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十九章一個人的舞台(下)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蘇敗詫異的挑了挑眉,這妮子什麼時候這麼大方。 「那劍墓的主人在劍墓中設下重重劍陣,這恐是劍陣師的傳承,你能夠接二連三的破開這劍陣,就足以說明敗類你在劍陣這方面有不錯的資質,而我和胖墩就沒這...

「蘇敗,你瘋了1

一道道驚呼聲猶如雨後春筍般橫掃而出,其內帶著少許顫抖和慌張。

累累骸骨上,一道道驚恐的目光齊聚在蘇敗的身上。

迎上這些目光,蘇敗面無表情,沒有理會這些驚呼聲。

劍動!絢麗的劍光在燦爛的陽光中綻現,掀起一連串猩紅的血花。

蘇敗這種漠視生死的殺戮讓諸宗弟子感到心驚膽顫,理智上告訴他們要遠離這個瘋子,然看見近在眼前的血煉之門,他們又有些不甘。

只要踏入血煉之門,就能離開這個該死的地方。或許在這個念頭的支配下,數名刀劍閣和天涯閣弟子挺身而出,聲嘶力竭道:「諸位,蘇敗今日顯然是要將我等只置於死地,一旦我等坐以待斃,等待我等的就是死亡,還不如一起聯手,殺了蘇敗1

「對,我等人數眾多,若是聯手起來,就算棄青衫也要暫避鋒芒1

「他們不過三人而已,有什麼可怕的1

這些出聲的青年面容猙獰,眼露凶光,持著長劍向蘇敗猛撲而去。

羊群效應這個不變的定理在哪裡都適用,在數名青年的帶動之下,驚疑不定的諸宗弟子,也紛紛眼露凶光,錚錚!

刺目的劍光撕碎這溫柔的陽光,一道道身影直掠而出。

六十餘道強弱不一的氣息匯聚在一起,猶如洶湧而來的洪水般,帶著一往直前的無匹氣勢。

滄月白皙修長的玉手微按住劍柄,蓮步輕邁,緊隨蘇敗之後。

然蘇敗消瘦的身影卻擋住滄月的視線,「我負責清場就可以了1

平平淡淡的語氣卻透露出蘇敗的自信,古井無波的目光靜靜望著衝來的諸宗弟子,眼中透著少許期待。

一人獨擋諸宗弟子,並非是蘇敗狂妄,而是對自己的實力深信不疑,在雙方實力相持的情況下,他會毫不猶豫的讓吳鉤和滄月出手。

而眼前這些諸宗弟子,其中不乏有入道八重的存在。

但是看似聲勢浩大,卻雜亂無章。

最重要的是,眼前這些諸宗弟子在蘇敗眼中可都是功點值的存在,本著不浪費的原則,蘇敗又豈能讓滄月和吳鉤動手,蘇敗閑庭信步的走出,揚劍!

劍光微寒,一襲血衣,飄然而上。

刺目的劍光如同神助般,洞穿其眉心,精確的令人髮指。

劍影漫天,蘇敗輕描淡寫的出手,每一劍都洞穿了對方的眉心,就像經過無數次演練似的。

同時蘇敗其身形在重重劍影之下,猶如柳絮般飄忽不定,總是在最恰當的時刻避開險之又險的一劍,這一幕落入滄月和吳鉤眼中,就算親眼目睹過蘇敗一劍擊殺棄青衫那一幕,此刻,兩人的呼吸也罕見的變得急促沉重起來,他們實在難以想象,蘇敗一人獨擋諸宗弟子,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每一劍都精確無比的落在敵人出現的位置,這需要多麼可怕的計算力和判斷力。

「還真是瘋狂若是稍有失誤,挨上一劍可不好受1吳鉤嘀咕著,眼神有些凝重,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夠看出其中的利害之處。

