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洪荒

非凡洪荒 第兩千六百九十七章 努力

作者:我自非凡

本章內容簡介:一瞬間! 以他對時間的操縱能力,這卻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那第五師兄這時候卻完全沒有聽到這對話。雖說羅帆有著能力讓他聽到,但,顯然的,在他沒有主動讓其聽到的情況下,他卻是怎麼樣都不可能...

「好吧,現在我只能承認,我無計可施了。」良久,他只能夠這樣嘆息一聲。

在這時候,這第五師兄的面容看起來已經像是一個八十多歲甚至九十多歲的老人模樣了。

這樣的模樣,看起來就已經是蒼老無比,和原來相比當真是有著天壤之別了。

這種面容,代表著,他的性命已經是要斷了。

要知道,對於已經超脫壽限限制的生命來說,他們的面容他們的外貌完全就是看他們自己的心態而已。

只要是心態沒有崩潰,那麼,哪怕是已經要死了,那面容也如同他們最為完美的狀態。至少,是他們所最為想要的狀態。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這第五師兄忽然變得如此蒼老,這顯然便是心態崩潰的先兆了。

那模樣,卻完全不知是壽命,不知是生命力的映照而已!

心態崩潰,顯然也就代表著,他的死亡已經就在眼前了……

看著這第五師兄如此模樣,羅帆也只是淡淡一笑,道:「看來,你是賭輸了。你並不如你自己想象的那般強大,能夠支持到他們內訌完成。」

聽到這個,第五師兄苦笑道:「確實,我相比於你們這種第七層的強者來說確實是差了太多太多了。真希望我什麼時候也能夠飛升到第七層礙…」

說話間,他的面容已經是更蒼老了幾分,看起來怕是有一百來歲的正常老者的模樣了。

從他的面容上來看就能夠知道,他雖然表現得相當淡定,似乎一切都在把握之中的模樣,但其實他的內心之中的恐慌與擔憂卻是絲毫不減的。

這並不是他的心志的問題,而是周圍的維度的問題!

維度這種存在,乃是一種天地的本質存在,像是領域這種普通的存在相對於維度這種存在來說不知道差了不知多少億萬倍。

而便是領域,都能夠做到操縱時空,操縱因果,操縱世界,操縱規則這種種無法想象的成就了。這種更加深刻,更加強大不知多少億萬倍的維度改換,自然是更加強力。

這時候,在羅帆的設定之中,他便是要不斷的衰老。

而只要這第五師兄無法抵擋這種維度的作用,無法改變這種維度變幻對其的影響,那麼,他就只能夠不斷的衰老下去。

哪怕是,這種衰老需要以他的心態崩潰作為代價,也是如此!

面對著這樣的情況,無論是這第五師兄的心態如何堅定,心智如何的強大,都只能夠老老實實的崩潰而已。

所以,這時候這第五師兄方才會有這樣的表現……

而從這方面也可以看出來,羅帆方才雖然在坐視對方拖延時間,但事實上,他在這過程之中卻也並沒有放鬆自己,並沒有放鬆自己的手段!

該怎麼對付對方,依然是怎麼對付對方,完全沒有因為想要給對方機會,想要試試看那兩命七劫強者的實力而放水!

之所以如此,那自然便是因為他之前的領悟了……

在之前,他方才明白,自己作死真的可能死去,明白自己若是真的如同之前那樣不將其他修士看在眼中真的可能被其他修士抹去。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怎麼可能再犯這樣的錯誤?!怎可能依然在能夠將其他修士解決的情況下放鬆自己,不將他們解決掉?!

所以,在方才,他看起來似乎是在放水,似乎在配合對方拖延時間。但那也只是看起來而已,事實上,對方怎麼拖延時間,對他來說都是一樣的。

他,要讓對方老死,就需要耗費這麼多的時間,就需要對方在這時候心態崩潰!

不管對方說什麼,不管對方怎麼鼓舞自己,怎麼想要引誘他說話,結果都不會有任何改變!

