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十四章揚眉,出劍!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身影,那搖曳的如墨黑髮給人一種觸目驚心的猙獰。 「武道這條路上沒有僥倖可言,我突然有些興奮了1棄青衫眼神帶著少許期待,這種期待卻讓蘇敗有種被毒蛇盯上的感覺,特別是迎上棄青衫那帶著少許笑意的目光...

ps:這裡解釋下為何不爆發的原因,皇楓現在是個上班族,每天六點多起來擠公交,晚上八點多回來,實在是有心無力!

溫暖的陽光穿梭於微隙的氣息,瀰漫於險峻的山石間。

綿延無絕的林海盡頭,陽光下,一道消瘦的身影充斥著深不可測的妖異而又飄逸的味道。

其後,一道略微有些肥胖的身影緊隨其後,就猶如影子一樣。

這兩道身影格格不入的闖進這裡,讓四周徒然死寂。

似笑非笑的聲音就像清風低吟著,其內的戲虐更是不加掩飾的狠狠砸向棄青衫。

這道熟悉無比的聲音讓納蘭紫等人臉色皆是一變,旋即,數十人目光極為有默契的向著聲音來源處投去。

蘇敗站在溫柔的陽光中,突兀的山石上,單手按著一柄隨手撿來的劍器,消瘦的身體毫無懼意的迎上齊刷刷而來的目光。邪魅的俊臉上勾勒著一抹輕輕淺淺的笑意,蘇敗漆黑的眸子中瀰漫著少許寒意,靜望著棄青衫。

「蘇敗1納蘭紫白皙修長的玉手在半空中不知放在那裡,豐滿的胸脯微微起伏著,顯示著她此刻的震驚。

「他居然沒死1江獄輕吸了口冷氣。

「在秦武墨三人的追殺之下,他居然沒事?」寒若天心頭震撼喃喃著。

修長的睫毛微微眨了眨,滄月偏過頭,微眯的美眸中掠過一抹欣喜,俏麗的嘴角微微翹著。

棄青衫緩緩轉身,有些冷峻的臉色在這一刻卻泛起了笑意,饒有趣味的目光落在遠處,淡淡道:「我以為你死了1

「我什麼時候讓你失望過?」染紅的血衣隨風而動,蘇敗眸子微抬,嘴角噙著燦爛的笑意:「所以,我從地獄中爬了出來站在這陽光下1

「你突破了,半步凝氣1棄青衫抬步向前,輕描淡寫道,然語氣中卻露出一抹難以掩飾的詫異。

「僥倖而已1蘇敗雲淡風輕道。

半步凝氣!納蘭紫俏麗的臉頰上掠過一抹發自內心的駭然,目光有些不知所措的望向寒若天,而後者的目光在這一剎那也有些麻木獃滯。

在二人初遇蘇敗時,蘇敗的修為是入道八重巔峰,而再遇時,蘇敗的修為是入道九重,而如今卻是半步凝氣。

「不可能,他數日前曾突破至入道九重,就算他的資質不錯,也絕對不會這麼快踏進半步凝氣1納蘭紫掩嘴聲音微微顫抖道。

只是沒有人去回答這個問題,也沒有人去質疑蘇敗是否踏入半步凝氣,棄青衫說蘇敗踏入半步凝氣,他們就相信蘇敗踏入半步凝氣的境界。

所有人都看著這道消瘦挺拔的身影,那搖曳的如墨黑髮給人一種觸目驚心的猙獰。

「武道這條路上沒有僥倖可言,我突然有些興奮了1棄青衫眼神帶著少許期待,這種期待卻讓蘇敗有種被毒蛇盯上的感覺,特別是迎上棄青衫那帶著少許笑意的目光,明明是清風拂面而來,蘇敗卻感到刺骨的殺意,右手微按著劍柄,沉穩如山,蘇敗目光絲毫不退讓,平靜的迎上棄青衫的眼神:「興奮能夠親手獵殺我這隻獵物?」

「不1棄青衫微搖著頭,目光微微一偏落在矗立的墓碑上,其猩紅的光芒縈繞著,「在我踏入凝氣境的時候,你就不是我的獵物,能夠讓我感到興趣的是,你和秦武墨他們會不會聯手,若是聯手,或許還能讓我感到壓迫。雖然這可能性很小,但也足以成為讓我興奮的理由1

聽著棄青衫話語中的自信,以及不經意間流露出對自己的藐視,蘇敗嘴角微揚起一抹詭魅的弧度,這一剎那,他的笑冷的猶如遠山的冰雪般刺骨,「可惜他們已經死了1

他們已經死了!

