量流淌於體內,同時,蘇敗心神微凝,腦海中不由再次浮現出那驚才艷艷的一劍,以及那道站在白雲之間的身影。

就算親眼目睹了這一幕無數次,蘇敗心中的震撼絲毫不亞於第一次,這揮灑浮雲千萬里的的一劍讓人為之沉醉。

死寂的閣樓中並無隨著蘇敗的出現而有所變化,猩紅的血光倒映在璧山刻畫的猙獰巨獸上,整座閣樓直至最後,靜的只剩下蘇敗的呼吸聲。

心無旁駑,蘇敗整個世界只剩下那絕世的一劍。

琅琊劍閣,天字閣!

步驚仙負手而立,深邃如天穹的目光緩緩的落在對面的劍閣中,眼角泛著少許笑意,「蘇贏,他的勤奮可不亞於你1

「若不是丹田破碎,我相信他的成就將不亞於你1步驚仙眸子微凝,漆黑的眸子中迸發出無比的堅定之色:「就算走遍整個末劍域,我也要尋到為敗兒重凝丹田的方法1

「敗兒,步叔深信你總有一天會像你父親所希望的那般,敗盡天下強者1昏暗的閣樓中,步驚仙輕聲喃喃著。

……

夕陽西落,冥冥夜色悄然降臨。

猩紅的汪洋血海上,血氣瀰漫,時而傳來陣陣凄厲的嘯音,黑色古船猶如幽靈般在茫茫血海中行駛著,好似通向地獄的彼岸。

刺目血紅的海水蕩漾著,黑色古船卻未曾晃動過。

一輪皓月遙遙在海平面上升起,冷冽的月光如青紗般鋪落在血海上。

幽靈古船,猩紅血海,清冷皓月,這一幕就如同畫中一樣。

夜風,微涼!

清冷的月光透過雅閣上的天窗,無聲無息的溜進閣樓,打落在蘇敗那張白皙的臉龐上,紋絲未動的蘇敗在這一刻卻睜開了雙眼,漆黑的眸子中泛著少許茫然,直至系統那毫無情感的冰冷聲音泛起時,蘇敗眼中的茫然方才驅散不少,取而代之的是雀躍:「恭喜宿主劍式天外飛仙熟練度+301

蘇敗心神微凝,看著熟練度默然不語,此次的觀摩讓人有種置身於玄之又玄的感覺,就像站在雲端一般,他知道,自己對於天外飛仙掌握又熟練了不少。

輕吐口氣,蘇敗起身,體內洶湧澎湃的力量讓他沒有絲毫的疲憊,反而精神奕奕,右手微握,蘇敗喃喃道:「算是完全鞏固了半步凝氣的境界,不過這功點值的問題真讓人無奈1

看著那為數不多的功點值,蘇敗揉著眉心,走至窗前,黑夜中的血海就像一隻露出猙獰尖牙的巨獸,那掀起的滔天血浪滾滾而來,在月下,就像一隻只狂舞而動的血蛇,觸目驚心的時候也有一番意境。微冷的海風撲面而來,蘇敗看了天色,「原來已經深夜了,不過這古船什麼時候起航的?」