面對著這樣的情況,那第五師兄顯然也漸漸的想明白了。

事實上,而已正是因為想明白了,他最後方才說自己無計可施,不再開口說話。

不然的話,以他的水平,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找不到話說,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認輸?!

只是因為明白,無論自己說什麼,對事情都不會有絲毫改變而已。

在這時候,羅帆看著這第五師兄,卻是更加的欣賞了。

只是,這種欣賞卻不足以讓他放過對方。因此,在這時候,他只是靜靜的看著對方而已。

「我們,能不能做出選擇?1這時候,一名道尊門下叫了出來。

他的聲音之中有著一種難言的決意。

就像是要將自己的一切都豁出去一般。

「什麼選擇?」羅帆只是看著這修士,淡淡的問道。

雖然是在那維度變化之中和那第五師兄交流,但這並不代表著他就完全放棄了對外界的感知,完全放棄了對其他眾多道尊門下的掌握了。

因此,這時候,這一名道尊門下的聲音雖然不大,但他依然是聽得清清楚楚。

「選擇怎麼死1那道尊門下這樣咬牙說道。

「哦,看來你想要犧牲自己,想一個能夠死得更長時間的辦法來死去埃好吧,我就成全你吧,你想要怎麼死,我可以給你選擇的機會。」

羅帆一聽這話語,卻就已經是瞬間明白過來,不由得笑了起來。

聽到這話,那道尊門下的面上肌肉微微抖動一下,但依然是咬咬牙,說道:「我想要耗費億萬年時間才死去1

「億萬年時間啊,這完全沒有問題,雖然這樣我覺得會相當痛苦,但,只要你喜歡就可以。」羅帆只是淡淡的一笑。

億萬年時間死去,這看似就已經是完全達到其目的,能夠讓其儘可能的拖延時間,讓那內訌的道尊門下有著足夠的時間恢復過來。畢竟,再怎麼樣的內訌,也不可能持續個億萬年時間都不結束吧?!

但,顯然的,這道尊門下顯然是小看了羅帆了。

億萬年時間,那只是那道尊門下自己感應的時間而已,對於羅帆來說,這段時間,卻完全能夠被壓縮成為一瞬間!

以他對時間的操縱能力,這卻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那第五師兄這時候卻完全沒有聽到這對話。雖說羅帆有著能力讓他聽到,但,顯然的,在他沒有主動讓其聽到的情況下,他卻是怎麼樣都不可能穿過維度異常區域的阻隔聽到外界的聲響的。

若是這第五師兄聽到這一番對話,必然會第一時間阻止那一名道尊門下的。

他對於七劫強者這個等級的存在能夠擁有什麼樣的實力實在是太清楚不過了。

哪怕是天地之光,在這樣等級的存在面前都只是泡沫而已,或許那道尊門下自認為自己有著能力將那種時光改變,時光扭曲的手段儘可能的抹平,讓內外的時光流速儘可能的靠近,但,他卻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哪怕是其將天地之光爆開,將天地之光的所有力量都汲取出來,加持在自身的時光之上,都不可能違逆七劫強者的扭曲!

換句話說,無論他付出什麼代價,都不可能改變時光流速被壓縮在一瞬間的情況!

這樣的話,對於那道尊門下來說,接下來的事情,就只是純粹的折磨而已,甚至可能會對其他道尊門下造成巨大的心靈壓力,並不會有任何一絲絲的好處存在!

「準備好了嗎?」羅帆顯然不可能給那第五師兄這種勸導的機會,在這時候只是看著那道尊門下,淡淡的說道。

聽到這話,那第五師兄深吸一口氣,道:「開始吧!讓我看看你有什麼手段讓我死個億萬年才死吧1

在這時候,羅帆只是淡淡的一笑,接著,抬手向著那道尊門下虛虛一拍。

這麼一拍之下,瞬間有著一團時空向著那道尊門下撲過去。

那道尊門下雖然恢復了一點實力,但這點實力卻也只是足夠讓他說話而已,想要施展神通,施展力量,卻是想都別想。

在這個時候,眼見這一團時空衝過來,他只能夠咬著牙,將自身的天地之光擋在自己面前而已。

就在這個瞬間,他就感覺到自己的天地之光與自身直接被那一團時空擊中,自己直接沒入了一個完全與道尊之路第五層完全不同的時空之中。

隨著進入這個時空,他便瞬間感覺到,自己所在之處的維度已經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吧。

