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六十五章大追殺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長劍在握,蘇敗整個人猶如出鞘的利劍般,閑庭漫步的遊走在諸宗弟子之中,勢不可擋,以摧枯拉巧般的劍影硬生生的殺出一條血路,吳鉤和滄月兩人緊隨其後,將來自後方的攻勢盡數擋住,雖如此,秦武墨三人的身影卻越近了...

炙熱的陽光通過雲層的封鎖,在突兀的孤峰之巔留下無數道細小的光斑。

清風乍起,捲起滿山的枯葉。

沙!沙!死寂的孤峰間,回蕩著山風拂過山澗的迴音以及枯葉落地聲。

呼!就在這一剎那,三道黑影至巨石裂痕中直掠而出。

身若鴻雁般輕靈的落在一塊山石上,蘇敗頭微抬,白皙的邪魅俊臉迎上投落而下的炙熱陽光。

「還能看到陽光的感覺真不賴1蘇敗漆黑的眸子中泛起劫後餘生的喜悅,轉身望著巨石上猶如被人一劍劈出的裂痕,隱約間能夠在其內感受到一股壓迫。

這股壓迫,越來越盛。

「還真是一場陰魂不散的傢伙,緊追不捨1滄月俏麗的嘴角微揚著,美眸流轉著一抹寒意,望向蘇敗,「棄青衫那伙人絕對不會放過你我的1

「不僅僅是棄青衫,恐怕就連秦武墨,刀三生,蕭文若等人也不會輕易放過我們1

吳鉤數著手指,裂嘴一笑,「這下子可玩大了,成為諸宗公敵1

「劍墓這一行,能夠倖存下來的諸宗弟子也不多1滄月微眯著雙眼,露出可愛的虎牙:「敗類,要不我們干票大的,在這裡劫殺棄青衫他們1

迎上滄月那躍躍欲試的眼神,蘇敗搖頭,低眸望著下方雲霧籠罩的崎嶇山道,低語道:「棄青衫若是與秦武墨等人聯手,我們三人絕對毫無勝算1

「凝氣境和入道境間的差距並不是武技可以彌補的1

話音未落,蘇敗率先抬步而出,身若長虹般疾馳而去。

滄月目光戀戀不捨的在巨石上移開,蓮步輕邁。

吳鉤信步而出,猶如影子般緊隨其後,三人的速度奇快無比,轉瞬間就消失在山道的盡頭。

就在三人方才離去數息,又是數十道強悍的身影至巨石裂痕中直掠而出,望著空蕩蕩的頂峰,數道憤怒的低吼聲至秦武墨等人喉嚨中緩緩泛起:「可惡1

青衫迎風而動,棄青衫站在山石上,目光遙遙眺望著那漸散的雲霧,眼裡流露著少許深思。

不過這抹深思並未持續太久,棄青衫身形一動,立即暴掠而出。

「棄師兄1納蘭紫驚呼而出。

「追1崎嶇的山道上,棄青衫如同仙人般遊走於其間,其冰冷的聲音回蕩而起。

唰!唰!唰!

江獄等人沒有任何的遲疑,緊隨其後。

目送棄青衫的離去,秦武墨神情也是猛然一變:「追1

「追,為何要追,你我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為的就是劍墓,如今棄青衫等人離去,只要我等斬殺那隻妖獸,這劍墓就是我等之物1蕭文若目光有些炙熱的盯著巨石上的裂痕,無盡的黑暗將炙熱的陽光都扭曲起來,隱約間一股可怕的氣息在其中肆虐著,讓人有些心悸。

「愚蠢1秦武墨眼神微冷,挽起袖角,露出幽黑精緻的玉鐲,「恐怕蘇敗在劍墓中得到了些什麼,棄青衫才如此緊追不捨1

聞言,刀三生和蕭文若雙目皆是一亮,欲動身,卻被秦武墨阻攔,在其二者困惑的目光中,秦武墨取出一種類似於飛行妖獸雙翼的鐵器,扔給二人,解釋道:「這是我宗門器堂煉製的鐵雙翼,只要將之綁在雙臂上,上下晃動,其內的機關就會運轉,噴出氣體,我等就會和飛行妖獸般翱翔於上空1

說完,秦武墨將雙翼綁在自己的左右雙臂上,眼神有些冷冽的望著漸漸遠去的身影,冷聲道:「若蘇敗在劍墓中真的得到了些什麼,絕對不能落於棄青衫手中1

唰!唰!秦武墨雙腳猛的一蹬,整個身形猶如離弦的箭,筆直的射出,掠出數十米之後,立即直墜而下。

這劍峰足足有數千米,若是墜落,就算是凝氣境,恐怕也會粉身碎骨。

刀三生和蕭文若兩人眼神皆是一變,抬步站在雲端邊緣,當瞧見秦武墨身形如鴻雁般在雲層中翱翔時,兩人也暗鬆了口氣,有模學樣,套上鐵雙翼,直掠而出。

唰!唰!唰!

