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五十一章闖陣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望向蘇敗的眼中也多出了幾分耐人尋味的意思。 刀疤青年故意向數名琅琊宗弟子使眼色,這些琅琊宗弟子極為默契的冷眼出聲道: 「比起龜縮於劍台下的人,謝林兄這蠢才可是要強上不少。」 ...

「一,七,四1

蘇敗喃喃自語道,其目光猶如星辰般璀璨。

這名百尺宗的弟子身形微震,徑直的走向劍台。

通天的石劍猶如直墜而下的星辰般轟轟而下,可怕的勁風溢出,飛沙走石。

轟!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絕地而起,位於第一排正中央的劍台輕微一顫,其上的血肉更加模糊,甚至化作血水滴答滴答流淌而下。

嗆鼻的血腥味瀰漫,那碾碎的頭顱上腦漿直冒。

目睹這一幕,饒是蘇敗都有些反胃。

諸宗弟子紛紛轉過頭,不敢直視。

不過蘇敗目光卻一動未動,死死盯著那猩紅的劍台,「絕對不能移開,要學會習慣1

讓蘇敗訝然的是,吳鉤和滄月兩人一臉的面無表情,靜靜凝視著這名百尺宗弟子的身影。

!轟落的石劍拔地而起,再次掀起勁風,猩紅的血花飛濺著。

面對近在此尺的劍台,這名有著入道九重修為的百尺宗弟子狠狠的咽了下口水,目光卻死死盯著衝天的石劍,等待著石劍的轟落。

然等待了半響這石劍卻靜靜的盤旋著,這青年心頭莫名的一顫:「一1

「謝林師兄,一鼓作氣破陣1百尺宗中,數名豆蔻年華的女弟子齊聲道,清脆的聲音有些悅耳。

謝林,站在劍台前的青年,雙手微握,緊繃的身體猶如離弦的箭般,暴射而出,矯健的掠上石台。

轟!一柄淌血的石劍再次墜落,轟然擊在第二排最右側的劍台上,這一擊彷彿擊落在無數人的心頭處,雙手冷汗直冒,直勾勾的望著這一幕。

蘇敗靜靜望著這一幕,嘴角揚起一抹邪魅的弧度,整張臉顯得邪俊無比,用著自己方才可以聽見的聲音道:「七1

!!!!!!

高聳入雲的絕壁之下,悠揚不散的轟擊聲回蕩著,劍台前死寂的可怕。

「七1當石劍第七次拔地而起的剎那,謝林背後已經被冷汗所浸透,雙腳一蹬,掠上第二座劍台,閉著雙眼,等待死亡的來臨。

然半響之後,石劍卻紋絲未動,靜靜盤旋在於上空。

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在心頭瀰漫,謝林睜開雙眼,眼中有著說不出的雀躍,更多的卻是震驚。

「第一道劍台,石劍落下的次數為一1

「第二道劍台,石劍落下的次數為七1

「一,七,四1謝林微轉著身,望著下方的血衣身影,心中掀起了轟然大波:「蘇敗他難道看破了這劍陣,猜中了石劍落下的次數?」

!就在謝林心頭思緒萬千的時候,第三柄石劍已轟轟而落。

「不對,就算是夢凌雲也無法如此準確的猜中,而是動用人海戰術,衝過這劍台1

「他蘇敗,有這實力嗎?」一時間,謝林有些遲疑,咬著牙,在石劍第三次拔地而起的剎那,謝林身形再次掠出。

與此同時,蘇敗單薄的嘴唇微動,「蠢才1

「喀嚓1一聲清脆無比的骨骼破碎聲徒然泛起,在數百駭然的目光注視之下,謝林消瘦的身影在這一刻被碾成了肉泥,頭顱破碎,紅白相應的腦漿濺起。

!沉悶聲好似擊中在眾人靈魂上,各個面色慘白如宣紙。

「四1蘇敗目不轉睛盯著石劍拔地而起,嘴角的笑意卻不可抑制的瀰漫開來:「果然是這樣1

靜靜俯視著九道劍台,蘇敗頭腦卻飛快的轉動著,「這是一道簡單無比的九宮格數獨,不,算不上數獨1

「最前排三座劍台,石劍落下三十九次1

「第二排的三座劍台,石劍落下的也是三十九次1

「第三排的三座劍台,石劍落下的次數是三十九。」

「最關鍵的是,每條對角線上的次數加起來也是三十九1

「也就是說,每行每列及每條對角線上的次數之和相等。」

呼呼!石劍拔地而起,靜靜盤旋於上空,其上縈繞的鮮血流淌而下,滴落在劍台上,滴答作響,劍台歸於平靜,然一股壓抑無比的氣息卻在眾人心頭瀰漫。

又有一人死於這劍台之上,還是入道八重的存在。

每次劍陣運轉一次后,磅的大勢就會再次充斥於其上,只有過了兩分鐘左右,這劍陣會再次運轉。

這兩分鐘就在沉默中度過,直至石劍再次轟落時掀起轟鳴聲,方才打破現場的沉默,蘇敗雙眸璀若星辰,心中靜靜默念著石劍落下的次數,一道刺耳的譏諷聲卻在後方響起:「謝林兄雖未能衝過第三座石台,不過膽識卻讓人敬佩,說謝林兄是蠢才,這句話卻有些過了1

