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十六章惡魔畏懼的男人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線,掩蓋了他的雙眼。 「恭喜宿主劍技天外飛仙熟練度+11 「恭喜宿主獲得50點功點值1 絢麗的劍光歸於搖曳的血花中,蘇敗持著淌血的劍,飄然而上,一襲單薄的血衣迎風而動,刺目的猩...

「我會的劍指,是無法傷到我的1

雲淡風輕的一句話猶如清風般拂過眾人的臉龐,聞之變色。

「劍芒指,這怎麼可能?」

「他怎麼可能掌握了劍芒指1納蘭紫的花容月貌頃刻間充斥著難以置信之色,先前那璀璨如虹的一指狠狠的將她以往的認知摧毀的丁點不剩。

江獄和寒若天兩人喉嚨微微滾動著,迎上眼前這道妖異無比的身影,心中卻是掀起了轟然大波。

眼中的錯愕漸漸退去,棄青衫止住身形,重新握住三尺青峰,目光有些玩味的盯著蘇敗,前者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讓他感到了一絲壓迫。

「我說錯了,你就像是隱藏於黑暗中的餓狼,隨時都會露出那鋒利的爪牙1

「原諒我先前的無知,二品劍技和劍指1

「蘇敗,你的資質終於讓我感到了一絲恐慌1棄青衫輕輕扭著脖子,臉上竟然有著笑容瀰漫出來,只不過在這笑容之下卻滿是冷冽:「現在的你,有資格成為的獵物1

話音未落,棄青衫猛的朝前邁出一步,骸骨紛碎,一股可怕無比的氣息在棄青衫體內湧現,單薄的青衫無風而動,此刻的棄青衫強悍的讓人絕望。

凝氣境!在棄青衫白皙的劍指間甚至有著劍氣縈繞,鋒利的劍尖遙遙指著數步開外的蘇敗,「這種感覺,我很久未曾感受到了,就算在秦武墨等人身上也是如此1

呼吸有些急促,納蘭紫嬌軀向著後方退出數步,微蹙的柳眉在這一刻也是舒展開來:「棄師兄認真了1

「這時候的棄師兄才是最可怕的,半步凝氣的修為將棄青衫逼到這程度1寒若天心中雖震驚蘇敗先前那一指,嘴角也是泛起一抹如釋重負的笑意,沒有人知道棄青衫認真起來的可怕。

江獄微微向著其餘琅琊宗弟子點頭,極為有默契的向著後方退去。

「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嗎?我更喜歡成為獵人,而不是獵物1排山倒海般的氣息洶湧而來,蘇敗巍然不動,神色依舊淡然,聲音不徐不疾顯得十分的平靜。

「規則是屬於強者的,誰是獵物,還是獵人都是由強者規定的1棄青衫淡笑道,眼角的餘光輕描淡寫的的掃過一旁的吳鉤,「一起上吧1

「如你所願1吳鉤微按著竹劍,深邃的眸子中隱約間有著戰意瀰漫。

滄月點染曲眉微蹙,清冽的目光落在棄青衫的背影上,僅僅一道背影卻給人帶來一種莫名的壓迫。

砰砰!兩股強悍的氣息幾乎在同時出現在滄月和吳鉤的身上,透著的凌厲的讓江獄和寒若天臉色微變,納蘭紫細聲溫語道:「棄師兄是不敗的,他可是要成為琅琊宗最璀璨新星的存在,豈能敗在這群烏合之眾手中1納蘭紫的聲音讓諸多琅琊宗弟子目光變得狂熱起來,棄師兄是不敗的。

蘇敗微眯著雙眼,半響后再次睜開雙眼,白皙的手,緊握著冰冷的劍柄,迎著瑟瑟秋風,踏步而上,幾乎是剎那之間,一股凌厲無比的氣息至蘇敗體內席捲而出,彷彿化作一柄鋒芒畢露的利劍,遙遙指著上方遼闊的蒼穹,靜靜的向著棄青衫走去,他的步伐很輕盈,「滄月,胖墩,他是我的獵物1

平淡的聲音卻給人一種毋庸置疑的霸道,吳鉤和滄月兩人對視一眼,吳鉤正欲勸阻,滄月卻朝後退出一步。

見此,吳鉤也無奈的聳聳肩,目光掠過持劍而上的蘇敗,他知道,在這種消瘦的體內,有著無人可以比擬的驕傲。

「一劍1蘇敗嘴唇微動,吐出一句讓秋風都為之靜止的話語。

「什麼?」棄青衫輕笑道,冰冷的劍器信手揚起,厲風驟起,微不足道的一劍卻有種返璞歸真的味道:「確實只要一劍1

兩道冰冷的目光猶如實質劍芒般,交織在一起。

秋風驟起,破碎的骸骨間有著粉末揚起,好似雪絮般盤旋於天地間,就在這一刻,蘇敗和棄青衫在這一瞬間暴掠而出,棄青衫隨手一劍斜斜而出,帶著璀璨而凌厲的劍氣,這一劍看似簡單,然而在棄青衫手中卻顯得恐怖無比,特別是縈繞於其上的劍氣,可怕的讓人感到絕望。

