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十四章你在逗我玩嗎?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六重。 「哈哈,夢師兄看見你如此狼狽,我就安心了1滄月清脆婉轉的聲音緩緩泛起,倩影蓮步輕移,徑直著向夢凌雲等人走來。 見到這道足以讓人夢魂縈繞的倩影,幾乎所有庄夢閣弟子臉色皆是一變。<...

蘇敗!

這名字猶如深冬臘月的寒風,讓諸多庄夢閣的弟子心頭一緊。

蘇敗嘴角噙著燦爛的笑容,雲淡風輕的著注視夢凌雲。

兩人的目光對視,隱隱約約間有著肅殺之意瀰漫。

庄夢閣的弟子下意識的聚攏在一起,幾十道身影聚在一起倒是有著一股不可忽視的鋒芒。

「沒想到你居然能夠通過第一道劍陣1庄夢閣目光不咸不淡的掃過蘇敗三人,當瞧見三人絲毫未傷時,心中掠起一絲詫異。

要知道己方可是付出了數十名弟子的代價,而前者一副淡然的神情,顯然沒怎麼費勁。

「很難嗎?」蘇敗笑了笑,反問道,目光卻是微凝,凝視著站在夢凌雲身後的庄夢閣弟子。

除了夢凌雲外,一共五十四名庄夢閣弟子。

毫無例外,這些庄夢閣弟子的修為皆不亞於入道六重。

「哈哈,夢師兄看見你如此狼狽,我就安心了1滄月清脆婉轉的聲音緩緩泛起,倩影蓮步輕移,徑直著向夢凌雲等人走來。

見到這道足以讓人夢魂縈繞的倩影,幾乎所有庄夢閣弟子臉色皆是一變。

就算是夢凌雲,嘴角的肌肉也是微微一抽。

在先前,氣勢十足的庄夢閣弟子在這張皎月般精緻露著虎牙的笑臉前立即低沉下去。

靜靜注視這一幕的蘇敗和吳鉤兩人暗自咂舌,滄月這妮子到底做了什麼事情,讓這些不可一世的庄夢閣弟子如此忌憚。

蘇敗看的出來,這種忌憚並非是刻意的偽裝,而是發自骨子。

「諸位別緊張,像我溫柔如水的女子怎麼讓你們如此緊張1滄月可憐兮兮,委屈著,精明的雙眸卻在諸多庄夢閣弟子中掃動著。

當滄月注意到一道道熟悉的屍體躺在劍台上的時候,捂著肚子,絲毫不顧形象的轟然大笑著:「這些兔崽子果然時運不濟,全死翹翹了1

「夢凌雲我發現你有時候還是挺聰明的,不過也挺蠢的,死了這麼多人,你還沒通過這劍陣1滄月好像發現捧腹大笑有損自身的形象,姿態立即端莊起來,嘴角噙著優雅的笑意。

「滄月1夢凌雲鐵青著臉,雙眸中閃過一抹抹淡淡的寒意:「我忍你很久了1

「我無視你很久了1滄月優雅的反擊著,素齒朱唇微啟。

夢凌雲往日里的冷靜在總是被滄月三言兩語,輕而易舉的擊潰,陰沉著臉,「無視我,滄月,有時候人往往是要為自己的放肆付出代價的1

一股凌厲的鋒芒在夢凌雲的眉宇間透著,劍眉微挑,夢凌雲的右手甚至按落在腰間的劍柄上。

整個現場的氣氛立即變得劍拔弩張,緊繃到了極點。

「夢凌雲,為了所謂的臉面去挑戰明知不可為敵的對手,是很愚蠢的事情1

「你還是太嫩了,不懂得隱忍1滄月嫣然巧笑,搖著頭,語重心長又裝出老氣橫秋的樣子。

「你,不值得我隱忍1夢凌雲雙臂青筋暴起,俊臉扭曲的有些猙獰,顯然在壓抑著心中的怒火,原本數次突破劍陣失敗,他心中就惱火無比,而此刻又聽到滄月的打趣,這股怒火終於洶湧而出,連同往日所受的氣,如同爆發的火山般。