俏臉的嘴角微揚,滄月美眸微眯:「他是藉助這些人來磨練身法,反應判斷力和身體的控制能力1

「也只有他有這氣魄1吳鉤眼露佩服之色。

猩紅的血花洒洒而下,飄忽在血雨中的蘇敗就猶如行走於地獄深淵的惡魔,信手間揚起,刺出的劍光總是洞穿其敵方的眉心,

「恭喜宿主獲得17點功點值1

「恭喜宿主獲得16點功點值1

「恭喜宿主一品武技不入流劍之刺法熟練度+11

短短數十息間,沖在最前方數十名諸宗弟子盡死於蘇敗劍下,濺起的鮮血染紅了遍地的骸骨,為這無盡骸骨之地增添了少許血腥味。

當蘇敗四周的屍體堆砌至腰間的時候,這些諸宗弟子終於感到了心悸,抬眸向著四周望去,這才發現,六十餘人已經只剩下二十餘人,也就是說,短暫的交鋒中,已有四十餘人死於蘇敗劍下。如墨的黑髮瀑布般的垂落至腰間,蘇敗持劍站在屍體堆上,淌血的劍在陽光中折射出刺骨的寒意,迎上這道優雅的身影,諸宗弟子心中的恐懼彷彿被無限放大似的,直至最後有人再也承受不住恐懼帶來的窒息感,驚呼而出,步伐踉蹌的向後退去,蘇敗腳尖微蹬,驚鴻一劍,以最純粹,最優雅的姿態刺出,璀璨耀眼的一劍掀起了猩紅的血花。

「恭喜宿主劍技天外飛仙熟練度+11系統的聲音響起,蘇敗嘴唇微動:「成功了嗎?」

話音未落,蘇敗身形已經掠至倖存的諸宗弟子中,踏著血花,一道道璀璨的劍光以最優雅的姿態呈現在眾人的視線中,燦爛的陽光下,蘇敗好似起舞似的,翩若驚鴻,矯若游龍,就算是白天,依舊給人一種炫麗的感覺,猩紅的血花一連串的帶起。

秒殺!

無匹的力量加上令人髮指的精準度,蘇敗好似忘我的揚劍,輕描淡寫的刺出,沉浸於這一劍之中,直至四周再無一道身影站立時,蘇敗的劍方才停落在半空中,蘇敗心神微凝,看著天外飛仙的熟練度,劍眉卻是輕微一挑,自己一共出了二十二劍,然熟練度卻只提高了三點,也就是說,二十二劍中也只有三劍才具有天外飛仙的意,而其他只是具有其形。

「記得在半日前,我接連二十劍都未提高一點熟練度1蘇敗微閉著雙眼,回味著先前那種玄之又玄的感覺,旋即睜開雙眼,眼露思索:「難道是我對葉孤城的劍意有所感悟,優雅,唯美,孤寂,寂寞1抬起頭,蘇敗環繞著四周的遍地狼藉,秋風驟起,掀起滿地的血腥味,為這片天地增添了少許陰冷,這一張張臉龐對於自己而已還是很陌生,甚至以往蘇敗都未見過這些人,親眼目睹這一張張充斥著恐懼以及猙獰的臉龐,蘇敗心中卻未有任何的憐憫,這些人必須死,自己手上染了太多人的血,劉東,夢凌雲,秦武墨,納蘭紫,這些人無一不是諸宗一些長老之子,若是讓這些人得知自己殺了他們的兒女,蘇敗毫不懷疑,這些人必然會做出些喪心病狂的事情,他可不會天真到,那些傢伙會遵守遊戲規則。

居高臨下,蘇敗深邃的眸子凝視著遠處那一望無際的林海,秋風拂過,掀起一層層起伏的綠浪,其中摻雜著少許枯黃,蘇敗的目光好似掠過那重重林海,看到了劍墓群峰中那高聳入雲的挺拔劍峰,好似看到了劍墓中那瘋狂咆哮的巨獸,薄薄的嘴角掀起一抹笑意:「總要找個替死鬼1