迎上這無匹的一劍,蘇敗消瘦的身影卻如秋風中驟然而靜的落葉,漆黑的眸子古井無波,就這一瞬息,蘇敗卻好似看到了這一劍的軌跡。

毫無破綻的一劍,封絕了所有後路。

一旦自己後退,就這一劍必然洞穿自己的咽喉。

面對如此可怕的一劍,蘇敗嘴角卻挑起一抹詭魅的弧度,整張臉變得邪氣稟然,瞬息間,蘇敗揚劍,一抹絢麗的劍光衝天而起,這方天地似乎因為這一劍的出現而顫抖。

沒人能夠形容那一抹劍光的絢麗,帶著一種孤傲的姿態酣暢凌厲的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衣,猩紅如血,人,冷若似劍,帶著絢麗的劍芒,翩然若仙,這一刻,好似走出雲端的仙人般,破開一切阻隔。

最美的一劍帶著難以想象的毀滅,擊潰棄青衫這一劍,撕開那縱橫的劍氣,冰冷的出現在棄青衫的視線中,棄青衫雲淡風輕的臉色在這一刻終於蕩然無存,腳尖猛地一蹬,企圖避開這一劍,只是脖子處傳來一陣的冰冷森寒讓他的身體徒然僵硬下來。

劍光似流星,轉眼既逝,靜,整個現場死寂的針若可聞,琅琊宗等人各個駭然的望著眼前如同噩夢般的一幕。

納蘭紫俏麗的花容上一陣青一陣紅一陣白,變化無常,她壓根就難以想象眼前這一幕,她心中的那個不敗,在這一刻居然敗了。

寒若天和江獄也是狠狠揉著雙眼,眼神瞬間變得黯淡無光。

「我敗……1棄青衫臉上也是泛起一抹驚疑不定的神情,至此他都未看清楚這絢麗讓人沉醉的一劍,抬眸迎上蘇敗的目光,嘴唇微動,正欲說些什麼,蘇敗卻手腕微動,冰冷的劍峰毫無徵兆的洞穿了棄青衫的咽喉,剎那間,血染長空,猩紅的猶如凋零的花瓣,美到了極點,棄青衫目光靜靜望著這道沐浴在陽光下,讓陽光徒然失色的身影,只是濺起的鮮血染紅了他的視線,掩蓋了他的雙眼。

「恭喜宿主劍技天外飛仙熟練度+11

「恭喜宿主獲得50點功點值1

絢麗的劍光歸於搖曳的血花中,蘇敗持著淌血的劍,飄然而上,一襲單薄的血衣迎風而動,刺目的猩紅。

在與棄青衫擦肩而過的剎那,蘇敗嘴唇微動:「我,在遇見你之前一直都是很驕傲的,不過現在變得更加驕傲1

蘇敗翩然而來,優雅的姿態無可挑剔,嘴角噙著燦爛的笑意,只是這笑意在納蘭紫等人的眼中就如同惡魔一般,特別是那淌血的劍器,讓納蘭紫等人面色慘白如宣紙,就像被嚇傻了似的,各個猶如一尊石像般,不過迎上這道優雅的身影時,連同納蘭紫在內的琅琊宗弟子都低下頭,沒有任何人敢直視這道優雅的身影,先前那優雅的一劍就如一座大山般壓在眾人的心頭,讓他們將近窒息,只是納蘭紫的沉默並不代表蘇敗的沉默,凌空而踏,咻,手中的長劍再次揚起,劍光,微寒!

離蘇敗最近的一名琅琊宗弟子,雙腳打顫,還未反應過來,這一劍,就洞穿咽喉。

噗!鮮血迸發,妖異的猶如綻放的血蓮。

納蘭紫等人臉色大變,若是平時必然喝斥,但這一刻,就算是踏入入道九重的江獄,也不敢出聲,眼中充斥著驚恐之色。

各個全身顫抖著,在鮮血濺落在他們身上的剎那,諸多琅琊宗弟子再也壓制不住內心的恐懼,紛紛轉身,欲逃離這可怕的地方。

蘇敗卻如閑庭信步般走著,優雅的身影踏著飛濺的血花,快到極致的一劍劍洞穿而出,帶著讓人無法看清楚的軌跡,噗!噗!噗!

