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十二章芥子鐲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目的地方在哪裡?」蘇敗問道。 「最矚目的地方?」吳鉤眼露沉思,有些苦惱道:「這我可猜不出來1 「死在劍墓中的諸宗弟子可不在少數1蘇敗目光微凝,眼前依稀浮現出一座氣勢磅,由皚皚白骨堆砌...

染血的衣衫搖曳著,蘇敗微眯著雙眼,眼神有些火熱。

刀三生,蕭文若,秦武墨,這三人是各自宗門的翹楚。

換句話說,這三人都是土豪。

蘇敗蹲下身來,雙手飛快的在秦武墨身上來回摸索,可惜蘇敗將秦武墨全身衣服都扒下來也不見一樣東西。

「古怪1蘇敗眉頭微皺,其目光立即注意到秦武墨手上泛著金屬光澤的手鐲。

「芥子鐲1蘇敗眸子立即明亮起來,暗自咂舌,怪不得秦武墨身上沒有任何的東西。

「看來秦武墨在刀劍閣中的地位不低,至少棄青衫手上都沒有這芥子鐲1蘇敗來回翻看了這芥子鐲,其表面上烙著少許精緻的印記,印記間泛著淡淡的光芒。

吳鉤站在一旁,望著蹲下身子收取戰利品的蘇敗,眼中的震撼久久不散。

若不是親眼目睹了這一切,吳鉤實在是難以置信眼前秦武墨三人是死在蘇敗手中。

不過蘇敗先前那可怕的實力也給吳鉤留下極深的印象,才短短一日而已,蘇敗的實力可謂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今天的收穫倒是不少1蘇敗起身,向吳鉤揮舞著手中的芥子鐲。

「居然是芥子鐲1吳鉤緩步上前,有些訝然道,低眸望著氣絕身亡的秦武墨,微搖著頭,「滄月若是在這裡,絕對會興奮個半死1

「那妮子1蘇敗漆黑的眸子中掠過一抹動人心魄的倩影,嘴角挑起一抹燦爛的笑意:「這次戰利品可沒有這妮子的份1

玩弄著有些精緻的手鐲,隱約間瀰漫著有些隱晦的味道,蘇敗心神微動,望向吳鉤,「你知道這東西怎麼用?」

「芥子鐲上面存在著其主人的烙印,唯獨主人才能打開1

「不過秦武墨一死,其上的烙印也蕩然無存,老大你若是想打開這芥子鐲,只需要重新滴血認主就可以1

吳鉤語氣帶著少許羨慕的口吻,娓娓道來。

聞言,蘇敗抬眸望了吳鉤一眼,這胖墩懂得還真多,看來他在百尺宗地位並非自己想象的那麼低,至少尋常的外門弟子是不知曉這芥子鐲的存在。

滴血認主,蘇敗咬破指尖,一點猩紅滴落在古樸的芥子鐲上。

剎那間,一道清脆的聲響在芥子鐲上響起,彷彿某種桎梏在這一刻蕩然無存,蘇敗手握著芥子鐲,隱約間有種血脈相連的感覺在心頭瀰漫。

「果然神奇1蘇敗輕聲喃喃道,其心神微凝,頓時有著一片細小的空間出現在蘇敗的感知中,這空間有數平方米的大小,琳琅滿目的藥材堆砌在其上。

除此之外還有些丹藥,大多數都是精力丹。

精力丹,其內蘊含的天地元氣遠遠超過妖獸血肉中的分量。

讓蘇敗有些失望的是,芥子鐲中除了這丹藥和藥材外,大多數都是些雜物,包括鐵雙翼,但沒有武技的存在,「真夠寒磣的,劉東那傢伙都能夠尋到本二品武技1

「再不濟,給顆凝氣丹也好1蘇敗努努嘴,將芥子鐲戴在手上,向著刀三生和蕭文若走去,讓蘇敗有些欣喜的是,這二人身上都攜帶著凝氣丹,足足有四顆。

四顆凝氣丹加上芥子鐲,蘇敗臉上的笑意越發的燦爛,這些宗門翹楚混的還真不賴,各個有著凝氣丹在身,比起這些人,倒霉蛋就在琅琊宗混的就有些狼狽了,一想到琅琊宗,蘇敗漆黑的眸子中就露出一抹期待,那才是真正的舞台。轉身,蘇敗遞給吳鉤兩顆凝氣丹,「戰利品1

吳鉤這胖子沒有任何的矯情,直接收下,「有這凝氣丹,今後要衝擊凝氣丹就容易多了1

說此,吳鉤略微打量了蘇敗一眼,「老大,以你現在的實力,若是服下這凝氣丹,豈不是有機會衝擊凝氣境1

「哪有那麼簡單,我剛剛踏入半步凝氣,最重要的是鞏固自身的境界,再者,要衝擊凝氣境,主要靠的是自身的積累,丹藥只不過起到引導作用1蘇敗微微搖頭,修鍊之道沒有任何的捷徑,唯獨穩紮穩打方能在這條路上走的更遠,蘇敗比誰都明白萬丈高樓平地起的道理。

