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八十二章沉重的打擊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弟子等人的死推給劍墓中的巨獸,不過按照目前這情況來看,是沒有必要了,步驚仙出現和強勢讓蘇敗暗鬆了口氣。 望著蘇敗和步驚仙遠去的身影, 猩紅的海浪滾滾而來,海風帶著嗆鼻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清冽的秋風盤旋著,孤島好似汪洋大海中的一片孤舟,隨時可覆滅。『文學館』

妖異的血煉之門中,一道驚心動魄的倩影緩緩而現,楊柳般的青絲在風中搖曳著。

望著這張精緻猶如皎月般的俏臉,劉子昂突然感到自己的心臟緊縮了起來。

「不是棄青衫?」納蘭晨訝然的望著眼前這一幕,此刻心中猶如翻江倒海般。

「滄月1庄夢閣的少婦貝齒輕咬著朱唇,嫵媚的俏臉上綻放出了燦爛的笑意:「怪不得這數月沒聽到你這瘋丫頭的消息,原來是偷偷混進血煉空間1

修長的睫毛微微晃動著,滄月美眸對著遠處的蘇敗微眨,邁著蓮步款款向著庄夢閣諸位長老走去。

秋日的餘暉下,滄月那銀色長裙泛著炫彩之光,這一刻她好似從畫中走出的仙女般,舉手投足間流露出的氣質都讓人為之窒息。

諸宗弟子眼神皆是有些火熱的盯著這道倩影,就算一些宗門長老也饒有趣味的望著滄月。

「怎麼會是庄夢閣弟子,棄青衫在搞什麼1納蘭晨眉宇間的陰厲在陽光中消融了不少,劍眉微挑著,眼露思索。

「咳1劉子昂輕咳一聲,將眾人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在血煉之門上,其腳步聲並未隨著滄月的走出而有所消散,反而更加的低沉有力。

半響后,吳鉤一臉人畜無害的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儘管不知道這胖子是誰,但其百尺宗的宗袍足以表明其身份,百尺宗長老各個面露微笑,望向吳鉤的眼神多出了少許和藹,這種莫名的和藹讓吳鉤滿頭霧水,狐疑的望著這些長老,抬步走下古老的祭壇。

「呵,劉長老我百尺宗也出現了名弟子,現在在人數上可是和琅琊宗持平1百尺宗那名消瘦的老者輕笑道。

「我庄夢閣不也是如此1少婦咯咯笑著。

劉子昂臉色有些陰沉,其目光不著痕的望向納蘭晨,前者此刻臉色也有些陰沉。

腳步聲在吳鉤走下祭壇后,就消散,猩紅的血煉之門內再次變得死寂無比。

蘇敗懶散的打了個哈欠,淡淡的望著劉子昂和納蘭晨那略微有些陰沉的臉龐,嘴角微掀,琅琊宗和庄夢閣以及百尺宗倖存下來的弟子相當,也就是說無論是押琅琊宗的還是庄夢閣,還是百尺宗,都是贏,這老傢伙非得要大出血不可。

刀劍閣和天涯閣等諸位長老此刻也是陰沉著臉,目光凝重的望著血煉之門,過了這麼久,兩宗還未出現一名弟子,這可不是什麼好徵兆。

一種詭異的氣氛在蘇敗等三人出現之後,蔓延在眾人心頭。

步驚仙微閉著雙眸,一副老神的樣子,對於他而言,能夠讓他在意的也只有蘇敗的生死。

修鍊武道這麼多年,劉子昂從來沒有像這一刻,覺得時間是如此漫長,好似一個世紀般,那死寂血煉之門中再無泛起任何的腳步聲,唯獨秋風拂過祭壇時,掀起的呼呼聲。這種死寂,讓劉子昂和納蘭晨兩人的呼吸都變得有些急促,隱約間心頭泛起一種不好的預感,納蘭晨雙眸虛眯,轉身,目光緩緩的落在一臉平靜的蘇敗身上,「你在血煉空間內可曾見過棄青衫?」

蘇敗雲淡風輕的望了納蘭晨一眼,感到其話語中流露出的質問語氣,蘇敗當下略微有些夾Γ道:「像棄師兄那等翹楚,豈是我這種人可以見到的,不過倒是聽過不少關於棄師兄的傳聞,聽些刀劍閣弟子說過,棄師兄好像和天涯閣的秦武墨,百尺宗的蕭文若等人在密謀些什麼,帶著眾多宗內弟子前往血煉空間最深處1

納蘭晨目光泛著冷意盯著蘇敗,好似要看出蘇敗這句話的真實性,不過前者的神色平靜的猶如一灘死水,就算在納蘭晨目光的注視之下,也不起波瀾,始終那麼古井無波。

「血煉空間最深處,難道棄青衫等人發現了新劍墓?」納蘭晨眉頭微皺,心中喃喃低語著:「難道是因為這事情耽誤了,或許片刻之後,棄青衫等人就會出現1

有這樣想法的不僅僅只有納蘭晨,其餘諸宗長老也有這樣的心思,畢竟血煉空間內機遇無數,特別是些劍墓的存在。

劉子昂心頭卻有些沉重,眼眸間甚至浮現出了少許憂慮,劉東,到現在還未出現過!

