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十九章動身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道,抬目望著站在高處的夢凌雲。 與此同時,讓蘇敗有些在意的正欲夢凌雲對峙的一些隊伍,其中為首的數人引起他的注意,一名面容消瘦,眼神冷冽無比的黑袍青年,其後背著一柄巨刀,站在人群中有些鶴立雞群的...

入道九重!

夢凌雲看似淡然的臉龐,卻有些凝重,其目光更是一動未動的盯著蘇敗,其心中已經掀起了轟然大波,入道九重。

兩道目光在半空中相遇,隱隱約約間有著肅殺之意流轉。

空氣流動甚至出現了停滯,蘇敗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轉身望向滄月和吳鉤。

觸目驚心的鮮血在半空中飛濺著,一具具冰冷的屍體雜亂無章的橫倒於地上。

一襲衣裙飄飄而立,滄月持著玉劍站在屍體堆上倒有幾分出塵的味道。

吳鉤取出手帕輕輕擦拭著竹劍上的血跡,這二十餘名刀劍閣弟子盡死。

望著這戲劇性的結果,四周鴉雀無聲,特別是先前拒絕蘇敗組隊的負責人,此刻各個目瞪口呆。他們沒想到蘇敗三人的站立會如此可怕,輕描淡寫的滅了一個小隊。

各個悔到腸子都青了,甚至有些小隊的負責人正考慮著,要不要厚著臉皮上去邀請。

「十四個,胖墩你輸了,別忘記你的那份戰利品是我的了1難得文靜片刻的滄月立即露出虎牙,雙眼放光的望著滿地狼藉。

吳鉤一臉的苦澀,收起竹劍:「就差了三個1

蘇敗目光也是一陣明亮,立即蹲下身,雙手在李牧和劉東的身上摸索起來。

這李牧在刀劍閣中頗有名氣,加上入道九重的實力,底蘊必然不會差。

蘇敗眯著雙眼,立即撕扯開李牧的宗袍,一瓶精緻無比的玉瓶悄然入手,有些溫潤的感覺。

這玉瓶上雕刻著精緻的花紋,隱約間,蘇敗可以瞧見玉瓶內的一顆丹藥。

這丹藥通體晶瑩,有些夢幻。

絕對是好東西,蘇敗心中微喜,將玉瓶收入懷中,他雖好奇這玉瓶中的丹藥,不過卻也知道財不露白的道理。

比起蘇敗的低調,滄月就有些高調了,瘋狂搜刮著這些刀劍閣身上的藥材,「哈哈,居然是龍蜒草,這玩意可值一瓶精力丹1

「還有玉血蓮,這玩意居然都會這些廢物找到,發了,大發1

滄月微眯著雙眼,羊脂般細美的玉手熟練無比的在刀劍閣弟子身上翻轉,這熟練的動作讓蘇敗和吳鉤一陣汗顏。

這種事情,看來這妮子是沒少做。蘇敗走向劉東,讓他有些晦氣的是,這劉東還真是窮的叮噹響,什麼都沒有。

四周的諸宗弟子暗自咂舌,龍蜒草和玉血蓮這可都是珍貴的藥材,雖眼火,卻無人敢出手搶奪,顯然先前那一幕依舊是震懾到他們。

清晨的陽光落在李牧等人的屍體上,顯得有些凄涼。

短暫的沉默之後,四周再次恢復了喧鬧聲,不過比起先前那絡繹不絕的呦喝聲,大多數諸宗弟子都在談論著眼前這件事情。

對於這些竊竊私語聲,蘇敗充耳不聞,雙眼放光的望著滄月手中那堆積如山的藥材。

「你只能分三成,其他的都是我的1滄月十足的小財迷,深怕蘇敗忘記了,嘟囔著。

瞧見滄月那緊張的神情,蘇敗不禁有種啼笑是非的感覺,「七成歸你1

聞言,滄月立即語笑嫣然,明媚秀才的雙眸間有著雀躍之色瀰漫,旋即又可憐兮兮道:「敗類,這些不堪入目的藥材你也看不上眼,要不全歸我?」

蘇敗一頭冷汗,白了滄月一眼,「免談1

