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六十三章禍水東引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爪。 鐺!火花和撞擊聲四濺,空氣中刺耳的轟鳴聲驟然而起。 蘇敗其身猶如滑翔一般,向著後方退去,握住劍器的右手略微有些隱隱作痛,「可怕的勁道1 入道九重,全力一擊的月水影劍,其威...

PS:謝謝行雲的打賞,4000字大章奉上!順便求下三江,推薦票!

瘋狂的咆哮聲震耳欲聾,大地抖動。

一道充滿著暴戾氣息的巨大虛影直掠而下,恐怖的衝擊掀起的勁風吹刮著滿地的骸骨。

整片虛空暗無天日,好似世界末日來臨般。

壓抑無比的氣息瀰漫著,蘇敗身如清風拂過般,帶起重重殘影。

在巨獸鋒利的爪牙探來的時候,蘇敗微咬著牙,其雙腳猛的蹬在一塊山石上,暴射而出,狼狽的掠進通道。

一襲血衣已經破損不堪,蘇敗的後背甚至有著血紅滲出。

見滄月和吳鉤還未撤退,蘇敗眼神微冷,命令道:「撤1

話音未落,一道巨大的虛影狠狠的直掠而來,猩紅的血瞳透著無盡的暴戾。

砰!山搖地動,巨獸其龐大的軀體撞上了絕壁,饒是連綿不絕的絕壁在這一刻也是輕晃著。

其鋒利的爪牙更是探進通道內,數道醒目的爪痕至地面上浮現而出,沙塵捲起,滲著寒光的爪牙向著蘇敗而來。

蘇敗劍眉微皺,「還真是陰魂不散的傢伙1

迅速的將玉片放入懷中,蘇敗單手握住其劍器,錚!

蘇敗轉身,猶如奔雷般掠出,拖出一道道重重疊影,幽暗如水的劍光舞的猶如銀蛇一般,密不透風,迎上這探來的一爪。

鐺!火花和撞擊聲四濺,空氣中刺耳的轟鳴聲驟然而起。

蘇敗其身猶如滑翔一般,向著後方退去,握住劍器的右手略微有些隱隱作痛,「可怕的勁道1

入道九重,全力一擊的月水影劍,其威力可謂是不亞於半步凝氣的全力一擊。

然這一劍卻只能化解這巨爪上的勁道,未能將其擊退,甚至無法在鋒利的爪牙上留下絲毫的傷痕,這才是蘇敗心驚的原因。

「這通道足足有數百米之寬,高也數百米,足以容納下巨獸的軀體1

「就算是我等立即撤去,以巨獸的速度也能迅速趕上1

「加上前方劍陣的存在,該死1

蘇敗心中念頭閃爍著,其身形卻未曾有任何停滯,向著後方掠去。

滄月和吳鉤兩人猶如影子般,緊隨蘇敗其後。

吼!巨大的雙翼猛然拍打著,颶風驟起,盤旋於半空中的巨獸猛的撲下,其猙獰的面孔瞬息間就出現在通道中,正如蘇敗所料想的那般,這通道足以容納的下其軀體,颶風在其後倒卷,巨獸的軀體以著一種無匹的力量碾壓而來,就像炮彈一般,筆直而來。

直視這暴戾的巨獸,吳鉤和滄月兩人也暗自咂舌,不過這時候的蘇敗卻在滄月等人駭然的目光中直掠而出,猶如汪洋大海上的一葉孤舟,迎上那滔天的海嘯。

「敗類1滄月驚聲而出,皎月般精緻的眸子中也泛起少許擔憂,玉蝶劍猶如蝴蝶般在纖細的玉手間輕晃著,蓮步微移,竟不得反而向前奔去。

吳鉤微握著竹劍,心中咒罵著那該死的老頭,為何要讓自己拿著竹劍,其身形也是緊隨蘇敗而去。

後方傳來的破風聲讓蘇敗心中隱隱有些感動,口上卻喝斥道:「愚蠢,還不撤退,我斷後1

呼!猶如炮彈般暴掠而來的巨獸,其猩紅的瞳孔中閃爍著暴戾,這恐怖的一擊比起劍陣內的石劍更加恐怖。

疾馳中的滄月和吳鉤失神的望著這一幕,一抹絕望至二者的臉頰上泛起,這一擊若是撞上蘇敗,以蘇敗那消瘦的身體,必死無疑!