心無旁駑,蘇敗頭也不回也知道,這句話是誰說的。

刀疤青年雙眸寒意閃爍,出言譏諷,想激蘇敗上劍台。

這話一出,諸宗弟子臉色皆是一變,望向蘇敗的眼中也多出了幾分耐人尋味的意思。

刀疤青年故意向數名琅琊宗弟子使眼色,這些琅琊宗弟子極為默契的冷眼出聲道:

「比起龜縮於劍台下的人,謝林兄這蠢才可是要強上不少。」

「那豈不是說,那人比起蠢才還不如1

琅琊宗弟子一唱一和,雖然未指名道姓,不過在場諸宗弟子心中都有數,目光紛紛集中有蘇敗身上。

吳鉤雙眸微眯,寒意瀰漫,低聲道:「老大,要不要清下場1

清場!滄月美眸微亮,露出一抹期待。

蘇敗目光古井無波,靜靜默數著石劍落下的次數,充耳不聞,「九,三,十四1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絕地而起,血肉紛飛,濺落滿地。

直至第三柄石劍落下次數足足有十四次的時候,蘇敗方才轉身,平靜的眸子迎上喋喋不休的刀疤青年。

刀疤青年立即鴉雀無聲,一股莫名的寒意至背脊處直冒而起,讓他冷汗直冒,不敢與蘇敗的目光對視,微微偏於一旁。

其餘琅琊宗弟子噤若寒蟬,他們敢在蘇敗背後冷嘲熱諷,卻不敢在蘇敗前這麼做,甚至有些琅琊宗弟子,身體不由的朝諸宗弟子聚攏而去,深怕蘇敗出手。

「說完了?」蘇敗淡淡道,嘴角揚起一抹詭魅的弧度,轉向凌竹,「凌竹師姐想過這劍陣嗎?」

被蘇敗柔和的目光注視著,凌竹俏臉有些微燙,正欲出言,那刀疤青年卻笑道:「莫非蘇敗師弟有方法讓凌竹師妹通過這劍陣?」

「在謝林前,已有數百名武者死於這劍台之上了1一名琅琊宗弟子漫不經心道,凌竹雀躍的眼神立即暗淡下來,特別是瞧見劍台上那觸目驚心的血肉時,一抹慘白緩緩而現臉上。

「如果我說,我有,你信嗎?」蘇敗眼角的餘光淡淡瞟了刀疤青年一眼,淡淡道。

刀疤青年正欲冷笑,瞧見蘇敗投來的餘光,嘴角的笑意再也牽扯不開,在其內,他可是看到了刺骨的寒意,刀疤青年毫不懷疑,若自己再多言,恐這敗類就會直接出手擊殺自己。

「以我的實力,就算是通過這劍陣,也無法應付接下來的殺機,進去了反而會搭上自身的性命1沉思之後,凌竹有些歉意的笑了笑,她這句話說的十分有技巧,沒有去質疑蘇敗是否有這能力,而是將理由攬到自身實力上,極為委婉的拒絕蘇敗,同樣也給足了蘇敗面子。

蘇敗不由細看了凌竹一眼,這妮子姿色雖然不如納蘭紫那般驚艷,不過這為人處事卻甩了納蘭紫十條街,微點頭,既然人家不願意,蘇敗也沒去勉強,他這番話不過是投桃報李,感謝先前凌竹的情報。轉身,蘇敗在一道道錯愕的目光中,向著劍台走去,刀疤青年甚至露出雀躍之色,「這傢伙終於按耐不住,要闖陣了1

刀疤青年抬眸,望著上空盤旋的石劍,眼中甚至出現石劍轟落在蘇敗身上的一幕。

「老大,這石劍直墜而下的威勢可不能小覷,就算你我承受住一擊,恐怕也是九死一生1吳鉤語重心長道。

「這個我知道1蘇敗邪均的臉龐上,噙著一抹迷人的微笑。

「沒有必要因為所謂的臉面而衝動,男人那玩意不是能縮能伸1滄月點染曲眉微揚,收回在劍台上的目光,凝重的望著蘇敗。

蘇敗摸了摸鼻子,反問道:「你看我像那種人嗎?」

話音未落,蘇敗徑直的走向劍台,這恐怖的劍陣再次運起,站在劍台前,一股股嗆鼻的血腥味和勁風撲面而來,蘇敗目光變得冰冷無比,靜靜默念著石劍落下的次數。

一時間,無數道情緒不一的目光齊聚在蘇敗身上,不過大多數人眼中都泛著少許戲虐,特別是刀疤青年那幾人,期待著接下來血淋淋的一幕……

ps:求收藏,推薦,拜謝諸位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