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十二章殺!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 白皙的肌膚上浮現著急之色,納蘭紫黛眉微蹙,語氣有些不善道:「蘇敗,丁浩師兄是棄師兄的左膀右臂,你若是殺了他,必然遭受到棄師兄的追殺1 棄師兄,棄青衫! 這個名字讓琅琊宗弟子的目光再次...

ps:居然被暴菊了,求推薦,求點擊頂上去!

破山劍式,一共有七式!

蘇敗好似閑庭信步,不閃不避。

第二式信手而出,如同天馬行空般無跡可尋。

這一式卻讓遠處觀望的江獄眼中精光暴閃,雙手微握著。

「破山劍式1丁浩眼角閃過一抹凌厲,瞬間就將蘇敗的劍式看的清清楚楚。

破綻百出的劍式!

果然是銀槍臘頭,中看不中用!

然在下一剎那,無跡可尋的劍器在虛空中略微一頓,接連數道劍影疊起,接連五式。

瞬息就是五劍,劍劍直指丁浩的要害之處。

破山劍式,一股劈山斷岳之勢在劍勢中冒騰而起,一氣呵成,特別是最後五劍,快的不像話。

在眾多琅琊宗弟子看來,蘇敗只出了三劍而已。

凌厲的劍勢摧枯拉巧般碾壓而來,丁浩化繁至簡的一劍猶若崩潰的山嶽般,轟轟倒塌。

「這怎麼可能?」丁浩雙眸瞪的極大,冷汗直冒,手中的劍器有些無力的撞上蘇敗的劍器,刺耳的鏗鏘之身絕地而起。

這必殺的一劍就這般雲淡風輕的被蘇敗破去,然七道疊加在一起的劍影卻如山嶽般籠罩而來,將丁浩的周身要害盡數籠罩於其下。

急促間,丁浩只能持劍擋之,同樣是一品武技,擋劍式!

這武技,丁浩還真正修鍊成功。

噗!兩道劍影突破了丁浩的擋劍,兩道血箭驟然在丁浩右肩和右臉頰上激射而出。

丁浩握劍的右手一陣發麻,甚至差點握不住劍,其上傳來的反彈勁道讓他右臂有些發麻,冷汗直冒。

「這恐怖的勁道,他的修為至少是入道八重1

背後冷汗直冒,丁浩沒有任何風度的朝後退去,只是蘇敗速度更快,一步踏出,寒芒乍現的劍器順勢而出,瞬息就出現在丁浩的咽喉上,只要再刺出絲毫,這一劍就將洞穿丁浩的脖頸。

滴答!額頭的冷汗順著臉頰落在劍柄上,丁浩打了的哆嗦,後退的身體硬生生的止住,他知道,只要自己後退一步,這一劍,絕對會比自己更快。

「媽的,這敗類的實力怎麼如此恐怖1這一刻,丁浩終於怕了。

而四周,靜靜注視著一幕的眾人,猶如中邪了似的,各個滿臉的震撼,此刻,他們腦海中齊齊冒出三個字眼:「不可能1

「怕了嗎?」平靜的聲音猶如清風般過耳,丁浩全身冷汗直冒,下意識的脫口而出:「怕了1

丁浩真怕了,手中緊握的劍器也微微鬆開,落地,鏗鏘作響。

望著近在此尺,滲著血的劍,隱隱約約間在其上感受到驚人的殺機,丁浩只能棄劍以表示自己認輸:「技不如人,我認栽1

「不過我保證今後再也不會找師弟你的麻煩1丁浩緊盯著蘇敗,語氣緊張無比。

周圍琅琊宗弟子噤若寒蟬,沉默的可怕。

就連其他宗弟子,此刻也安靜下來,靜靜望著這一幕。

「還記得我先前說的話嗎?」蘇敗似笑非笑道,這神情在丁浩眼中不亞於惡魔般的微笑。

丁浩猛的打了個寒顫,先前蘇敗那句話如同冷颼颼的陰風在他腦海中回蕩:「我的劍,一出必殺人1

「住手1旁觀的納蘭紫眼見局面漸漸發展到自己預想不到的地步,語氣也有些慌張,她沒想到丁浩如此不濟,居然輕易敗在蘇敗手中,蘇敗是入道八重的修為,就算丁浩再不濟,至少也是旗鼓相當,死了一名入道六重的弟子或許無關大雅,若丁浩死了,事情就大了。

白皙的肌膚上浮現著急之色,納蘭紫黛眉微蹙,語氣有些不善道:「蘇敗,丁浩師兄是棄師兄的左膀右臂,你若是殺了他,必然遭受到棄師兄的追殺1

棄師兄,棄青衫!