嗡!夢凌雲右手翻轉,長劍出鞘,一股凌厲的勁風至劍身上乍現,其內勁道恐怖無比,緩緩上舉,冰冷的劍尖指著滄月那精緻的嬌容:「而且,你沒有資格讓我隱忍1

滄月精緻般的眸子中掠過淡淡的寒意,嘴角卻挑起一抹笑意:「胖墩,敗類,現在要輪到你們替我砍人了1

吳鉤裂嘴一笑,露出一整排白的滲人的牙齒:「我的榮幸1

蘇敗雙眸微眯,凝視著臉色漸漸陰沉的下來的夢凌雲,下一剎那,他的整個身體立即向前傾去,如狂風卷落葉般,站在滄月前,微挺而又修長的背影恰好擋住了夢凌雲的視線。

蘇敗雖然沒表態,不過卻以舉動說明了自己的意圖。

盯著眼前巍然如山嶽的背影,滄月眸含秋水,淡雅脫俗的俏臉上泛著一抹精明:「先說好了,戰利品依然是我五成,你們兩個人五成。」

「依你1蘇敗無奈的白了滄月一眼,古井無波的盯著夢凌雲。

見蘇敗出面,夢凌雲陰沉的臉上難得泛起一抹冷笑:「現在就開始說戰利品未免有些早了,鹿死誰手還未定呢?」

「不過比起站在女人身後,這是倒是難得出息了點,呵,先前滄月說,為了一點臉面而去挑戰明知不可為敵的對手是愚蠢之極,這句話我原封不動的還給你1

「逞威風,是需要有與之匹配的實力,否則就是出醜了1

夢凌雲眉宇間透著鋒芒,凌厲的目光猶如一柄鋒利的劍器,直指蘇敗的內心,欲撕開這張平靜臉龐下的慌張。

微微笑著,蘇敗輕描淡寫道:「你已經失去了分寸,殺個人何必磨磨唧唧這麼,想掩飾你心裡的慌張嗎?」

「拔劍1蘇敗過分白皙的右手握住長劍,臉上的笑意漸漸消散,整張邪俊的臉在這一刻變得銳氣逼人,好似在這一刻,蘇敗身化一柄欲欲出鞘的利劍。

「慌張,這一點我或許是有,但並非是因為你慌張,而是你身後的滄月1

「還有一點,我為什麼要與你單打獨鬥而放棄最保險的方式呢?」

森冷的劍器微微揚起,在日光的照耀下,反射出耀眼的寒光,夢凌雲盯著蘇敗,不咸不淡道。

咻!咻!咻!

一柄柄劍器破風而現,其後的庄夢閣弟子紛紛拔出自身的劍器,眼神頗為不善的盯著蘇敗。

數十股強弱不一的氣息匯聚在一起,倒也形成一股壓迫。

只是這股壓迫在蘇敗的鋒芒前,顯得那麼微不足道。

鏗鏘!只聞一道清脆無比的劍嘯聲驟起,悠揚刺耳,蘇敗劍指緊扣著劍柄,緩緩抬起,指著夢凌云:「我說過單打獨鬥嗎?」

嘶!蘇敗雲淡風輕的話語總是將夢凌雲的氣勢擊潰,夢凌雲嘴角的肌肉微微抽搐,眼角間有著殺意瀰漫,這小子,非得將他宰了不可。

「動手,殺了他1不再廢話,夢凌雲手中的劍也豁然指向蘇敗,寒聲道。

「諾1幾十名庄夢閣弟子齊聲道,聲勢浩大,目露寒意,神色有些猙獰。

「你們也想與我為敵嗎?還是我最近安靜的有些過分,讓你們忘記了我的殘忍?」

就在庄夢閣弟子向著蘇敗圍過來的時候,滄月開口了,略施粉黛的俏臉上布滿了寒霜,其目光也是冰寒徹骨,在這道目光的注視下,朝前邁出的庄夢閣弟子,身體本能的向著後面退出數步,唰唰,整齊的腳步聲聽起來就像是操練過似的,落入夢凌雲等人的耳中是那麼刺耳。