「你看我這嬌滴滴的青春靚麗美少女都出手幫你砍人,多破壞我的形象,你總要給我點補償吧1滄月喋喋不休道,粉雕玉琢的玉臉湊來。

淡雅清香撲面而來,蘇敗繞有興緻的盯著這張清雅脫俗的俏臉。

「漂亮嗎?」滄月雙眸眯著月牙,笑盈盈道。

「漂亮1蘇敗微微點頭,食指微微指著滄月的胸脯:「你的褻衣露出來了1

褻衣!滄月有些迷糊的低下眸,溫婉如玉,膚如凝脂的香肩上有一條絲帶露出,滄月毫無忌諱的當著蘇敗的面,拉起絲帶,這動作讓蘇敗一陣暴汗,在那一瞬間,他甚至瞧見了那如凝脂白般細美的酥胸,牽動著神經,暗道:「這妮子神經也太大條了1

朝陽的光芒射向群峰,微風乍起,攪起群峰間涌動的雲海。

一束束粗粗細細的光柱投落而下,把輕紗薄霧渲染的一片通明,隱約間,略顯朦朧的群峰也漸漸清晰起來。

片刻之後,整片平坦的空地上聚齊的人群越來越多,大約諸宗倖存的弟子都在這裡,蘇敗靜靜盤坐著,一眼望去儘是涌動的人群。

李牧,劉東等人的屍體依舊暴露在陽光下,無人在意。

「好戲要開場了1蘇敗輕聲喃喃道,抬目望著站在高處的夢凌雲。

與此同時,讓蘇敗有些在意的正欲夢凌雲對峙的一些隊伍,其中為首的數人引起他的注意,一名面容消瘦,眼神冷冽無比的黑袍青年,其後背著一柄巨刀,站在人群中有些鶴立雞群的突兀感,除此之外還有兩名青年,其中一人手持墨筆,儒雅風流的青年,雖靜靜站立著,卻給人一種巍然如山嶽的感覺。

另一名青年,比起前者,就有些失色,最醒目的就是那高懸的鼻樑,以及他背後的重尺。

夢凌雲,背負巨刀的青年,持著墨筆的青年,以及背負重尺的青年,這四人,隱隱約約間都瀰漫著一股崢嶸的鋒芒,給蘇敗帶來一種壓迫感。

「這四人,都得到了半步凝氣的地步,加上棄青衫和毒牙,六名半步凝氣1蘇敗暗自咂舌,這等陣容足以橫掃血煉空間內的諸多妖獸群,旋即,蘇敗對這神秘的劍墓也越發的期待。

吳鉤戀戀不捨的在四周鶯鶯燕燕的倩影上收回目光,凝視著高處的數道身影:「老大,那背負重尺的青年是我百尺宗弟子,蕭文若,實力倒是不錯,諸多百尺宗弟子都以他為首1

「而那背負巨刀的是刀劍閣的刀三生,傳聞刀法已至出神入化的地步。」

「還有那持著筆墨的青年,他是天涯閣的秦武墨,其在天涯閣中的地位就如同棄青衫在琅琊宗的地位。」說到這裡,吳鉤咧嘴一笑,環顧四周,眼角間露出一抹譏諷:「有著數人的存在,在場的諸宗弟子大多數都是將成為炮灰的命運,嘖嘖,可惜人性就是這樣,往往很多時候,貪慾會讓人不顧一切1

「那我們呢?」蘇敗微微一笑道。

「老大,你認為我們會成為炮灰嗎?」吳鉤反問道。

「在夢凌雲,秦武墨眼中我們就是炮灰1蘇敗起身,邪魅的俊臉上噙著一抹冷意。

「那就讓他們這些軟蛋也成為炮灰1

滄月美眸微抬,俏臉上有著一抹期待的笑容瀰漫,正經起來的滄月恍若仙子下凡,出塵如仙。

「有些期待了1蘇敗雙眸微眯,極目望去,眼前這座挺拔的劍峰就像一柄欲欲出鞘的利劍般。

而就在蘇敗幾人閑談的時候,棄青衫猶如眾星拱月般被琅琊宗弟子簇擁而來,筆直如標槍的身影鶴立雞群。

夢凌雲,刀三生,秦武墨,蕭文若四人紛紛睜開雙眼,眼神頗為不善的盯著棄青衫,眼中儘是忌憚之色。

棄青衫一臉儒雅,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來至五人前,其後跟著毒牙,江獄等眾多琅琊宗弟子,氣勢驚人。