當然,對於維度,作為五劫強者的他其實只是聽說,見過而已,真正的理解,卻是半點沒有的。

至少,對於這種針對維度的操縱手段,他是完全沒有半點了解的。

在這時候,他就只是感覺到,自己的一切,都已經是失去了作用。不管是對力量的操縱,對天地之光的操縱,對自身神通的操縱,都已經是在這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恍恍惚惚之間,他就感覺到天地宇宙之中只剩下自己而已了。

除了自己之外的,哪怕是自己從不知多少億兆年所凝聚出來的第一縷力量,都已經是完全消失無蹤了。

面對著這種情況,一種莫名的後悔從心中浮現出來。

「我根本無力反抗……」這個想法從心底浮現出來,讓他的神色之中顯現出一種莫名的悔恨。

只是,悔恨這時候已經是晚了。

在這瞬間,他就感覺到某種無法言喻的力量正在侵蝕他的身體。

這種侵蝕是如此的強力,有如此的緩慢。這種強力的侵蝕,使得任何手段都無法阻擋這種侵蝕的手段,無法將這種侵蝕斷開。而緩慢,卻是使得這種侵蝕將會耗費極為漫長的時光方才完全將他侵蝕,方才,會真正要了他的性命!

顯然的,這種侵蝕,便是羅帆對他的殺招!

在這時候,在外界,一名名道尊門下怒吼著,聲音之中充滿了憤怒,充滿了絕望。

他們顯然是看到了羅帆對於那一名道尊門下的折磨。對於那一名道尊門下來說,這時候時光顯然已經是加速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雖然,在他們看來只是過去了幾個呼吸而已,但對對方來說或許已經是過去了無數萬年之久了。

看著那種侵蝕的速度,看著在那時空之中身體一點點被某種力量侵蝕而崩滅的狀態,那些道尊門下卻是感同身受,一個個的感覺到一種難以言喻的恐懼與憤恨從心底湧現出來,恨不得立馬就將羅帆給完全抹去。

在這時候,羅帆轉頭看向這眾多道尊門下,道:「怎麼樣,你們也要選擇自己的死法嗎?想想看吧,或許,你們能夠找到我的手段的漏洞也說不定。而且,說不定我的手段數量有限,在將你們之中一些人解決之前,不可能針對另外一些人呢?」

聽著羅帆這話,那些道尊門下一個個的面上顯現出更加憤怒之色。

這種調侃的方式說著這種殘酷的話語,實在是讓他們這些在這道尊之路第五層之中處於頂峰之上的存在無法接受。

「閣下真的要與我們為敵嗎?1一名道尊門下吼著。

聽到這話,羅帆冷笑起來,道:「難道,現在我放過你們,我們之間還有和平的可能?」

這話,就算是得到了其他道尊門下肯定的回答,他也是不信的。

現如今的他,已經是將道尊門下的高貴完全碾壓到泥土裡面了。這樣的他,對於那些道尊門下來說,顯然已經是絕對不可原諒的存在。

即便是他在這時候放過他們,他們怕也會將他當成是一生之敵,將放倒他當成是一生中最大的奮鬥目標。在這樣的情況下,放過他們顯然就只是放虎歸山而已,這種事情,他可不會去做。

「看你們的樣子,似乎還有著什麼底氣,我很好奇,你們現在還有什麼底牌存在。」這時候,羅帆話鋒一轉,向著這眾多道尊門下說道。

這種判斷其實並不難判斷出來。

要知道,那些散修都有著許多後手存在,能夠在即將身亡的那一瞬間引動道尊之獄的力量降臨來將他們拉入道尊之獄之中。

他不相信這些道尊門下會沒有類似的手段。而既然他們有這樣的手段卻並不在這時候施展出來,那他們有著底牌,這顯然就是自然而然能夠得出的結論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