嗡!猶如天外隕石轟擊的清脆聲毫無徵兆的在血煉之門中泛起,只見那些腐朽的妖獸屍骸上徒然瀰漫著恐怖無比的氣息,就像在沉睡中蘇醒過來似的,古老的讚歌在祭壇上飄揚而出,猩紅刺眼的血煉之門猶如夕陽下的泡沫,無聲無息的消散,化作猩紅的血水,順著祭壇流淌而下,直至融入妖獸骸骨中,半響后,這些骸骨通體泛者血紅。

「血煉之門關閉了1諸宗長老臉上的笑意在這一刻徹底的凝固住,劉子昂眼神再無先前的風采。

納蘭晨眼角的陰沉化作了瘋狂與難以置信,血煉之門關閉,那只有一個解釋,血煉空間中再無其餘倖存的諸宗弟子,也就是說,萬餘名弟子也只有蘇敗三人倖存了下來。

蘇敗略微有些無趣的望著眾人的臉色,他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的臉色能在瞬息內發生這麼多變化,特別是劉子昂的神情,讓蘇敗心中暗自冷笑。

「走吧1步驚仙緩緩睜開雙眼,轉身對著蘇敗道,率先向著海岸走去,猩紅的血浪總是掀起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蘇敗微微點頭,轉身,一臉平靜的緊隨在步驚仙身後。

「這怎麼可能,東兒的修為已至入道九重,怎麼可能會死在血煉中1劉子昂臉龐有些扭曲的猙獰,猛地轉身,雙眼泛紅的盯著蘇敗:「蘇敗你隨我吾兒進入血煉,為何你活了下來,而吾兒卻死了,他是怎麼死的1最後一句,劉子昂是咆哮而出,其身上頓時冒出一股可怕的氣息,向著蘇敗壓去。

來了!蘇敗眼中閃過一抹精光,正欲開口,走在前方的步驚仙卻停住了步伐,「劉子昂,你兒子的死活和敗兒有什麼關係?」

轟!一瞬間,步驚仙身上驟然湧現出一股無匹的氣勢,在這股氣勢前,劉子昂的氣息立即土崩瓦解。

轉身,步驚仙挑著劍眉,筆直如槍的身體上赫然泛起了滔天血海般的氣息,其漆黑的雙眸也滲著寒意:「有些事情,我不說並不是意味我不知道,不要時刻挑戰我的底線,你應該知道,觸及我的底線有怎麼樣的下場1話音未落,步驚仙右手抬起,頓時,劍氣猶如潮水般在步驚仙的劍指上洶湧而出,瞬間就形成一柄三尺青峰,一股凌厲的鋒芒向著劉子昂籠罩而去,二者之間的空氣頓時凝固祝

劉子昂神情變化不定,數息之後方才輕嘆道:「你果然是踏入了先天六重1

先天六重!現場的氣氛徒然變得壓抑無比,其餘諸宗的長老各個臉色陰晴不定的望著步驚仙。

站在步驚仙前,蘇敗比誰都清楚的感受到眼前這柄三尺劍影內凝聚的能量,白皙的臉龐上泛起一抹奇異:「這就是先天強者的實力嗎?」

轟!步驚仙一指點落,盤旋於上空的劍影猶如流星般直墜而下,所過之處,猩紅的地面上立即被劍氣犁出了一道寬有數丈,長有數丈的凹坑,四周的沙石化作齏粉。

好恐怖的一指!諸宗長老心頭皆是一跳,輕而易舉的一指卻足以抹殺先天強者。

轉身,步驚仙眼角的餘光掃過一臉平靜的蘇敗,眉宇間的凌厲頓時驅散了不少,「你沒必要向他解釋些什麼1

蘇敗嘴角微掀,點著頭,目光若有深意的望著僅在眼前的劍痕,其上殘留著一股可怕的氣息,這就是劍意嗎?

