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八十一章輸死你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蘇敗卻有些熟悉的感覺,這張臉和劉東有些相似之處,蘇敗也能夠猜出,這人是劉東的父親,琅琊宗長老劉子昂,想到劉東死在自己手中,蘇敗噙著的笑意越發燦爛,老傢伙,看你還能笑多久! 劉子昂有些驚訝蘇敗...

砰砰!

一陣沉穩的腳步聲毫無徵兆的泛起,撞擊在眾人的心頭。

無數道目光眼角眨也不眨的盯著妖異的血煉之門,半響后,眾人眼瞳猛然一縮,猩紅刺目,一襲血衣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內。

猩紅的刺眼,望著那張邪魅的俊臉,滿場徒然死寂下來。

劉子昂和納蘭晨等人更是張著大嘴,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這一道身影。

蘇敗的俊臉上噙著燦爛的笑意,眼眸微抬,眼角的餘光淡淡的掃過一臉震驚的納蘭晨等人,最後緩緩落在步驚仙身上:「步驚仙1

無視這一道道錯愕的目光,蘇敗自顧的朝前走去。

步驚仙冷峻的臉龐上難得泛起了激動之色,其眼中的漠然在觸及蘇敗身影的剎那立即蕩然無存,「敗兒1

「琅琊宗蘇敗1冷冽的秋風橫掃而來,諸宗長老的身影在風中凌亂,他們沒想到率先踏出血煉之門的是蘇敗,是琅琊宗弟子。

也就是說他們這些人押注已經失敗了,千餘顆造化丹就這麼憑白無故的送給劉子昂,一想到這裡,眾人心頭就隱隱作痛,望向蘇敗的眼中,其震驚絲毫不減。

「怎麼會是你?這怎麼可能,以你入道四重的實力怎麼可能在血煉空間中倖存下來1劉子昂有些失態的驚呼而出。

納蘭晨神色也是變化不斷,然當目光觸及蘇敗那平靜的黑色眸子時,其臉上再次泛起一抹訝然:「半步凝氣1

半步凝氣!這句話彷彿帶著魔咒似的,讓劉子昂身形再次一顫,眉頭微挑,「聽東兒講這小子在數月前修為不過入道四重,此刻居然踏入了半步凝氣1

半步凝氣在這些人眼中與螻蟻沒有區別,但是半步凝氣這修為出現在蘇敗身上,就有些不正常了。

「不過這小子丹田破碎,就算是步驚仙也是束手無策,此生也止步於此1劉子昂臉上擠出了如花般的笑容,「諸位,率先踏出血煉之門的是我琅琊宗弟子蘇敗,按照先前的賭約,諸位第一份賭注是輸了,呵,諸位都是諸宗德高望重的長老,想必應該不會食言1

聞言,先前押注的諸宗長老,皆是訕訕一笑,帶著少許陰沉的目光望向蘇敗,要不這小子,他們又豈能輸掉千顆造化丹,不過這小子是蘇贏的兒子?還真是弱的可怕,半步凝氣!

一道道目光齊刷刷的投射而來,若有若無的壓迫瀰漫,凝聚在一起好似洶湧澎湃的洪水般傾泄而下。

這股威壓,足以讓一名凝氣境的弟子怯步,蘇敗卻旁若無人的向著步驚仙走去,好似閑庭信步般,一臉的平靜。

僅僅這份氣度就足以讓人眼前一亮,特別是劉子昂,臉上的笑容微凝,這小子好像和東兒說的有些不一樣,在如此眾多強者的注視之下,他的目光古井無波,沒有任何的慌張和急促。

按照倒霉蛋的記憶,蘇敗微微向著步驚仙行禮,「步叔1

看著比數月前健碩不少的蘇敗,步驚仙眉宇間的冷峻頓時散了不少,眼神深處涌動著濃濃的暖意涌動,不過卻帶著少許責斥的語氣道:「血煉空間內妖獸橫行,以你那薄弱的修為就居然敢瞞著我偷偷的參加血煉空間,也不知道天高地厚,回去之後我非得讓收斂收斂這毛毛躁躁的性子1

雖然步驚仙一臉嚴厲的面孔,蘇敗卻能夠在其內感受到暖暖的關心,按照倒霉蛋的記憶,這步驚仙在琅琊宗中是他為數不。

自幼失去雙親,倒霉蛋就將步驚仙看做嚴父,而這次則趁著步驚仙閉關,他才有機會參與血煉,蘇敗微微一笑,「步叔曾教導我,一個人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倘若一個人若是能戰勝自己的恐懼,就會戰勝整個世界,若是因為畏懼生死,而渾渾噩噩的度過餘生,那還不如去死1

聞言,步驚仙神情卻是一怔,若有深意的望著蘇敗。

蘇敗坦然的迎上步驚仙的目光,他知道,以往日里倒霉蛋那怯弱的性格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不過他也不懼步驚仙會懷疑自己的身份,畢竟在這個世界上,所謂靈魂奪舍太過詭異,超出人的想象。步驚仙沉默了許久之後,緩緩開口道:「你變了?」

「人往往在經歷生死之後才會發現以往的認知是多麼的可笑而無知1蘇敗抬眸望著有些遼闊的蒼穹,輕聲道。

「變得有點像他,透著鋒芒1步驚仙略感有些欣慰道。

「他1蘇敗雙眸猛的一眯,步驚仙口中的他只能是一個人,蘇敗的父親!