蘇敗平靜的望著這一幕,暗自咂舌,他看的出來,這些庄夢閣弟子對滄月的畏懼,已成身體的本能。

「他們為什麼那麼怕你?」蘇敗壓制不住好奇,問道,目光卻一動未動的盯著夢凌雲,時刻警惕著。

「因為姐殘忍1滄月笑靨如花,皓齒微啟。

「殘忍?」蘇敗雙眸微眯,這妮子確實暴力了點,殺起人比自己還要果斷。

滄月重重的點頭,皎月般精緻的眸子中泛起得意的神采,曼斯條理道:「想當年,姐可是手持羽蝶劍,從北落宵山一直砍到南落鈤山,來回足足砍了三天三夜,那可謂是血流成河1

「姐總是忍不住手起劍落,殺人連眼都未眨過,嘖嘖,被姐砍死的人足以繞著北落宵山七七四十圈。咯咯,相信姐,姐可是很殘忍的。」

說這些話的時候,滄月目光若有若無的向諸多庄夢閣弟子瞟去,其中數名庄夢閣弟子甚至冷汗直冒,顯然,他們昔日可是親眼目睹了這血腥的一幕,甚至有時在夢中驚醒。

咕!咕!吳鉤重重的咽了口水,他可是知道,北落宵山和南落鈤山是庄夢閣比較出名的劍峰,要在其上砍人,這是要多大的膽子。

滄月很滿意眾人的表情,這番口水沒有白費。

夢凌雲面色變化不定,特別是瞧見師兄弟臉上猶豫的神情時,他知道,只要滄月在,這些人就不會出手。

「別打斷少俠除魔衛道,沒事湊什麼勁1滄月笑盈盈道:「一旁待著就行,同門之間相互友愛我還是懂的,沒事不會找你們的麻煩1

這番話落入蘇敗耳中什麼那麼熟悉,同門間相互友愛。

呼!不少庄夢閣弟子都暗鬆了口氣,退出數步,以舉動表態。

「夢師兄1有些弟子有些尷尬。

「哼1夢凌雲冷哼一聲,自己還是小覷了滄月在眾人心中的影響,不過要宰眼前這廝,並不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先宰了蘇敗,再出手對付滄月1

唰唰!夢凌雲毫無徵兆的出劍,劍光乍現,咄咄逼人,掀起尖銳的破風聲,瞬息間就有重重劍影向著蘇敗籠罩而去,劍劍都指向蘇敗的要害之處,好似狂濤怒嚎般。

這一劍落入諸多庄夢閣弟子眼中,都是眼前一亮,夢師兄的狂濤驚天劍式。

蘇敗靜靜望著這一幕,在夢凌雲即將出劍的時候,他就注意到了,對方每一劍的軌跡都清晰的呈現在蘇敗的眸子深處,這一劍對於他而言並不是陌生,昨日,夢凌雲也是動用這一劍。

目光平靜猶如死水,蘇敗飛快的計算著,甚至算出其劍即將刺向的軌跡,瞬息,蘇敗雲淡風輕的向右側邁出數步,腳下生風,身體猶如柳絮般,飄忽不定,避開了夢凌雲這一劍,回身,再次站在先前的位置,這如此詭異的一幕讓眾人心中都有種難以接受的感覺,避開了?

「同樣的劍式,勁道,速度,一點未變1

「夢凌雲,你是在逗我玩嗎?」蘇敗面無表情,不咸不淡道。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