夜幕下的古船,盞盞血燈搖曳著,點綴的更加陰森。

時而有著諸宗弟子喧嘩聲傳來,蘇敗抬目望去,大多數宗門弟子在四周的甲板上相互閑談著,不過大多數話題都是有關於這次的血煉,還有諸宗長老押賭注的事情。

琅琊宗,庄夢閣,百尺宗,分別倖存一人,也就說人數持平,劉子昂這次可是大出血,無論是押庄夢閣,還是百尺宗,都算贏。

當聽到這消息的時候,蘇敗略微有些遺憾,沒有親眼目睹劉子昂的表情,否則肯定會很有趣。

突然,蘇敗注意到了甲板上的一道倩影,月下,這道倩影好似浮光掠影般空靈,又如謫仙臨塵般飄逸。

儘管相隔甚遠,四周閑談的諸宗弟子,其目光或多或少的向著這道倩影投去。

「這妮子1蘇敗走出閣樓,抬眸望著點點繁星的蒼穹,徑直的向著這道倩影走去,海風吹在臉上,這種感覺讓數日神經時刻緊繃的蘇敗一陣舒爽。

蘇敗未至,滄月好似有所察覺般,轉身,嘴角微撅:「我和胖墩去尋了你,不過聽琅琊宗弟子講你在修鍊,就沒去打擾你1

走近時,蘇敗方才注意到,滄月已經換了一襲勝雪白衣,在月華的籠罩下,她的嬌軀透著淡淡的出塵,白色衣裙隨風拂動,好似在畫中走出的仙女般,「修鍊忘記了時間,都不知道你們什麼時候登船的1蘇敗走上前,眼角的餘光向四周望去,問道:「胖墩呢?」

「找酒去了,這傢伙說今夜過後,你我三人就要散了,非得要喝個一醉方休1滄月抹了抹嘴道,皎月般的美眸在黑暗中愈發明亮。

「說的像生死離別似的,若是有緣終究會再次相遇,再說,我可不想在大醉淋漓的時候,被人在背後捅了一刀1蘇敗目光略微有些警惕的望著遠處聚在一起的諸宗弟子,這些可是內門弟子,其身上瀰漫的氣息渾厚無比,各個都踏入凝氣境。

「老大,這可是曙光之舟,誰敢在這裡下黑手1人未至,吳鉤的聲音就隨風而來,甲板上,吳鉤提著數壇酒踏步而來。

醇厚的酒香味撲面而來,蘇敗嘴角微抽,打量著猶如幽靈般的黑色古船,曙光之舟,命名這船的人還真想的出來。

滄月大大咧咧的接過吳鉤手上的酒罈,痛飲著,這一壇足以干翻數名大漢的烈酒,竟然讓她喝了一般,直至腹部微微鼓起時,滄月方才打了個酒嗝,

蘇敗和吳鉤兩人干瞪著眼,滄月嗔斥道:「不是說不醉方休嗎?」

吳鉤訕訕一笑,抓起酒罈仰天朝著口中灌起來。

看著滄月和吳鉤的模樣,蘇敗微微皺鼻,旋即還是抬起了酒罈,長飲了一口,火辣辣的烈酒流淌而下,整個身體猶如火燒了似的,驅散了不少夜風帶來的冷意,這酒還真烈。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數月了,蘇敗時刻保持著冷靜,未知的世界總是充滿了無數危機,就算此刻站在甲板上,蘇敗也不敢像吳鉤二人喝個大醉淋漓,輕輕抿著烈酒,迎著海風。

吳鉤和滄月也不知喝了多少酒,甲板上堆積了酒罈,醇厚的酒香驅散了四周的雪絮味,月光下,滄月精緻的俏臉上出現了一抹緋紅,而胖墩更是直接倒地打著呼嚕。

滄月喝了口酒,打了個酒嗝,靠在甲板上看著蘇敗,柳眉微蹙,細細的瓜子臉上酡紅更盛。

「怎麼了?」蘇敗眉頭微皺,居高臨下,趁著月光隱約間可以看見滄月那羊脂般細美的玉頸上泛起的嫣紅。

「難受1滄月扭了扭身子,手中空蕩蕩的酒罈直接滑落。

「喝這麼多烈酒能不難受1蘇敗放下手中的酒罈,輕笑道:「這烈酒還是少喝的好,再說怎麼看你也不是很會喝酒的樣子1

「誰說我不能喝酒1滄月唬起臉瞪著蘇敗道,直接說完這句的時候,醉眼朦朧,暈倒在地。

「醉了?」蘇敗前腳輕輕踢著滄月纖細的玉腿,見前者紋絲未動,一陣苦惱,這兩個醉鬼倒在這裡,自己今晚豈不是要一直照看著,「真是兩個讓人不省心的傢伙1

四周諸宗的弟子有些訝然的望著這一幕,特別是躺在甲板上的滄月,那可是十足的睡美人,特別在月光的映襯下,緋紅細嫩的肌膚猶如玉石般晶瑩……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