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十一章獵殺開始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被誰擒住?」蘇敗瞥了青年一眼,淡淡道。 「根據肥魚師兄猜測,應該是刀劍閣的人1青年弱弱道。 刀崖閣!蘇敗眼中閃過一抹戲虐之色,原來,劉東那小子還不知道柳霏羽落在我手中。 眼珠微...

林海蒼莽,斑駁的陽光打落開來。

妖獸的嘶吼聲在林間回蕩著,枯葉簌簌而落。

蘇敗坐在樹下,雙手翻轉著烤熟的妖獸之肉,喃喃自語般道:「最近數日,四周彷彿多了許多武者的氣息。」

遠處,被樹藤重重纏繞住的柳霏羽聽得此話,明媚秀才的眼眸中閃過一抹冷笑之色。

柳霏羽微微低著頭,被束縛在樹桿后的雙手緊抓著樹皮。

蔥白的玉指滲出不少血跡,而柳霏羽卻彷彿沒有感受到似的,玉指仿若鋒利的劍器似的,撕開樹皮,在樹桿上留下印記。

柳霏羽時而抬起頭,望著正在享受妖肉的蘇敗,嘴角噙著一抹冷笑,「老娘倒是你還能得意多久,只要劉東師兄等人循著印記而來1

「那時候,老娘非得將你個廢物碎屍萬段1深怕蘇敗發現,柳霏羽微低著頭。

而在柳霏羽低下頭的剎那,蘇敗卻抬起頭,望向柳霏羽的眼中多了數分譏諷之色。

烤熟的妖肉瀰漫著誘人的香味,食妖肉,運轉心法,煉化其內天地元氣。

在蘇敗所知的武道之途,共分為入道,凝氣,天罡,先天。

而修鍊之道莫過於通過食妖肉吸收其內包含的天地元氣,或者通過功訣吸納天地間無形的元氣,納入血肉,經脈,甚至骨骸之中,鍛煉**。

而劍客系統的存在,功點值的修鍊遠遠超過這二者,雖如此,蘇敗卻未放棄往日里的方法。

「妖肉內蘊含的天地元氣雖比不上功點值所化的能量,不過勝於積累,長期下去也能取得不錯的收穫1

蘇敗揚著虎齒巨妖獸的大腿,哼著小曲,這數日里,他收穫頗豐。

望著那將近萬的功點值,蘇敗嘴角就放棄一抹笑意,這近萬的功點值,也足夠他修鍊十餘日。

「入道六重巔峰,十日之內必然突破1感受著體內渾厚無比的力量,蘇敗極為自信。

突然,蘇敗猛然起身,右手抓起一旁的劍器,身形如同離弦的箭,暴射而出,穿梭在蒼莽的林海之中。

三十餘丈開外,一名琅琊宗弟子神情怔怔的望著遠處的兩道身影,眼中儘是難以置信之色。

雖相隔甚遠,他卻認出了其中那道曼妙的倩影是柳霏羽,至於另一道血衣身影,他只是覺得有些熟悉。

旋即,這名弟子身形猛然一震,眼露狂喜之色,正欲朝後退去,然一股尖銳無比的勁風驟然破空而來,勁風內所攜帶的力量讓他有種心驚膽顫的感覺。

沒有任何的遲疑,這名弟子雙腳猛然一踏,企圖朝後退去。

轟!幽暗如水的劍光比起他後退的速度更快,閃爍而過,帶起一抹醒目的血光。

噗通!臨死前,這名琅琊宗弟子看到了一張讓他死不瞑目的邪魅俊臉,「蘇敗1

蘇敗神情淡漠的擦拭去劍器上的血跡,瞥了下腳旁的屍體,一抹嗜血浮現在雙眸之中,輕聲喃喃道:「終於趕來了嗎?」

話語未落,蘇敗猛然轉身,撕碎血衣,直奔柳霏羽而去。

嗆鼻的血腥味撲面而來,柳霏羽目光直直盯著躺落在血泊中的屍體,明亮的雙眸中儘是狂喜之色。