這個名字讓琅琊宗弟子的目光再次明亮起來,望向蘇敗的眼神也變得凌厲無比。

望著眾人的變化,蘇敗眸子微低,喃喃自語:「棄青衫,是個麻煩1

這喃喃自語聲卻讓丁浩渾身驟然一冷,臉色微變。

「不過,我不怕麻煩!1蘇敗徒然抬起頭,手中的精鐵劍徒然旋轉,暴射而出,在無數道錯愕的目光中,這一劍瞬間穿喉而過,猩紅的鮮血激射而出。

出劍,收劍,乾淨利落的動作,如行雲流水般,壓根就沒把納蘭紫的警告當回事。

「你1丁浩雙手捂著喉嚨,雙眼瞪的極大,目光直勾勾的盯著眼前這張邪魅的俊臉,儘是難以置信之色,他沒想到,蘇敗會出劍,毫無徵兆。

撲通!丁浩應聲倒地,死不瞑目,鮮血染紅了滿地,全場死寂,針若可聞。

根本沒有人會想到蘇敗會出劍,棄青衫,這個在他們眼中遙不可及的存在,就如同那些君皇般,天子一怒,伏屍百萬,誰都知道,得罪了棄青衫,必然死無葬身之地。

但蘇敗卻不在意,把納蘭紫的警告當做狗屁的笑話,殺丁浩的時候,就像殺只狗似的,連眼皮都未眨一下。

寒若天面露苦澀的望了一旁目瞪口呆的江獄,他知道,前者也沒有預料到會發生這樣的情況,在他們看來,丁浩最多是自尋其辱,被蘇敗反虐,也不會把命交待在這裡。

「你居然殺了丁浩師兄1微凸雙峰波動起伏著,納蘭紫的聲音瞬間變得尖銳無比,就是蘇敗一副完全不把她當回事的態度,讓納蘭紫始終怨恨著蘇敗。

青絲搖曳,納蘭紫指著蘇敗,厲聲冷笑道:「眾目睽睽之下,先是擊殺羅飛師兄,再擊殺丁浩師兄,蘇敗,你這個琅琊宗的敗類,完全漠視琅琊宗的宗規,公然殺害同門師兄1

「諸位,我們絕對不要讓這敗類逃走,殺了他,以祭丁浩師兄在天之靈,同樣給棄師兄一個交代1納蘭紫煽動著,白皙的俏臉上儘是氣憤之色,更多的則是悲傷,彷彿因為丁浩的死而悲傷,只是有幾分真假沒人去猜測,震撼中的琅琊宗弟子也反應過來,氣憤不已,各個蠢蠢欲動,正欲聯手,將蘇敗繩之於法,以證宗規!

而前者,蘇敗卻面無表情的望著這一幕,漆黑的眸子中看不出有任何情緒的波動。

然內心,蘇敗卻驀然一嘆:「媽的,當初要到劍墓群峰的時候,就應該把納蘭紫和寒若天搞死,也不會惹出這一大堆麻煩1

「處事還是不夠老練,手段還是不夠狠1蘇敗反思著,而蘇敗的沉默卻漲了這些琅琊宗弟子的氣焰,寒若天站在其後,一臉的猶豫要不要出手,好歹蘇敗也救過自己一命,但是一想到是以二品武技為代價,就一肚子的苦水,同時,江獄也有些遲疑,蘇敗也救過自己。

就在琅琊宗弟子蠢蠢欲動,正欲出手的時候,一道嘶啞無比的聲音如同入夜的冷風,飄過眾人的耳旁:「這件事,就此作罷1

聲音雖不大,卻給人一種毋庸置疑的感覺。

氣憤的琅琊宗弟子神情皆是一怔,下意識的朝谷口望去,一道全身上下籠罩在黑袍中的身影出現,就像行走於黑暗中的毒蛇,讓人不禁打了個寒顫。

這道身影的出現,讓一旁諸宗的弟子不由自主的遠離這道身影,眼中儘是忌憚:「毒牙1

「毒牙師兄1納蘭紫立即眉飛色舞,眼露欣喜,正欲加油添醋,卻被毒牙那冷冽的目光一瞪,一番說辭再也開不了口,「羅飛,丁浩率先挑釁蘇敗師弟,技不如人,死於蘇敗師弟劍下,怪不得他人1

黑袍下,毒牙那比寒冰還要冷冽的目光掃過先前蠢蠢欲動的琅琊宗弟子,「還顯得丟人不夠嗎?在外宗面前,自相殘殺1

被毒牙的目光盯著,這些氣焰囂張的琅琊宗弟子立即低下頭來,只覺得四周的溫度徒然下降了好幾度,微縮著頭,走回原位。

江獄和寒若天相望一眼,皆是無奈笑了笑,沒想到毒牙會出面,不過二者也猜到緣由,畢竟明日要攻破劍墓,還是少惹些風波。

警告這些琅琊宗弟子之後,毒牙轉身離去,就如同他突然出現般,神出鬼沒,但是感知敏銳的蘇敗,還是注意到,臨走前,毒牙望了自己一眼,眼中有些警告,警告自己安分些,不要再惹出什麼風波。微皺著鼻子,蘇敗靜靜注視著空蕩蕩的谷口,喃喃道:「有意思,不愧是棄青衫,氣度不凡1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