「走吧1步驚仙抬步而出,不疾不徐的向前走去。

蘇敗收回目光,平靜的臉龐下,其體內流淌的血卻有些沸騰,抬眸望著過分遼闊的蒼穹,嘴角綻現一抹期待的笑意,「這就是大荒世界,彈指間劍氣縱橫,真是讓人嚮往1

抬步,蘇敗不緊不慢的緊隨在步驚仙之後,同時向著吳鉤和滄月兩人打了個眼色。

原本踏出血煉空間前,蘇敗就準備好了一番措辭,欲將諸宗弟子等人的死推給劍墓中的巨獸,不過按照目前這情況來看,是沒有必要了,步驚仙出現和強勢讓蘇敗暗鬆了口氣。

望著蘇敗和步驚仙遠去的身影,

猩紅的海浪滾滾而來,海風帶著嗆鼻的血腥味撲面而來,步驚仙走在前方,眼角綻起一抹笑意:「他是死在你手中1

「誰1蘇敗平靜問道,步伐的幅度未曾有過改變。

「劉子昂的兒子1步驚仙刻意的壓低聲音。

「步叔為何這麼說?」蘇敗問道。

「你身上有很重的血腥味,這種血腥味並不局限於妖獸1步驚仙輕笑道。

血腥味!蘇敗平靜的眸子中閃過一抹訝然,旋即又暗自點頭,像步驚仙這種經歷無數生死的強者,無論是眼力還是其他方面,都是毒辣無比,僅僅這一點細節就能看出些什麼。

釋然一笑,蘇敗與步驚仙並肩而走,「步叔是希望他死在誰手中?」

雙目對視,步驚仙沉吟了數息,驀然一嘆:「雖然這些年我大多數時間都是閉關,但是對你的關注可未曾少過,劉子昂那混蛋兒子囊磺校我都看在眼裡,但我始終卻未曾出面過,你知道為什麼嗎?」

「步叔再等,等我開口的時候1蘇敗輕聲道。

「嗯!武道之途註定是鋪滿血路,若是以你往日那怯弱的性子,註定是不適合走這條路1

「以往的你,比誰都勤奮,但始終少了些血性,我在等,等你奮起揚劍的那一刻1說到這裡,步驚仙臉上掠起一抹欣慰。

「讓你久等了1蘇敗輕笑道,目光卻向著前方望去,一望無際的汪洋血海之上,掀起的血色巨浪足足有數十丈之高,轟鳴聲不斷。

一艘猶如小山般大小的黑色古船停落在海岸邊,好似幽靈,透著驚天的煞氣。

這艘船通體以妖獸屍骸構成,烏黑髮亮,望之讓人膽寒,蘇敗微眯著雙眼,他記得這具身體就是乘著這艘船度過汪洋血海而至這座孤島,然當真正目睹這一幕的時候,蘇敗心中還是有些訝然。

「上船吧1步驚仙走向這黑色古船,雙腳踏在滾滾而來的血浪上,如履平地。

蘇敗暗自咂舌,緊隨其後,踏著血浪,有一股刺骨的寒意直涌而來,就像走在屍山血海中,蘇敗眉頭微挑,娘的,這真是鮮血,並非是染紅的海水。

蘇敗登上古船,舉目望去,這烏黑髮亮的船體上雕刻著無數的凶鬼圖案,以及堆砌如山的屍體,陣陣寒意縈繞在其上,讓人不寒而慄。

而此刻,數名站在古船上的琅琊宗弟子立即走來,微微行禮道:「步長老1

「將琅琊劍閣中天字閣給我1步驚仙面無表情道。

「諾1一名年長的琅琊內門弟子微微點頭,扭頭看向了蘇敗,眼中有些訝然,這小子居然在血煉中倖存了下來。

「步長老這邊請1這名弟子立即收起了心中的訝然,對著步驚仙行禮,帶著路。

這座古船上並非只有琅琊宗弟子,還有其他宗弟子,各個有些好奇的望著蘇敗,這些人大多數都是內門弟子,修為差不多都是踏入凝氣境,各個身上瀰漫著渾厚的氣息。

迎上這些情緒不一的目光,蘇敗一臉的平靜。

龐大的船隻上,其閣樓無數,接連成一片,好似陸地般。

片刻后,一座精緻的閣樓出現在蘇敗的視線之中,說是精緻,這座閣樓的構架完全是由妖獸屍骸堆砌而成,不過在蘇敗看來,這座閣樓更像是妖獸張開的血嘴。

將蘇敗和步驚仙帶到這裡,這名琅琊宗弟子滿臉獻媚道:「步長老,這是琅琊劍閣天號和地號1

「嗯1步驚仙漠然點頭,他很少笑,也唯獨在蘇敗面前露出少許笑意。

「步長老,若是有事情你只要敲打雅閣中的古鐘,弟子會立即出現1這名弟子熱情道。

「嗯,你叫什麼名字,一會兒回宗後去內門領取顆造化丹,就說是我步驚仙說的1步驚仙淡淡道。

「弟子叫楊修,多謝步長老的賞賜1這名弟子狂喜道。

「下去吧1步驚仙揮揮手,目光轉向蘇敗,聲音難得柔和道:「你就住在地子號,在血煉中廝殺了那麼久,也該好好歇息,放鬆些,畢竟修鍊是要鬆弛有道1

「嗯1蘇敗點點頭,望著這名一臉狂喜的內門弟子,暗自咂舌,一顆造化丹就讓這傢伙這麼興奮,尋思著,什麼時候向步驚仙討要些,向步驚仙行了個禮,抬步走向一旁的雅閣,打量著有些陰森的閣樓,邁入其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