三股驚人的殺機,直掠蘇敗而去,就猶如草原上空翱翔的獵鷹,尋找著獵物。

死寂的山道上方,一道道尖銳的破風聲不斷的在上空徘徊著。

腳步飛快的在山道中竄過,蘇敗眼神有些凝重,雖隔甚遠,他卻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其後傳來熟悉的壓迫,這股壓迫欲來欲盛,也就是說二者間的距離正欲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著,「凝氣境,還是小覷了棄青衫的速度,必須想辦法擺脫他,否則絕對會被他追上1

蘇敗眉頭微鎖,目光有些閃爍,其化風身法被施展到極致,速度不由再次提高。

就在這一刻,身後隱隱傳來尖銳的破風聲,讓蘇敗猛的轉過頭,當瞧見三道身影至虛無的上空直掠而來時,蘇敗眼瞳猛的一縮,「秦武墨1

滄月和吳鉤眼神也是一變,回首望去,「媽的,是天涯閣的鐵雙翼,秦武墨手中肯定有芥子戒的存在1

鐵雙翼!蘇敗心頭一驚,旋即也發現秦武墨三人雙臂上黝黑無比的鐵翼,其內隱約間有著氣體噴射而出,「該死,這不就是人形噴射機1

「若是讓秦武墨牽扯住,棄青衫等人就會立即趕上來1

蘇敗眼神變化不定,心中默默計算著己方與秦武墨三人的距離。

「蘇敗,你逃不了的1淡淡的笑聲盤旋於上空,帶著少許冷意,秦武墨整個身軀猶如猛撲而下的獵鷹般,微眯著眼睛望著那距離漸漸拉近的背影,眼中的冷意更盛。

唰!唰!

刀三生和蕭文若兩人陰冷的目光也漸漸齊聚在蘇敗的背影上,一點點寒意在其內凝聚著。

如芒在背,其後傳來的破風聲越來越盛,蘇敗猛的轉身,其右臂抬起,筆直的探出,劍指猶如長槍般般點落,一道道可怕的勁風洶湧而出,迎上直掠而來的三道身影。

呼呼!秦武墨微挑的眉宇間掠過一抹冷笑,身形猛的落地,避開這洶湧而來的勁風,腳掌再次猛的踏了地面,身形再次暴射而出。

見前者輕而易舉的避開,蘇敗眉頭微微皺了皺,特別是遠處那越來越強烈的壓迫,讓他沒有絲毫的猶豫時間,抬步,再次直掠而下,同時思考著如何應付接下來的對策:「鐵雙翼的存在,秦武墨三人追上我等是時間遲早的問題,若不解決這三人,麻煩就大了1

無論是蘇敗的速度,還是秦武墨等人的速度都極快無比,片刻后,其先前諸宗弟子齊聚的廣闊空地漸漸出現在蘇敗的視線中。

在其荒蕪的空地上,赫然有著諸宗弟子徘徊。

這些諸宗弟子原本都進入劍墓,不過礙於劍陣的恐怖,都識趣的退出來,在此處等待各自宗門的強者歸來。

呼!呼!

尖銳的破風聲漸起,這些諸宗弟子紛紛抬起頭,當瞧見猶如長虹直掠而來的蘇敗等人時,神情皆是一怔。

「諸宗弟子1蘇敗眼瞳微縮,這裡居然還有諸宗弟子。

「抓住蘇敗三人,劍墓內的傳承就在這三人身上1追趕之中,秦武墨見到挺立的諸宗弟子,俊朗的臉頰上泛起一抹冷笑,扯開喉嚨大喊著,這一喊之下,諸宗弟子眼中皆是閃過一抹貪婪,特別是天涯閣,刀劍閣,百尺宗,庄夢閣的弟子,各個猶如打了雞血似的,蘇敗微微嘆了口氣,真是流年不利。

砰!砰!砰!

一道道沉悶聲至前方響起,諸宗弟子各個如狼似虎的盯著疾馳而來的蘇敗等人。

「滄月,胖墩,突圍之後我們立即分開1

冰冷的目光毫無焦距的停落在正前方的一名刀劍閣弟子身上,蘇敗身形瞬息而至,白皙修長的劍指迅速探出,這名刀劍閣弟子還未反應過來,蘇敗的劍指便已點落在其胸脯處。

閃電般的解決一名刀劍閣弟子,蘇敗手掌迅速的從對方手中奪走劍器,長劍在握,蘇敗整個人猶如出鞘的利劍般,閑庭漫步的遊走在諸宗弟子之中,勢不可擋,以摧枯拉巧般的劍影硬生生的殺出一條血路,吳鉤和滄月兩人緊隨其後,將來自後方的攻勢盡數擋住,雖如此,秦武墨三人的身影卻越近了,蘇敗甚至能夠察覺到三人身上那凌厲的殺機。