「秦武墨1棄青衫目光落在秦武墨身上,兩名同樣儒雅的青年對視著,隱隱約約間,空氣都有些凝固著。

「這一天,我已經期待了很久,劍墓傳承註定是屬於我的1秦武墨淡淡一笑,言語間透著無盡的自信。

「是誰的,並不是你說了算,而是我棄青衫說了算1棄青衫雲淡風輕道,筆直的身形透著霸道,讓夢凌雲和刀三生等人臉色微變。

「棄青衫,你的性子還是丁點未變1秦武墨持著墨筆,飄飄而去,諸多天涯閣的弟子就如同護衛般,緊隨其後。

「劍墓,只屬於強者1夢凌雲冷笑著,不落其後。

呼呼!一道道尖銳的勁風聲在半山腰處響起,刀三生和蕭風若等人也紛紛動身,道道人影鋪天卷地的向劍峰之巔涌去。

遠視著掠去的身影,棄青衫溫和一笑,轉身,居高臨下,不咸不淡的望了站在人群中的蘇敗一眼,深邃如星辰的眸子中隱約間露出一抹期待,更多的是惋惜:「可惜了1

「走吧1看著孤零數人的蘇敗,毒牙眼中寒意暴閃:「他註定是無法成為你的對手,他的實力不夠1

「所以我才說可惜1棄青衫儒雅一笑,轉身,舉手投足間帶著王者風範的從容。

「劍墓1江獄等人各個緊握著雙拳,眼露戰意。

呼!呼!

在棄青衫等人動身之後,空地上的諸宗弟子再也按耐不住,紛紛起身掠去,深怕錯失了先機,一時間,漫山遍野皆是直掠而起的身影。

「老大,我們什麼時候動身1吳鉤問道。

「不急1蘇敗抬眸望著直插雲霄的劍峰,隱約間,縈繞於四周的雲霧散去,這座山峰的模樣更像一柄直墜凡塵的巨劍,「總要有人去試探下路,我們尾隨其後就行1

說此,蘇敗目光微轉,轉向滄月手中的藥材。

滄月雙手一握,死握住這些藥材,提醒道:「七成戰利品是我的1

蘇敗摸了摸鼻子,無奈道:「是你的,不少你的,不過我們現在要去劍墓,這些東西放在身上有些麻煩1

「這有什麼麻煩1滄月白了蘇敗一眼,挽起衣袖,纖細的玉腕間帶著類似手鐲的玉器,其上流轉著淡淡的銀光,目眩迷彩。

一道細微的波動略微在虛空中泛起,滄月手上的藥材就憑空消失。

「芥子鐲1吳鉤雙眼看到都直了,緊盯著那晃動的玉腕。

蘇敗眼瞳也是輕微變化,凝聲道:「芥子鐲1

正所謂,須彌藏芥子,芥子納須彌,這芥子鐲真是蘊含了這種至理,其內蘊含了一定的空間,是一種極為昂貴的靈器。

靈器,那可是價值連城的存在,況且這種芥子鐲極品的存在。

饒是以蘇敗的見聞,也很少見過琅琊宗長老擁有這種芥子鐲。

滄月虎牙一露,一雙皎月般精緻的美眸瞬間兇狠起來,狠狠瞪著蘇敗和吳鉤,「敗類,胖墩,你們倆給別打什麼壞主意,不然就把你們蛋扯下來1

說完,滄月緊緊捂著芥子鐲。

「土豪1蘇敗輕呸一聲,目光戀戀不捨的收回,這芥子鐲還真是殺人掠貨必備之物,尋思著什麼時候也弄個玩玩。

「走吧1四周冷冷清清,毫無身影,蘇敗率先朝前走去。

「敗類,胖墩,這劍墓裡面的東西我們也五五分,我五成,你們兩五成1香氣瀰漫,滄月風風火火的疾馳而出,細潤清脆的笑聲在風中搖曳……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