「該死的畜生1吳鉤猶如一尊鐵塔般的身體再次加速,掠過滄月,故意擋住滄月的去路,「滄月,好好活著,拚死的事情還是要輪到我們這些爺們來1

呼!一股可怕的氣息至吳鉤體內洶湧而出,深邃的眸子中閃爍著兇狠之色,這氣息,赫然是半步凝氣。

望著直掠而去吳鉤,滄月俏臉上掀起一抹絕世傾城的笑容,蓮步微抬,瞬間就趕上胖墩,纖細的玉手輕輕向著吳鉤的肩膀一拍,一股可怕的勁道湧向,吳鉤直掠而出的身影猶如受到重擊般,像斷線的風箏,向著後方落去,在吳鉤錯愕的目光中,滄月蓮步微邁,優雅高貴的款款而去,迎上猙獰的巨獸。

「胖墩,你就給老娘好好待著1似珍珠落玉盤的銀鈴笑聲回蕩著,滄月其速越來越快。

可是,滄月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巨獸的速度,猩紅的眼瞳在蘇敗眼中迅速放大著,蘇敗漆黑的眸子中卻平靜無比,未有任何的慌張,疾馳的身影猶如飛蛾撲火般迎上巨獸,「就是現在1在二者即將碰撞在一起的時候,蘇敗腳步微晃,傾斜的朝著一側踏去,這恰到無比的詭異閃避幾乎有一縷清風在其後推著蘇敗的身體,閃避了這可怕的一擊,同時,蘇敗右手的劍如離弦的箭暴射而出,向著巨獸的眼瞳轟去,白皙的左手間卻握著精緻的玉瓶,瞬間將其捏碎,一顆圓潤晶瑩的丹藥出現在指尖,彈指,向著巨獸那巨大的鼻孔暴射而去。

咻!丹藥準確無比的沒入巨獸的鼻孔中,瞬間就化作一團粉色氣霧,融入巨獸的體內。

鐺!劍器狠狠撞上巨獸的軀體,火星迸濺,反彈而回。

恐怖的氣勁碾壓而來,撞上了蘇敗的身體,饒是以蘇敗如今肉體的強度,臉色也是一白,其身體更是如同斷線的風箏般向著後方落去,嘴角卻掀起一抹笑意:「希望那丹藥不要讓我失望1強忍住體內翻滾的血氣,蘇敗藉助這股可怕的氣勁,接連直退,瞬息就出現在滄月面前,臉色微白,虛弱道:「撤1

吼!巨獸嘶吼著,其猩紅的瞳孔徒然泛起一抹古怪,龐大的雙翼徒然拍打而起,直衝而上,狠狠撞上絕壁,山搖地動。

「你給這畜生吃了什麼丹藥?」看著臉色慘白的蘇敗,滄月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上了,特別是先前那詭異的閃避,更是讓她暗中為蘇敗捏了把冷汗,這傢伙就是十足的瘋子。

纖細的左手立即抓住蘇敗的雙手,滄月將蘇敗往身上一攬,背上,蓮步微移,不敢有所停留,向著吳鉤衝去。

「男人的聖葯1蘇敗暗鬆了口氣,儘管只是受到餘波的衝擊,但全身上下撕心裂肺的痛楚讓他一陣無力,只能趴在滄月的香背上,前者那隨風搖曳的青絲打落在蘇敗身上,淡淡的清香縈繞在蘇敗鼻尖,讓蘇敗精神隨之一振。

滄月柳眉下的美眸輕輕微微閃爍著,有些訝然:「你小子夠壞,這畜生去哪裡去找只畜生髮泄1

「不是有你1蘇敗嘴角噙著一抹燦爛的笑容,不過在下一秒鐘,臉色猛然劇變,右手伸出攬住滄月的香肩,一推,兩人的身體傾斜一旁,就在這一刻,一道可怕的氣勁洞穿而過,掀起尖銳的勁風讓蘇敗冷汗直冒,幸好反應及時,不過蘇敗臉上立即浮現出一抹古怪的神色,手掌間傳來一陣堅挺結實、柔軟無比而又充滿彈性的美妙肉感,「這該不會是?」

「媽的,嚇死老娘了1滄月微啟朱唇,口吐蘭香,一臉后怕的神情,突然,一股異樣的感覺泛起,滄月這才注意到蘇敗的右手正按著自己那胸前凹凸錯落的玉峰間,其耳垂立即燥紅了起來,傾國傾城的絕色芳容上泛起一抹嬌怒,嗔斥道:「死敗類你手往哪裡放了,不怕我把你那玩意切了拿去數年輪1

一陣寒意驟然至背脊直滲心頭,蘇敗訕訕收回手,理直氣壯道:「現在是什麼時候了,還注意細枝末節,先撤再說,待那畜生反應過來,我們都要掛在這裡1

「一會兒再找你算賬1滄月銀齒咬著氣唇,要不是在這種緊急的情況下,滄月還真的想狠狠抽這傢伙一頓,她什麼時候和一個男子如此身體接近過,甚至那羞人的地方讓人摸過。

遠處,吳鉤望著這香艷的一幕,暗自咂舌,神色有些嚮往。

「發什麼愣,在不撤就算你這身肥肉也不夠那畜生塞牙縫1滄月美目微瞪著吳鉤,前者目光正羨慕無比的望著趴在滄月背上的蘇敗。

蘇敗訕訕一笑,天地良心,他先前可不是故意的,不過先前那種曼妙的感覺至今瀰漫於蘇敗心頭,蘇敗甚至能嗅到自己指間縈繞的芳香,微側著頭,凝視著這張清麗脫俗的臉頰,視線微移而下,秀美柔韌並且晶瑩潤澤的玉頸散發著少女獨特的芳香,甚至,蘇敗眼尖的看到圓潤香肩一側的褻衣。