在倒霉蛋的記憶中,蘇敗只模糊的回憶起一道偉岸的背影,而這道背影卻是倒霉蛋奮鬥數十年的動力,不過倒霉蛋對這道身影的認知僅僅停在他的名字上,每次問起步驚仙的時候,步驚仙總是沉默,好似不願提起這個名字。

「蘇贏1蘇敗心中默默念著這個熟悉無比的名字,也在琅琊宗中成為禁忌的名字。

步驚仙目光突然停頓在蘇敗身上,眼中有著無法掩飾的雀躍,笑了笑道:「短短數月就踏入半步凝氣,不錯1

「不過有些機緣罷了1蘇敗微微點頭,臉上倒是沒有任何的自得之色。

「血煉空間內機緣無數,然能遇之且能夠將之掌握的人卻很少1劉子昂轉過身,略微有些訝然的望著蘇敗,臉上泛起少許笑意:「不愧是他的兒子,短短數月就能踏入半步凝氣,不過武道之途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望你這數月能夠勤奮苦修,爭取在數月後的宗門審核時踏入凝氣境,有實力成為宗門的內門弟子1

踏入凝氣境!納蘭晨嘴角泛起一抹玩味的笑意,道:「劉長老說笑了,或許踏入凝氣境對於其他弟子很難,但對他的兒子而言,那簡單的跟喝水一樣1

步驚仙嘴角的笑意徹底斂去,眼神有些凌厲,劉子昂和納蘭晨明知蘇敗丹田破碎,若丹田無法修補,就算踏入半步凝氣,也無法再突破這桎梏,凝聚出真氣。

「有勞兩位前輩費心了,蘇敗不敢有絲毫的偷懶1蘇敗不在意的笑了笑,平靜的目光緩緩的落在劉子昂身上,雖初次見到劉子昂,蘇敗卻有些熟悉的感覺,這張臉和劉東有些相似之處,蘇敗也能夠猜出,這人是劉東的父親,琅琊宗長老劉子昂,想到劉東死在自己手中,蘇敗噙著的笑意越發燦爛,老傢伙,看你還能笑多久!

劉子昂有些驚訝蘇敗的平靜,這傢伙性子倒是和他死鬼老爹有些相似,可惜了,若是丹田未破碎,倒也能算個人才。

步驚仙望著蘇敗有些稚嫩的臉龐,他經歷了無數殺伐,感知力敏銳無比,他能察覺到,在蘇敗燦爛的笑意下似乎隱藏著一股凌厲無比的銳氣,好似未出鞘的利劍般,一旦出鞘必將鋒芒畢露,勢若雷霆,前者的這種變化讓步驚仙感到訝然的同時,還感到了欣慰,劍者自有鋒芒,然也要懂得隱忍。

站在其後的琅琊宗內門弟子,也饒有深意的打量著蘇敗,他就是那個人的兒子嗎?

「劉長老,按照先前的賭約,你可欠我四千餘顆造化丹1步驚仙轉頭,冷峻的臉頰上難得泛起戲虐的笑意。

「回到宗門,我自然會將丹藥給步長老1劉子昂眼角的肌肉微微一挑,心痛無比,四千餘顆造化丹,這簡直要了他的老命。

「造化丹1蘇敗目光立即明亮起來,暗自咂舌,這可是比起凝氣丹還要昂貴的東西,眼角的餘光在劉子昂等人身上掃掠而過,輕聲道:「步叔,你和劉長老打賭了?」

「劉長老坐莊,讓我等押注賭哪個宗門的弟子率先踏出血煉之門,以及那個宗門的弟子倖存人數最多,我就押了千顆造化丹在你身上1步驚仙溫和笑道,眼神中的凌厲也驅散了不少。

千顆造化丹押在自己身上,蘇敗神情先是一怔,旋即暗自苦笑,這些傢伙果然各個是土豪,自己在血煉空間中拼個半死才搞了數顆凝氣丹,這些傢伙一句話就扔出千餘顆造化丹,不過蘇敗心中還是隱隱約間有些感動,將千餘顆造化丹押在自己身上,怎麼看都是打水漂,而步驚仙卻這樣做了。

儘管輸給步驚仙四千餘顆造化丹,劉子昂心中可是憋氣十足,不過一想到其餘宗門長老的押注,劉子昂臉面朝天,緩緩的吐出了口氣,環顧四周道:「諸位,接下來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到底是哪個宗門的弟子倖存人數最多,是我琅琊宗,還是諸宗呢?」

這話一出,諸宗的長老神情皆是一正,目光眨也不眨的望著死寂的血煉之門。

「其他宗門也押了賭注?」蘇敗問道。

「各自押了自己宗門1步驚仙冷笑道,「他是認定了琅琊宗倖存的弟子人數最多,有恃無恐的坐莊,你在血煉空間中可曾見過名為棄青衫的弟子?」

「棄青衫1蘇敗笑著點了點頭,目光再次瞟了一眼滿臉笑意的劉子昂,眸子深處頓時湧出一股譏諷的冷笑:「這下子可有趣了,老傢伙輸死你1

就在這一刻,死寂的血煉之門中再次掀起了有些沉穩的腳步聲,眾人猶如重擊似的,各個身體緊繃起來,會是哪個宗門的弟子?

棄青衫!納蘭晨心中喃喃著,眼睛眨都未眨一下……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