「分頭走1蘇敗望了滄月和吳鉤一眼,「一定要活著1

「嗯1滄月和吳鉤重重的點頭,三道身影對著那鬱鬱蔥蔥的群山直掠而去,沒有任何的遲疑,三人都明白,唯獨分開走才能分散對方的火力。

唰!秦武墨身形掠過諸宗弟子,有些難辦的望著遠去的三道身影,眉頭微皺了下,旋即立即動身向著蘇敗追殺,刀三生和蕭文若沒有任何遲疑,緊隨其後。

諸宗弟子也紛紛跟在,特別是庄夢閣弟子,在他們心中,去追殺女魔頭,那和自尋死路沒有區別。

倒是百尺宗弟子,抱著少許撿漏的心思,追著吳鉤而去。

滄月蓮步輕邁,纖細的柳腰如季節的白蓮花晃動著,如瀑的青絲在風中徒然靜止,轉身,滄月望著蘇敗遠去的身影,一點點擔憂在皎月般精緻的眸子中緩緩凝聚,柳眉微皺,俏嘴微撅:「敗類,你可不要死,要是死了的話,我絕對會把你下面那東西切下來數年輪1

呼!崎嶇的山道上,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棄青衫好似從雲層中走出的仙人般,嘴角噙著一抹淡雅的笑意,不疾不徐而來。

「陰魂不散1滄月雙眸徒然變得冰寒徹骨,其絕世傾城的美容上卻晃著燦爛無比的笑容,羊脂般細美的玉手微朝著蘇敗遠去的身影搖晃著,笑道:「敗類,胖墩好好活著,要是你們死了,劍墓中的戰利品,姐就獨佔了1

柔順的青絲搖曳著,滄月蓮步輕移,緩緩邁出,其身形卻猶如一道鬼魅般絕塵而去,清脆卻帶著少許戲虐的笑聲在風中搖搖欲墜,狠狠砸落在滿地猩紅的血泊上:「還有,如果你們找不到我的話,我會站在最矚目的地方讓你們看見1

「棄師兄1納蘭紫望著蘇敗遠去的身影,修長的睫毛微晃著,琉璃般的眸子中閃過一抹冷意:「秦武墨等人已經追去,蘇敗受到他們的牽制,速度必然受阻,我們現在趕過去,肯定能追上1銀牙微啟,納蘭紫的聲音格外的清冷。

江獄也是眉頭微皺,沉思:「嗯,秦武墨三人持有鐵雙翼,蘇敗今日可是在劫難逃1

棄青衫對於二人的聲音聞若未聞,目光凝視著那遠去的倩影,輕吐道:「追滄月1

滄月!納蘭紫神情一怔,「劍墓傳承肯定不在滄月手中,而是在蘇敗那小敗類手中,滄月先前之言只不過要把我們引走1

「難道我會看不出來嗎?」棄青衫帶著笑意反問道,筆直猶如標槍般的身影微動,不疾不徐的向著滄月離去的方向追去,「劍墓傳承註定是我棄青衫的,就算傳承在蘇敗手中,蘇敗死了,落入秦武墨手中,最後也是落入我手中,呵,別忘記了,現在倖存的諸宗弟子可不多,封閉已久的血煉之門也要再次開啟了1

「滄月離去的方向,可是血煉之門所在的方向1

「呵,誰想踏進血煉之門,離開血煉空間,可要問我棄青衫同不同意1

三言兩語流露著棄青衫那無匹的自信,踏入凝氣,這血煉空間,唯我主宰!

聞言,江獄等人先是一怔,旋即反應過來,望著秦武墨等人離去的身影,嘴角噙著一抹冷笑,秦武墨三人,不過只是棄師兄手中的刀,就算得到了劍墓中的傳承,這些人一旦前往血煉之門,也要死在棄師兄手中,反而,若是劍墓傳承在滄月手中,一旦滄月逃脫,趁機離開血煉空間,這傳承,註定是屬於庄夢閣。

唰!唰!一道道強悍的身影直掠而出,納蘭紫咬著牙,目光戀戀不捨的移開,緊隨其後……

清風拂過山澗,蘇敗腳步生風,滄月銀鈴般的輕笑聲縈繞在他心頭,讓他心頭為之一暖,他知道,滄月此舉不過是為了替他分散些火力,不過回首望著緊隨的秦武墨三人,以及後方絡繹不絕的諸宗弟子,蘇敗臉色就有些陰沉,漸漸寒意在黑色眸子中凝聚著,未有任何慌張。

見前者目光投射而來,為首的秦武墨,臉上浮現一抹森然的笑意:「棄青衫以為傳承在滄月手中,不過我卻堅信,劍墓傳承在你手中1

「蘇敗,今日,你必死無疑1

幽冷的聲音帶著渾厚的穿透勁,冷冷落在蘇敗耳中,蘇敗努努嘴,「廢話真多1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