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十二章是死是活,與我何干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 「眼前這血肉和我以前見到的幾乎一模一樣,絕對不會認錯1說此,寒若天看了蘇敗一眼,有些感慨:「只是沒想到,蘇敗師弟居然能夠擊殺血猿1 「這血猿真的是你擊殺的?」納蘭紫柳眉微蹙,她內心至...

「血猿?」

寒若天的聲音帶著少許顫抖,其目光更是直勾勾的盯著蘇敗手上的妖獸血肉。

「血猿是什麼妖獸?」納蘭紫白了寒若天一眼,這種名不經傳的妖獸值得你這麼震驚。

「這是血猿的血肉?」寒若天語氣越發的顫抖。

「嗯1蘇敗身體輕飄飄的落在凸起的山石上,熟練的剝開毛皮,架起火堆,片刻后,誘人的肉香味瀰漫而出。

「居然真的是血猿1寒若天望向蘇敗的眼神已經變了,心中更是掀起了轟然大波。

比擬入道九重存在的血猿居然死在他手中,八道九重巔峰擊殺入道九重存在的妖獸。

「他的實力居然如此恐怖,怪不得當初他能夠以一敵三,斬殺紫電豹等畜生1

寒若天眸子微低,沉思著,此等人物,就算不能拉進自己的隊伍,也不能交惡。

「師兄,這血猿很出名?」淡淡清香撲面而來,寒若天抬起頭迎上納蘭紫疑惑的雙眸,嘴角泛起一抹苦澀:「入道九重存在的妖獸,你說出名嗎?」

「入道九重?」納蘭紫性感的朱唇微張著,明媚的雙眸中儘是難以置信之色,其目光也下意識的朝火堆架上的烤肉望去,訕訕道:「師兄,你確定這是血猿?」

「嗯1寒若天重重的點頭,略微有些回憶道:「昔日在宗門,我曾有幸見過內門師兄生擒過血猿,這血猿的毛髮猩紅無比,堅固如金鐵,其血肉泛著淡淡的血光1

「眼前這血肉和我以前見到的幾乎一模一樣,絕對不會認錯1說此,寒若天看了蘇敗一眼,有些感慨:「只是沒想到,蘇敗師弟居然能夠擊殺血猿1

「這血猿真的是你擊殺的?」納蘭紫柳眉微蹙,她內心至今還是難以置信,蘇敗不過入道八重的實力,能夠擊殺入道九重?

蘇敗一直面無波瀾的盯著泛著香氣的妖肉,淡淡的應了一聲:「嗯1

「這怎麼可能,你居然能夠越階殺敵?」彷彿顛覆了以往的認知,納蘭紫纖細的玉手半捂著小嘴。

「運氣比較好,遇上一隻重傷在身的血猿,沒什麼費勁1蘇敗淡淡道,懶得繼續理會納蘭紫,撕開一片烤熟的妖肉。

「好香1蘇敗喃喃道,直接將冒著香氣的妖肉放入口中,特別有嚼勁。

同時,濃郁無比的靈氣在妖肉中泛開,融入自身的血肉中,蘇敗暗自點頭,不愧是入道九重存在的妖獸。

聽到蘇敗的解釋,寒若天和納蘭紫皆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納蘭紫更是嘟著嘴,小聲道:「怪不得能夠擊殺血猿,重傷在身的血猿其實力必然大打折扣1

「蘇敗師弟你運氣還是一如既往的好1寒若天訕訕一笑,其目光卻有些火熱的盯著火堆上的妖肉,此等妖肉,就算是他也未曾吃過。

蘇敗低著頭,猶如玉石般白皙修長的雙手撕開塊妖肉,緩緩放進口中,薄薄的嘴角揚起一抹詭魅的弧度:「運氣?」

看著兩人深以為然的樣子,蘇敗心中暗自冷笑,這兩人難道真無知到這地步?

遐思中,蘇敗快速的解決熟透的妖肉,起身,隨意的將啃一半的妖肉扔到火堆中,淡淡道:「我吃飽了,出發1

敗家!寒若天嘴角微微抽搐著,目光戀戀不捨的在妖肉上移開,若不是蘇敗和納蘭紫在場,他絕對會不顧臉面,撿起這妖肉。

倒是納蘭紫神情間有些欣喜,遙遙望著遠方,作為長老之女,自然是天之驕女,類似於血猿存在的妖肉,她隔三差五的就食過,雙腳微踮起,修長的玉指遙遙指向遠處虛浮的山峰輪廓虛影,納蘭紫帶著少許劫後餘生的語氣道:「到了劍墓群峰就能見到棄師兄,不知道棄師兄有沒有想我1

「棄師兄那麼疼你,肯定會想你的1寒若天起身,率先帶路道。

蘇敗眯著雙眼,凝視著虛浮的輪廓虛影,心中默然道:「劍墓群峰,也就是劍墓的所在地1

「劍墓,希望不要讓我失望1蘇敗雙手微握,嘴角的笑意緩緩泛開,透著無盡的自信。

體內那洶湧澎湃的力量讓蘇敗有種怪異的感覺,或許,再過不久就能踏入入道九重,一想到入道九重那恐怖的力量,蘇敗心中就泛起一股期待感。

鬱鬱蔥蔥的林海中,三道矯健的身影猶如靈猴般飛躍著,稍縱即逝。

「劍墓群山已經深入空間腹部,群居於此的妖獸極為恐怖1

疾馳之間,寒若天見蘇敗一副隨意的神情,訕訕提醒道。

「我知道1蘇敗淡淡道,他的感知力比起寒若天二人更加的敏銳,先前他就察覺到四周藏匿著數道恐怖的氣息,其氣息比起血猿更加渾厚。

突然,蘇敗身形驟然而止,「有人1

呼!疾馳的寒若天和納蘭紫也止住身形,緊繃著身體,警惕的望著四周。

「誰?」寒若天低聲道,右手悄然間按住劍柄,時刻準備著出劍,在這血煉空間,比起妖獸更可怕的是人類。

蘇敗雙眸微眯,嘴角浮現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琅琊宗的弟子,不過其處境好像有些不妙1