轉身,蘇敗對著一臉錯愕的吳鉤和滄月道,「收拾戰利品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1

「全死了?」吳鉤望著滿地的猩紅,沒有人回答他。

才短短的數分鐘而已,六十餘人全部陣亡。

滄月那雙漂亮如皎月的瞳眸卻注視著七零八落的屍體,用力捏緊了拳頭,俏麗的嘴角,絲毫掩蓋不住她此刻雀躍的心情,一巴掌拍向吳鉤,「胖墩,別發愣了,收拾戰利品1

說完,滄月向蘇敗露出驚心動魄的笑意。

「戰利品我五成,你和胖墩五成1蘇敗輕笑道,持劍而上,絲毫不給滄月開口的句話,走向血煉之門,與蘇敗錯身而過。

而滄月神情卻是一怔,眯著雙眼,小聲嘀咕著:「我是想說,這次戰利品全歸你,哈,居然白白賺到了1滄月眸中泛著雀躍,撒腿歡快無比的向著屍體堆衝去,喊道:「胖墩住手,這種事情放著我來就行,你笨手笨腳,又要捏壞不少藥材1

蘇敗身形就如風中驟然而止的落葉,眼角的肌肉微微一挑,心中隱隱作痛,五成的戰利品就這麼沒有了。

距血煉之門還有數米的時候,蘇敗止步,凝視著這座血煉之門,瀰漫的血光迸發而現,隱約間有著威勢瀰漫,長劍歸鞘,蘇敗的手依然白皙,不沾絲毫血跡,托著下巴,若有所思道:「按照倒霉蛋的記憶,凡是參與血煉的的宗門弟子其修為必須要在凝氣境以下,歸根到底是因為這血煉之門,一旦修為超過凝氣境,從外界踏入這血煉之門,其上的威勢就會洶湧而出,足以將人碾碎1說此,蘇敗的目光略微有些明亮:「也就是說,超過凝氣境人的沒有機會進入血煉空間,除非他不要命了1

轉身,蘇敗望著一地的狼藉,這裡的血腥味極為嗆鼻,蘇敗深信只要過一段時間,林海中的妖獸就會傾巢而出,將這些屍體啃的丁點不剩,看著滿地的屍骸,蘇敗倒也明白為何這裡會出現這麼多屍骸了。數十米開外,滄月和吳鉤兩人捧著眾多藥材而來,人未至,其聲就至:「敗類,分贓了1

嘩嘩!琳琅滿目的藥材堆砌在蘇敗面前,誘人的清香徹底在空氣中瀰漫而出。

滄月晃動著手腕上的手鐲,又有數堆藥材以及數本武技擺在蘇敗的面前,遍地的藥材給人一種視線上的震撼,特別是那簡直不菲的龍蜒草之類。

纖細的玉手抬起,滄月雙眼發光,指著第一堆藥材,道:「這堆戰利品是殺劉東那些軟蛋時得的,敗類五成,我五成,胖墩你想都不要想1

吳鉤一臉的垂頭喪氣,當初就不應該和滄月這傢伙打賭。

「第二堆戰利品是殺夢凌雲時得的,敗類你五成,我和胖墩一人兩成半1點染曲眉微揚,滄月彷彿想起了什麼:「夢凌雲那兩顆凝氣丹在敗類你手中,我看就歸你,這些戰利品就歸我和胖墩,我六成,胖墩四成1

對於這個分配方案,蘇敗倒是沒意見,兩顆凝氣丹的價值確實不亞於這些藥材,而吳鉤眉頭則皺的更深,怎麼算,自己應該也分五成才對。滄月見吳鉤欲開口,美眸一瞪,語笑嫣然道:「像胖墩這麼英俊瀟洒的美男子,肯定不會介意這些藥材,對不?」

不得不說,滄月這一笑足以傾國傾城,至少在蘇敗看來是這樣,否則吳鉤也不會很男人的重重點頭:「必須的1

「咯咯1滄月笑的越歡快,雙眸彎成月牙,指著第三堆戰利品,「這是從棄青衫等人身上搜刮的,按照說好的,敗類你四成,我三成半,胖墩兩成半1話落,滄月眼珠微動,彷彿想起了什麼,怯生生道:「敗類,要不我再讓你看下褻衣,你再給我一成戰利品1

