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十六章風起雲湧

作者:皇楓  |  更新時間:2013-11-04 21:25  |  字數:4523字

ps:四千字的大章奉上,求推薦,點擊,收藏,拜謝諸位了!

夜色如濃稠的墨硯,深沉得化不開!

嗆鼻的血腥味漸漸散去,整座山谷內的氣氛再次變得熱鬧起來。

吳鉤不知從何處邀來數壺酒,抬頭望著上空依稀可見的明月,「此時月明高照,不如坐下來對飲數杯,共敘人生如何?」

「共敘人生?」明媚狹長的曲眉下泛著淡淡的鄙夷,少女滄月蓮步輕移,接過吳鉤手中的酒壺,玉鼻微皺,輕輕嗅著酒香,旋即直接長飲,半響間,整壺酒就直接飲盡。

咔擦!滄月隨手扔掉酒壺,淡淡的月光照在禍國殃民的白皙臉蛋上。

如此霸氣的牛飲讓蘇敗和吳鉤皆是一怔,這可是烈酒啊!

「對,共敘人生,在諸宗子弟中,就你和我老大在我眼中有些順眼,難得有眼緣,當然得談談人生,說說理想!」

吳鉤一手將未開封的酒罈扔給蘇敗,直接盤膝而坐。

「胖墩,理想兩字眼太沉重了!」蘇敗笑了笑,坐了下來,將手中的酒罈放置一旁。

酒是個好東西,但是蘇敗卻很少飲酒,特別是這個場合,他始終深信一點,唯獨時刻保持頭腦的冷靜才活的更久。

同時,蘇敗也不喜歡沾染上酒氣,那和血腥味一樣嗆鼻的味道,往往會暴露其自身的位置。

「不談理想那就談人生!」吳鉤故作深沉道,「回想起我的人生,慘不忍睹!」

滄月直接坐下來,其位置距蘇敗和吳鉤不足半米:「呸!小小年紀就談什麼人生,你連人都沒生過,有什麼資格討論人生!」精緻的俏臉上泛著一抹輕輕淺淺的鄙夷,直接抓住蘇敗一旁的酒罈,吩咐一句:「小敗類看你也不喜歡酒,我就幫你解決了,今晚我和胖墩的安全就交給你了,免得待會兒喝的爛醉如泥的時候,被人下黑手給宰了!」

蘇敗微微點頭,見吳鉤和滄月兩人漸漸幹上的架勢,暗自搖頭,這兩傢伙未免也太相信自己了,也不拍自己出手把他們給宰了。

「不過被信任的感覺還真是不賴!」蘇敗嘴角噙著燦爛的笑容,濃稠如同墨硯的眸子中泛著淡淡的警惕,環顧四周。

原本暗中偷偷觀察滄月嬌美容顏的男弟子,紛紛收目,深怕引起蘇敗的不快。

……

轟轟!巨大的瀑布似白練般飛流而下,宛如洪波決口,大海倒懸。

清冷的月光下,千千萬萬的水珠飛濺著,若玉珠般敲落滿地。

棄青衫站在瀑布前,直視這好似銀河倒卷的瀑布,儒雅的俊臉上噙著一絲淺笑。

他雙眸微閉,呼吸均勻無比,饒是此處聲如奔雷,洶湧咆哮,其心卻如同死水般平靜,不起波瀾,靜靜的修鍊著。

珠璣四濺,蒙蒙水汽中一道猶如毒蛇般的身影,緩緩而現,踏著冥冥夜色而來。

「他殺了丁浩和羅飛!」黑袍下,毒牙的雙眸泛著寒意。

「羅飛?」棄青衫雙眸微睜,眉宇間泛起一抹疑惑。

「宗內一名琅琊宗弟子!」毒牙知道棄青衫往日里雖表現平易近人,然性子卻高傲,自己這些人中能讓他記住名字的也是屈指可數。

「死了就死了,呵,蘇敗膽子倒是挺大,眾目睽睽之下擊殺丁浩!」

「入道八重巔峰擊殺入道九重,若是給他足夠的時間成長,或許他真的有資格成為我的對手!」棄青衫雙眸微眯,注視著眼前閃耀著萬縷光輝的瀑布,隱隱約約間有著期待瀰漫。

鋒利的尖牙微露,毒牙嘴角挑起:「前提是他能夠在劍墓中倖存下來,昔日上次血煉,死於你我手中的天才也不少!

「明日的人選安排準備了沒?」棄青衫微微點頭,抬眸眺望著前方直插雲霄的劍峰,在劍墓上,能夠堪稱對手的人,恐怕也只有秦武墨了。

「嗯,萬事俱備!」毒牙微點頭,抬起頭也是望向劍峰:「暴風雨來臨時的前夕,今日明月照著你我,你說數日後,又有多少人能夠看到這輪明月。」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你我尚在!」棄青衫自信道,儒雅的笑容讓人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在這一刻,群峰中,一道道熊熊燃燒的篝火前,也有不少的青年,抬眸眺望著那距明月最近的劍峰。

谷內,喧鬧聲漸漸歸於平靜,唯獨篝火靜靜燃燒著,各宗弟子也停止了作樂,紛紛打坐修鍊,調整自身的狀態,饒是吳鉤和滄月,也安靜下來。

「劍墓!」蘇敗雙眸微閉著,功點值化作洶湧澎湃的能量在體內流淌,融入骨骼之中。

死寂的深夜,時而有窸窸窣窣的獸吼聲,卻一夜平靜。

翌日,清晨天色剛亮,整個山谷立即沸騰起來,一道道強悍的氣息徒然迸發,盤旋于山谷上空。

呼呼!一道道猶如獵豹的身影直掠而出,江獄,寒若天,納蘭紫等琅琊宗弟子也紛紛起身,浩浩蕩蕩向著谷外馳騁而去,臨走前,納蘭紫眼神略微有些陰冷的在蘇敗上停留了數息。

蘇敗睜開了雙眼,將目光投向那漸遠的身影,嘴角挑起一抹笑意:「納蘭紫這娘們還真夠記仇的!」

起身,蘇敗感受著體內比起昨日還要渾厚數分的力量,嘴角上的笑意越發燦爛,輕輕一握劍柄,向著谷外走去。

吳鉤和滄月兩人也紛紛睜開雙眼,極為有默契的緊隨於蘇敗身後。

出現在這裡的人,其目的都是一樣的,劍墓。

崎嶇的山道上,一道道如虹的身影朝著同一方向疾馳著。

劍墓群峰中的最高峰,中央,最險峻的劍峰,直捅蒼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