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十三章蘇敗的狠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人話嗎?」滄月嘟囔道。 !一道響亮刺耳的沉悶聲驟然在後方響起,伴隨著數道尖銳的驚呼聲。 蘇敗三人的身形驟然一止,滄月和吳鉤兩人有些疑惑的轉身,舉目望去,只見劍台上,紅白相映的腦漿迸濺...

「凌竹師姐想要過陣嗎?」

瞬間,無數道羨慕的目光齊刷刷的向著凌竹投去。

凌竹略施粉黛的嬌容上泛著狂喜之色,她沒想到再婉拒蘇敗后,蘇敗會再次出言相助。

在這一刻,凌竹沒有任何的猶豫,拚命的點頭。

「但是有一點要告訴師姐,我的計算不能保證其百分百的正確1

「若是稍有偏差,恐怕就……」蘇敗微微一笑。

聽到這句話,凌竹柳眉立即微蹙,看向蘇敗,有些猶豫。

不過迎上後者那如沐春風的燦爛笑容時,凌竹心中莫名湧出少許勇氣,抬步上前,「我想試試1

蘇敗微微點頭,再次分析著新一輪劍陣的情況。

滄月和吳鉤則有些狐疑的盯著蘇敗的背影,這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心?

刀疤青年鐵青著臉,望向凌竹的眼中隱隱約約間有著羨慕。

接連三人安然無恙的通過劍陣,就算他,也不得不承認,蘇敗已經看穿了這劍陣的規律。

「真是個好運的人1數百名諸宗弟子心中暗自嘀咕著,特別是諸宗稍有姿色的女子,心中暗自懊悔著:「若先前稍微向蘇敗示好,他應該也會捎上我1

對於四周情緒不一的目光,蘇敗視若無見,靜靜分析計算著。

蘇敗邪魅的俊臉微低著頭,其沉思的模樣讓不少女弟子呼吸不爭氣的急促加快起來。

凌竹也暗鬆了口氣,特別是見到蘇敗一臉認真的樣子,心中喃喃道:「絕對不會出差錯的1

砰!砰!凌竹心臟砰砰加快跳動著,這一刻,她覺得時間是如此的漫長,呼吸也漸漸急促起來,就在她將近窒息的時候,蘇敗不溫不火的聲音乍起:「三,六1

「一1蘇敗眸子微抬,深邃的眸子中流轉著耐人尋味的神采。

呼!就在這一刻,一道猶如獵豹般的身影直掠而出,瞬息間越過凌竹,矯健無比的掠上第一座劍台。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人反應不及,凌竹驚呼一聲,俏臉氣憤:「黃民師兄1