突然,蘇敗想起了什麼,掏出一塊有些古舊的玉片,在朝陽的映襯下,玉片泛著少許炫彩,讓人有些目不暇接。

蘇敗和吳鉤兩人的目光立即凝聚在這玉片上,隱約間其上有著晦澀的條紋,這種條紋猶如黑洞般將人的心神納入其中,有些目眩的感覺。

「這就是劍墓內的傳承玉片?」吳鉤喉嚨微微滾動,語氣有些顫抖道。

「嗯1蘇敗點頭,僅僅這一眼就知道這傳承玉片的不凡,看來冒死將這玩意拿到手還是值得的。

「劍墓傳承1蘇敗微眯著雙眼,壓制住內心的迫不及待,將玉片收進芥子鐲內,眼角的餘光淡淡的掃過吳鉤的雙眸,見前者眼中只有些羨慕,並無其他異樣神色,蘇敗也暗鬆了口氣,劍墓傳承代表了機遇,成為強者的機遇,往往人性的劣根性就註定了一些人抵抗不住這種誘惑,反目成仇,甚至背後捅刀子。

「待尋到滄月那妮子,解決棄青衫這個麻煩后在研究這傳承玉片1想起滄月,蘇敗心中微暖,若不是前者引開棄青衫,今日自己註定是在劫難逃,不過想到棄青衫那可怕的實力,蘇敗眸子中也閃現出少許的擔憂,耳旁彷彿依舊縈繞那道清脆婉轉的笑聲:「如果你們找不到我的話,我會站在最矚目的地方讓你們看見1

「胖墩,你說血煉空間中最矚目的地方在哪裡?」蘇敗問道。

「最矚目的地方?」吳鉤眼露沉思,有些苦惱道:「這我可猜不出來1

「死在劍墓中的諸宗弟子可不在少數1蘇敗目光微凝,眼前依稀浮現出一座氣勢磅,由皚皚白骨堆砌而成的巨門,「我記得滄月離去的方向是血煉之門1

「血煉之門1吳鉤身形微顫,「你是說血煉空間要再次開啟了?」

「嗯1蘇敗點頭,轉身,目光迎上遠處鬱鬱蔥蔥的林海,漆黑的眸子中掠過一抹肅殺之意,「走吧,別讓滄月多等了1

唰!話音未落,蘇敗雙腳猛的一跺,踩在血泊上,身形猶如離弦的箭,暴射而出。

吳鉤眼中也有著寒意瀰漫,緊隨其後,「滄月,你可要撐住1

沉寂許久的密林中,兩道尖銳的破風聲漸起,凌厲的氣息瀰漫,隱匿於林中的妖獸紛紛逃竄著。

……

骨若秋草,這是一處布滿無盡皚皚白骨的地帶,險峻的山石環繞於一旁,蒼莽的林海在這裡就到了盡頭。

天空上揮灑而下的陽光,未受阻礙的灑落在這些骸骨上,淡淡的寒意瀰漫。

這些骸骨大多數是妖獸的,也有不少人類。

無盡的骸骨堆砌在一起,形成一座讓人心驚膽顫的巨門,足足有數十米之高。

少許血紅的液體正從這座巨門內滲透而出,嗆鼻的血腥味瀰漫,伴隨著一股可怕的壓迫。

巨門的不遠處是一處隆起的山坡,其上也是散布著觸目驚心的骸骨,遠遠望上去就猶如一座骨山般,而此時,這隆起的山坡上正站著二十餘道身影,為首的赫然是棄青衫,一襲青衫,迎著上空投落而下的朝霞,隱約間有種出塵的味道。

其後,江獄,寒若天,納蘭紫等人依次而立,隱約間這些人身上瀰漫的氣息形成一股不弱的壓迫,籠罩在這座骨山上。

此刻,無論是棄青衫,還是納蘭紫等人的目光,都落在無盡骸骨的盡頭,最矚目的地方,一道驚心動魄的倩影上,滄月!

滄月提著流淌鮮血的玉蝶劍,迎風而立,猩紅的血花猶如綻放的血蓮般,在空中搖曳著,滿頭青絲猶如名家筆下的一濃濃墨,直垂而下,像是要割開這冰冷而又殘酷的世界。

靜立著,滄月皎月般精緻的眸子正凝視著正前方,不起波瀾,在她的視線中,險峻的山石堆內,一塊塊迎風巍然不動的墓碑正瀰漫著比起朝陽還要猩紅的光芒,妖異無比,這些墓碑彷彿萬古長存似的,滄桑腐朽的氣息在其上瀰漫著,這些墓碑按照方向的不同,可分為五處。

就在這一刻,朝陽最盛的一刻,墓碑上瀰漫的猩紅光芒猶如受到了牽扯似的,飛快遊動向著巨門而來,沒入巨門之中。

轟!一道轟鳴聲驟然在巨門中響起,刺眼猩紅的光芒大盛,直衝雲霄。

天空環繞柱子的的雲彩,變得猩紅無比。

猩紅的液體毫無徵兆的在巨門中滲透而出,染紅了四周的骸骨,古怪無比,與此同時,諸多墓碑上的猩紅光芒紛紛的暗淡,直至消散。

「血煉之門,開了1

柳眉微蹙,滄月皎月般的眸子依舊寧靜,其目光掠過那血腥的巨門,落在正東方位的墓碑群上,其上大多數墓碑都暗淡無光,唯獨二十七道墓碑瀰漫著淡淡的血光。

棄青衫這一刻也是目光微偏,轉身望著矗立於亂石中的墓碑。

納蘭紫,江獄,寒若天在內的二十五名琅琊宗弟子,也紛紛望向墓碑。

當瞧見有二十七道墓碑瀰漫著淡淡血光時,連同棄青衫在內的琅琊宗眾人,眼神都出現了一抹訝然。

「他還活著1俏麗的嘴角微微揚起,滄月那平靜的眸子中罕見的泛起點點漣漪,直至泛出笑意……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