雲淡風輕的一句話卻讓棄青衫眼瞳猛地一縮,納蘭紫等人臉色劇變。

「我說過很討厭成為獵物的感覺,所以很不幸,秦武墨他們成為我手中的獵物1蘇敗舉步而來,他的步伐緩慢,但是每一步卻踏在眾人的心頭似的,用著聞之心顫的語氣道:「而你,棄青衫也將成為我手中的獵物,我突然有些興奮了1最後一句,蘇敗說出的口吻和先前的棄青衫一模一樣。

陽光透過淡薄的雲層,照耀著無盡骸骨的大地,反射出刺眼的寒意,讓人心悸,蘇敗一襲血衣飄然而上,走在燦爛的陽光中,讓陽光都有些失色而發冷。

蘇敗,這個曾經是棄青衫聽過都懶得去記的一個名字,此刻卻讓棄青衫的心頭出現了一絲沉重。

納蘭紫等人的呼吸甚至有些急促,聲音帶著自己都能明顯感覺到的顫抖:「秦武墨他們死了1

吳鉤緊隨在蘇敗身後,眸子微低,望著自己手上染血的竹劍,誰能夠想象的出,秦武墨三人是死於竹劍下的?

腐朽的骸骨在蘇敗的腳下破碎開來,作響,蘇敗一步步走來,直至出現在棄青衫等人的面前,兩人的視線也緩緩的碰撞在了一起,肅殺之意在二者之間瀰漫著,讓秋風都為之顫抖。

收斂起眼中的詫異,棄青衫臉色再次變得淡然,盯著蘇敗,輕描淡寫道:「可惜,為數不奮就這麼蕩然無存1

蘇敗黑色眸子僅在棄青衫身上停頓了數息,微偏,凝視著這張絕世傾城,有著清雅脫俗氣質的嬌美容顏上,不禁想起了那道清脆的聲音:「如果你們找不到我,我會站在最矚目的地方讓你們看見1在這道清朗耀黑的眸子注視之下,滄月的眸子迸發出攝人心魂般的美麗,嘴角輕輕的揚起:「我還以為你和胖墩都死了,正要和對方來個玉石俱焚1

重重殺機之下,滄月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清脆,清風驟起,捲起玉蝶劍上的血花,滄月蓮步輕邁向著蘇敗走去。

迎上這道曼妙的嬌軀,江獄和寒若天兩人眉頭皆是一挑,強悍的氣息迸發而現,冰冷的劍峰擋在滄月的面前,一旦滄月向前逾越半步,這劍峰絕對會毫不留情的落在那張讓美的讓人窒息的臉龐上。蘇敗抿著嘴,似笑非笑道:「我現在有些後悔早來了,應該等到你和對方玉石俱焚后出現,那時,戰利品就歸我和胖墩了1

聞言,滄月抬起的蓮步在半空中一頓,清冽的眸子微凝看了蘇敗一眼,這張白皙有些過分的臉龐卻讓她生出狠狠抽上一頓的衝動。

見蘇敗和滄月兩人旁若無人的閑談著,納蘭紫俏臉微寒,秋水眸中,寒意閃現而過,臉上卻莞爾笑道:「沒想到蘇敗師兄能夠在秦武墨等人的追殺之下反過來將之殺之,這實力足以讓我等佩服,以蘇敗師兄如今的實力,在血煉空間中,恐也只僅次於棄師兄之下1

儘管看上去納蘭紫這番話在稱讚蘇敗的實力,但在場的人都聽出了一抹暗藏於其中的譏諷。

僅次於棄師兄之下,這句話可是相當於的刺耳,那意思就是你蘇敗好不容易僥倖活下來,就不自量力的找上來。

只是納蘭紫這刻意譏諷的一句話在蘇敗眼中去如同清風般,蘇敗理都不理,在很久以前他都懶得和這明顯胸大無腦的傢伙廢話。

納蘭紫美眸始終停落在蘇敗的臉上,見前者直接對自己無視,瞳孔急速的收縮著,憤怒在其內迸射著,不加掩飾的譏諷道,甚至直呼蘇敗為敗類,道:「敗類,在數月前棄師兄就是半步凝氣,如今更是踏入凝氣境,半步凝氣和凝氣境。呵,世界上有種最痛徹心扉的無奈是明知道差距,卻無法逾越,你和棄師兄之間修為的差距就是這無法逾越的鴻溝1

聽著納蘭紫這咄咄逼人的話語,其餘琅琊宗弟子也恢復了不少底氣,眼中的驚駭也不復,而是帶著少許輕鬆的語氣調侃道:「納蘭師妹這句話可謂是一針見血,棄師兄豈是尋常阿貓阿狗都能挑戰的,當初天涯閣的秦武墨等人聯手,也敗的那麼徹底1

「不自量力1

站在棄青衫的身後,無論是納蘭紫還是其餘琅琊宗弟子,說起話來都沒有任何的顧忌。

眼前這道筆直猶如標槍的身影在納蘭紫等人眼中就好比巍然的山嶽,無人可以撼動。

江獄和寒若天微皺的眉頭當觸及棄青衫的背影時,也緩緩舒展開來,前者是不敗的,不過當江獄看到蘇敗嘴角勾勒起的淡淡微笑,心頭卻是莫名的一顫。

面對納蘭紫以及其餘琅琊宗的譏諷,蘇敗臉色始終那麼平靜,再次抬步,他的身上已然透出一股凌厲的殺機,這個世界並非是用聲音說話,而是用劍說話,至少在蘇敗看來是這樣的,他都懶得和納蘭紫等人廢話上幾句,揚眉,出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