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九百九十九章 衣不染血(下)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遠處的白衣男子,雙目微眯,嘴角掀起一抹譏諷的笑容,他可是非常明白刀疤男子這一刀的恐怖之處,那一刀蘊含了兩道截然不同的刀意,名為,一刀生死斷,顧名思義,在這一刀之下,生死斷離,就算是半步皇道境修行者面...

這道聲音猶如來自九幽地獄深處般,帶著莫名的寒意降臨這片天地間,無論是刀疤男子還是其他屍魔教修行者都是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彷彿置身於冰窖中,寒意自四面八方的天地間匯聚而來。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看來已經突破了,不過也只是王道七重而已…」

刀疤男子立即反應過來,眼中露出兇狠的暴戾之色,他沒有任何的猶豫,手中的斬刀再次橫劈而出,只見得璀璨奪目的刀芒猶如山洪爆發般宣洩而出,如驚濤駭浪般,鋪天蓋地的對著蘇敗斬落。

這一道刀芒中所蘊含的力量都足以擊潰一名王道境九重的修行者,儘管言語間充斥著些許輕蔑,不過刀疤男子這一出手就不留餘力。

璀璨的刀芒在蘇敗的眸子中不斷的放大著,蘇敗能察覺到這些刀芒內所蘊含的刀意是多麼的恐怖,好似能斬斷天穹,但蘇敗卻沒有絲毫的閃避,神情漠然的望著前方呼嘯而來的刀芒。

唰…唰…

在刀疤男子那詫異的眼神中,璀璨奪目的刀芒盡數斬落在蘇敗身上,但卻沒有帶起任何的血花,這些刀芒最終斬落在巨石上,巨石崩碎開來,沙飛走石。

「不好…是殘影…」刀疤男子臉色猛地劇變,一種強烈的不安感在他心頭冒騰而出,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他猛地的轉身,以一種極端迅猛的姿態,手中的斬刀快若閃電般的橫空斬出,斬向前方虛無的天地,在那裡,一道單薄的身影正緩緩的浮現而出。

「反應不錯,可惜還是晚了…」看著眼前這撕裂而來的冰冷刀鋒,蘇敗神色冰冷道,他沒有任何的閃避,好似向他斬來的並非是恐怖的一刀,而是空氣。

「不知死活的傢伙。」遠處的白衣男子,雙目微眯,嘴角掀起一抹譏諷的笑容,他可是非常明白刀疤男子這一刀的恐怖之處,那一刀蘊含了兩道截然不同的刀意,名為,一刀生死斷,顧名思義,在這一刀之下,生死斷離,就算是半步皇道境修行者面對這一刀,也得暫避其鋒芒,更何況是區區一名王道境七重修行者。mianhuatang.la

只是,白衣男子沒有注意到,在刀疤男子手中照凍齙哪巧材牽刀疤男子的眼眸中有著一抹駭然之色漸漸蔓延,直至最後完全化成恐懼,他駭然的發現,在他的心臟處,徒然有著一道死寂而又慘烈的凌厲氣息驟然撕裂而出,他反應都還沒反應過來,這道凌厲的氣息就已洞穿他的心臟,瞬息間,他的心臟就已千穿百孔。

是劍意,一道彷彿來自九幽地獄深淵中的劍意。

鋒利的刀鋒割開空氣發出嗚嗚的尖嘯聲,這一刀在即將斬落在蘇敗身上的時候,其上所攜帶的可怕劍意以及那鋒芒銳氣都盡數崩裂開來,刀疤男子握住斬刀的右臂無力的垂落,甚至難以握住手中的斬刀,斬刀掉落在地。

當!

這道聲音在此刻是如此的刺耳,讓屍魔教的修行者紛紛止住步伐轉身望來,也讓白衣男子嘴角掀起的笑容驟然凝固祝

「怎麼回事?巫師兄這一式刀術被他破解了嗎?」一名屍魔教修行者滿臉不可思議之色,在他看來,蘇敗根本沒有出手,但刀疤男子這可怕的一刀就崩裂開來。

「不,這一式刀術的威勢還未真正展開,巫師兄他死了…」又一名屍魔教修行者開口道,只是他的臉龐上布滿駭然之色,連同他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虛空中,一片鮮紅如血的紅葉飄落而下,劃過刀疤男子的脖頸,刀疤男子的頭顱當即斜落下來,血花自他的斷頸處竄起數米高,濺的滿地都是,卻沒有一滴落在蘇敗身上。

蘇敗緩緩轉過身,目光掃過遠處地上的道陣宗眾人,心中微微鬆了口氣,先前他雖然全身心的投入修鍊之中,不過並沒有隔絕對外的感知,在屍魔教來襲的時候他就已經察覺到了,只不過他恰好正處於突破的關鍵時刻,只能集中注意力,無法分心。