琅琊宗的弟子!寒若天和納蘭紫兩人目光徒然明亮起來,此處距劍墓群山極距,也就是說出現在這裡的琅琊宗弟子,或許是己方團隊的人,甚至是熟人。

「去看看1寒若天臉色微變,也未蘇敗反應,緊繃的身體猶如離弦的箭般暴射而出。

納蘭紫貝齒緊咬著朱唇,緊隨在寒若天身後。

吼!就在二人動身的剎那,一道震耳欲聾的咆哮聲衝天而起。

「血猿1聽著這道熟悉無比的咆哮聲,蘇敗瞬間就聽出了這妖獸的本體,「嘖嘖,看來這些琅琊宗弟子的處境有些不妙1

「一,二,三,三隻血猿1蘇敗微閉著雙眼,旋即睜開雙眼,雙腳一瞪,徒然直掠而出。

瞬息間,蘇敗的身形就掠過先動身的納蘭紫和寒若天,眨眼間就消失在二人的視線中,這恐怖的速度讓寒若天和納蘭紫暗自咂舌。

數息后,蘇敗身形猶如清風般,輕飄飄的落在一高聳的樹梢頂端,居高臨下,眼角的餘光饒是有趣的望著下方的激戰。

數道身影在林海中飄忽不定,他們身上的服飾正好是琅琊宗的宗袍。

沙飛走石,碧血橫飛。

鬱鬱蔥蔥的林海中,高聳入雲的參天巨樹轟然倒塌,三隻龐大如山的血猿瘋狂的揮舞著雙臂,粗壯的雙臂如同橫掃而來的海嘯般,聲勢浩大,破風聲呼呼作響。

數道身影狼狽的閃躲著,為首的是一襲勁裝的青年,面容消瘦,卻顯得有些精明幹練,雖位於三隻血猿的圍攻中,這青年雖狼狽,卻未慌張,險之又險的避開橫掃而來的猩紅雙臂。

比起這青年,其餘的六名四男二女就顯得更加狼狽,一襲宗袍破碎不堪,顯然挂彩,甚至有鮮血滲出。

微眯著雙眼,蘇敗沒有出手的念頭,就如同古羅馬那些貴族在斗獸場中欣賞奴隸和野獸的搏殺,一臉的閒情逸緻。

「我記得那青年叫江獄1蘇敗單手托著下巴,喃喃道。

「入道九重初期的實力,怪不得能夠躲開血猿的攻擊1就在蘇敗喃喃自語時,數道沉重的喘氣聲泛起,伴隨著尖銳的破風聲,納蘭紫和寒若天滿臉是汗的趕來,躍上樹梢頂端,見到下方躲閃的身影,納蘭紫直接驚呼而出:「是江獄師兄1

黃鶯啼叫般的驚呼聲立即引起下方數人的注意,為首的那名青年眼中精光暴閃,徒然向蘇敗望來,當瞧見蘇敗身後的納蘭紫和寒若天時,消瘦的臉頰上難得泛起一抹欣喜:「寒師弟,納蘭師妹1

其餘六名琅琊宗弟子也紛紛抬起頭,暗淡的眸子中掠起狂喜之色。

這種眼神,蘇敗並不陌生,昔日寒若天和納蘭紫見到他時,也露出這種眼神。

「寒師弟你和納蘭師妹兩人聯手,引開其中一隻血猿的注意力1青年的目光在蘇敗身上稍微停頓了瞬息,不緩不慢道,同時心中暗自疑惑,寒師弟旁邊那人是誰?

血猿!納蘭紫俏臉微變,迎上龐大如山的血猿,有些苦澀的望向寒若天:「師兄1

寒若天身形一動未動,反而望著蘇敗,低聲道:「師弟能否與我等聯手,引開一隻血猿1

寒若天可是知道血猿的可怕,若是他和納蘭紫,稍有不慎,恐怕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你想救他們?」蘇敗眉宇間泛著懶憊,指著下方激戰的身影。

「嗯!身為同門師兄弟,我等不能見死不救1寒若天義正言辭道,同時眼神帶著少許乞求,他知道,若是蘇敗出手,肯定能夠輕輕鬆鬆引開其中一隻血猿,方時,以江獄師兄等人的實力,要解決其餘兩隻血猿不難。

美目盼兮,納蘭紫嘴唇微微顫抖,有些期待,她心中雖不滿蘇敗的態度,卻也知道蘇敗的實力,的確不凡。

就在蘇敗和寒若天閑談間,江獄等人的處境越發險惡,甚至江獄,也承受了一次血猿單臂的衝擊。

「師弟1強忍住體內翻滾的血氣,江獄聲音有些嘶啞,卻十分的急促,這時刻,還磨磨蹭蹭,江獄可是心如急焚,而接下來蘇敗的一句話卻讓江獄在內的琅琊宗弟子暴跳如雷。

「他們是死是活,與我何干1

平淡的聲音,就像一柄鋒利無比的匕首,血淋淋的刺進江獄等人的心口……

a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