對於這麼無禮的要求,蘇敗一般選擇性的無視。

「這一堆戰利品你五成,其餘歸我和胖墩1滄月飛快的將這些藥材分成三分,將其中數目非常可觀的藥材堆放在蘇敗面前,善意的提醒道:「敗類,這麼多藥材你就這麼帶出去就不覺得麻煩,要不在放進我的芥子鐲里,我幫你帶出去,你給我兩株龍蜒草1微眯著雙眼,滄月眼神有些期待。

蘇敗很從容淡定的挽起衣袖,精緻的手鐲在陽光下泛著淡淡的光芒,讓滄月美瞳微縮,「芥子鐲,這玩意你居然有?」

「秦武墨身上的戰利品1蘇敗揚起嘴角,小心翼翼的將這些藥材收進其內,望著芥子鐲內堆砌如山的藥材,蘇敗目光略微有些明亮,他儘管不知道這些藥材的真正價值,不過也知道這些藥材若是拿到宗門中換取貢獻值,這些貢獻值也足以換取數十顆凝氣丹,想到這,蘇敗心中略微有些火熱。

「你們居然吃獨食1滄月氣憤道,不過眼中還是有些訝然,秦武墨等人居然會死在蘇敗手中。

「對了,還有一份戰利品1蘇敗露齒一笑,一枚玉片悄然出現在他白皙的手指間,「劍墓傳承玉片1

劍墓傳承玉片,這足以讓人為之瘋狂的東西,滄月和吳鉤兩人卻淡淡瞟了一眼,「這玩意歸你了1

「歸我?」蘇敗詫異的挑了挑眉,這妮子什麼時候這麼大方。

「那劍墓的主人在劍墓中設下重重劍陣,這恐是劍陣師的傳承,你能夠接二連三的破開這劍陣,就足以說明敗類你在劍陣這方面有不錯的資質,而我和胖墩就沒這資質,這劍陣傳承註定是與我無緣1滄月微蹲著身子,小心翼翼的整理著這些藥材,隨口道。

吳鉤也點點頭,「再說,這傳承玉片是老大你冒著生死得到的,本來就歸你1

「我也是這樣想的1蘇敗沒有矯情的將傳承玉片收起來,這玩意的價值可遠遠超過所有的戰利品,嘴角也不由挑起一抹燦爛的笑意,通過先前那數道劍陣,蘇敗知道,要成為劍陣師,就必須要有渾厚的靈魂力和精人計算分析能力,恰好,這兩點自己都具有,自己要成為劍陣師,應該不難。

抬起頭,蘇敗迎上明亮的蒼穹,漂浮的雲層漸散去,光芒萬丈,好似看到了自己那璀璨的未來。

接下來,滄月又遞給蘇敗數本武技,大多數都是不入流武技,本著不浪費的原則,蘇敗紛紛將之記住,直至武技欄上出現這些武技的名字時,蘇敗才將武技遞給滄月。

待戰利品都分好之後,蘇敗,滄月和吳鉤三人臉色都泛著一抹淡淡的笑意。

蘇敗抬眸望著遠處林海的盡頭,隱約間可以聽到一陣陣震耳欲聾的獸吼聲,一道道強弱不一的氣息肆虐於其間。

「這裡的血腥味將林海中的妖獸吸引了,頃刻間就將形成獸潮,不宜久留1吳鉤背著厚重的包袱,語氣凝重道。

「嗯,該走了1蘇敗收回目光,轉身望向妖異的血煉之門,漆黑的眸子中隱約間泛起少許的期待,一旦離開血煉空間,就註定要踏入那個多姿多彩,充滿無數傳奇的世界,大荒!

「只是會有人惦記我嗎?」

「又有多少人在譏諷著我,咒我死在這裡1

蘇敗輕聲喃喃道,不疾不徐的向著血煉之門走去,滄月和吳鉤緊隨其後……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