不過對於剛剛發生的事情,蘇敗可是清楚無比,抬眸望著虛空中激戰的眾人,皇道境修行者之間的交手,舉手投足間便有著毀天滅地的力量,蘇敗看的出來,單論個人實力的話,秦不敗三人明顯強悍不少,不過對方勝在人多,硬生生的將秦不敗三人死死拖扯祝

讓蘇敗在意的是與秦不敗交手的那名男子,在蘇敗最初的感應中,那名男子最初的修為波動不過皇道境二重巔峰而已,而如今修為波動正不斷暴漲著,足以與皇道境四重相媲美。

同時,蘇敗也注意到,在這名男子修為攀升的時候,與紅菱交手的那兩名男子,氣息正逐漸的衰弱下來,不過始終停留在皇道境二重的水平上。

「呵呵,小子,你自己都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還有心思關注起他人了。」

遠處,白衣男子漸漸從眼前這一幕中反應過來,當下眼中便是湧出冰冷的殺意,他沒有想到蘇敗既然能殺了刀疤男子,而且是在他眼皮底下,連他反應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殺了刀疤男子。

這無疑讓白衣男子的臉面有些掛不住,畢竟按道理收拾這些烏合之眾應該不費吹灰之力,而如今倒好,直接搭進去一名王道境巔峰的弟子。

聞言,蘇敗神情淡淡的看了白衣男子一眼,他都懶得和白衣男子廢話,將死之人,又何必浪費口水在他身上。

而蘇敗這番無視算是真正激怒了白衣男子,他冷笑連連:「好,很好,夠囂張,還愣著做什麼,給我宰了那些廢物,這小子交給我來對付就可以。」

「是1

聽到白衣男子的怒斥聲,屍魔教一行人頓時齊齊應喝道,他們內心都是如重釋負的鬆了口氣,剛剛他們還真怕白衣男子命令他們對蘇敗出手,在親眼目睹過刀疤男子的慘死後,他們可沒有勇氣對蘇敗出手,就算後者只是王道境七重的修為。

轟…轟…

磅的真元洶湧而出,這些屍魔教弟子猶如凶虎餓狼般對著躺在地上的道陣宗一行人衝去,數十道足以震裂山嶽的黑色光束自這些手掌間暴射而出,直奔眾人而去。

躺在地上,無論是魔衍風還是曹峰都是神色平靜無比,儘管他們現在身體遭受重創,面對襲殺而來的屍魔教弟子,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力,但他們眼中卻沒有任何的慌張,而是帶著些許冰冷看著這些屍魔教弟子。

鏗…

鏗…

鏗…

在這些黑色光束距魔衍風眾人還有數米的時候,一道道悠揚無比的劍鳴聲徒然自天地間響起,緊接著一道道劍氣風暴自魔衍風等人前方的天地間瘋狂的匯聚而出,將呼嘯而來的攻勢盡數抵禦祝

與此同時,蘇敗的身形驟然消失在原地,伴隨著一道悠揚的劍鳴聲。

這道劍鳴聲讓大多數屍魔教弟子心中莫名的打了個寒顫,其中一名王道境九重的屍魔教弟子他臉色徒然劇變,因為他發現在他眼前數寸的虛空中,一抹璀璨奪目的寒光徒然乍現,猶如黎明來臨前的第一抹曙光般,貫穿天際,他連反應都沒有反應過來,這道寒光就已洞穿他的頭顱。

噗…

鮮血迸濺,屍體倒地。

這是一柄跡斑斑的鐵劍,其上淌著滾燙的鮮血,擊斃這名男子后就靜靜的懸浮在虛空中。

但很快,就又一雙白皙如玉的手自虛無中探了出來,握住這柄鐵劍,蘇敗身形迅速浮現而出,他抬眸望了不遠處的一名屍魔教弟子,一劍揮出,手中鐵劍便是詭異消失,再次出現時就已洞穿那名屍魔教弟子的胸脯,蘇敗身形也詭異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出現在那名屍魔教弟子前。

無情出手,這才是殺戮的節奏而已,蘇敗將無上劍瞬術運用至極致,鐵劍錚錚而鳴,化作劍光在這片天地間忽閃忽現,每次出現時便有人頭落地,或身體直接攔腰斬斷,或身軀被橫劈成兩半,鮮血淋漓,卻沒有一滴落在蘇敗身上。

衣不染血,無人可敵一劍鋒芒…

「豎子找死1白衣男子充斥著憤怒的聲音衝天而起,他再不出手的話,這些屍魔教弟子恐怕都要被蘇敗給殺光,含怒出手…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