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一章闖陣

作者:皇楓  |  更新時間:2013-11-07 15:02  |  字數:3336字

「一,七,四!」

蘇敗喃喃自語道,其目光猶如星辰般璀璨。

這名百尺宗的弟子身形微震,徑直的走向劍台。

通天的石劍猶如直墜而下的星辰般轟轟而下,可怕的勁風溢出,飛沙走石。

轟!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絕地而起,位於第一排正中央的劍台輕微一顫,其上的血肉更加模糊,甚至化作血水滴答滴答流淌而下。

嗆鼻的血腥味瀰漫,那碾碎的頭顱上腦漿直冒。

目睹這一幕,饒是蘇敗都有些反胃。

諸宗弟子紛紛轉過頭,不敢直視。

不過蘇敗目光卻一動未動,死死盯著那猩紅的劍台,「絕對不能移開,要學會習慣!」

讓蘇敗訝然的是,吳鉤和滄月兩人一臉的面無表情,靜靜凝視著這名百尺宗弟子的身影。

嘭!轟落的石劍拔地而起,再次掀起勁風,猩紅的血花飛濺著。

面對近在此尺的劍台,這名有著入道九重修為的百尺宗弟子狠狠的咽了下口水,目光卻死死盯著衝天的石劍,等待著石劍的轟落。

然等待了半響這石劍卻靜靜的盤旋著,這青年心頭莫名的一顫:「一!」

「謝林師兄,一鼓作氣破陣!」百尺宗中,數名豆蔻年華的女弟子齊聲道,清脆的聲音有些悅耳。

謝林,站在劍台前的青年,雙手微握,緊繃的身體猶如離弦的箭般,暴射而出,矯健的掠上石台。

轟!一柄淌血的石劍再次墜落,轟然擊在第二排最右側的劍台上,這一擊彷彿擊落在無數人的心頭處,雙手冷汗直冒,直勾勾的望著這一幕。

蘇敗靜靜望著這一幕,嘴角揚起一抹邪魅的弧度,整張臉顯得邪俊無比,用著自己方才可以聽見的聲音道:「七!」

嘭!嘭!嘭!嘭!嘭!嘭!

高聳入雲的絕壁之下,悠揚不散的轟擊聲回蕩著,劍台前死寂的可怕。

「七!」當石劍第七次拔地而起的剎那,謝林背後已經被冷汗所浸透,雙腳一蹬,掠上第二座劍台,閉著雙眼,等待死亡的來臨。

然半響之後,石劍卻紋絲未動,靜靜盤旋在於上空。

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在心頭瀰漫,謝林睜開雙眼,眼中有著說不出的雀躍,更多的卻是震驚。

「第一道劍台,石劍落下的次數為一!」

「第二道劍台,石劍落下的次數為七!」

「一,七,四!」謝林微轉著身,望著下方的血衣身影,心中掀起了轟然大波:「蘇敗他難道看破了這劍陣,猜中了石劍落下的次數?」

嘭!就在謝林心頭思緒萬千的時候,第三柄石劍已轟轟而落。

「不對,就算是夢凌雲也無法如此準確的猜中,而是動用人海戰術,衝過這劍台!」

「他蘇敗,有這實力嗎?」一時間,謝林有些遲疑,咬著牙,在石劍第三次拔地而起的剎那,謝林身形再次掠出。

與此同時,蘇敗單薄的嘴唇微動,「蠢才!」

「喀嚓!」一聲清脆無比的骨骼破碎聲徒然泛起,在數百駭然的目光注視之下,謝林消瘦的身影在這一刻被碾成了肉泥,頭顱破碎,紅白相應的腦漿濺起。

嘭!沉悶聲好似擊中在眾人靈魂上,各個面色慘白如宣紙。

「四!」蘇敗目不轉睛盯著石劍拔地而起,嘴角的笑意卻不可抑制的瀰漫開來:「果然是這樣!」

靜靜俯視著九道劍台,蘇敗頭腦卻飛快的轉動著,「這是一道簡單無比的九宮格數獨,不,算不上數獨!」

「最前排三座劍台,石劍落下三十九次!」

「第二排的三座劍台,石劍落下的也是三十九次!」

「第三排的三座劍台,石劍落下的次數是三十九。」

「最關鍵的是,每條對角線上的次數加起來也是三十九!」

「也就是說,每行每列及每條對角線上的次數之和相等。」

呼呼!石劍拔地而起,靜靜盤旋於上空,其上縈繞的鮮血流淌而下,滴落在劍台上,滴答作響,劍台歸於平靜,然一股壓抑無比的氣息卻在眾人心頭瀰漫。

又有一人死於這劍台之上,還是入道八重的存在。

每次劍陣運轉一次後,磅礴的大勢就會再次充斥於其上,只有過了兩分鐘左右,這劍陣會再次運轉。

這兩分鐘就在沉默中度過,直至石劍再次轟落時掀起轟鳴聲,方才打破現場的沉默,蘇敗雙眸璀若星辰,心中靜靜默念著石劍落下的次數,一道刺耳的譏諷聲卻在後方響起:「謝林兄雖未能衝過第三座石台,不過膽識卻讓人敬佩,說謝林兄是蠢才,這句話卻有些過了!」

心無旁駑,蘇敗頭也不回也知道,這句話是誰說的。

刀疤青年雙眸寒意閃爍,出言譏諷,想激蘇敗上劍台。

這話一出,諸宗弟子臉色皆是一變,望向蘇敗的眼中也多出了幾分耐人尋味的意思。

刀疤青年故意向數名琅琊宗弟子使眼色,這些琅琊宗弟子極為默契的冷眼出聲道:

「比起龜縮於劍台下的人,謝林兄這蠢才可是要強上不少。」

「那豈不是說,那人比起蠢才還不如!」

琅琊宗弟子一唱一和,雖然未指名道姓,不過在場諸宗弟子心中都有數,目光紛紛集中有蘇敗身上。

吳鉤雙眸微眯,寒意瀰漫,低聲道:「老大,要不要清下場!」

清場!滄月美眸微亮,露出一抹期待。

蘇敗目光古井無波,靜靜默數著石劍落下的次數,充耳不聞,「九,三,十四!」

嘭!嘭!震耳欲聾的轟鳴聲絕地而起,血肉紛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