轉瞬而至,蘇敗將血衣往柳霏羽嘴裡塞去,沒有任何的憐香惜玉,動作粗暴無比,也不怕弄疼柳霏羽。

火辣辣的感覺傳來,柳霏羽盯著眼前這張過分邪魅的臉龐,眼中儘是恨意,同時還有一抹譏諷之色,琅琊宗弟子出現在這裡,那就意味著劉東等人快要發現蘇敗的蹤跡。

迎上這雙美眸,蘇敗似笑非笑道:「怎麼,現在還幻想你劉東師兄來救你。」

「嗚嗚1柳霏羽發出嗚嗚的響聲,目光冰寒徹骨,看著蘇敗如同看著死人一般。

「嘖嘖,霏羽師姐,辛苦你這數日留下一道道印記,將琅琊宗弟子引來1轉身,蘇敗雙腳一蹬,躍上樹梢,僅僅數息間便消失在林間。

而蘇敗的這一句話卻讓柳霏羽瞬間獃滯,目光有些凌亂,「他居然知曉我留下印記之事?」

突然,柳霏羽心中掀起驚天巨浪,他是要故意將琅琊宗弟子引來,這怎麼可能,莫非蘇敗瘋了不成,以他的實力,如何是眾多琅琊宗弟子之敵?

美眸流轉,柳霏羽望著那道離去的身影,冷笑連連:「狂妄之徒終究死於自己的狂妄,蘇敗類,老娘倒你能否承受住眾多琅琊宗弟子的圍殺1

持劍離去,蘇敗穿梭在林間,矯健無比。

「有這名琅琊宗弟子出現在此,或許四周還有其他的琅琊宗弟子1

蘇敗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據他所知,這些琅琊宗弟子不少是劉東的爪牙,居然有給別人當爪牙的覺悟,那麼就要有被殺的覺悟。

茂密的叢林,寂靜而又安詳。

片刻之後,蘇敗身形猛然止住,目光透過茂密的枝葉縫隙,落在下方的空地上。

此時,五名身著琅琊宗衣袍的青年坐在其上,五名青年皆是緊閉著雙眼,氣息渾厚而悠長。

眼眸微眯,蘇敗下意識的握住劍柄,這五人皆是入道七重。

對於這五人的面孔,蘇敗也有一面之緣,記憶最深刻的是坐在中間的黑衣青年。

「如果沒記錯的話,那小子叫蕭雲?」蘇敗雙瞳微微一縮,一抹嗜血之色躍在臉上,如同見到獵物一般。

微微蹲下身,蘇敗收斂其氣息,雙腳猛然一蹬,身形如同雄鷹猛撲而落。

呼呼!尖銳的破風聲立即引起五人的注意,五人猛然睜開雙眼,只見一道黑影掠來,凌厲的勁風吹刮而至,讓五人臉部有些隱隱作痛。

嗡!一道清脆的劍鳴聲響徹而起,一道幽暗如水的劍光泛起,瞬息間出現一名青年的前方,洞穿了其頭顱,血光乍現。

恐怖的氣息在其餘四人身上暴涌而現,幾乎同時,四道滲著寒光的劍器迎上那道黑影。

「恭喜宿主獲得10點功點值1

抽劍,蘇敗身形翻轉,直退數步,避開四人的攻勢,嘴角泛起一抹戲虐的笑意,「諸位師兄,許久未見了1

黑衣青年四人猛然抬起頭,望著十步開外的蘇敗,神情略顯一怔,略微有些反應不過來,蘇敗?他不是死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那裡,難道那一場殺戮沒殃及到他?

一連串的疑惑在四人心中冒騰而起,而蘇敗等待的便是這一刻,雙腳一踏,身形勢若閃電,暴射而出,轉瞬間就出現在四人面前,手中的劍器沒有絲毫的停滯,直接朝著四人橫掃而去,帶起一道道清晰可見的劍影。

凌厲無比的劍勢讓黑衣青年四人心驚膽顫,這個和蘇敗面貌相同的人是蘇敗嗎?