蘇敗有些頭痛,要不要提醒這妮子,你褻衣又露出來了。

呼呼!三道狼狽的身影猶如離的箭般,筆直的向著來時的路退去,後方,巨獸龐大的軀體在通道中橫衝直撞,其猩紅的瞳孔中泛著少許慾火,渾身滾燙無比,嘶吼連連,猩紅的雙臂猶如鋒利的刀刃般,在光滑的絕壁上留下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凹痕,趴在滄月背上,蘇敗頭微轉,注視著漸欲瘋狂的巨獸,暗自倒吸口冷氣,幸虧那丹藥有用,否則那恐怖的雙臂若是拍在自己身上,蘇敗想就自己這身子板,穩穩的會拍成一堆肉泥。

後方傳來的嘶吼聲也讓滄月和吳鉤心驚膽顫,腳步生風,帶起道道殘影。

……

斑駁的陽光下,棄青衫負手立於劍台前。

厚重的巨劍直墜而下,掀起的轟鳴聲將陽光中的寧靜撕碎的絲毫不剩。

數具屍體躺在血泊中,一柄柄斷裂的劍器在風中搖曳著。

納蘭紫,寒若天,江獄等人站在棄青衫身後,臉色慘白,目光卻有些狂熱的盯著眼前的棄青衫。

而秦武墨,刀三生,蕭文若三人有些狼狽,全身上下都有著數道血洞,血流成柱,迸濺滿地,特別是秦武墨手中的筆墨,甚至已經折斷。

呼呼!三人粗重的喘著氣,目光有些複雜的盯著棄青衫。

先前三人聯手,居然不敵棄青衫。

最讓三人難以接受的是,棄青衫在這一戰中突破了桎梏,踏入凝氣境。

彷彿一切都掌握在棄青衫手中,這讓性子高傲的秦武墨三人難以接受,自己三人就想小丑般,不過有些興幸的是棄青衫並未下死手,不過前者也知道,棄青衫留下自己幾人,不過是為了讓自己等人去試探眼前這劍陣而已,想此,秦武墨俊朗的臉頰上有著寒意瀰漫,就算是死,他秦武墨也不是任人軟捏的柿子。

現場的氣氛有些沉默,甚至死寂,空氣也彷彿凝固住似的。

吼!一道猶如龍吟般的嘶吼聲在劍陣的另一端衝出,突如其來的嘶吼聲讓現場所有人臉色都是一變。

就算是閉目鞏固自身境界的棄青衫,在這一刻雙眸緩緩睜開,深邃的眸子中透著少許困惑和凝重。

吼!吼!吼!

隱約間這道嘶吼聲越來越瘋狂,也愈來愈盛,讓眾人心中都掠起一抹不安。

矗立的絕壁,直插雲霄,在這一剎那,卻輕晃著,一陣尖銳的破風聲壓蓋石劍落下的轟鳴聲漸響,三道身影毫無徵兆的出現在棄青衫眼中。

「蘇敗1見到這三道身影,一道道驚呼聲破口而出。

「諸位,能夠再次見到你們,這種感覺真好1隔著劍陣,蘇敗微眯著雙眼,眼角餘光掃過棄青衫等人,其邪魅的俊臉噙著燦爛的笑容,不過目光落在棄青衫身上時,蘇敗眼瞳不可察覺的一縮,前者身上的氣息讓他暗自心驚,這股氣息比起先前更加的可怕,「棄青衫,他踏入凝氣境了1

滄月和吳鉤兩人目光也是細微一變,特別是瞧見狼狽無比的秦武墨等人時,隱約也能猜測在自己等人離后發生了什麼。

「你受傷了1棄青衫雲淡風輕道。

「被一個哥們追著打,不小心掛了彩1蘇敗目光轉向劍陣,漫不經心道,眼力不凡的他注意到這劍陣上瀰漫的磅大勢正欲一種飛快的速度消散,其上空盤旋的石劍也紛紛直墜而下,插在劍台上,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人一陣失神,劍陣失去運轉了。

「劍陣失效了!蘇敗目光微亮。

呼呼!一端,棄青衫等人在大勢消散的剎那,紛紛動身直掠而來,數息間就出現在蘇敗面前。

納蘭紫,寒若天等人各個怒目而視一臉燦爛笑容的蘇敗,就算是秦武墨眼神也是微寒,盯著蘇敗。

迎上這些充滿殺意的目光,蘇敗嘴角卻是揚起一抹詭魅的弧度,修長的玉指遙遙指著劍陣的另一端,輕笑道:「諸位,有位哥們想見見你們1

話音未落,滄月和吳鉤兩人極為有默契的動身,一步邁出,避開為首的棄青衫,掠上劍台。

納蘭紫等人紛紛拔劍正欲阻攔滄月和蘇敗,一道震耳欲聾的嘶吼聲卻毫無徵兆的咆哮而起,「昂1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