微寒的劍光下,滾熱的鮮血將之點綴。

靜,整個世界彷彿都只剩下那血落的聲音,蘇敗踏著具具屍體,不疾不徐的走到納蘭紫,寒若天,江獄三人面前。

琅琊宗弟子中,也唯獨這三人一動未動。

並非是三人不想動,只是江獄知道,四周的空間儼然被蘇敗的劍封住,一旦自己一退,等待他的就是死亡。

「蘇敗1寒若天有些苦澀,聲音低沉的甚至讓他自己都感到陌生。

納蘭紫俏臉煞白,嬌軀微震,殷紅的嘴唇因為恐懼都被她給硬生生咬出鮮血來,以往的高傲的姿態再不復。

「棄青衫已經死了,你我之間並無太多的恩怨1江獄後背已經滲出冷汗,直視眼前的蘇敗,一股沉重的壓迫感在他心頭瀰漫,比起當初面對棄青衫的時候更盛,「我江獄可以對天發誓,今後以你為首是瞻,忠誠於你!血煉之門已經開啟了,我們隨時都可以回去,一旦回去,以你的實力加上我,足以在琅琊外門中取得舉足輕重的地位,就如同棄青衫1說到最後,江獄暗淡的目光已經露出少許明亮,期待無比的望著蘇敗,只是一抹乍現的劍光卻將他眼中的期待徹底的摧毀,鮮血乍現。

「嗚1江獄口中發出一陣聲響,死死的捂著自己的脖頸,目光漸漸渙散,至死他都未想到蘇敗連想都沒想,直接出劍。

撲通!江獄倒地,濺起的鮮血染紅了滿地的屍海

蘇敗目光淡然的望著江獄的屍體,用著一種聞者心顫的語氣道:「忠誠於我,呵,可笑,忠誠是因為沒有足夠背叛的籌碼,你能夠背叛棄衫,總有一天也會背叛我。」

蘇敗的喃喃自語聲猶如深冬臘月的寒風般,冷冽刺骨,讓寒若天和納蘭紫兩人冷汗直冒。

納蘭紫咬著牙,佯裝鎮瞻埽我父親是長老,你若是殺了我,我父親絕對不會輕易饒過你1雖然納蘭紫很想擺出一副底氣十足的模樣,然而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語氣還是有些哆哆嗦嗦,終究,她還是被寵壞的小孩,寒若天好似抓到救命稻草般,急促道:「蘇敗,一旦我等死去,納蘭長老必然會追究此事,一旦他知道是你殺了納蘭師妹,他絕對不會放過你的1

面對寒若天無力的威脅,蘇敗連眼都未抬,揚劍,染血,帶起衝天的血柱,寒若天撲通一聲,倒地而亡,系統的聲音也在蘇敗腦海中再次泛起。

看到蘇敗連眼眨都未眨,納蘭紫僅存的理智在死亡的壓迫前蕩然無存,變得有些是歇斯底里,聲嘶力竭的尖叫著:「蘇敗,我們都是琅琊宗弟子,你不能殺我,你不能殺我1

只是蘇敗聞若未聞,抬步向著納蘭紫走去,每踏出一步,納蘭紫聲音就變得更加顫抖:「蘇敗你這個喪心病狂的,殘害同門,不得好死1

「同門?當初我躺在血海中的時候,誰曾去注意我這個卑微如螻蟻的琅琊宗弟子?」

「你三番兩次挑唆琅琊宗弟子前來挑釁我,誰曾去在意我這琅琊宗弟子的身份?」

「納蘭紫,你只是個沒長大的孩子1蘇敗嘴角始終噙著燦爛的笑容,和煦的陽光如瀑布般懸在刺目的血衣上,納蘭紫最後一根神經在這一刻彷彿斷開似的,指著蘇敗,咆哮著:「惡魔!你這個惡魔1

噗!一剎那的血紅濺起,落在傲然挺立的雙峰上。

慘白的俏臉依舊帶著瘋狂與絕望,納蘭紫的嬌軀搖晃著,最後倒地。

蘇敗的步伐未停,踏著寒若天和納蘭紫等人的屍體,轉身,俯視著遠處,險峻的山石林中的墓碑。

代表琅琊宗的命魂碑中,唯獨一道泛著血光的墓碑矗立著。

蘇敗靜立著,平靜的將劍歸鞘,衣上雖染著血,然握住劍的右手上,滴血未沾,白皙的手指乾淨如初。

蘇敗凝視著矗立的墓碑,半響后,眼眸微低望著納蘭紫的屍體,喃喃道:「惡魔嗎?你錯了,我並非是惡魔,因為惡魔尚且有一絲憐憫之心,而我一點都沒有,或許命中注定,我蘇敗是要做一個讓惡魔都感到畏懼的男人1話落,蘇敗抬起頭,目光迎上這過分遼闊的蒼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