「蘇敗?」黑衣青年倒吸一口氣,朝後退去,同時冷喝道:「蘇敗,你找死,目無尊長,敢殺害師兄1

黑衣青年話語還未說完,接連三道慘叫聲在耳旁響起。

這慘叫聲如同陣陣陰風般,吹刮在黑衣青年心頭,黑衣青年朝一旁瞥去,只見三道身影如同脫線的風箏,倒退而出,狠狠砸落,濺起滿地泥土。

嗡!劍鳴聲在耳旁響起,黑衣青年心頭掠起一抹駭然,持劍擋之,一道金鐵交鋒的爆鳴聲回蕩。

黑衣青年抬眸,望著近在此尺的邪魅俊臉,以及那一對漆黑如墨的眸子,暗暗吃驚,蘇敗何時變得如此恐怖,他不過是入道四重的廢物,而展現出的實力卻遠超尋常的入道七重。

凌厲的勁風在二者接觸處倒卷而出,掀起滿地枯葉,枯葉紛飛,幽暗如水的劍光激蕩,劍影一道接著一道,如同驚濤怒浪般,鐺鐺之聲不絕於耳。

雙劍爭鋒,黑衣青年感受到劍上傳來的力道,右臂一陣發麻,這是什麼劍式?

數十日的廝殺讓蘇敗的攻勢滴水不漏,如同狂風暴雨般。

黑衣青年只見眼前劍影漫天,一股劇痛在胸前蔓延,身形猛然朝後暴射而去,狠狠的砸落在樹桿上。

「咳咳1黑衣青年一口鮮血噴出,望著胸前醒目的劍痕,臉色有些慘白。

「蕭雲1淡淡的聲音在黑衣青年耳旁響起,黑衣青年猛然抬起頭,望著近在此尺的蘇敗,臉色立即毫無血色,眼中掠起一抹驚恐,「蘇敗,你想幹什麼?」

「問些問題,你若是老實回答也不會難為你,否則的話」蘇敗話語還未說完,手中的長劍暴射而出,劃過黑衣青年的俊臉,一道醒目的劍痕浮現,鮮血狂濺。

嘶!黑衣青年倒吸一口氣,喉嚨微微滾動,無力道:「我若是回答問題,你能放過我?」

「放過你?」蘇敗劍眉微微一挑,頗為認真道:「不會1

「那我為何要回答你的問題1黑衣青年神情略顯猙獰,正欲出劍,然蘇敗比起他更快,長劍揮落,斬斷黑衣青年的右臂,血柱狂涌,染紅滿地枯葉。

持劍,蘇敗朝前邁出一步,踩著黑衣青年的胸脯,手中的劍插落在其大腿之上,噗!

「你們為何出現在此?」蘇敗明知故問道,拔劍,插劍,重複著簡單至極的動作,噗噗!

撕心裂肺的感覺從下方傳來,黑衣青年有種暈眩過去的衝動,迎上這張人畜無害的俊臉,他有種恍惚隔世的感覺,這還是往日性格懦弱的蘇敗嗎?

死寂的林中,回蕩著噗噗作響聲。

數息之後,黑衣青年終於承受不住這種折磨,無力道:「柳霏羽師姐被擒,劉東師兄讓我等追尋柳霏羽的蹤跡1

「被誰擒住?」蘇敗瞥了青年一眼,淡淡道。

「根據肥魚師兄猜測,應該是刀劍閣的人1青年弱弱道。

刀崖閣!蘇敗眼中閃過一抹戲虐之色,原來,劉東那小子還不知道柳霏羽落在我手中。

眼珠微轉,蘇敗繼續道:「一共有多少名琅琊宗弟子聚在一起,為何只有你五人?」

「劉東師兄讓我等六人為一小隊,順著師姐留下的印記,分散開來1青年有些不敢直視蘇敗的目光,虛弱道。

「六人為一小隊1蘇敗雙眸微眯,嘴角緩緩泛起一抹笑意,這豈不是天助我也?

蘇敗繼續問了數個問題之後,出劍,乾淨利落的解決掉這名叫做蕭雲的青年,起身,順著來時的路退去。

「獵殺遊戲開始了,琅琊宗諸位師兄,你們可準備好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