劍台上,刀疤青年滿臉的雀躍,轉身,迎上凌竹,笑盈盈道:「凌竹師妹,以你的實力就算通過這劍陣,進入其內也是去送死,還不如將這機會讓給我1

「再者,以我的實力進入其內,遇上棄師兄時,還能幫上不少忙1

聽著刀疤青年這無恥的解釋,凌竹銀牙緊咬,美目中迸射著寒氣。

目睹這一切的蘇敗卻突然開口道:「凌竹師姐,他說的對,或許留在外面是最好的選擇1

說完,蘇敗轉身微微對著滄月和吳鉤點點頭,「走吧1

「就這不管了?」吳鉤雙眸微眯,目光不善的瞟向劍台上的刀疤青年,從先前他就對這喋喋不休的刀疤青年一肚子窩火。

「都是同門師兄弟,又何必去斤斤計較1蘇敗雲淡風輕道,率先朝前走去,平靜的眸子讓人無法看出其內心的情緒的波動。

「真不夠解氣1滄月冷冷的注視著一臉春風得意的刀疤青年,微微搖頭,轉身向前走去,「就應該宰了這小子,敗類,你有些仁慈了1

吳鉤有些贊同的點點頭。

見三人離去,刀疤青年臉上的笑意更盛,他先前還在擔憂會不會惹惱蘇敗,一旦通過這劍陣,少不了受到蘇敗的刁難,沒想到對方壓根就沒把自己放在眼裡。

「雖然這種被無視的感覺有些不爽,不過我喜歡1刀疤青年裂嘴一笑,抬步邁向第二座劍台。

正如蘇敗計算的那樣,第二柄石劍落下六次后,就盤旋於上空。

刀疤青年安然無詼座劍台上,眼中的雀躍更盛,四周諸宗弟子望向他的目光中,羨慕不加以掩飾。

「老大,你性子未免也太好了,換是我,早提著劍站在一旁,那小子一過陣,就上去砍死他1吳鉤有些氣悶道。

「胖墩,我們是讀書人,苦讀聖賢之書,知禮,以德抱怨亦是不負聖賢之道1

「更何況,他和我同是琅琊宗弟子,我蘇敗實力雖受人所不齒,卻不敢忘記自己的身份1

「互相友愛,攜手共進是我琅琊宗的立宗之本1蘇敗這冠冕堂皇的一番話讓吳鉤和滄月一陣傻眼,吳鉤暗自慚愧道:「沒想到老大有如此胸懷,我還直以為老大是個眥睚必報的主1

「敗類,你這說的是人話嗎?」滄月嘟囔道。

!一道響亮刺耳的沉悶聲驟然在後方響起,伴隨著數道尖銳的驚呼聲。

蘇敗三人的身形驟然一止,滄月和吳鉤兩人有些疑惑的轉身,舉目望去,只見劍台上,紅白相映的腦漿迸濺著,那刀疤青年在石劍的轟擊下,轟然化成一堆模糊的血肉,皚皚白骨隱約間可

見。滄月和吳鉤兩人獃獃的望著這一幕,一股莫名的寒意在背脊直冒而出。

「敗類,你夠狠1滄月喃喃道。

蘇敗收回目光,用一種歡快的語氣道:「你們知道世界上最殘忍的事情是什麼嗎?」

「什麼?」吳鉤無力道。

「就是死亡比希望慢一拍1蘇敗用著一種聞者心顫的口吻道:「距成功僅僅只有一步之遙的時候,所有的希望轟然破碎,這種感覺真是讓人厭惡1

「老大,你已經算計好了這小子1吳鉤有些佩服蘇敗的手段,這種手段比起一劍擊殺刀疤青年的更加解氣,吳鉤目光饒有興緻望著遠處的諸宗弟子,看著那一張張錯愕的臉龐,這種戲劇

性的扭轉果然是最帶勁的,不過瞧見凌竹的時候,吳鉤頭微轉,弱弱道:「如果先前,那小子沒有率先動身,死在劍台上的不就是凌竹那娘們。」

對於吳鉤而言,親眼目睹美好事物的凋零,可是件殘忍的事情。

「那隻能怪她命不好了1蘇敗絲毫沒有愧疚的覺悟道。

滄月清澈的眸子白了一眼蘇敗,有些懊悔道:「我收回先前那句話,仁慈用在你身上簡直是侮辱了這兩字1

收回目光,蘇敗迎上滄月那雙比皎月還要精緻的眸子,認真問道:「滄月,人命在這個世界值些什麼?」

對於如此有深度的問題,滄月從來不會花費精力去想,一臉的惋惜:「只是可惜了那小子身上的藥材1

吳鉤也是一臉的惋惜,「他那佩劍也不錯,比起我的竹劍更加上檔次1

蘇敗眼角的肌肉微微跳了跳,自己居然會閑的蛋疼和這兩位經常殺人掠貨的主討論這問題,抬眸望著有些陰沉的蒼穹,蘇敗嘴角緩緩浮現出一抹笑意,轉身,向著絕壁的出口走去。

滄月和吳鉤兩人戀戀不捨的收回目光,太浪費了。

「這本就是人命如草芥的世界1清風中,蘇敗的喃喃自語聲搖曳著,無力的砸落在猩紅的劍台上。

偌大的通道中,蘇敗三人的背影漸去漸遠。

劍台前,凌竹等人猶如受了魔咒似的,一動未動,直至大風驟起,一張張錯愕的臉龐在風中凌亂。

……

蠻荒般的氣息充斥於清風中,蘇敗踩著腐朽的地面,依稀可見數道凌亂的腳印,這腳印應該是夢凌雲那行人留下來的。

死寂的通道內回蕩著三人的腳步聲,直至數十分鐘后,三人方才走出這通道。

就在蘇敗踏出第一步的剎那,一道道凄厲的慘叫聲迎面而來。

絕壁兀立,蜿蜒起伏,一望無際,就如同身後的這座絕壁。

「又是一座絕壁1蘇敗目光輕描淡寫的望著這勢如蒼龍昂首的絕壁,旋即目光微偏,落在正前方,一道熟悉的身影上,夢凌雲!

此刻的夢凌雲,正劍眉緊鎖,望著眼前血淋淋的劍台,神色略微有些狼狽,不復昔日的瀟洒。

夢凌雲彷彿注意到蘇敗的注視,抬起頭,轉身,其神情瞬間一怔:「蘇敗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